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十八章 美餐

第一卷 初临 第十八章 美餐

    由于幼年悲惨生活的影响,达芙妮从小就有着金色的梦,她梦想着有一天能和一位白马金发、风度翩翩的骑士来一段铭心刻骨的爱情,又或者和一位风度优雅、气质不凡的贵族绅士步入婚姻的殿堂。为此她从小就努力刻苦的学习和训练,毕竟只有拥有优异的成绩,她才能脱离那个毫无希望的平民初级学院。考进她向往已久的蔚蓝之光学院,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自从那天在自己小店见到罗伊,她就不由自主的被罗伊那优雅的贵族气质所吸引。这可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一位贵族绅士,以前她也只能远远的观察。第一次和罗伊交流,罗伊身上领主贵族的气质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加上罗伊那样温柔而甜蜜的话语,让她几乎不设防同意了这次的约会。如果这件事情给她那保守、粗鲁的父亲知道,恐怕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会发生在她身上。

    不过达芙妮已经顾不了这些了,她的所思所想全是罗伊的身影,就在她看着罗伊渐渐发痴的时候,她的胳膊被人碰了一下。她陡然惊醒过来,脸转头一看,发现芮芙卡正在笑盈盈的看着她,她不由得脸上一红。为了掩饰自己得窘态,达芙妮没话找话的问道:“罗伊学长,苏达拉托先生为什么要问红龙先生要一个龙蛋呀?”

    罗伊正在等待两位美女品尝可可之后的感受,听到达芙妮这样问,他不由有些为难,这个故事他也是听来的,他哪里知道苏达拉托先生为啥要这么做啊。看着可爱的达芙妮,他瞬间计上心来,笑着说:“你看,苏达拉托先生的愿望是开这样一家餐厅,是不是?”达芙妮眨着大眼睛点头,芮芙卡也好奇的倾听起来。

    “那开一家这样名贵的餐厅,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呢?”罗伊笑着问。

    达芙妮想了想道:“钱?金贝尔”,罗伊摇了摇头。

    “权势?”达芙妮又道,罗伊还是摇摇头。这下达芙妮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皱着眉头拼命在想。

    “是菜谱吗?”芮芙卡忍不住插口问道,罗伊有趣的看看她,又是摇摇头。

    达芙妮实在猜不出来,她不干了,“罗伊你真坏,你告诉我嘛!”她耍赖道,芮芙卡在一边也捂着嘴笑着说:“罗伊,就别让我们猜了,你直说好了呀!”

    罗伊笑了笑道:“好吧,好吧,对这样一家名贵的餐厅,最重要的是厨子啊!”两位美女听到罗伊的话,立刻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餐厅是供应饭食的,饭菜的好坏直接影响餐厅的生意,而能影响饭菜好坏的,当然是做出饭菜的厨子了。

    “这个苏达拉托先生能做出让红龙都满意的酒席,他必然是一名手艺高超的厨师!你们说是不是?”罗伊问道。

    “对呀,苏达拉托先生必然是一名厨师呀!”达芙妮开心的道,芮芙卡点点头,但沉思片刻她问道:“苏达拉托先生自然是一个厨师,但他问红龙先生要一个龙蛋作什么?难道是做龙蛋大餐吗?”说到这里,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罗伊适时的恭维了芮芙卡一句:“您可真是睿智啊!我的芮芙卡学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达芙妮开始还不知道罗伊笑什么,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罗伊对芮芙卡开了一个玩笑,她也“咯咯”的笑了起来。芮芙卡“噗哧”一声,然后故意板着脸看向罗伊道:“罗伊,你是在讽刺我吗?”罗伊连忙摇手道:“没有,没有,我是在恭维你啊,芮芙卡学姐。”芮芙卡不干了,她跺跺脚嗔道:“罗伊~~~~”

    罗伊看到芮芙卡不开心了,连忙讨饶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好,芮芙卡学姐。”芮芙卡咬咬嘴唇,咬牙道:“下不为例!”

    “这个苏达拉托先生是一个厨子,那么对于厨子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罗伊又一次神秘的问道。这次达芙妮和芮芙卡都不想再动脑子了,直接回道:“你说!”

    “额~~好吧!”罗伊没趣的继续说道:“厨子嘛,最重要的就是火啦!毕竟所有的饭菜都要用火烧制出来嘛。”达芙妮和芮芙卡想想也对,都连连点头。

    “既然对厨子来说,火最重要,那么讨一个龙蛋就是必然的啦!”罗伊老神在在的说道,说完喝了一口可可。

    达芙妮和芮芙卡面面相觑,达芙妮疑惑的问道:“需要火,就要讨一个龙蛋吗?这两者有什么联系?”芮芙卡也奇怪的看着罗伊,此刻她已经完全沉浸在罗伊的故事里了,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悲伤了。

    罗伊优雅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举杯品了品,才慢悠悠的说道:“无论红龙和火焰龙都是喷火的呀!这一点两位美女怎么能想不到啦?”

    达芙妮和芮芙卡恍然大悟,两人连连点头,达芙妮娇憨的说道:“可不是吗?用龙蛋孵出龙来,等做饭菜的时候,就把龙喊过来,让它点火做饭!哎呀,真是太天才的想法啦!”芮芙卡也笑着说:“这个苏达拉托先生可真是一个技艺资深的厨师呀,竟然能想到这么绝妙的主意!”

    罗伊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俩在那里赞不绝口,心里忍着笑意,故意不去看两人,生怕一时忍不住漏了馅。芮芙卡好歹年长一些,她突然皱着眉头,疑惑的说道:“好像有什么不对呀!”达芙妮奇怪的看过来,问道:“什么不对?”

    “你想啊,龙的火焰能用来煮饭吗?”芮芙卡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便脱口而出。达芙妮一愣,愣愣的说道:“也许,也许,是用龙点柴火?”旁边的罗伊听到这一句,实在是忍不住了,“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就抱着腹部,滚倒在沙发上,发出杀猪一样的“哈哈哈哈~~”的笑声。

    这些两个姑娘再不聪明,也知道她们着了罗伊的道,她们两个一起站起来,指着罗伊怒吼道:“罗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完,两人对看一眼,都发现对方的脸蛋红扑扑的,不由都咬牙切齿的想罗伊冲去,顿时三人滚打成一团。

    罗伊可不敢下手重,最近强化的太多,他对自己的力量很清楚,所以干脆不还手,就抱着脑袋,任由两个美女狂揍。好一会儿后,两位美女累的气喘吁吁,跪坐在罗伊身边,一边呼哧呼哧的喘气,一边不甘心的拍打着罗伊。芮芙卡一边喘一边说:“罗伊~~你~~~你~~老实交代~~~你刚才~~刚才~~是怎么~~嘲笑~~嘲笑我们的?”

    罗伊从胳膊缝隙中看了看两位J喘的美人,一时间不由升起异样的感觉,他可不是柳下惠,这样近距离的亲昵接触,他怎么会没有感觉啦?他此时不敢伸直双腿,一防止一不小心暴露了丑态,所以就蜷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离开了一点距离,然后说道:“嘿嘿,两位美女,你们可以想像一下啦!想像!”达芙妮和芮芙卡疑惑地看着罗伊。

    “想象啊!”罗伊强调了一下:“苏达拉托先生要做饭了,然后牵来一条火焰龙,然后一掐它的脖子,‘扑哧’一团火喷到灶里,然后......”他还没说完,达芙妮和芮芙卡已经笑得前仰后合,抱着肚子满地打滚了。

    罗伊经过这么一打岔,感觉身体地异样好点了,这才施施然坐起,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也不管两个美女就在他身边笑成一团,自顾自地品起茶来。

    达芙妮和芮芙卡好一会儿才打住,但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刚稳定一会儿,达芙妮好死不死地又说了一句:“掐它地脖子~~~”然后,两人又是一阵翻滚。罗伊无语地看着两个美女,心想她们两个不会把自己笑死吧?这时他才有些担心起来。

    让她们笑了一会儿,罗伊拍拍她们道:“好了,差不多了,该起来吃饭了。”可是这会儿达芙妮和芮芙卡浑身无力,整个人像一滩软泥一样软倒在地毯上,一动也不想动,只看到四处山峰在不断起伏。罗伊看着这样地景象,暗自吞了一口口水,定了定神,装着优雅地问道:“两位美女需要鄙人地帮助吗?”

    达芙妮和芮芙卡没力气地哼了哼,罗伊连忙站起来,先是向两位美女深施一礼,满含歉意的说道:“请允许我贸然碰触两位尊贵的女士之罪,我天行者.罗伊男爵对我主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起誓,本人并无故意亵渎两位之意!”

    说完之后,他才伸手先把达芙妮扶起来,抱着她轻轻放到了座位上。这一过程中,达芙妮脸色通红,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眯缝着媚眼如丝,贝齿紧咬着嘴唇,看也不敢看罗伊。罗伊看着这样的美景,实在忍不住,探头亲了达芙妮额头一下。

    然后他连忙跑开又把芮芙卡抱起来,放到了座位上,芮芙卡闭着眼睛,心脏疯狂的跳动着,那一种从未在她和罗伊之间出现过的情绪,突然爆发出来,缠绕在她的心头甩也甩不掉。她不停的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可是她找不到答案。

    罗伊同样也在芮芙卡的额头亲了一下,刚想起身之时,就听到敲门声响起。罗伊赶紧回到座位上正经危坐,对着门口喊了一声,“请进。”

    包厢的门开了,毕坦其侍者单手端着托盘,托盘上面放着冰桶和一瓶顶级“蓝燕清麦酒”,走进包厢行礼说:“尊敬的先生、小姐,请您应许我为三位布餐。”

    罗伊优雅的挥挥手说:“万分感谢。”

    毕坦其从容的放下托盘,双手击掌,大约十几名其他侍者,端着托盘,鱼贯走进了包厢,在目瞪口呆的达芙妮和芮芙卡面前,开始布置‘巡弋龙全餐’。

    亿万年前,结束黑暗太古代的伟大的宗教变革家,泰坦比亚大祭司曾经说过:“在有秩序之社会,凌驾于智慧、才能、黄金之上的便是阶级。我所身处的泰勒格塔大星域,一只有爵位的猪,远比一位天才的公民更加高贵。”

    正是因为这样的觉悟,泰坦比亚大祭司不顾个人的安危,以铁与火为手段,通过整整历时千年的宗教与贵族改革,最终确立了神职不得世袭制、爵位献金制、爵位奉金制、职业授爵制等等一系列的重大宗教与社会革新,使得泰勒格塔大星域的阶级属性开始流动起来,有才能者可以攀登高位。

    但直到今日,在某种场合之中,高贵的阶级属性加以相对应的财富,仍会凌驾于智慧或才能之上,比如在“火焰龙餐厅”中悠然自得的罗伊爵爷,与浑身不自在的芮芙卡。

    “火焰龙餐厅”训练有素的侍者们,得体而快速的将十数道大菜,布置在小包厢的大桌上,芮芙卡觉得自己这才想通了,为什么包厢中的餐桌会如此巨大。

    一等待布完餐,罗伊就微笑着,对毕坦其和还留在包厢中的另四名侍者,挥挥手说:“多谢诸位的服务,相信这会是,相当美好的一餐,不过我们就不烦劳几位侍餐了。”

    说到这,罗伊单独对毕坦其点头致意说:“尤其向您致谢,毕坦其先生,看到这些地道菜色,我想以后我们会常来享受您的服务。”

    毕坦其右手在身后隐秘的一挥,另四位侍者都深鞠一躬,没有说话,就这么后退着离开了包厢。

    然后毕坦其才深鞠一躬,回答罗伊说:“对您的夸赞,我报以十二万分的感谢,那么请三位贵宾慢用。”

    然后毕坦其单独对罗伊试探着说:“容我退下,爵爷。”

    罗伊没有回答毕坦其,微笑着用手指点着满桌的大菜,然后做出了一个优雅的赞美手势,毕坦其的腰马上又躬下去几分,说了一句:“我的荣幸,爵爷。”然后慢慢退出小包厢。

    当包厢之中,只剩下罗伊和达芙妮、芮芙卡三人时,罗伊立即站起身来,粗鲁的把中间主菜那只火灼巡弋龙的一只前腿掰下,用刀把这只前腿分好,放了一部分到了达芙妮和芮芙卡的餐盘里,另一部分放在自己盘子里直接开吃。

    一边吃,罗伊一边对芮芙卡说:“趁热吃啊芮芙卡学姐、达芙妮学妹,不要等它凉掉。”

    芮芙卡叹了口气说:“这样的一餐要花费多少呢,罗伊。”达芙妮听到芮芙卡的问话,停下了手中的刀叉,做聆听装。

    罗伊笑了笑说:“这没什么了,我刚刚继承了一大笔遗产呢。”说着罗伊淡淡的说:“我曾经对蓝寇其他们说过我已经继承了一笔遗产,所以你不要在意花费了。”

    芮芙卡微笑着,盯着罗伊说:“我的意思不是你想的那样,还有罗伊,我虽然从没吃过这样的大餐,而且我的确,刚才也感到非常的不自在,但是你不需要那么刻意的表现出粗鲁,让我自在些,何况你的表演实在有些超过。”达芙妮听到芮芙卡的话,有些好笑的看着罗伊,心想,罗伊这个贵族爵爷,竟然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啊!

    听到芮芙卡的话,罗伊的笑僵在了脸上,好一会在闷闷的说:“真的,芮芙卡学姐,您真的是非常非常不可爱,还有不要因为我只是您的普通好友,言辞就对我那么阴损了。我认识您六年中,您交了三个男朋友,不知道您与他们相处,也是这么的直白嘛。”

    芮芙卡苦涩的一笑缓缓的说:“我认识的所有男士,通常都只会在我面前炫耀自己,怎么会那么体贴的顾忌我的感受。”

    罗伊看到芮芙卡的苦涩表情,觉得自己似乎将错了话,马上自嘲着说:“那是因为他们都是那么杰出的人物,像我想要炫耀,也无法做到。”

    芮芙卡听到罗伊的安慰,并不答话,只是又盯住罗伊看,直到罗伊,已经被盯的有些不自在,芮芙卡才说:“真的罗伊,他们真的是无法和你相比,他们只是披着一张傲慢的人皮,而你的傲慢早已深入骨髓。”

    说完芮芙卡,用手从自己餐盘中,拿起火灼巡弋龙前腿对罗伊说:“这种东西是直接吃吗,罗伊。”

    罗伊小声回应说:“聪明人的想法总是那么跳跃吗?芮芙卡学姐,不到一秒钟就能由傲慢深入骨髓的罗伊,跳跃到火灼巡弋龙前腿?最重要的是,六年来我在你面前,哪里傲慢过?”

    听到罗伊的小声抱怨,芮芙卡拿着火灼巡弋龙前腿,作势要敲罗伊的脑袋说:“闭嘴罗伊,现在你只要告诉我这只大棒子,需不需要蘸酱就可以了。”达芙妮在一边一边切着肉,一边“咯咯”的笑着。

    就这样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罗伊三人,享受着这顿美好的“巡弋龙全餐”。

    罗伊喝完最后一口“蓝燕清麦酒”,满意的舒出口气说:“终于吃饱了。”此时芮芙卡早已结束了进餐坐在一边等候了,而达芙妮却还在和一只巡弋龙后退较劲。

    说完罗伊看了一眼芮芙卡说:“不过说真的,芮芙卡你不觉得自己吃的太少了吗,是不是不喜欢坦巴图威风格的菜色?也许对女生来说坦巴图威风格的餐饮真的有些过辣。”

    芮芙卡好气又好笑的回答说:“我觉得这种坦巴图威风格的菜色,很合我的胃口,我已经从没有吃过那么多了,只是我觉得品尝再美味的菜色,也要顾及到自己的肠胃。”

    达芙妮嘴里喊着一块肉,嘟囔着说:“嘿(很)好出(吃)啊!”芮芙卡又好气又好笑,拍了达芙妮的头一下,嗔道:“哪像你,吃得这么多!”达芙妮嘿嘿笑着,继续低头吃肉。

    罗伊转开话题说:“好了芮芙卡学姐、达芙妮学妹,如果吃好了,我就再叫一些餐后甜点和水果了。”

    芮芙卡瞪了罗伊一眼说:“我已经吃的很饱了,而且如果你还饿的话,我觉得这里还有很多的菜,没什么必要专门叫水果和甜点。”

    罗伊笑笑说:“我只收觉得一般女生,会很喜欢餐后来上一点甜品或水果,其实我倒是对它们没什么兴趣。既然你不想吃,那么我们就洗下手,然后离开好了。”达芙妮连忙举手道:“我要我要!”芮芙卡一手扶额道:“达芙妮,你能不能稍微矜持一些呀!”达芙妮回以一笑道:“可是我真的很想吃呀!”

    等达芙妮吃完了甜点,这顿极尽奢华的午餐终于到了谢幕的时候了。到了结账时,虽然已经知道这样的一餐,一定价值不菲,但是当毕坦其恭谨的,报出九十七个金贝尔的餐费后,还是让达芙妮和芮芙卡大吃一惊。

    罗伊施施然数出一百个金贝尔,放进毕坦其的托盘,优雅的施礼说:“再次感谢您的周到侍奉,请允许我用一点小帐,表达对您的谢意。”

    毕坦其看到,足足有三个金贝尔的小帐,又想到其实三人,也根本没太需要侍者们服侍,头几乎要低到地上,恭敬地不住道谢。

    罗伊这两天,显然已经见惯了这样的谦卑,只是点了下头,也不管毕坦其看不看得到,就和达芙妮、芮芙卡走出了“火焰龙餐厅”。

    走出“火焰龙餐厅”后,罗伊笑着问芮芙卡说:“吃完这么美好的一餐,觉得心情也变的好起来了吧,芮芙卡学姐。”芮芙卡却呆呆的在想着什么,好像没有听进罗伊的话。

    罗伊觉得芮芙卡,一定是又想起了她与阿克斯的伤心事,罗伊觉得有达芙妮在实在不好再劝芮芙卡,只好和芮芙卡告别,他带着达芙妮招来一辆马车,送达芙妮回家去了。芮芙卡站在餐厅门口,一直目送着罗伊和达芙妮远去后看不见身影了,这才向学院走去。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