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十四章 袭击

第一卷 初临 第十四章 袭击

    吃整只烤猪腿这样的食物,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优雅进食的,最斯文的吃法,也就是用一柄锋利餐刀,一块一块的分割进食。

    一些率性的粗壮汉子,更是会直接啃食。啃上一大口肥美的猪腿肉,喝上一大口冰爽的麦酒,显得豪气而粗鲁。

    至于罗伊,对付那五根烤猪腿的办法自然是第一种,他用餐刀一大块一大块的削食着。

    别看烤猪腿只是廉价的平民食物,口味确实非常好,猪腿选的肥瘦适中,烤的更是火候适宜。

    罗伊切开外表烤的焦黄的猪皮,浓香的油脂味一下子冒了出来。

    切一块还带着焦黄猪皮肥瘦相间的猪腿肉,一咬下去,满口都是肉香。罗伊甚至感觉这样的口味更接近原来世界的口味,有点像碳烤猪腿的风格。只是这个世界的猪似乎很大,仅仅是半个前腿就比原来世界的整条猪腿要大上一倍!

    “大棒烤腿肉”自酿的麦酒,虽然不使用什么专门的酿酒麦种,但是也还是真材实料的上好新鲜大麦,喝到嘴里也是清香、沙口。

    一阵狼吞虎咽,罗伊就把五根烤猪腿和四大杯麦酒吃喝的精光。罗伊满足的,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觉得对肚子的照顾刚刚好,只是满手的油污,实在不知要怎么处理。如果在高级一点的餐厅,说不定有专用的纸巾供应,甚至有专用的洗手间。

    只是这种街边小店,估计连洗手的地方都没有。罗伊看看身边的那些豪客,大多吃完以后在衣服上擦擦手,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哪里有专门洗手的?他看看自己油乎乎的手,苦笑了一下,打算咬咬牙就这么算了,打回到家再仔细洗刷时。身旁突然冒出一个女音:“怎么了,这位绅士大人,看您的样子,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罗伊转头一看,发现是达芙妮微微笑着来到了他的身边。他又看了看前台,发现那里有个老头在接替达芙妮的工作。

    他礼貌的朝达芙妮笑了笑说:“没什么,不得不说你这儿的烤猪腿真实非常好吃。可是......”罗伊左右看了下,发现没人注意这边,便继续问道:“有洗手的地方吗?你看看我。”说着便把两只油乎乎的大手,在达芙妮眼前一晃,看着这个青春美丽的少女悠然一笑:“我都快要成烤猪腿了”。

    达芙妮“扑哧”笑了出来,笑盈盈看着罗伊说道:“想不到你这样的绅士,也会开这样的玩笑呀。”停了一下,她冲罗伊点点头道:“请跟我来吧,我的绅士大人,呵呵!”罗伊高兴的站起身来,跟着银铃般的笑声,向小店后面走去。

    店里地方小,人又多。罗伊走路时为了不让自己油乎乎的双手,因碰到自己或者其他人的衣服,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专注的左闪右躲的前进,只是用余光看着达芙妮,跟着她向后走去。忽然达芙妮似乎要躲着什么,脚步突然停下,然后后退了几步,一时间罗伊没注意到这样的突发情况。达芙妮一下子撞在了罗伊的身上,罗伊为了不让双手污染达芙妮的衣服,只好张开双手,让达芙妮靠进了自己怀里。

    从小就在家中店里照顾生意,又是练习弓箭系这样的战斗职业,所以处事一向大气的达芙妮。此时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就腼腆的满脸绯红,她稍稍离开了罗伊的怀里,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低着头继续走去。

    罗伊被达芙妮健美的身体靠在怀里,心里不觉一荡,看着达芙妮的神态,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一时间,突然罗伊和达芙妮之间的氛围,就有些暧昧起来。

    等罗伊随着达芙妮走到“大棒烤腿肉”店后面,一个眼光包含的恶意已经冒出火来的瘦高青年,也忍不住站起了身来,似乎想要冲出来将罗伊暴揍一顿。

    坐在青年身边的,一位看起来有点年纪的沉稳男子沉声说:“图南,坐下。”

    站起身的瘦高青年图南,似乎不甘心就这样,看着罗伊平安离去,又不敢违背沉稳男子的话语。

    沉稳男子双手交叉,慢慢说:“图南你和达芙妮一起长大,我很知道你对达芙妮的感情。可是你也应该知道,达芙妮一直都没有喜欢过你。达芙妮心中的男人正是有着良好教养,举止优雅的高贵男子。”

    图南听到这,失态的打断了沉稳男子的话说:“杜布拉先生,难道刚才那只肥猪,就是所谓有着良好教养,举止优雅的高贵男子。”

    沉稳男子杜布拉冷冷的反问:“如果他不是,你为什么刚才想要冲出去为难他?”

    图南哑口无言,憋得满脸通红,喘着粗气,竟然用一种狠毒的目光盯着杜布拉。

    杜布拉叹息了一声说:“图南,你应该知道,达芙妮就在上月已经突破到战斗职业初阶弓箭手了,她才二十七岁。‘大棒’一定会将她送进学者之城的某一学园学习。”

    杜布拉声音回复到冰冷继续说:“达芙妮在初级的平民学校里,接触不到能让她倾心的男子。但是如果到了中级的学园之中,你还认为达芙妮,会永远结识不到能让她倾心的男子吗?你又能阻止几次?何况你图南是一个做黑者,‘大棒’是绝不会让他的女儿,再次嫁给一名做黑者的。”

    图南听完杜布拉的这席话,不仅没有变得沮丧,脸上的表情反而更加凶狠,他猛的再次站起来说:“杜布拉先生,我不知道我可以阻止达芙妮几次,但我知道最起码这次,我会烧烤了这头肥猪。”说完图南头也不回的向“大棒烤腿肉”的店外走去。

    杜布拉看着图南头也不回的走掉,脸上露出欣赏的表情,对围坐在身边的几个人说:“没想到来到‘大棒’的店里怀旧,会看到图南这样坚强的一面。”

    然后杜布拉举起麦酒,满足的喝了一口又说:“弗密达、弗迪拉你们去跟上图南,不要叫他做的太过分。不过如果不幸真的发生,你们就帮忙加以处理。”

    说着杜布拉又喝了一口麦酒说:“图南发泄完,你们打断他的手脚,然后带他来见我。”

    不知大难临头的罗伊,在达芙妮指明的洗手槽洗完了手后,恢复了举止的优雅,对达芙妮微笑着说:“呵呵,多谢了,想不到你不仅美貌,而且还这么细心。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才好。”达芙妮只是笑着看着罗伊,不停的摇头,那意思似乎在说,不用谢。

    罗伊想了想,从怀里拿出了一枚金贝尔说:“抱歉,我一时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内心的感谢,只好用这样的俗物来表达其万一,请您收下这枚金贝尔作为小账。”罗伊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不过一个素未平生的少女,以后也不知是否还能再遇,这样的感谢也许是最实惠的吧。

    达芙妮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看,盯住罗伊一会淡然的说:“又是一枚金贝尔,您怎么会算失礼呢,像您这么大方的大人,怎么会做什么失礼的事呢?”

    罗伊看着达芙妮的脸色,听着达芙妮的语气,知道这不是一个物质的少女,自己这样的感谢方式对于这样的少女而言,确实有失稳妥。所以罗伊讪讪的收起了那枚金贝尔,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么不知道我罗伊有没有荣幸,邀请您一起共进午餐啦?”。

    达芙妮看到罗伊收起了金贝尔,听到罗伊的话语,脸色变得好看起来。她还是恨恨的说:“怎么了这位高贵的大人,怎么那么失礼,赏给我达芙妮这样的,餐馆小小前台侍应的小账,也能收回吗?”说着对着罗伊一伸手。

    罗伊苦笑着又重新掏出那枚金贝尔放在达芙妮的手心,心想,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千万别和女人讲理!达芙妮看着手心里的金贝尔,脸上喜笑颜开的对罗伊说道:“这算是你请我吃饭的定金哦,你说的话可不能不算!”说着拿起那枚金贝尔在罗伊面前晃了晃。

    罗伊微微一笑道:“既然达芙妮小姐愿意赏光,那么中午时我们在火焰龙餐厅见面如何?”火焰龙餐厅可是附近最贵的餐厅,一般只有顶级贵族或豪商才能有资格在那里吃上一顿大餐。

    达芙妮听到罗伊请自己在火焰龙餐厅吃饭,吃惊的啊了一声,捂起了嘴。她见罗伊笑着等她答复,便有些羞涩,有些尴尬地小声说道:“罗伊,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用这样破费的。你这样做,会让我感到不安。”

    罗伊笑着说道:“这怎么能叫破费啦?我是真心希望能和达芙妮小姐,在火焰龙餐厅共进午餐。对我来说,达芙妮小姐您能赏光,已经是莫大荣幸了。区区钱财,怎么能和您的美丽相比啦?”

    达芙妮可是刚刚才从平民初级学院毕业的粉嫩少女,如何能经得起这样只有在贵族中才能听到的甜言蜜语的轰炸啦?所以她的心“扑腾扑腾”猛烈的跳动起来,一抹嫣红浮上了她秀丽的脸庞,她脸上带着羞涩笑意,缓缓低下了头。

    罗伊看着眼前少女的风情,不由得心生怜惜,刚才他说的那番话确实只是为了应付达芙妮,只是现在他忍不住真心的问道:“达芙妮小姐,可以吗?”达芙妮娇羞的点了点头,达成了默契,两人瞬间觉得关系近了不少。

    罗伊又主动正式自我介绍道:“达芙妮小姐,我是附近的‘蔚蓝之光’学园,博学系的学生,再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

    达芙妮笑着说:“呀,你也是初阶职业者吗?我上月才刚刚突破到弓箭手,正要去蔚蓝之光学园求学,下个学年我就要称呼你学长了。”

    罗伊礼貌的回答说:“能成为您的学长,那真是太荣幸了。我是博学士这样的非战斗职阶,可没有您这样战斗职阶前途远大啊?”

    达芙妮听到罗伊的恭维高兴的说:“你说什么啊,博学士也很了不起啊。对了罗伊学长你下一次你再来‘大棒烤腿肉’,到时我请客,这家店是我父亲的店,欢迎你带着朋友一起来。”说到这达芙妮故意沮丧的说:“恐怕像你这样的绅士,不会再来这样的店子了吧。”

    罗伊连忙说:“怎么会呢,我过几天就来。”

    达芙妮更加沮丧的说:“过几天就来,一听你就是敷衍啊。”

    看着达芙妮的沮丧脸色,罗伊试探着说:“那我三天以后来怎么样呢?这几天我还有事处理。三天后一定来。”

    达芙妮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说:“既然你那么坚持想来的话,那么三天后的晚餐,我等你噢。天色很晚了,那么罗伊学长,我先告辞了,我们中午见哦。”说完达芙妮扭头向“大棒烤腿肉”的店里走去。

    罗伊看着达芙妮优美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天真活泼的少女还真是可爱啊!他转身向自己租住的公寓走去。

    在罗伊的身后,在暗处已经偷看很久,牙齿已经咬的出血的图南,悄无声息的跟在罗伊身后,等待着合适的下手地点。

    罗伊摸着饱胀的肚皮,迎着清凉的晨风,漫不经心的,边打着饱嗝,边向租住的公寓走去。

    跟在罗伊身后的图南,用他那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住罗伊的后背。

    此时的图南,那因为几大杯麦酒,而变得有些发昏的脑袋,已经被清凉的晨风吹拂的慢慢清醒。

    作为学者之城做黑者中的后起之秀,“蝮蛇”图南一向以毒辣、深思而又善变著称。

    今天本来是图南的好日子,杜布拉先生就在今天,提升他为西学区做黑者的头目,并带着他一起去“大棒烤腿肉”店饮酒,这意味着他在学者之城做黑者中的位次有了质的提高。

    如果不是因为对达芙妮那无法说明的深深迷恋,再加上那几大杯麦酒的适时的冲昏头脑,图南是绝不会因为争风吃醋这样的小事,而违背杜布拉先生的意志。

    跟在罗伊的身后,图南苦涩的一笑,心想:“没想到自诩拥有冰冷意志的我,也有那么冲动的举止,达芙妮你可知道我对你的爱意!只是不知道,杜布拉先生会让我品尝什么样的苦果。”

    这时罗伊离开了主街,走进了街旁一条狭暗的小巷,图南知道自己的机会就要来临了。

    罗伊走进小巷后,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有点不安,不过罗伊觉得也没什么,毕竟这是回家最近的一条近道,穿过这条人迹稀少的狭暗小巷,就会到罗伊租住的公寓了,而且这条狭暗小巷,罗伊已经走了六年多,一直平安无事。

    但是罗伊还是想:“今天做完弥撒回来,我还是去找一间宽敞明亮的公寓好了。这样偏迹的公寓实在是太不方便。”

    罗伊身后紧跟的图南,觉得这样阴暗的环境正合适动手,于是轻轻拔出雕刻着黑暗蛇形的匕首,身躯猛地一弓,像蛇一样窜向罗伊的脚踝处。

    奉秉杜布拉先生之命令,跟在图南身后的弗密达、弗迪拉看到图南的出手,眼中都流露出称赞的目光。

    在泰勒格塔大星域中,一个平民或公民家的孩子,如果既没有杰出的战斗职业天赋,也没有聪明的头脑,那么几乎就完全没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

    之所以说是几乎没有,就是因为凡是都有例外,真神仍会为这样的平凡之人留有一条布满血腥的崎岖小路,能够到达那让人意想不到的高处,这条路就是成为做黑者。

    正如杰出人文作家纳皮迪桑·帕波力格的名言“即使光天化日之下,只要有着人的存在,谋杀就还会进行。”所说。

    即使诸位真神的光芒,照耀着整个泰勒格塔大星域。

    但是暗杀、偷窃、欺骗、作伪等等等等罪行,只要人类还在存续,那么它们就永不会消失。

    所谓做黑者其实就是这些黑暗行为的职业实施人。

    做黑者顾名思义就是行于黑暗之中,做着黑暗之事之人。

    他们一般都是以城市或街区为界限,划分成一个又一个团体。

    做黑者除了自己经营一些上不了台面的生意,也受雇于豪商、官宦甚至一些荣耀的领主,替这些上位者们解决一些来自黑暗中的攻击或从黑暗中攻击他们的敌手。

    因为做黑者大都没有什么战斗天赋,所以他们的出手都是快捷而凶残。

    图南的出手无疑正是以最小的动作,最狠毒的手段,攻击敌手最无法防御的部位。

    当图南出手的一瞬间,罗伊已经收到了圣胎的警告。无论前世还是这一世,他都是只是一个毫无武力的平民,无论是技巧、力量,还是速度,都无法和久经杀场的图南相比。只是身为全宇宙最伟大的存在宇宙骑士,这种低级的攻击,圣胎哪怕仅仅是一丝警觉,图南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图南人刚已接近罗伊,就被一种恐怖的威势硬生生定在原地。这是一种物种巨大的等级差所产生的威势,就如同兔子至于狮子,爬虫至于巨龙那样的巨大差距。仅仅这样的威势,就让图南在攻击中途,突然感觉不妙,本能的止住了动作。当他想乘机退后时,他感到一种炙烈的、狂暴的力量把他定在了当地,他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罗伊冷着脸转过身来看向一脸惊恐表情的图南,图南瞬间觉得仿佛被一巨龙或者顶级虫族盯住一样,他的内心疯狂的警告自己要快点逃跑,眼前这个家伙危险至极。但是他此时连眨眼都不行,更别提逃跑了,一时间他脑门上哗啦啦留下了豆大的汗珠,以显示他内心的煎熬。

    “你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罗伊冷冷的问道,他并不知道图南已经一动都不能动了。刚才定住图南的是蛮荒暴猿的暴烈领域,每一个神级生物都会有自己的领域,而蛮荒暴猿的暴烈领域是所有针对物质的领域中最具破坏力的。被蛮荒暴猿的暴烈领域所笼罩,哪怕高阶战斗职业或者高阶虫族都能被全面压制,更别提只是一个小小初级职业者的图南了。

    罗伊问了一遍,看图南只是惊恐的看着他,没有开口回答,立刻看出了图南不能动弹。他分了一半心神投到蛮荒暴猿身上,瞬间发现了是蛮荒暴猿的领域在起作用,他让领域稍微松开一点,让图南好开口说话。只是他的操纵还不熟练,一时调整太过,图南竟然恢复了动作。

    图南看到罗伊只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进一步动作,立刻又发动了第二次攻击。他看出来眼前这个胖子其实毫无战斗力,刚才那种被定身的感觉,问题肯定是出在罗伊身上,说不定是什么宝物。想到这里,他立刻起了贪心,再动手时就好不留余地了,直接刺向罗伊的心脏!

    罗伊一时恼羞成怒,蛮荒暴猿的暴烈领域再次放出,图南再一次被定在了半途。这一次罗伊不敢随意操纵领域的力量了,他一伸手把图南的脖子抓住,他宽大的手掌刚好握住瘦小的图南整个脖子,另一只手打掉了图南手中的匕首,这才再次收起了领域。他把图南举在半空,让不断挣扎的图南碰不到他,只能徒劳的抓挠他的胳臂。可是罗伊看似白皙粉嫩的肌肤却坚硬的和厚牛皮一样,任凭图南如何抓挠,对罗伊都造不成丝毫伤害。

    罗伊这时再次怒道:“说,你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图南撇得整张脸通红,心里也憋屈的不行,没有任何武斗技巧,没有炫目的法术,更加没有惨烈的搏杀,他就这样被一个一看就是没有经过战斗训练的胖子举在了半空。这对一个做黑者而言,是一种巨大的耻辱。他怒瞪着罗伊,从胸腔憋出一句充满杀意话:“我~~要~~~你~~~死~~”

    罗伊大怒,他心脏中深蓝色的光线突然绽放出夺目的光芒,随着一声怒吼从罗伊的口中咆哮而出,然后就看见从图南的眼、口、鼻、耳中浮现出了一层淡绿色的荧光,随着这些荧光的浮现,图南像受到什么惨烈酷刑一般,不住惨嚎着,扭动着,想从罗伊的手中逃离,只是他越是挣扎,荧光浮现的就越多,荧光越多,他的挣扎就越无力。罗伊的怒吼一直持续着,那些荧光飘飘忽忽的飞向了罗伊,然后就仿佛被罗伊吞噬一般,消失在罗伊的口鼻之中。

    图南的惨嚎和罗伊的怒吼在小巷中回荡,双手沾满血腥的弗密达与弗迪拉,生平第一次觉得窒息一般的恐惧,两人嘴里不约而同的分别呻吟出一句:“荒蛮术士!”“生命夺取!”

    虽然害怕至极,但他们毕竟是久经场面的做黑者,马上回过神来,二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同时缓缓转身,轻手轻脚的快速走出了狭暗小巷,然后分成两边,飞速的狂奔远去。

    而图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干瘪下去了,最终变成了一具仿佛经过千年风干的干尸,被罗伊扔在了小巷内。罗伊呆呆地看着自己做的这一切,连他自己都被自己的恐怖吓住了。

    “我刚才做了什么?”罗伊茫然自问,很快他在圣胎中获得了答案——“生命权能之夺取!”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