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十五章 自省

第一卷 初临 第十五章 自省

    罗伊吓得快要发疯了,他不知道那个该死的刺客,怎么会变成一具干尸?从那人身体里涌现而出的荧光,全部都钻进了自己的身体!哪怕已经从圣胎中获得了答案,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以这样的方式杀了一个人!总算经历过无数恐怖片洗礼的罗伊,灵魂强大无比,没有被这种恶心的、恐怖的景象搞到崩溃。但只要一想到那具干尸发出的荧光被他从口中吞噬,他心里就不断犯恶心。

    “生命权能之夺取”是一种生命剥夺神术,通常只有精通生命领域的神灵、神使或者神官才施展出来,在掌控生命与灵魂之真神安戴斯利陨落后,已经没有人再见过这样的神迹了!罗伊也是查询圣胎后,才知道自己之所以能施展出来这样的神术,完全是因为从那个未孵化的蠕虫类虫族卵中剥夺的生命权能,有了生命权能,任何生命相关的神术,他都能施展。不过那也要罗伊能懂得相关神术才行,“生命权能之夺取”之所以能施展出来,恐怕还是因为那个蠕虫类虫族的原因,估计是那个虫族虫卵的本命神通!由此可想而知,那个虫卵可不是普通的虫卵,必然是神级或以上的虫族虫卵!罗伊剥夺了虫卵的权能,自然也就剥夺了这项本命神通。所以罗伊无需学习,本能的就会施展。

    图南所化的绿色荧光,最终涌入了罗伊心脏正中的图纹中。随着绿色荧光涌进图纹中,心脏深蓝色光线有开始新一轮的蔓延,不过现在这样的过程,罗伊现在却感觉不到了,他只觉得精力大振,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可怜的图南虽然有着优良的战斗素养,但他连低阶战斗职业者都不是,所以他所化的绿色荧光,显然效用不大,不一会就越来越暗淡,深蓝色光线刚刚出头就停止了蔓延。然后随着心脏跳动了一下,一阵充满生命气息的光华,在罗伊的全身轻轻荡漾,只是现在罗伊没有任何伤痕,光华微亮一阵后自然消失在罗伊肌肤之下。

    罗伊这时才长长出了一口大气,心想:“真希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啊!这两天圣胎到底给我强化了什么?”他这两天一件事情接一件事情,还没有时间静下来反思。他决定等回去之后,就好好检查一下,他可不想下次再碰到这种情况时,还是手足无措。

    罗伊看看了图南干尸的方向,犹豫了一下慢慢向着刺杀者,刚刚站立之处走去。借着昏暗的月光,罗伊清晰的看到,刚刚刺杀者的干尸旁边,赫然散落着,两柄雕刻着黑暗蛇形的匕首。罗伊原想把匕首捡起来,但想了想又放弃了。他看的出来这样的利器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万一沾了自己的气味或者指纹什么的,岂不是给了其他刺杀者线索吗?想到这他身体不由自主的缓步后退,后退了十几步,罗伊猛地转身,疾步向公寓走去。

    一路狂奔,罗伊一直来到自己租住的破旧公寓大楼前厅,才停下脚步。从狭暗小巷到罗伊租住的破旧公寓大楼前厅,是一段虽然不长,却也不算太短的路程。如果往常罗伊狂奔这么一段路程,一定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不止,但是今天罗伊连喘个粗气都没有,浑身上下一点剧烈运动的感觉也都没有。不过现在的罗伊,显然已经没有闲情逸致注意这些。

    罗伊租住的破旧公寓大楼的租住客们,大都是学生,而罗伊走进公寓大楼前厅的时刻,正是学生们结束早自习,倦鸟归巢之时,所以公寓大楼前厅,有不少学生模样的房客正来回走动着。

    罗伊站立在公寓大楼前厅,看着学生模样的房客们来回走动,心神渐渐安定下来,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又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

    这时公寓大楼前厅的门房斯库瑞对罗伊打招呼说:“嘿,您好罗伊爵爷,发生什么事了吗?我看您神色有些慌张?”

    罗伊随口答道:“没什么,多谢您的关心斯库瑞先生,我只是走路走的快了些,”说着罗伊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说:“已经九点又四十九分了,看来我要回房间休息一下了。”然后罗伊向斯库瑞点头致意说:“那么再见,斯库瑞先生。”

    门房斯库瑞听到罗伊这么回答当然不会多说什么,也鞠躬回礼说:“再见,爵爷。”

    一些刚刚入住的房客,看到两人这样的做派,尤其是平时懒散、邋遢的门房斯库瑞彬彬有礼的模样,都忍不住轻笑出声。

    罗伊没有注意这些,施施然的走进了自己一楼的房间。

    走进自己的房间后,罗伊关上门,一屁股就坐在了自己的大床上,然后平躺了下来。

    罗伊租住的公寓还算宽敞,层高也很高。主房是简洁的典型米哈格式的装饰风格,临街的墙上还有着一扇不小的窗户,只是因为过于老旧的关系,整个房间都显得有些斑驳了。除主房之外,公寓还有两间配房,一间是浴室,一间是厨房。当然浴室和厨房面积就都不太大了,不过说起来,这样的公寓,一个人租住还算舒适。

    罗伊在床上躺了好一会,觉得脑袋还是昏昏沉沉,身上有了又粘又痒的感觉。“早上不是刚洗过吗?”罗伊挠挠头,不过实在太难受了,他还是站起身来,褪下了衣服,走进浴室。

    在浴室的浴缸放满水后,罗伊就一屁股坐进浴缸,并努力的把身体缩在小号浴缸中,一边徒劳的想把全部的身躯,都浸在水中,一边双手拿着两块皂角块,在身上胡乱的打着。

    这样乱弄了好一会,罗伊才觉得已经把自己清洗的非常干净了,他站起身来,并不用毛巾擦净身体,而是不管身上的水渍,舒服的任由身体自然变干。

    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罗伊拖着湿漉漉的身体,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吉尔摩蔗味甜酒,打开了主房的窗户,然后赤裸着身体,坐在了窗前的大软椅上。

    喝了一口吉尔摩蔗味甜酒,罗伊带着水珠的赤裸身体感受着夜风的吹拂,一阵微微的凉意抚弄着罗伊的心头,罗伊满足的舒了一口长气。

    “宇宙骑士应该是超越神级的种族,所以我的心脏中的变化应该是向着神级进化的开始。毕竟神级生物最核心、最重要的就是核心晶石,也叫晶核,晶核的等级决定了神级生物的等级!”罗伊泡在水里想着,这些知识来自于原主对神级生物的理解,以及麦尔斯宇宙中对真神的理解。

    “所以无论是初次的激活圣胎,还是后面吞噬虫卵、生命夺取术,第一个强化的就是心脏!那么”罗伊看向自己心脏的为止:“我现在还算是个人吗?”想到这里他既是兴奋又是惶恐,一方面他明显看到了自己的强大,在麦尔斯宇宙泰勒格塔大星域,以他浅薄的知识,还从未听说过有他这种强大的生物。如果强行类比的话,他想也只有那些顶级职业者或顶级虫族才能如此强大吧?以他的想象力终究还是低估了自己,总有一天他才能明白他这样的存在代表了什么。

    “刚才我释放的应该是法术吧?可是我从没有学习过这样的法术,更不是哪位真神的战斗牧师,甚至连自己信仰过什么真神都记不得了!”罗伊挠挠头,心头困惑不已:“仅仅通过圣胎,就能释放生命权能,从而施展出那样恐怖的法术,这是一种什么逻辑啦?”

    “另外,万一未来我迫不得已要施展这样的法术,又怎么和别人解释啦?”罗伊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一时间愁的他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未经学习就会施法,除了真神的战斗牧师,也只有那些真神的宠儿——神子了,除此之外他还没有听说过有其他可能。而两者以他现在的经历,都是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身份的。

    “哦!不对,还有一种可能!”罗伊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竟然激动的满脸通红,额头也津津的出现了汗渍。然后罗伊凭借着自己微薄的博学基础,开始了无尽的遐想:

    “泰勒格塔大星域因为亿万年来在诸位真神的引领之下和虫族战斗不已的关系,战斗职业者隐隐要比非战斗职业者之地位高出许多。

    在泰勒格塔大星域的流传史诗中,在泰勒格塔大星域普罗大众的心目中,每种战斗职业者,都有着不同的意味。

    武斗系战斗职业者,象征着泰勒格塔大星域人类之盾。每当虫族施虐之时,站立在最前方抵挡虫族之人,必定是武斗系职业者。他们或是一手持盾,一手舞动着单手利刃,抵住虫族的可怖侵犯,或是双手挥动巨大战锤,将那些可怕虫族,一举击杀。

    弓箭系战斗者业者,象征着泰勒格塔大星域人类所持利箭。弓箭系战斗者业者,于远处箭击虫族,精研狙击的弓手会,慢慢狙射出每一箭,这样的一箭,往往就会带走一只高阶虫族的性命。而专长于速射的弓手,则会在一瞬间飞速的散射出无数箭只,在短短一刻,就能射杀数十低阶虫族。

    斥候系战斗者业者,象征着泰勒格塔大星域人类的双眼。每当大型战役来临之前,斥候们就会冒着死亡的危险,独自深入虫族领地探查究竟。从来袭虫族的分类,到已被虫族改造过的新的土地地形情况,斥候的每一点信息,都会挽救成百上千战士的性命。

    法术系战斗职业者,象征着泰勒格塔大星域人类的不屈的意志与精神。法术系的战斗职业者是非常稀缺的,大约每三百万泰勒格塔大星域人中,才会有一人能够法师。依据《神圣教谕》和《联盟大宪章》的规定,即使是中阶的法师,也会被当地领主授予勋爵爵衔。当然那熊熊燃烧的魔火、那凛冽可怕的飓风、那充斥着毁灭力量的闪电,等等这一切神秘力量都意味着,魔法师们值得世人这样的尊宠。

    德鲁伊职业者,象征着泰勒格塔大星域人类的似乎能够适应一切的个性。一个战斗编队,最幸福的之事,就是拥有着一名高阶德鲁伊。缺少武斗职业者,高阶德鲁伊会变为巨熊挡在同伴的前面,缺少弓手或法师也没关系,有着自然之力的高阶德鲁伊,也可胜任强力攻击之任务。不过虽然有着德鲁伊天赋之人不少,但是德鲁伊进阶之路非常艰难,几乎只有在战场之上,才能领悟到进阶奥妙。而没有变形和自然之力的低阶、中阶德鲁伊在战场之上,几乎等同于炮灰,这使得高阶德鲁伊非常稀少。

    炼金系职业者,象征着泰勒格塔大星域人类的双手和大脑。炼金系职业者,是唯一不会出现在战场之上的战斗职业者,也是唯一横跨战斗与非战斗两大体系的职业者。从武斗家的盾与锤,到弓手们的弓箭和法师们的魔法杖,从星域间穿梭的炼金方舟,到星球上飞空的飞行炼金品,这种种神奇之物,又有哪些不是出自,炼金师之手呢?由于炼金师不需要强大的施法能力,这使得他们的总体数量,比法师要多出不少。不过高阶炼金师,却是比高阶法师还要稀少,因为真正有着种种奇思妙想及非凡创造力之人,往往是最稀缺之资源。

    除了种种战斗职业者外,与虫族的战争中最不可缺少的,就是诸位真神的战争牧师。与主持种种宗教仪式之神父或在各类公职机构任职的杂务牧师,可凭借着日常的修持,就能邀宠于真神不同,战争牧师们唯一邀宠于真神的路径,就是在战场之上。但是任何一名真神的神职人员成为战争牧师后,都不在仅仅属于信仰之真神。

    依据《神圣教谕》和《联盟大宪章》的规定:

    ‘任何真神教会,都不得单独向战场派出战争牧师,战争牧师只能由诸神之巅派遣。’

    ‘战争牧师都只能身着黑白双色之战争法袍,战争法袍之上,不得饰以任何神纹。’

    ‘战争牧师在战场之上,或救援垂死的伤者,或为冲锋的勇士们施以真神之恩,或施展神术一举扭转战局之时,不得向任何单独之真神求乞神恩,而应同时求乞泰勒格塔所有真神。’

    ‘若违以上种种,即为亵渎。’

    毕竟战争是最容易扩大信仰的途径,如果没有以上种种限制,那么诸如,掌握者强大武力神恩的战斗主宰赫纳穆峇真神,或掌握者着治疗神恩的生命曙光娜魏伊娜真神,这样神职属性对战争大有益处之真神的信徒,恐怕早已远超如今。这样的话均衡而璀璨的泰勒格塔神系,怕是早已经,土崩瓦解。

    如果泰勒格塔神系,真的土崩瓦解的话,单凭少数真神的威能,是绝不可能抵挡住,可以同时肆虐几大星域的虫族侵袭的。所以在战场之上,战争牧师体现的威能,是整个泰勒格塔神系所有真神的威能。那么某一真神的威能,该怎样在战争中体现呢,难道一些强大真神的光辉,就不能够单独的闪耀在战场之中吗?

    当然不是,在泰勒格塔大星域,还有着一种最特殊而恐怖的战斗职业者。这项职业的职业者们,从没有自小就开始专门的职业训练,他们最初的职业可谓五花八门。他们可以是掌握着斗气奥妙的中阶武斗者,也可以是博览群书的博学士,他们可以是用箭如神的高阶散箭大师,也可以是知名的经济数学师。这项职业的职业者们,最初也不会表现出任何相同的特质,他们可以是聪明如蒂特兰雪狐的,也可以是愚蠢似潘多米亚驴子,他们可能是五大三粗力敌百人的莽汉,也可以是娇媚如火的艳丽佳人。

    唯一相同的是,这项职业的职业者们,往往是在遭遇到了诸如地震、海啸、刺杀甚至陨石袭击等等莫名其妙的意外后,突然凭借虔诚的信仰,与某种不知名的神秘学的原因,而得到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泰勒格塔大星域之人,把这种威能统称为‘惩戒被真神诅咒者之类法术’,简短的称呼也就是‘诅咒之法’。而得到‘诅咒之法’过程被称为开解。这项职业的职业者们,所获得的‘诅咒之法’,虽然无一雷同,但是无一例外,都和自己所信奉的真神有着某种神秘学上的联系。

    这是因为低阶的职业者施展咒法时,往往必须伴随着对信仰真神虔诚的祈祷。所以这项职业的职业者们,被称为术士,并依据他们信奉真神的不同加以分类称呼。

    术士是最稀少的职业者,即使在术士最活跃的南碧娜奇时代,整个泰勒格塔大星域,所有的术士的总和,也不超过三万人,而真正能在战场之上大显威能的高阶术士,不过千人而已。但也就是这不过千人的高阶术士,以各自信奉真神的威能与荣光,团结在信仰狂暴烈焰领主摩里默咘奇的暴焰术士卡曼德拉·南碧娜奇大公之旗帜下,在与虫族的无尽斗争之中,开创了整整六百年的南碧娜奇时代。

    在那个时代,即使最尊敬姓氏传统的泰勒格塔学究,也都称呼卡曼德拉大公国为南碧娜奇领。

    在那个时代,每名将军称呼强大的陛下,都必是指掌握者南碧娜奇大公。

    在那个时代,每名得到勋章的战士,在授勋时的第一句话必是‘神佑大公’。

    直到千年以后的今天,每个泰勒格塔大星域之人民,都还耳熟能详的记着,掌握者南碧娜奇大公,在最后一役中的箴言:

    ‘我的敌人们,死亡不会是你们苦难的终结,那仅是开始。’”

    想到这些,罗伊灵机一动,心想:“我完全可以以术士的名义,来解释我能施展法术的能力!”想到这里,他越想越激动,“腾”的一下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等一下!”罗伊思考道:“还有一个关键问题!”他仰首看向窗外的蓝天:“我首先得信仰一位真神!”信仰真神是任何一位术士所必须的!可是罗伊穿越过来以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信仰,甚至可能和原来的真神已经断了连接,否则这么久了,从来没看见哪位真神对自己施展神罚!

    “该信仰什么神啦?”他犹豫道:“而且,选择信仰应该是六岁儿童时才能做的。我现在重新找一位真神信仰,那又对这位真神怎么解释啦?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神可不是原来世界的那种土木雕像,可是真实存在的啊!自己怎么能骗过一位真神?”想到这个问题,他就感到头痛,这个问题看来无解啊!

    真神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他没辙,现在他只能先想想历史上那些术士有过他这样的法术,至少碰上了也能伪装一下。他挖空心思把原主关于术士的记忆全部过一遍,幸好原主家学渊源,在贝纳宫堡中多年的学习,让原主对泰勒格塔大星域的历史无比熟悉。他想了很久,总算找到了一个样板,也只有这一个样板了。这就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蛮荒术士”史丹倪.佛歌!“蛮荒术士”史丹倪.佛歌在历史上就是以“生命夺取”而让整个泰勒格塔大星域的闻名而丧胆的,而他所专精的“生命夺取”法术,和罗伊的“生命权能之夺取”非常相像。只是“生命夺取”法术需要在施法时默念对“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信仰之语,而罗伊的“生命权能之夺取”无需任何咒语,完全是随心而发。

    “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罗伊在心中喃喃的自语道:“我和这位真神还真是有缘啊!我的拟态是这位真神的神使所化,我的权能也和这位真神的术士相似,真中间难道有什么不可描述的安排吗?”想到这里他感到无比诡异,难道自己真成了某种阴谋的棋子?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值得被算计的呢?

    想了半天他想不出所以然来,只能先放一边,他决定按照原来的计划去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神殿做早弥撒,顺便看看有什么转机。他有预感,既然有这么多巧合,至于真神的信仰,也许也能“巧合”解决掉!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