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一章 误会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一章 误会

    时间过去了很久,天色也逐渐黑暗,罗伊看着怀中的芮芙卡一点也没有转醒的迹象。要不是罗伊试了又试,芮芙卡呼吸正常,体温正常,罗伊都怀疑芮芙卡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他心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马上天黑了,他总不能抱着芮芙卡在这里坐上一夜吧?可是去哪里啦?抱着芮芙卡回她宿舍,貌似不是一个好主意,到时怎么解释啦?再说,女生公寓那边,我要是抱着芮芙卡走进去,那岂不是第二天就成了蔚蓝之光学院的风云人物?

    “怎么办?”原主和另一个世界的罗伊都没处理过这种事情的记忆,罗伊愁的抓耳挠腮起来,他想来想去,还决定抱着芮芙卡回自己的公寓。主要是自己公寓那里比较幽静,进出的人不多,抱着芮芙卡进去也不会惹那么多人在意。打定主意,他轻轻抱起芮芙卡,尽量轻柔的把她包好。幸好罗伊经过强化后力气大增,否则按照原主的弱鸡模样,根本都抱不动芮芙卡,更别说还要走路回公寓去了。

    一路轻松的抱着芮芙卡回到了公寓,门房斯库瑞正眯缝着小眼睛哼着他听来的曲儿,一看罗伊进来,连忙站起来,恭敬地笑道:“爵爷,您回来啦?”一抬眼他就看到罗伊怀中抱着地女子,他眼皮挑了挑,装作没看见一般。罗伊向门房斯库瑞点了点头道:“你好,斯库瑞先生,你辛苦了。”说完就抱着芮芙卡上楼去了。门房斯库瑞心里嘿嘿偷笑着,贵族老爷就是风流,看来罗伊爵爷今晚的艳福不浅啊!

    罗伊回到了公寓,把芮芙卡放在了自己的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看着芮芙卡苍白的脸,他又叹了一口气。他关了大灯,打开了书桌上的台灯,心想,今晚是不用睡了,还是找点书来看看吧。

    于是罗伊找到了一本名为《赞歌》书,这本书讲得是泰勒格塔大星域历史上的一些英雄人物,是流传较广的一本纪传体小说。在台灯下,他打开这本术,开始认真的阅读起来。

    经过圣胎的强化,罗伊不仅性格与体力有了巨大变化,甚至连脑筋也变得更聪明起来。他只是随便翻看这本《赞歌》,没有刻意去记忆,但是当他回忆看过的部分时,惊讶的发现只要翻过读过一遍的内容,他就已经记入脑海中了,就如同拍照一样。过了一会,罗伊把《赞歌》一书,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后,惊异的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能够一字不差的,把它背诵出来。

    根据《赞歌》记载,在泰勒格塔大星域能称之为英雄的,都是为泰勒格塔大星域立下了不世战功的顶级职业者或者说是高阶骑士!《赞歌》记载了这些英雄的生平,无论是武斗系、弓箭系、斥候系、法术系,还是德鲁伊、战牧,只要是战斗职业,到了中阶突破时都是需要由神殿提供的虫族精石帮助,才能凝聚出战甲。战甲是泰勒格塔大星域能对抗虫族侵略的关键,没有战甲的战斗职业者根本无法和同阶的虫族抗衡。虫族有着巨大的力量,坚硬的甲壳,锐利的肢体,强烈腐蚀能力的体液,甚至有些中阶以上的虫族具备施法的能力。以泰勒格塔大星域的冶炼水平,根本造不出能对抗虫族的金属铠甲。即使有这样的铠甲,那也是极为昂贵的,根本不可能让所有战斗职业者装备。所以数万年前,人族对抗虫族的战争极为惨烈,人族曾经几乎灭族。

    如果不是三百多位英雄出现,带来了战甲这一战略级装备,让大部分中阶战斗职业能装备上战甲,这才抵抗住了虫族的进攻,在泰勒格塔大星域苟延残喘下来。最后通过数万年的战斗和发展,才在泰勒格塔大星域重新又恢复了人族的光辉。那三百多位英雄也都成功登临真神之位,光耀亿万光年的泰勒格塔大星域,守护着人族的成长。不过数万年来,虫族也在不断进化,而真神们也在不断和虫族战斗中陨落,如今只剩下了九十六位真神。

    当初真神们带来的战甲,来历神秘莫测,任何史料都没有记载它的出处,这是无数泰勒格塔大星域史学家心中的谜团。战甲需要中阶以上的虫族精石,越是高阶的虫族精石,制作出的战甲就越强大。曾经有用虫族顶级王虫的晶核制作的战甲,几乎可以和神器相媲美。不过由于虫族王虫稀少,有行踪成谜,即使被发现也都是有海量的虫族守护,而且王虫本身就是顶阶战力,想用虫族王虫的晶核来制作战甲,那是难上加难。至今整个泰勒格塔大星域历史上也就寥寥数件,而且能流传至今了也就三件,被三大顶级王国坎布拉王国、恐沃德王国、米兹尼尔王国做为镇国神器而收藏。

    至于真神是如何制作战甲的,连以炼金著称的灰色山丘王国的那些矮人们,都很难说得清楚,这也只能归为神恩的范畴了。所以任何从战场上收集到的虫族精石必然要上交各自的神殿,普通人拿着除了还钱之外,根本毫无用处。不过那些走私商人总喜欢干一些追求利益的高风险行当,比如有钱的顶级贵族,就可以通过走私商人购买足够高阶的精石,然后再给教会一些财富奉献,求得教会神殿的私人定制,这使得一些贵族子弟从成为中阶起,就拥有了超绝的高阶战甲,远远拉开了和同阶的距离。

    普通人无论是谁,只要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或者教会、联盟定罪之人,到了中阶时,都会去各自信仰的真神殿堂,由真神赐予和自身相配的战甲。当然这种平民化的战甲,除了能量身定做,适合自身的能力之外,所有人都差不多,毫无特殊性。但这样的战甲已经能完全抵御住虫族了,无论时虫族的锐利肢节,还是腐蚀性的体液,都不能伤害到战甲。当然不是说一定不能伤害,战甲是和一个战斗职业者的能力绑定的,在战斗职业者能力保持在最低显化战甲的程度时,战甲都能保护战斗职业者。但是战斗职业者的能力一旦衰弱到不能显化战甲的程度,战甲就会从战斗职业者体外消失,而这个战斗职业者自然也就失去的战甲的保护,很容易丧命在战场中。死亡的战斗职业者,普通战甲也会同样跟着死去,所以普通战甲是消耗品。只有那些用王虫晶核制作的顶级战甲才能,脱离战斗职业者,而被其他战斗职业者继承。

    战斗职业者平时都不会显化战甲,因为显化战甲之后,就会消耗自身的能力,武斗系、弓箭系、斥候系消耗的是斗气,法术系、德鲁伊、战牧消耗的是法力。斗气、法力越强大,显化后的战甲也就越强,当然总会有个上限。当战斗职业者踏入高阶,无论是武斗系、弓箭系、斥候系,还是法术系、德鲁伊都被统称为骑士,那是因为只有高阶战斗职业者才是守护泰勒格塔大星域的基石,各神殿、国度对高阶战斗职业者那是极度重视,基本上都要求这些高阶战斗职业者宣誓效忠,赐予骑士勋爵。骑士的战甲在进阶高级战斗职业时,会自主进化,如果机缘好,甚至普通战甲也能成为顶级战甲,这就要看战甲的主人,骑士的能力了,没有任何捷径,求是求不来的。

    罗伊明白自身的宇宙骑士有附甲能力,这看上去和战甲的特性非常相像,这让他不由怀疑宇宙骑士、真神、战甲似乎有什么联系,不过没有任何证据和线索,他只能暂时把这项怀疑放在心里。

    看完了《赞歌》已经入夜了,罗伊喃喃自语道:“有意思,我来这里还真不是普通的巧合啊!不过圣胎对我的强化确实很酷,竟然也会让我的头脑聪慧起来,让读书变得如此简单,这也算是穿越的福利吗?呵呵,以后我学习不用发愁了。”想到这,他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毕业了,以后似乎也不用再上课了。他自嘲的笑了笑,站起来喝了口水,然后准备去书架再拿一本术来看看,这时罗伊被一阵敲门声惊动,罗伊连忙走出卧室,顺手带上房门,走到公寓的门口把门打开。

    罗伊一看是敲门的是辛纳维斯,而瓦塔基、蓝寇其两个就站在他的身后。罗伊看到自己的三个好友,摆摆手打招呼说:“瓦塔基、蓝瑟,见到你们真好,快请进来。不过......”罗伊边让开身子,以便让三人走进房间,一边狠狠瞪了辛纳维斯一眼说:“辛纳维斯告诉你多少次了,下次敲门轻柔一些,如果影响到我的周围住客,那就太失礼了。”

    罗伊把三人迎到客厅坐下,正准备给他们倒点水。却看到辛纳维斯却不回嘴,只是用一种怪异的眼神,不断地打量罗伊。罗伊看到辛纳维斯奇怪的打量自己,也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何奇怪之处,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变的很皱,还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难闻味道。他想到刚才芮芙卡在自己身上哭的一塌糊涂,自然把自己的衣服弄脏了。

    罗伊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说:“真神在上,我太失礼。你们先坐,甜酒在老地方,我去冲洗一下。”说着罗伊就进了卧室,锁上门随手抓了一件干净衣服,冲进了浴室。

    等到罗伊很快的冲洗完毕,走出卧室又关上门,看到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已经熟不拘礼的,坐在他的沙发上,正一人一杯吉尔摩蔗味甜酒的喝。

    罗伊马上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吉尔摩蔗味甜酒,大大喝上了一口,才开口说:“蓝瑟,不是已经约好了晚上在‘幽紫情调’相见吗?你们怎么又会来找我。”

    蓝寇其似笑非笑的说:“亲爱的罗伊,我来找你的原因正是因为,今晚你绝不可以在‘幽紫情调’出现。否则我怕会有血腥的冲突出现,事实上我可说是受苏菲亚的嘱托而来。”

    罗伊听到蓝寇其的话,心里奇怪的问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吗?我记得我没有欠‘幽紫情调’酒吧任何酒资啊?”

    蓝寇其严肃的说:“不是为了钱。”罗伊奇怪的问道:“那是什么?”

    辛纳维斯兴致勃勃的插嘴说:“你恐怕还不知道罗伊,大概昨天芮芙卡和阿克斯有了冲突,今天就听说阿克斯辞去了学院的工作,离开了!我听说阿克斯的朋友们都为阿克斯打抱不平,至于为什么,我们三个来的匆忙,没有详细打听,不过听说,他们要打包不平的对象,嘿嘿......”他看着罗伊嘿嘿直笑,仿佛罗伊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时一向沉稳的瓦塔基沉声说:“事情并没有辛纳说的那么的夸张,不过最近几日,你最好还是小心些罗伊。阿克斯的那些朋友们都是中阶以上的战斗职业者,他们找起你的麻烦,可不是你这样的小身板能受的了的。现在他们不知道你的住处,而知道你住处之人,也多是你的好友,他们是很难探听出来的。只是你去学园里,最好还是要多加小心,所以最近在学园里,我们四个还是时常聚在一起的好。”

    罗伊听瓦塔基这么说,才知道事情已经比自己预想的还要严重,他对着三个好朋友非常感激,不过那些人要是敢对一个领主贵族动手,自己一定会让他们后悔做人!

    辛纳维斯想了想措辞问道:“罗伊,到底你是怎么参合到芮芙卡和阿克斯之间的冲突里的?阿克斯的朋友们干嘛要找你麻烦?”

    罗伊白了辛纳维斯一眼说:“你要知道这个干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我的好朋友辛纳维斯先生,我看你只是想探听到我的私密后,讲给那些无聊的女生知晓,然后借机接近她们而已吧?再说我也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辛纳维斯被罗伊揭露了小心思,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有嘛,罗伊,你真是太过误会我了。”说完躲闪的喝起了吉尔摩蔗味甜酒。

    罗伊喝了一口酒,没理辛纳维斯,对瓦塔基和蓝寇其说道:“不过,我对芮芙卡和阿克斯发生了什么,倒是很清楚。”三人被他的话勾引出了兴趣,都连声问他是怎么回事。

    罗伊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因为昨晚在‘幽紫情调’酒吧发生的冲突,芮芙卡和阿克斯发生了争吵,这个情况你们也都知道。后来阿克斯愤然离开了芮芙卡,让芮芙卡怎么找也没能找到。”罗伊停了一下继续道:“我中午在外面吃饭的时候碰到了芮芙卡,看到她很伤心,就劝了她一下。后来我回校园时又碰到了芮芙卡,发现她还是很伤心,就又安慰了她。但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的阿克斯出现了,他和芮芙卡争吵了一会儿,连芮芙卡的道歉都没有理会,最后他说他要离开学院了,不顾芮芙卡的伤心毅然离去。”

    罗伊又喝了一口酒,对三人说道:“我知道的就这些,但为什么阿克斯的朋友会迁怒到我身上,就不是我能预知的了。”

    蓝寇其叹了口气说:“既然这样,你就不要深究怎么会变成这样了,还是让我们想一想应该怎么面对吧。”

    辛纳维斯也正经的说:“我是相信罗伊的确只是好心,阿克斯这个小人,昨晚要不是罗伊救了他,他恐怕早就被那位博伟安泰爵爷的随扈斩杀了。明天我到学园里散布一下正确的消息,扒下他战斗系首席生的光环,免得他的崇拜者也与罗伊为敌。”

    听了辛纳维斯的关心,罗伊显然并没有觉得更好一点,罗伊苦笑着抱怨说:“多谢您的提醒了,辛纳维斯先生,我本来只是担心阿克斯的朋友找我麻烦,多谢您让我想起他还有其他大批的崇拜者,在您的宣传下也都会为难于我。”辛纳维斯张口结舌,一时也没想到可能会发生这样情况。听到罗伊的抱怨,看着罗伊的苦笑表情,四人都是一时无话,然后共同苦笑了出来。

    这时罗伊的卧室里传来了一阵响动,蓝寇其三人奇怪的看看罗伊,辛纳维斯像突然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立刻跳起来叫道:“好你个罗伊,我说今天进来,你总是关房门啦!你是不是在卧室藏着什么美女啦?所以才不敢给我们看见?快打开,快打开,我们要看看!”蓝寇其和瓦塔基虽然不像辛纳维斯这样穷凶极恶,但也不怀好意的看着罗伊,一脸的坏笑。

    罗伊这才想起来芮芙卡还在自己床上啦!他说,坏了,这下解释不清了!他连忙拉住就要去推房门的辛纳维斯,解释道:“不像你们想的那样,你们听我解释......”还没等他解释什么,他突然发现三个好朋友突然都呆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卧室的方向。由于要阻止辛纳维斯所以罗伊是背对着卧室的,这时罗伊感到后背一阵发凉!他颓然的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从卧室走出来,一脸懵圈状态的芮芙卡,装着很自然的向大家介绍道:“各位朋友,这位是芮芙卡学姐,我想你们......”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三个朋友团团抱住!

    “你这个禽兽!”辛纳维斯叫嚣着,“还说和芮芙卡没关系,还骗我们芮芙卡和阿克斯的矛盾和你无关!哈哈,就是这么无关嘛?”

    “罗伊啊罗伊,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蓝寇其也咬牙切齿的说道:“亏我们还为你要遭报复,紧张兮兮的赶来报信。想不到,你胆子这么大,估计你早有对策了吧?哈!”

    “嘿嘿,罗伊真有你的,你是怎么把芮芙卡搞到手的?”瓦塔基一脸羡慕的说道:“怪不得阿克斯要离开,原来他被你搞了一顶绿帽子啊!哈哈”他向来和阿克斯不对付,这时怎么能不欣喜啦?

    “哎~~,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罗伊抱着头,躲避着三个人的六只手,口周极力解释道:“我只是在帮助芮芙卡而已......”只是他后面的话被淹没在三个朋友的吐沫星子里了。

    芮芙卡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昏沉沉的头脑逐渐清醒过来。刚才她睡醒以后,觉得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口中又觉得像火烧一样渴得难受,便起床想去找点水喝。只是她昏沉沉得头脑,完全没有注意这不是她的宿舍,下意识的在房间里找不到水,就想去外面找。这个粗心大意的姑娘,这里的房型完全和她住的地方不一样都看不出来,可见她已经晕成什么样了。

    出来以后,她才看到罗伊四人在说话,她还奇怪这里怎么会有罗伊他们在的,站了一会儿看见他们打闹,听到他们的话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不在自己的宿舍。她紧张的暗自感受了一下,身体上貌似没有异样,出了四肢酸软,头脑昏沉之外,应该没有受到侵犯。这一紧张,她彻底清醒了,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和阿克斯吵架以后,阿克斯不顾自己的道歉,毅然折自己而去,后来好像自己趴在罗伊身上哭。想到阿克斯,她又是一阵伤心,不过比刚才那会儿已经好多了。她知道现在没时间考虑自己的事情,先要弄清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的。所以她叫了一声:“罗伊,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这一喊不要紧,蓝寇其、辛纳维斯、瓦塔基一听全都愣住了,“我的真神啊!”他们都骇然的联想道:“难道罗伊胆子大到敢做这种事情?”罗伊看到了他们的脸色,悲苦的捂住了脸,哀嚎道:“芮芙卡,你要害死我啊!”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