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十六章 神子

第一卷 初临 第十六章 神子

    罗伊打定主意之后,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十一点了,他匆忙换了一套衣服,再次仔细看了看衣着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走到公寓楼的前厅,门房斯库瑞有些吃惊的盯着罗伊,因为他一个小时前才看到罗伊进了公寓。

    罗伊向门房斯库瑞,点头致意道:“斯科瑞先生,你好。”说完就向门口走去,毕竟时间已经不早了。

    斯科瑞意识到自己这样盯着罗伊看,有些无礼,连忙收回目光,向罗伊的背影鞠躬回礼说:“祝您顺利,罗伊爵爷。”罗伊背向他挥了挥手,脚步不停的走了出去。

    门房斯库瑞看着罗伊的背影,小声嘀咕道:“怎么才一个小时没见,罗伊爵爷好像变瘦了一些?”他晃了晃头,并没有在意这种小事情,又去忙他的了。

    罗伊走出了公寓楼,晨风还很有些凉意,只是罗伊明显体质增强了,身穿简单外套的他显然并无察觉,他迈着大步,向着主街走去。

    走到昨天狭暗小巷的中段,罗伊的脚步放慢,在地上四下打量着,不过昨天刺杀者留下的,散落在地上的两件紧身皮装,和两柄雕刻着黑暗蛇形的匕首,都已消失不见。

    显然不是被同伙收拾走,就是让早起的人儿发了一笔小财,或者被巡逻的士兵发现收走了。罗伊没有多想,快步离开了狭暗小巷,来到了大街上。

    在大街上,罗伊招了一辆出租马车,上车后对御者说:“麻烦您,到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神殿。”

    学者之城的有些御者,年纪很大,有非常多的人生感悟,通常喜欢找人攀谈。比如眼前的这位御者就笑咪咪的说:“是去做弥撒吧,像您这样年轻的虔诚信徒可并不多,多数人只有在人生的阅历变的丰富之时,才发现对真神的虔诚信仰,是人生活的支柱。”

    但是今天罗伊并不想多话,就礼貌的笑笑说:“多谢您的赞扬。”然后关上了车厢门。

    御者识趣的耸耸肩,大声喊了一句:“请您坐好。”就开动马车,向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之殿驶去。

    时间流逝,当罗伊来到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之殿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中午了。

    在庄严肃穆的神殿高阶之下,罗伊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高处的普罗达米神父,他那件翠绿色带红色纹线的法袍,即使在上万人群之中,也是非常显眼。

    此时的普罗达米神父,正站在神殿外的高阶上,老神在在的打量着进出神殿做弥撒的信徒们,神态看上去很是慵懒。只是从他袖口衣服的抖动中,才能看到他的两只手抄在袖口里不断搅动,显示出他实际上已经很焦急的心情。罗伊就加快了脚步,向普罗达米神父走去。

    普罗达米神父,昨天下午就已经输的精光,所以今天一大早,又特意早早起来,站在神殿高阶上,试试能不能“帮忙”到一两位虔诚信徒,只是再也没有前天的那样的好运了。他盼着如果今天能够等待到,他的好友罗伊爵爷前来还愿,那更是再好不过。所以他一直站在神殿门口翘首以盼。

    显然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听到了普罗达米神父的祈愿,普罗达米神父依靠着真神之恩,从高阶上,向上攀爬的数千信徒中,惊喜的发现,自己的新交好友罗伊爵爷,正向自己走来。大部分因为对虔诚信徒朋友的喜爱,少部分因为闪亮“金贝尔”的关系,普罗达米神父也迎向罗伊爵爷,这对好友在神殿高阶中相遇。

    罗伊首先鞠躬优雅行礼说:“尊敬的普罗达米神父,不敢当您的亲迎,纳曼杰蕾丝真神的虔诚信徒天行者·罗伊向您致敬。”他已经打定注意尝试信仰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看看,所以在敬语中加上了信徒的部分。说完后,他小心的感受了一下,发现没有任何神罚或不好的事情降临在自己身上,他这才舒了一口气。

    普罗达米神父抑制住自己的欣喜,鞠躬回礼说:“尊敬的罗伊爵爷,您对真神的虔诚,能够赢得任何一位神职者的尊敬。纳曼杰蕾丝真神的虔诚侍奉者耶纳的·普罗达米向您致敬。”

    罗伊谦逊的说:“蒙您谬赞,我今天是来特意奉上给我主的献金,请您转呈纳曼杰蕾丝真神,以还主恩的。”

    普罗达米神父喜不自胜,但是强忍住说:“您真是太虔诚了,罗伊爵爷,那么请您跟我来,我们这边走。”说着普罗达米神父就引领着罗伊,向高阶上走去。

    旁边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信徒,看到一名血祭神父,对罗伊这么的尊敬,而且罗伊和普罗达米神父还好像交情很好。就觉得罗伊八成也是一名血祭神父,也许今天来学者之城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神殿,就是来做一些“手艺”上的交流,就不动声色的离罗伊和普罗达米神父尽量远着。毕竟唯一比在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神殿做弥撒时,碰到一名血祭神父,更糟糕的一件事,就是碰到两名血祭神父了。

    看到四周的纷纷避开自己,罗伊却觉得是普罗达米神父地位超然,竟然信徒们纷纷不敢同列行走,加上原来就有猜测能拥有神使晶核的普罗达米神父很不一般,此时他心中对普罗达米神父的尊敬就更加深了一些。

    走上高阶后,普罗达米神父带着罗伊七拐八拐,走了很久,才走进了一间非常幽静的,古旧的庭院之中。罗伊明显感觉到,这座幽静而古旧的庭院,并不像是神殿中的仪式场所,而像是神职人员的住所,不由得有些奇怪。

    普罗达米神父看到罗伊疑惑的神情说:“这里是我的住所,尊敬的罗伊爵爷。如果来向纳曼杰蕾丝真神奉上大笔献金的是陌生信徒,我都带他们去奉献礼堂,在那里他们依据献金的金额,会得到诸位神父的祝福甚至主教的接见,享受到作为我主虔诚信徒的荣光。不过”普罗达米神父小心斟酌着胡乱说:“我觉得像您这样的高贵爵爷,也许不会喜欢这样的繁琐仪式。有时一些非常私人的情怀……”这时普罗达米神父已经有些接不下去了。

    其实普罗达米神父,不带罗伊去奉献礼堂的唯一原因就是,如果到了奉献礼堂,普罗达米神父注定只能得到整笔献金的十分之一,也就是一百金贝尔。

    如果普罗达米神父先偷偷拿到献金的话,凭借他心目中,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对血祭神父的宠爱,他敢于偷偷留下二百金贝尔。

    没想到罗伊却想成普罗达米神父这样的高位神父,真神必然有特别的恩宠,单独在住所接受自己的献金,也就不算什么特别意外的事情了。

    罗伊马上接说:“您真是体贴普罗达米神父。”并施礼说:“无上感激。”

    普罗达米看到罗伊的感谢之情,以为自己的说辞糊弄住了罗伊,便笑着说:“这没什么,罗伊爵爷,抛去共同的信仰不说,我们可是好朋友啊。”罗伊感激的一笑,就从怀里掏出了钱袋。

    普罗达米神父目不转睛的看着,罗伊从怀中掏出的精美钱袋上描绘着的空间守护者博得真神神纹,咽了口吐沫,心想说:“这位罗伊爵爷可真是位阔佬,这个钱袋恐怕就能值上几百金贝尔了。”

    罗伊专注的拿出金贝尔没注意普罗达米神父的眼光,他对普罗达米神父说:“很抱歉普罗达米神父,能请您拿出托盘,容我向纳曼杰蕾丝真神奉上我的献金吗?”

    听到这话,普罗达米神父,脸上流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说:“如您所愿,我的爵爷。”

    当罗伊在普罗达米神父家中前厅里,从钱袋里数出一千金贝尔,放进普罗达米神父双手托着的托盘时。普罗达米神父的眼睛直直盯着这一大堆明晃晃的金币,他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已经快被晃瞎掉了,却还舍不得放弃的目不转睛的盯着。

    罗伊又数出五百枚金贝尔说:“尊敬的普罗达米神父,承蒙您昨天送给我一块美丽的精石,我当时并没回礼。”那可是一颗神使晶核,罗伊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但总归多亏普罗达米神父,自己才能激活宇宙骑士,这点金贝尔表达感谢,也是应有之义。

    罗伊又仔细考量了一下措词说:“以我浅薄的学识,实在无法想到,能对您有帮助的礼物,只得失礼的送出五百金贝尔,当做那块美丽精石的回礼。望您一定收下。”

    普罗达米神父听到这话,不禁有些失神,“这样一来今天居然进账七百金贝尔。”普罗达米神父惊喜的算了算。这使得普罗达米神父生平第一次觉得,血祭神父也是一份充满希望的神圣职业。

    普罗达米神父,毕竟是名神父而不是职业骗子,他觉得已经拿到了足够的金贝尔,再加上他对大金主罗伊也的确有些心存感谢,一时间就有些头脑发热。

    于是普罗达米神父竟然很有些坦诚的说:“快别这么说了罗伊爵士,我可不是像您这样的采邑贵族。虽然我的家族世代侍奉纳曼杰蕾丝真神,但是我们毕竟平日生活在世俗之中,只要生活在世俗之中,金贝尔就是我们需要的。坦诚的讲,我万分感谢您的礼物,您的礼物也正是我需要的。”停了一下,普罗达米神父郑重地对罗伊说道:“不过这些金贝尔还过于贵重了,我想也要适当给您一些补偿。我准备进我所能让罗伊爵士感受一次,伟大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神恩,请您千万不要拒绝!”

    罗伊听了普罗达米神父的话,不由一愣,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他可是一个伪信徒,如果沐浴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神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他又不能拒绝,毕竟对于一个信徒来说,沐浴神恩可是一种天大的赐福!他不禁后悔给了普罗达米神父那么多金贝尔,这下可怎么得了啊!

    普罗达米神父可不知道罗伊在想这些,他以为罗伊被巨大的惊喜震惊了,连忙呼喊道:“罗伊爵士,罗伊爵士!”罗伊一时无法,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这是我莫大的荣幸啊!感谢普罗达米神父给予的这次机会,感谢我主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慷慨!”

    普罗达米神父笑着点点头,对罗伊说道:“那么请罗伊爵士跪在这里吧。”他指了指一个位于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神像前的蒲团。罗伊怀着忐忑的心情跪了下去,就听普罗达米神父手按圣典念诵道:“我伟大的主,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您最卑微、谦恭、虔诚的仆人向您祷告!位于您圣像之前这位虔诚之信徒,向您祈求您的慷慨恩典,愿您的伟大的恩典降临于他吧!”说完后他刚想施展神术向伟大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沟通,就惊骇的发现一道绿色的光柱自天而降,瞬间笼罩住了跪坐于蒲团之上,闭目无语的罗伊爵士!普罗达米神父被这个景象惊呆了,傻楞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他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道:“这~~这~~这~~”

    通常来说神父向真神祈求降临神恩,是需要用祈愿术沟通真神,通过信仰通道,神可以感知祈愿的是由、功绩等等,才可以决定是否施以恩典,或者恩典的大小。真神虽然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但一两个信民的小事,神一般是不会注意的,否则亿万信民的祈祷都要聆听,神岂不是要疯掉!

    这次普罗达米神父刚刚念诵完祷告之语,连祈愿术都未施展,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就迫不及待地对罗伊爵士施展了降临术,可想而知这个罗伊爵士是何等地让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在意!普罗达米神父想到这,不由自主的跪下,默默向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祷告。即使他再愚钝,也能想到这个罗伊爵士的身份绝对不简单,恐怕都有可能是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神子!而且可能还是最最关心的神子!

    此时的罗伊可不是知道普罗达米神父的想法,他也无心关心普罗达米神父在想什么了。当光柱笼罩他的一瞬间,他的心神就脱离了身躯,去往了一个未知的、神秘莫测的、充满着亲切感的空间。这里到处都是绿色的光芒,上不知几许,下不知多深,这样瞬间的感官变换,让罗伊的感到天旋地转,有一种强烈的不适感。罗伊的头脑好半天才恢复清醒,然后向四周望去,只见四周空无一物,他不禁失声问道:“这是哪儿?”

    “命运之子啊!当麦尔斯的星空颤抖时,祂对我说:‘当来则来,当去则去,宇宙之花终会绽放,审判终将到来!’.......命运之子啊!你终于来了......”这时一个飘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在空间中不断回响,把罗伊着实吓了一跳,他左右张望,却并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正当他彷徨不安时,前方的绿光中亮起一道白光,白光越来越大,变成了一个光团,从光团中逐渐出现了一个身影。罗伊只见祂面目庄严,一双蓝宝石眼睛在金色的柳眉下,发出夺目的神光;头上戴着镶满各种珍宝的金色王冠,金发披肩,身披绿色镶金边的长袍,手捧一枝木杖;让罗伊骇然的是,一条绿色怪蛇盘在祂身上,蜿蜒游走。

    “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罗伊一看到这个身影的打扮和样貌,就知道是谁了,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神像他可是看了好几回了,哪里有认不出的?罗伊呆住了,他可不是惊喜,他是害怕啊!他可是伪装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信徒,现在直接给抓个现行的,能不害怕吗?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反抗?说什么啦?就罗伊这个小身板,还没发育完整啦,别逗了!

    “命运之子!”祂微笑着来到罗伊面前,祂的手轻柔的拂过罗伊的脸庞,在罗伊耳边细语道:“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一切你都会明白的!”说完对着罗伊嫣然一笑,伸手轻点罗伊的眉心,一个绿色光点落入了罗伊的眉心之中。做完这一切,祂转身逐渐远去,临消失前回首对着罗伊又是轻柔的一笑,然后罗伊又感到天旋地转,瞬间感官又回到了他的身体。他睁眼一看,见自己还是跪坐在蒲团上,普罗达米神父正在他边上对着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神像跪拜,似乎时间没过多久。

    罗伊莫名其妙的摸摸自己的眉心,那里摸上去什么也没有。他又暗暗闭眼感受了一下眉心,也没有任何异样。他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只能归于自己好运,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没有追究他假冒的事情。“可是,真神说的那些话,又代表什么意思啦?”罗伊疑惑的想着,“这些人说话总是弯弯绕的,真不爽快!”这句话也只能在心里绯腹,他可不敢说出来。

    这时普罗达米神父发现罗伊已经醒了,连忙停止了跪拜,转身面向罗伊跪坐好,给罗伊行了一个大礼,庄严的说道:“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之神仆普罗达米,见过神子大人!弊仆及教会已得神谕,您伟大的天行者.罗伊已经被真神指定为神子!”

    罗伊目瞪口呆,这是搞什么?玩儿呢?这个消息是如此的惊骇,以至于罗伊都忘了回礼了。幸好普罗达米神父非常体谅罗伊现在的心情,并没有计较罗伊礼仪上的缺失,而是继续道:“鉴于神子大人之事于教会非常重要,弊仆请求陪伴神子大人前去瓦伦撒星系坎萨维星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教会总部,进行登临大典!”说完又是一礼。

    “等一下,等一下!”罗伊回过神来,他连忙阻止了普罗达米神父行礼,问道:“尊敬的普罗达米神父,您说我成为了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神子?这不是开玩笑吧?”

    “千真万确,神子大人!”普罗达米神父严肃的回答道:“弊仆理解神子大人现在复杂的心情,但是于我主之神谕相关,还是请不要在说这种质疑的话了。”

    听到普罗达米神父话,罗伊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他连忙回礼道:“感谢普罗达米神父的提醒,我铭感于心!”到现在他也不得不接受自己成为了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神子,这样一个事实。只是,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啦?祂明明知道我不是她的信徒,又怎么能成为一个神子啦?这个谜团罗伊知道短期内是解不了了,他只能把这些疑惑默默放在了心里。

    “尊敬的普罗达米神父,请问前去进行登临大典是必须的吗?”罗伊问道,说实话他不太想去参加这个什么登临大典,不为其他,只是他觉得有些心虚而已。

    “神子大人!”普罗达米神父恭敬地说道:“当然是必须的,只是时间上可以由神子大人来决定。只是神子大人于教会过于重要,所以还请神子大人不要过于推迟才好。”罗伊当然明白登临大典对一个教会的重要性,更加明白一个神子对教会的重要性。神子高于一切神使、神仆,视为真神之威严在世间的代行者,其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真神的神谕。而登临大典也只有一个教会出现神子了,才会大肆操办的盛会。通过登临大典,教会通过宣扬获得的真神恩宠,可以展现自己的合法性、正确性,一个神子就是真神对教会的最大恩宠!

    罗伊见推脱不掉,只好说:“尊敬的普罗达米神父,我还有三个月就要从学院毕业了,之后我要回坎布拉王国面见我的祖父,然后还有回我的领地接收权柄。这样看来,至少今年是不太可能了。不知道明天春祭之后成行,是否可以?”

    普罗达米神父长舒一口气,神子大人所说的时间还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这样他在上报教会时就无需太过解释了。他笑着向罗伊行礼道:“当然可以,我的神子大人!”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