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章 劝解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章 劝解

    和朋友们分开以后,罗伊就准备回公寓好好休息一下,晚上还要和他们一起去喝酒。和朋友们在一起总是愉快的,加上他囊中宽裕,自然是要好好享受人生才是,“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他刚走到校内的月牙湖边,就发现芮芙卡正孤单一个人坐在湖边的小亭子里发呆。这时已是下午上课的时间了,学院里大部分学生都已经上课去了,只有像罗伊这样快要毕业的游民,才会在上课时间在外游荡。所以此时的月牙湖边看不到几个人,罗伊看到芮芙卡孤单的身影,便连忙走过去。

    芮芙卡正在那里胡思乱想,一晚上和一个上午给了她两种不同的冲击,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很乱,所以才找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静静梳理思绪。昨晚她的阿克斯那让无情的对待她,让她都有了轻生的念头。今天上午正在她彷徨无依的时候,罗伊出现在她面前,就如同一剂良药一样,把她从几近崩溃的情绪中解救出来,还带她这个电灯泡一起吃了,她这辈子都没体验过的豪华午餐。想起罗伊逗笑她和达芙妮的场景,以及他亲吻自己额头的场景,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涌起了从未有过的异样情绪,那是面对阿克斯从未有过的。她有些惶恐,有些心虚,所以才在午餐后半段对罗伊冷嘲热讽,现在想来还真是不应该啊!

    罗伊刚来学院,他们就认识了,那时罗伊胆子特别小,在食堂打饭尽被那些食堂老妇人欺负,不时不给肉类,就是不给米饭。她也是一时气不过,才帮助了罗伊,从那个时候起,胆小而又肥胖的罗伊便激起了芮芙卡的母性情节,在学院里总是照顾着罗伊,以至于后来她的男朋友阿克斯都有些嫉妒了。后来罗伊就逐渐变化了,芮芙卡仔细想了想,这样的变化大概是从上个星期开始的,也许可能更早,谁知道呢?罗伊的变化,芮芙卡觉得很好,因为罗伊变得更加自信了,胆子也变得更大了,听说他继承了一大笔遗产,大概转变就是因此而起的吧。以前她总是那他当一个需要护翼的雏鹰,只是今天上午罗伊的举动,让芮芙卡突然觉得罗伊长大了的那种感觉。一个长大的罗伊,一个显示出男子气概的罗伊,想到这里她又不由脸红了。她犹豫着问着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她正在胡思乱想间,突然感觉有人拍自己的肩膀,连忙回头一看,却发现罗伊站在她身后,对她微笑着说:“芮芙卡学姐,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芮芙卡连忙转过头,用手捂着滚热的面颊,心不在焉的说道:“嗯,你怎么来了,罗伊。”

    罗伊见芮芙卡情绪不对,便有些担心的坐在她身旁,说道:“我刚和蓝寇其他们见过面,路过这里,看到你一个人坐在这里,芮芙卡学姐,难道你还在伤心吗?”

    芮芙卡定了定心神,微笑着对罗伊道:“我只是想静一下,我没事,抱歉让你担心了,罗伊。”

    罗伊犹豫着说道:“芮芙卡学姐,如果你有什么困惑,不妨说出来,我们两人一起分析分析,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吧。”

    芮芙卡甜甜一笑说:“亲爱的罗伊,你以为真正能让一名伤心女子,摆脱悲伤的会是缜密的逻辑分析,或是滔滔不绝辩论式的开解吗。”

    罗伊听到芮芙卡称呼自己“亲爱的罗伊”,心跳加速起来,脸也有点发烫,他还想抢救一下,便回答说:“当然是,如果能把一切说明白,想清楚,也许你的忧伤就会减少一些。”

    芮芙卡轻轻叹口气说:“记住,小弟弟,对女子来说,一个有力的臂弯,一个温暖的拥抱,一声焦急的问候,会比‘缜密的逻辑分析、滔滔不绝辩论式的开解’效果强大百倍,只要让这名女子体味到你真诚的关心,就完全足够了。”

    罗伊听到这,斜眼看了芮芙卡一下说:“请不要称呼我小弟弟好吗,芮芙卡学姐,我觉得自己可没有您想的那么的幼稚。总之您想要表达的意思,不过就是比亚里斯所说的‘男人是理性的石头,女人是感性的流水’而已。您看我完全理解。”

    芮芙卡看着罗伊,摇着头不以为意的说:“好的,罗伊爵爷,我说错了,您真是充满智慧。”

    看到芮芙卡这样,罗伊一时无可奈何,却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看向碧波荡漾的月牙湖,长长叹了一口气。

    芮芙卡感觉到了罗伊的关心,就凝视着罗伊说:“抱歉罗伊,也许我苦涩的心情,使我对你的态度有些没礼貌了。好了罗伊,现在我告诉你昨晚和今天,我和阿克斯到底发生了什么,倾述出来后,也许我心中真的会舒服一些。”

    说到这,芮芙卡眼睛里闪过一抹忧伤:“其实昨晚阿克斯不顾米哈格·博伟安泰那样皇室贵族的威严,一心想要帮助他‘星域冒险’中结识的战友,这样的勇气,曾使我无比自豪,我想你也看到了罗伊,我当时是,非常愿意和他一起承担博伟安泰爵士的怒火的。”

    听到芮芙卡的述说,罗伊回过头来点点头道:“是的,芮芙卡学姐,您当时表现出的勇气,使人激赏。”只是语气中却没有多少赞扬的气氛。

    芮芙卡听出来罗伊并不以为然,叹息着继续说:“但是当昨晚阿克斯强拉着我,走出了‘幽紫情调’后,我觉得他却变的那么的陌生,我从没看过阿克斯那么的失态过,其实我知道他的失态,是来源于他的恐惧,这我可以谅解。可是他迁怒于你的行为,却让我觉得无法忍受。”

    罗伊轻轻对芮芙卡说道:“这没什么,芮芙卡学姐,真的,我不会放在心上。”

    芮芙卡摆摆手说:“我无法忍受的,不仅仅是他对你的迁怒罗伊。更重要的是他,这样的处事方式,认识他这么久了,他总是习惯于一旦遇到无法面对的难题,就把自己的怒气和委屈迁与别人,尤其还是爱护他的人,你认为这是正确的吗?”

    罗伊不好意思的轻声说:“迁怒别人我倒也是经常做的,比如我就经常埋怨如果不是蓝寇其老找我小酌,我绝不会昆虫学补考的。”

    芮芙卡摇摇头说道:“那不一样,罗伊,你的做法只是好玩罢了。”罗伊轻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人之个性不同自然看法就迥异了。

    芮芙卡仔细想了想说:“我做一个非常不得体的比喻。我知道苏茜的新男友就是辛纳维斯的表兄,而且更是辛纳维斯介绍两人认识。我隐约听说瓦塔基和蓝寇其,都为此对辛维纳斯非常不满,但是看你昨晚和辛纳维斯的相处,显然你并没有迁怒于他。不是吗?”

    罗伊听到芮芙卡的这个比喻,自嘲的笑了笑,他没有说什么,芮芙卡以为他又伤心了,便说:“相信我罗伊,凭我女性的直觉,过不了多久苏茜一定会后悔与你分手。真的罗伊。其实你是一个使人意想不到的出色男子。”

    罗伊显然不想要继续谈论苏茜,于是他说:“好了,芮芙卡学姐,多谢您的夸赞。让我们把话题转回阿克斯学长,您与他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芮芙卡叹了口气忧伤的说:“阿克斯和我整整吵了一夜,他刚愎自用,根本不听我的任何劝解,不过道理始终是在我的这一边,于是他开始无理取闹,我后来只好尽量迁就他。但是他最后竟然要马上重返星门,想要确认蛮兽酷博力的安危。我只是稍稍阻止,他就大发雷霆。昨晚不欢而散后,今天早晨他竟然真的自己前往星门,当我知道后,匆忙的乘坐铁轨车,去星门找他,他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说到这芮芙卡又长长叹了口气,说:“罗伊,你不知道,那一刻我有多么伤心。”

    罗伊撇撇嘴低声说:“可是阿克斯学长担心战友的安危,不是一种非常让人敬佩的品质吗·”

    芮芙卡听到罗伊的低语,突然对罗伊说:“喂,罗伊,你不知道我现在很伤心吗?还讲出这种小肚鸡肠的话来,你是想气我吗?”

    罗伊嘿嘿笑了笑,芮芙卡六年以来的淫威,他很服帖的向芮芙卡陪笑。

    芮芙卡看到罗伊那讨好地样子,不知为什么,竟然娇嗔着说了一句:“罗伊,你真是一个傻瓜。”

    罗伊一愣,芮芙卡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和他说过话,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过他还是习惯性地油嘴滑舌道:“那也只是芮芙卡学姐一个人的傻瓜哦。”

    这两句话一说完,芮芙卡和罗伊,都觉得不太对劲,这样的对话,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劝解朋友失恋的场合中,可是这样的情形,任何的解释或其他什么,都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于是两人都不再开口,只是都不约而同的沉默起来。

    一时间亭子里,开始弥漫着一种无言的尴尬与暧昧。

    过了一会儿,芮芙卡打破了尴尬,对罗伊说:“罗伊你真是体贴的过分。”

    罗伊愣了一下,这就算体贴了?这个世界的体贴貌似也太廉价了吧?不过想到这个世界还是封建制,倒也能理解女性的地位确实不是很高。像罗伊这样能照顾女性情绪的人,在泰勒格塔大星域并不多见。见到罗伊不回答,芮芙卡笑着说:“罗伊发什么呆,我可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哦,我真心觉得你的与众不同的。”

    罗伊转头看向芮芙卡,笑着问:“哦,我有什么不同?”芮芙卡想了想道:“作为一个贵族,你身上没有那些贵族特有的傲慢,也没有他们身上的那些虚伪。你对人真诚和善,即使和不是贵族的普通人相处,也全无架子。”芮芙卡看着湖水,似在回忆:“很抱歉,罗伊,以前的你总是给人愚笨的感觉,胆子又小,我之所以对你凶狠些,只是希望你能坚强起来。不过,最近你变了很多,变得自信了、聪明了,连我都有些看不透你了,罗伊!”芮芙卡转头看向罗伊,见罗伊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芮芙卡不由得脸一红,下意识地躲避罗伊地目光,低头说:“总之,这是好现象。”

    罗伊耸耸肩,淡淡的说道:“也许吧,大概是因为继承了一笔遗产,让我的胆子变大了。不是有句老话吗?钱壮怂人胆!”芮芙卡听到罗伊的比喻,捂着嘴笑起来:“罗伊,哪有这种话呀,是你自己编的吧?你没发现吗,你变得油嘴滑舌了!”说着对罗伊翻了一个白眼。

    芮芙卡笑完,喘了一口气,低下头说:“昨晚只是因为一瓶八个金贝尔的酒,一名中阶的武斗者就被杀死在‘幽紫情调’,而你一餐却可以吃掉一百个金贝尔。而且你知道吗罗伊,我每个月在学园工读,可以赚到一个金贝尔又五枚银币,这笔钱除了买书和生活,我还可以剩下大约三十八个银币交给父母……”

    罗伊打断了芮芙卡的话说:“那又如何,我告诉你,其实在两三天前,我每个月也不过是四个金贝尔的花销,我刚才都说过了,我只是刚刚继承了一笔遗产,那是贝布拉齐大公国的‘农牧不可转债券’,因此我每年可有稳定的,大约一千五百个双金贝尔进账,所以才会大方起来。”

    芮芙卡抬起头疑惑的问:“真的吗,可是刚才在‘火焰龙餐厅’我为什么有觉得你,常常在外面如此吃喝的感觉。”

    罗伊耸耸肩说:“那可能是我从小接受贵族教育的关系,毕竟在任何场所都从容不迫,这可是古老贵族家族嫡系的基本素养。”

    罗伊注视着芮芙卡,假装生气的说:“其实对一名年入一千五百个双金贝尔的爵士来说,一百金贝尔的一餐也可算比较奢华了。我担心你神情恍惚,花费如此高昂请你一餐,你因此却觉得我平日却只会怜悯你,你觉得自己这样想得体吗?”

    芮芙卡听到罗伊的解释,心情显然变好很多,她学着罗伊的样子耸耸肩说:“看样子是我误解您了,罗伊爵爷,抱歉了。”

    罗伊听到芮芙卡这么说,优雅的摇摇头说:“这没什么芮芙卡,原谅淑女的错误,是绅士的最起码的美德。”然后两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罗伊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对于阿克斯学长,我认为他是一时的气愤,即使他没有和你打招呼,就不见了踪影。我想以他和你的感情,等他冷静下来,他会来找你的。”

    芮芙卡点点头道:“谢谢你罗伊,我刚才坐在这里吹风,也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可能是我的语气太着急了,也可能是我急于和他辨明真理。”停了一下,她转头对罗伊笑道:“你看,我现在知道了,在感情面前,太理智也许不是好事情呢!”

    罗伊很惊讶从芮芙卡口中听到这样的解释,他钦佩的对芮芙卡浅浅行礼道:“您可真是善良贤淑啊,这是我听到的对情感的最好的描述,芮芙卡学姐,请允许我表达对您的钦佩之情!”芮芙卡托着罗伊的胳膊,笑道:“罗伊,你不必如此,你太多礼了!”

    正笑着,在芮芙卡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我焦急的找了你整个早晨,没想到,你却在幽默的赞扬其他男人。芮芙卡你可真是具有非凡的幽默感。”

    听到那个声音,芮芙卡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她回过头,立刻看到憔悴的阿克斯,正站在亭子外,冷冷的注视着自己。她站了起来,两行清泪从面颊上滑落,“你~~~”芮芙卡欲言又止的看着阿克斯,她真希望这时阿克斯能走上前来和自己拥抱。但是阿克斯只是冷冷的站在那里和芮芙卡对望。

    看到两人的状态,罗伊识趣的知道,这时候自己在这样的场合无论多说什么,都会进一步激化矛盾,所以罗伊向阿克斯点头施礼,然后简短的说:“阿勒斯学长,我也是刚刚碰到了芮芙卡学姐,当时她刚刚从星门寻找您回来,神情非常恍惚,于是我对她加以劝慰,其他并无任何。既然现在你们已经见面,有何误会不妨当面解释就好,请容我告辞。”

    说着罗伊又对芮芙卡点头施礼说:“芮芙卡学姐,请容我告辞。”阿克斯听到罗伊的解释,虽然没有回礼,但是脸色已然好了很多。

    芮芙卡还沉浸在和阿克斯的尴尬当中,听到罗伊告辞,本能的感谢了一句:“好的,多谢你的宽慰,罗伊!你真是一个体贴的爵士。”本来这句话没什么,但是听在阿克斯的耳中却充满了讽刺,他刚缓和的面容有一次冷酷起来,“芮芙卡,你是在说我不够体贴是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痛苦?只是一味的让我付出吗?”芮芙卡听到他的话,连忙解释道:“阿克斯,你别误会,我没有这些意思。昨晚是我不对,我太在乎正确与否了。好了别生气了,算我错了还不行吗?”阿克斯冷哼了一声道:“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我一没有钱,二没有爵位,三不能哄你开心。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有资格获得你的原谅呢?我找你,是告诉你,我要离开了,抱歉,芮芙卡,再见!”阿克斯说完这些话,掉头就走,其实他还有很多话没说出来,但高傲如他,已经不屑于获得芮芙卡的体谅了。今日离去他将加入远征军团,去遥远的莫利茨星征战,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获得权势和地位。昨夜的事情对他影响太大了,贵族的蛮横无理,让他既愤怒又羡慕,也让他找到的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在权力和荣耀面前,那些情情爱爱又能算得了什么啦?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满身荣耀再次回归,此时给予他耻辱的那些人,那时他将一一回报!

    罗伊还没走多远,听到阿克斯的话惊讶的回过身来,他想不到阿克斯这么决绝,还那么狠心,完全不顾芮芙卡的感受。他担心的向芮芙卡看去,果然芮芙卡面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他连忙跑回去,关切的扶住芮芙卡道:“芮芙卡,你没事吧?”

    芮芙卡几乎快要昏厥了,阿克斯的话仿佛一把尖刀狠狠的刺入了她的心房,“为什么?为什么?他怎么如此狠心?”她在心里悲嚎着,“难道就为了所谓的面子,他竟然置他们之间三年的感情于不顾?”她哆嗦着嘴唇,终于瘫倒在罗伊的怀中,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她“啊~~~~”悲嚎着,把自己藏到了罗伊的怀中。罗伊从没有经历过这样场景,手忙脚乱的把芮芙卡抱起,自己坐在了亭子中的长椅上,把芮芙卡放在自己的腿上。一手环抱着她,另一手不断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口中不断宽慰她。也不知道多久,芮芙卡在罗伊的怀中没有声音了,罗伊一看才发现她昏睡过去了。罗伊长舒一口气,像芮芙卡这样的哭泣太伤身体了,睡过去也算是好事,她估计昨晚一夜未眠,今天白天又伤神伤心,一定是把她累坏了。

    罗伊抱着芮芙卡一动也不敢动的坐在长椅上,他担心湖边的清风会让沉睡的芮芙卡着凉,便小心翼翼地脱下自己地长袍,盖在了芮芙卡地身上。这样加上罗伊的体温,芮芙卡应该没有着凉的危险了。看着沉睡中的芮芙卡,罗伊轻轻抹去她脸庞上的泪水,叹了一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时间一秒一秒的溜走,太阳逐渐落下山去,火红的夕阳照在月牙湖面上,映照得周围景物都披上一层红霞,罗伊抱着芮芙卡坐在亭子里得长椅上,仿佛成了雕像一般,他们得影子合在一起,在夕阳得照耀下,拉得很长很长。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