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二章 委屈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二章 委屈

    芮芙卡听到罗伊的惨嚎声才反应过来,她这样讲话的方式确实存在很大的误解,刚才她已经听出来了,罗伊已经被他三个朋友所误解,这会儿再听了她的话,他三个朋友的误解估计就会更大了。所以她立刻红着脸焦急的说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罗伊帮助了我!”

    蓝寇其、辛纳维斯、瓦塔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一起看了看罗伊,一起放开了罗伊叹气道:“罗伊,太没意思了!”合着他们三个刚才不是气愤罗伊对芮芙卡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是兴奋和嫉妒啊!罗伊捂着脸想到,果然这三个家伙没一个是好人!

    芮芙卡眨巴着眼睛,有点搞不清这四个人在搞什么了?什么叫没意思?单纯的姑娘完全不能理解几个J虫上脑的亢奋少年的想法啊!罗伊没好气的给了蓝寇其、辛纳维斯、瓦塔基一人一脚,这是作为对他们胡作非为的报复。然后罗伊无奈的看着芮芙卡解释道:“很抱歉芮芙卡学姐,没经过您的允许,我擅自把您带回了宿舍,这一切对您所造成的困扰,我感到非常抱歉!不过这件事情,另有隐情,请您耐心的听我的解释。”说完罗伊对芮芙卡微微鞠躬致歉。

    芮芙卡慌忙回礼道:“罗伊,是我很抱歉,不但之前因为我的事情给你造成困扰,而且还因为我的鲁莽,让你被友人误会,实际上应该是我对不起才是。”说完她也回了一礼。

    罗伊听到她这样说,心中自然是感到十分宽慰,他轻柔的说道:“芮芙卡学姐,您在亭子里昏睡之后,我一时无法把您送回您的宿舍,只是担心这样奇怪的情况,会为您和我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我才决定把您带回了我的公寓,不过我对我主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起誓,我从未冒犯过我眼前这位芮芙卡学姐,如有违背,让我主立即降罪与我!”罗伊举着手发誓道。

    芮芙卡完全相信罗伊所说的话,她自己的身体有什么感觉,她还是能察觉的,罗伊确实只是带她回了公寓,让她休息睡眠,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她心里充满了对罗伊的歉意,也充满了感动。毕竟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时候,罗伊不但好言安慰她,还能照顾到她的心灵和身体,最重要的是,罗伊做这一切时,自己为他引来阿克斯的误解。这样一个体贴、善良的罗伊让她心中无比感动,她含着感动的泪水,温柔的对罗伊说道:“我相信你,罗伊,你的品德是那样高贵,就像大威尔斯星一般璀璨夺目。”说完她深深的蹲下做了一个平民女向贵族主人行的深蹲礼。

    罗伊一看,连忙赶过来,双手搀扶她道:“芮芙卡学姐,您这是作什么,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芮芙卡被罗伊搀扶起来后,眼含泪水笑着说:“这是你应得的,罗伊,不这么做,不足以表达我心中对你的感激之情!”罗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声问道:“芮芙卡学姐,你好点了吗?”芮芙卡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口渴难耐了,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好多了,就是口渴的厉害。”罗伊一听,连忙跑去厨房,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倒了一杯水,想了想又把水瓶拿上,回到了客厅。

    罗伊把水杯递给正在和蓝寇其、辛纳维斯、瓦塔基说话的芮芙卡,芮芙卡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就迫不及待地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几口就把杯子里的水喝完了,看着她还未尽兴地样子,罗伊微微一笑,端起水瓶给她又续了一杯。芮芙卡看着罗伊温柔体贴的样子,心中不由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自己没早点看出来罗伊有着这样优异的品质啊!难道这六年来,我都是闭着眼睛在看人吗?在阿克斯之前,她也谈过两个男朋友,但都没谈太长时间。只有她看重的阿克斯,她和他在一起了三年,结果最后阿克斯还是离开了她。这样打击,让她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几乎已经丧失了自信心了。

    蓝寇其、辛纳维斯、瓦塔基三人刚才一直在旁边装隐形人,经过他们的观察,发现罗伊和芮芙卡确实没有什么,这让准备好好嘲弄罗伊的三人,感觉非常没趣。他们憋着一肚子话想问罗伊和芮芙卡,但又觉得现在不合时宜,没敢问出口。

    芮芙卡喝完了水,定了定心神,站起身来向四人告辞道:“已经打搅你们太久了,很抱歉,请允许我向你们告辞了。罗伊”她看向罗伊,又鞠躬谢道:“今天实在感激不尽,再见。”罗伊和蓝寇其、辛纳维斯、瓦塔基连忙说不敢,和芮芙卡告别。罗伊把芮芙卡送到门口,特意嘱咐道:“芮芙卡学姐,如果您有什么麻烦,请一定告诉我,让我为您近一些绵力。”芮芙卡看着罗伊的面容,微笑着轻轻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送走了芮芙卡,蓝寇其、辛纳维斯、瓦塔基三人立刻活泼起来,蓝寇其一把搂住罗伊的脖子,恶行恶相的说道:“老实交代,你和芮芙卡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你们之间怪怪的?”辛纳维斯、瓦塔基两人也在旁边嘿嘿奸笑。罗伊委屈的说道:“你们也看到啦,我和芮芙卡学姐之间真的没什么!为什么还要问?”

    “没什么?”辛纳维斯尖着嗓子叫道:“以我多年来和女孩们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芮芙卡肯定对罗伊有了感情哦,你看看她走的时候,那依依不舍的眼神。真神在上,要是我是你罗伊,我已经冲过去抱她。”话还没说完,就给罗伊一个敲击打在脑袋上,“就你话多,辛纳维斯!你还经验,我看你是失恋经验吧!”蓝寇其、瓦塔基在一边哈哈大笑,瓦塔基憨憨的说道:“这家伙总是那么脸皮厚,记得前天他刚说喜欢一个女孩,就被那个女孩的男友给揍了。”

    蓝寇其呵呵笑着说:“罗伊,既然你和芮芙卡没什么,何不干脆让芮芙卡帮你和那帮阿克斯的朋友解释一下?”罗伊靠在沙发上,慵懒的说道:“蓝瑟,这个办法只会越解释越糟糕,他们总会以为芮芙卡和我有什么,在帮着我说话。芮芙卡越是解释,效果越是适得其反。与其这样,还不如让芮芙卡学姐安静一下,我们就不要再去打扰一个伤心欲绝的可怜女孩了。”

    蓝寇其点点头,“你说的也是,可是那些人总是对你的威胁,你打算怎么办?”罗伊只是比这样,靠在那里没说说话。其实罗伊的内心深处,对于阿克斯这样角色的威胁,是丝毫不放在心上的,如果阿克斯的朋友们真的像是奎比奇那样的咄咄逼人,那么最终他们的结果,也就只是能够在斩首机与绞首架之间进行选择了。不过样的事实,罗伊却无法在好友们的面前提及,何况不到逼不得已,罗伊也并不想如此决绝。

    似乎为了不让罗伊有太多的压力,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三人开始转变了话题,谈起诸如等到半个月后,暑假假期开始会去哪里游逛之类的一些轻松话题。

    时间过了好久,显然已经到了夜宵的时间了,罗伊笑嘻嘻的提议说:“真神在上,我不用看怀表就已知道,早已到了夜宵的时间,为了感谢三位好友的善意提醒。”说着罗伊依次向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一一鞠躬,才又继续说:“我有意请三位大吃一顿,再饮上几杯上等美酒,以作谢意。”

    蓝寇其揉了下鼻子说:“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出去用餐了罗伊,我来之时就已经叮嘱,苏菲过一会儿会给我们送夜宵,我想等一下她就会来了,而且她还会带来,关于芮芙卡与阿克斯,更详尽与新鲜的消息。”

    听到蓝寇其这样说,罗伊无趣的摆摆手说:“好的,好的蓝瑟,你一向料想周到。就让我们等待你最亲爱的苏菲,能够带来一些好消息吧。”

    罗伊正这样说着,公寓门外传来了一阵踢门声,然后传来苏菲亚的叫嚷声:“罗伊、蓝瑟你们在房间里面吗?请快开门。”

    听到苏菲亚的叫嚷,不待罗伊反映,蓝寇其就笑笑说:“你看,苏菲已经到了。”说着蓝寇其就打开了房门。

    房门一打开,苏菲亚就非常吃力的,提着两个大大的皮袋,冲进了房间。

    蓝寇其还没关上门,就已经看到,罗伊满脸堆笑的,一边想要殷勤的接过苏菲亚手中的皮袋,一边笑着说:“多谢您给我们带餐,美丽的苏菲亚小姐。这些食物请交给我就好。”

    苏菲亚没有多想,顺势把两个皮袋都递给罗伊,冷笑着说:“我本来只是觉得罗伊爵爷,在用餐上有所专长,没想到在情场之上也是颇有实力呢。”

    罗伊听到苏菲亚这么说,手捧着两个大皮袋,愣了一下叹息着说:“真神在上,苏菲亚连您也会相信这样荒谬之事吗。”

    这时蓝寇其也已关上了房门,他走到苏菲亚手旁说:“苏菲相信我,刚才我们已经了解清楚,我们的好友罗伊爵士,和芮芙卡没有一点暧昧关系。这一切,对他来讲,简直是一场无妄之灾。”

    听到蓝寇其的解释,罗伊也真诚的看着苏菲亚说:“正如蓝瑟所讲,我真的不觉得,我今天对芮芙卡的作为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至于事情为何会成为这种局面,纯粹是阿克斯的那些朋友们自己在捣鬼。”

    这时,蓝寇其乘着苏菲亚擦汗的空挡,把芮芙卡和罗伊之间的事情,捡关键的说给了苏菲亚听,了解了事情并非她想象的那样后,苏菲亚长长叹了口气说:“罗伊抱歉,其实我是相信你的,对于你与苏茜的爱恋一路看来,我相信你是一位,专情的好男子,不过现在学园中的各种流传太过纷乱,叫人难辨真伪。”

    这时瓦塔基站起来,接过了罗伊手捧着的两个大皮袋,本来想问下苏菲亚,学园中到底有了那些传言。只是一下子差点没接住,这两个皮袋的分量实在太重了,瓦塔基不由的问:“苏菲亚,你在这两个皮袋装了些食物什么,怎么会如此沉重。”

    苏菲亚回答说:“我怕因为我与蓝瑟的关系,被人怀疑会给你们送餐,所以在皮袋的上下层都装满了,训练弓手稳定性的吊石。这样让别的同窗看到,他们也只会觉得我是在被老师抓到,帮老师跑腿出公差罢了。”

    辛纳维斯油腔滑调的接口说:“那位老师会抓你这样的美丽姑娘出公差,那些杂活应该是瓦塔这类学生的专门福利。”

    苏菲亚早就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听到辛纳维斯的赞美,开心的解释说:“可是老师也有女性啊。不过......”苏菲亚回想了一下说:“这些吊石可真是沉重,要不是我用最结实、耐用的韧牛皮袋装乘,只怕早就裂开了。说起来提了这么一路,可把我给累坏了。”蓝寇其一听苏菲亚累坏了,连忙一脸媚笑跑过去,帮她揉捏起胳臂来。苏菲亚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却没拒绝他的按摩。

    其他人都已经习惯了,这两个人不时的到处撒狗粮,所以根本没理他们。瓦塔基转头看着罗伊,好奇的问:“即使以我武斗士的力量,这两个皮袋也算很有分量了,可是罗伊,你怎么能那么轻松地把它们捧起呢?”

    还不待罗伊回答,苏菲亚也回想起来,惊讶的说:“对啊罗伊,我都没有注意这些就把皮袋递给你了,你的力量怎么会变的如此巨大。”

    罗伊心里暗暗一惊,不过表面神色自如的说:“我也不知道啊,今年以来我感觉我的力气变得越来越大了。其实我小时,也挺有成为一名武斗家天赋的。只是我的祖父觉得修习博学科,更符合我的身份。”

    辛纳维斯听了插嘴说:“我认识你六年多了,怎么从没看见你做过什么体能锻练啊。”

    罗伊无所谓的说道:“因为你每次来找我,都是为了饮酒好吧?长力气一定要锻炼吗?好了这件事,并不重要。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请苏菲亚告诉,我学园里到底有了什么样的传言。”

    听到罗伊这么说,果然大家也都觉得很理,于是苏菲亚开始诉说学园的情形:“坦白讲罗伊,现在学园的情形对你还真是不利。很多同窗都在传言,阿克斯之所以离开芮芙卡,都是因为芮芙卡和罗伊有那个什么,他们的话太难听,我就不转达了!”说到这,苏菲亚不再说话,开始仔细打量起罗伊来。

    虽然知道这是谣言,但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三人却不约而同的盯着罗伊打量起来。罗伊面色冰冷,谣言中对他的话他可以不在意,但对芮芙卡的侮辱是他所不能忍受的。芮芙卡已经很悲苦了,这些无聊的狗东西还这样通过言语伤害她,确实得给他们一点深刻得教训了。他心头得怒火让他得威势逐渐从身上升起,在他四个朋友看来,这一点也不像他们认识得罗伊了,此时得罗伊充满了他们曾经见过的那些上位者,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威严以及令人心悸的气质。

    蓝寇其想了想,微笑着说:“真的罗伊爵爷,我虽然一直觉得六年来,大家都或多或少的低估了您的价值。刚才芮芙卡和你说的话,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芮芙卡竟然会给您这么高的评价,现在仔细看您,我觉得您似乎都在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辛纳维斯接着夸张做作的说:“岂止是刺眼的光芒,我简直觉得罗伊爵爷,已经是我人生的偶像,其实我必须坦言,我的爵爷,我早就觉得您一举一动间,都充满着古早的伯克庞沃德时代贵族,幽默、低调而优雅的举止。我只是因为妒忌而并不声张罢了。不过瓦砾中的宝石怎么会永远不绽放光彩,最终您的优秀被芮芙卡学姐尽收眼底。”

    甚至就连瓦塔基都闷声闷气的说:“罗伊,芮芙卡对你的评述我无法评述,不过我相信你的优点大部分都深藏着,凡是认识到它们的人,都会对你的观感,焕然一新。只是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它们罢了。”

    朋友们的打趣,让罗伊暂时忘记了心里的怒火,身上的气质自然又恢复成那个混吃等死的罗伊爵爷了。罗伊知道这样的时刻,自己最好的选择显然就是闭嘴,于是他并不答话,而是打开苏菲亚带来的皮袋,嘴里喃喃的念着:“苏菲,你有没有带来一瓶好酒,我现在只想让自己一醉方休。”

    苏菲亚笑着回答说:“没有罗伊,你现在可不需要烈酒。你需要清茶一杯,好清清你肚子里的火气。”说完捂着嘴笑起来。

    罗伊苦笑着说:“苏菲亚,你就不要嘲笑我了。这一天,我被嘲笑的够多的了。”说完从袋子里翻出了一瓶红酒,咧嘴对苏菲亚笑着说:“真有你的,苏菲亚!”然后转头对蓝寇其他们笑着说:“来,我们一起分了这瓶古纳赤,为我们亲爱的苏菲亚,干杯啊!”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