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十二章 解决

第一卷 初临 第十二章 解决

    在众人带着惊异的目光中,罗伊渐渐止住咳嗽,擦了擦脸整理了一下表情。罗伊肃容走到离博伟安泰爵士,大约九码的位置,向博伟安泰爵士,行了一个浅浅的鞠身礼,然后定住说:“来自贝纳思达公爵国菁尾花的种子,向您伟大而睿智的米哈格·底比斯的子孙致意。”

    博伟安泰爵士看到罗伊的做派,听到罗伊的措辞,一下就收起了自己一直带着的略带讽刺的微笑。右手轻轻扶住什么似的说:“贯穿真个泰勒格塔大星域的信风,带来了荣耀的菁尾花种子的致意,米哈格·底比斯的子孙对此至感光荣。”

    罗伊这才直起身子说:“见到您是我贝纳.罗伊的荣耀,爵爷。”然后又是一个非常正式的鞠身礼。

    博伟安泰爵士收回自己的右手说:“我也如是,爵爷。”然后鞠身浅浅回礼。

    悠品格调的大部分人都面面相觑,大概知道是两位相互介绍,但不知道这样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有少部分极上位者才知道,这是顶级贵族才有的认可身份的礼节。

    罗伊长长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博伟安泰爵士,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您见面实在是令人尴尬。坦白的讲就在十几分钟前,我在和几个朋友喝酒聊天时,看到这场冲突,我还非常高兴的以为能欣赏一场免费的武斗表演。”悠品格调的大部分人,都忍俊不住的笑了,但慑于刚才两人的庄严气氛,人们不敢笑出声来。

    蛮兽酷博力和他的同伴,甚至阿克斯听到罗伊这样形容自己和这场冲突,脸上都流露出了一些愤怒表情,不过在这样的时刻,也不好说什么。

    博伟安泰爵士刚才略显严肃的表情,也一下子缓和下来说:“噢,罗伊爵士,我还以为他们是您的朋友呢。武斗表演吗?实在是有趣。”博伟安泰爵士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没想到荣耀的菁尾花会结出一颗幽默的种子。”

    博伟安泰爵士笑出来后,整个悠品格调的氛围就变的轻松了一些。

    罗伊接着说:“可惜我没有想到,这场有趣表演里竟然掺杂着友情和爱情剧,而最让我头疼的是,渐渐这场表演的主角,变成了我的朋友们。这使得我不得不冒昧的出来,替主角们请求您,尊贵的博伟安泰爵士,您的原谅。”说完,罗伊向博伟安泰爵士深深鞠躬致意。

    博伟安泰爵士听完后,沉吟的一下说:“罗伊爵士,我想您应该还不是很了解我的性格。虽然我的高祖是伟大的米哈格子爵国之王。”

    罗伊马上接口说:“请您允许我向‘伟大的智慧之艾格纳森四世’致以最崇高之敬意。”说完又是深深地鞠躬行礼。

    礼多人不怪,博伟安泰爵士无奈回礼说:“万分感谢您罗伊爵士。请听我把话讲完。”

    罗伊深深地鞠躬行礼:“抱歉,打断您的话博伟安泰爵士,请您继续。”

    博伟安泰爵士接着说:“从小就是皇室贵族的我,却从来都是认为,虽然真神让我们天生高贵,但是我们更要怀着谦卑的心。我从不傲慢对人,早熟的我知道自己是第三子,成年后只会得到一份小小采邑,为了维持自己以后生活的体面,我才不得不利用身份上的优势,从事一些商业活动。这也是我这一生唯一使用的特权。”

    罗伊脸上流露出由衷的敬意说:“您真是少有贵族的楷模啊,博伟安泰爵士。”

    博伟安泰爵士听到这话,不由矜持的一笑说:“您真是太客气了。不过……”博伟安泰爵士话锋一转说:“既是谦逊如我,也不能对质疑我米哈格皇室诚信之行为予以原谅。”

    酷博力和他的同伴还有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苏菲亚、芮芙卡、阿克斯听到这都是心里往下一沉。却想不通怎么质疑酒吧酒过于昂贵而打架,会与质疑米哈格皇室诚信有关。

    不过身为星域领主贵族的罗伊,一下子就知道了其中的逻辑关系。酷博力和他的同伴质疑“幽紫情调”酒吧的酒贵,当然就是质疑“幽紫情调”酒吧的诚信。而质疑“幽紫情调”酒吧的诚信,当然就是质疑“幽紫情调”酒吧的老板博米哈格·博伟安泰爵士的诚信,而质疑米哈格·博伟安泰爵士自然就是质疑米哈格皇室诚信。这种弯弯绕普通人是想不明白的,甚至会觉得可笑。但顶级贵族视荣誉如生命,有时甚至可以舍去生命而选择荣誉,可见荣誉至于顶级贵族是何等的重要!

    罗伊无奈的想:“是啊,既然我天行者·罗伊殿下,能够把一个质疑我的家伙,定为战争对象。那么米哈格·博伟安泰阁下,当然也可以认为,质疑他卖酒贵的家伙,是冒犯米哈格皇室的诚信了,没有立即绞死他们,也许还是碍于自己是开酒吧的,不能当众过于为难客人吧。”

    罗伊想了想说:“当然,博伟安泰爵士,我能够了解您的无奈心情。不过,我希望您能对我的朋友格外开恩,他们都还是莘莘学子,没有经历过社会的磨砺,才会一时冲动,为了所谓友情冒犯了您。”

    博伟安泰爵士微微一笑说:“我本来就只想和解,酷博力先生和他的同伴解决问题,是您的朋友自己,冲上前说要去的,既然您都那么说了,他们当然可以不去。”

    罗伊脸上露出感激之情说:“真是万分感谢,博伟安泰爵士。不过……”罗伊尴尬的说:“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让友情冲坏了脑壳,如果那个人一意孤行,我能否请您的手下将他制住呢?”

    博伟安泰爵士没有讲话,微微点头说:“好的,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罗伊爵士。以后随时欢迎您到我的家中做客。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罗伊爵爷我就告辞了。”

    罗伊到底是年轻人,看到博伟安泰爵士很给自己面子,倒是有些过意不去。向博伟安泰爵爷点头致意告别,并随口说:“多谢您博伟安泰爵爷,我保证您以后的‘红蜻蜓酒’不会买的那么贵。”

    博伟安泰爵爷也向罗伊微微点头告别,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博伟安泰爵爷突然站定,然后缓缓转身说:“罗伊爵爷,您说的是保证我以后的‘红蜻蜓酒’不会买的那么贵吗?”

    罗伊本来已经放下的心,看到博伟安泰爵爷回头又提了起来,等听到博伟安泰爵爷的问话,就知道自己无意间说走了嘴,但是这时候在否认无疑更不得体,只得脸上微微一笑,暗暗的摆手示意说:“是的,博伟安泰爵爷。”

    正在这时,蛮兽酷博力的一个同伴,突然失态的扑倒在地上,抱住刚才想要逃走的博卡大叫:“天哪,真神在上,博卡,博卡你怎么了。酷博力、德曼林你们快来看看,博卡,博卡死了。”

    蛮兽酷博力和他的其他同伴包括阿克斯,都冲到了博卡的身边,酷博力也蹲了下来,用颤抖的手摸了摸博卡的脖子,一片冰凉。

    悠品格调又是一片死寂,良久蛮兽酷博力站起身子,双眼通红的死死盯住博伟安泰爵爷大喊:“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他。我们不过是,不过是觉得你的酒贵。”

    博伟安泰爵爷冷静的说:“酷博力先生,您的同伴他在一名皇室贵族面前突然地激发斗气,死亡当然是他的唯一结局。”

    蛮兽酷博力大吼说:“可是他没有动手,他不过是想逃走,他只是胆怯了,你身边那么多的随扈,每一个都能轻易杀了他,为什么不能只是制住他?”

    博伟安泰爵爷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说:“在米哈格星系质疑米哈格皇室的诚信,这本身就是对米哈格皇室的严重挑衅,已经足够处死了。何况他还在我的面前激发斗气,难道我的随扈还要分辨他是要跑走,还要刺杀我吗?”然后博伟安泰爵爷转头问罗伊说:“您说呢,尊贵的罗伊爵爷。”语气不着痕迹的转变的十分尊敬。

    罗伊耸耸肩说:“我只是觉得酷博力先生,有点喝多了,头脑有些不清醒。”

    博伟安泰爵爷脸上流露出一丝带着恭维的笑意说:“哈哈,这可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笑话。真的,尊敬的罗伊爵爷,您真有些伯克庞沃德式的幽默呢。”

    看着博伟安泰爵爷和罗伊爵爷相视而笑,这一瞬间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都觉得罗伊非常陌生而让人畏惧,更不要提苏菲亚和芮芙卡了。

    蛮兽酷博力已经牙齿咬到吱吱作响了,头上竟然血管爆裂,酷博力的同伴有一个脸色苍白,身体发抖,可见他是极力在忍耐动手的冲动;还有几个也是向博伟安泰爵爷和罗伊怒目而视。

    罗伊又看了看蛮兽酷博力笑着对博伟安泰爵爷说:“您看博伟安泰爵爷,我们的酷博力先生可是气坏了,他还没有察觉到正是他的不识货,才是导致自己同伴死亡的直接原因。我看不如您就放过这个小丑,叫他以后再懊悔中,度过每一天如何。”

    已经大致洞察罗伊身份的博伟安泰爵爷马上说:“如您所愿,我的爵爷。不过……”博伟安泰爵爷坚决的说:“我看还是要把这头蠢货和他的蠢货群逐出米哈格星系,免得他迁怒于高贵者。”这句话显然是怕蛮兽酷博力将怒火喷射向罗伊。

    罗伊笑着点头行礼说:“那好,博伟安泰爵爷。也许我不日将亲临您的府邸,像您致谢。”

    博伟安泰爵爷深深鞠躬行礼说:“您可是来‘幽紫情调’找当值经理,他会将您送去鄙人府邸。告辞,罗伊爵爷。请您捎去对第二荣耀菁尾花的无上敬意。”

    然后博伟安泰爵爷示意了一下,他的随扈很轻易就将酷博力他的朋友制服,众人随即离开。

    博伟安泰爵爷走后,悠品格调里慢慢响起低低的聊天声,大家的眼神不时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掠过罗伊,纷纷猜测着这位,折服了皇室贵族的高贵者的身份。罗伊的三个好友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也都愣愣的看着他。

    罗伊深深叹了一口气,看了看他这帮专门找麻烦的朋友们,苦笑而又窘迫的低声说:“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你们三个还傻看什么,快来扶住我一下,我脚软的快支持不住了。”说着身体就开始摇摇欲坠的摇晃。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这才都回过神来,瓦塔基动作最快,一把扶住了罗伊。刚才罗伊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顶级贵族交涉,不但要注意说话的风度、礼仪,更要想办法解决朋友们的麻烦,其中花费的心力可比考试难得多了。幸好罗伊的灵魂是在其他世界久经考验的厚脸皮,硬撑着最终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取得这样的成果,罗伊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急智。

    罗伊扶着瓦塔基休息了一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在朋友们的关切的目光中,长舒一口气掏出怀表看了一眼,笑着大声说:“才二十一点又四十分,亲爱的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夜晚才刚刚开始,让我们继续欢饮吧!不过刚才的姆吉普杜酒可真是够劲,我都有些站不住了。我看我们还是喝点果汁吧。”然后罗伊又转头对芮芙卡、阿克斯说道:“芮芙卡大姐、阿克斯学长一起喝一点吧。”一边说,罗伊一边说一边对这时候最聪明的蓝寇其连连使着眼色。

    蓝寇其会意的说:“好啊,罗伊,我们要个包厢,好好的放松一下。”说着就招手召来一名侍者说:“侍者先生,请问还有空闲的包厢吗?”

    侍者恭敬的回答说:“当然爵爷,您的话就是我的命令。请跟我来。”然后低头的在前面引路,蓝寇其这时候当然可不好解释,自己还不是勋爵,于是大家默默跟着侍者,走进了一个大包厢,罗伊走进包厢的一刹那,悠品格调里的议论声一下子大了起来。

    罗伊走进包厢坐下,对侍者说:“多谢您先生,我想包厢里的酒和饮品足够我们用了,谢谢您的服务。”说完罗伊拿出一个金贝尔,轻轻放到侍者的托盘中,点头致意说:“再次感谢您。”

    侍者鞠躬到九十度轻声说:“我一生的荣幸,爵爷。”然后面对着罗伊低着头,后退着离开。辛纳维斯是第二次看到这种场面,发呆的看着开口说:“这样走路还真是‘技巧活’啊。”

    罗伊说:“好了辛纳,你要是每天练个八小时,一个月保管可以这样行走自如。”说着罗伊解开衣领,先发制人的对蓝寇其说:“蓝瑟,你怎么会想要去跟一名皇室贵族,私下解决什么冲突。你这么做和一名农夫去密布红龙巢穴的火山口开垦,有什么区别吗?”

    蓝寇其一下子被压住了气势,喃喃的说:“我,我不知道博伟安泰爵士是皇室贵族,我只是……”

    罗伊打开桌子上的果汁,直接粗鲁的对瓶子喝了一大口,打断蓝寇其的话说:“只是看到苏菲亚要去是吗?你是J虫上脑了吗?你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做的是,阻止苏菲亚和芮芙卡做这样蠢事,而不是跟着她们去。”

    苏菲亚听到罗伊说蓝寇其“J虫上脑了”一下子脸色通红,冲罗伊挥着拳头说:“罗伊,你在胡说什么啊,有这么严重吗?不过就是……”突然苏菲亚想到了死去的“博卡”就说不出话了。

    罗伊叹了一口气对苏菲亚说:“抱歉苏菲亚。你们刚才为了一时的义气,而罔顾拖累朋友的风险,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其实如果酷博力跟去老老实实的道歉,也许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但是你们的接入也许可能让酷博力气焰更加嚣张,反而引起博伟安泰爵爷的不快,这不是逼着博伟安泰爵爷处分你们吗?”

    苏菲亚脸色更红了,嘴巴蠕动着说不出话来。她明白刚才是自己太冒失了,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把朋友们都拉下了水。

    这时芮芙卡心情复杂的开口说:“真的罗伊,这次多谢你了,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那么的严重。”

    阿克斯更是愤怒的说:“这样一点小事,已经杀了‘博卡’了,他们还能怎么样?”

    罗伊没有理会愤怒的阿克斯,再大的努力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他只对芮芙卡说:“没关系芮芙卡大姐,为了您出手,我当然义不容辞。”芮芙卡深深看了罗伊一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拉住了想要再说什么的阿克斯,道:“阿克斯,别这样,你心平气和的想一下。”

    阿克斯愤怒的甩开芮芙卡,盯住罗伊说:“酷博力是我认识的最强武斗者,他已经三次前往域外冒险,马上就会达到高阶武斗家的位阶。这些年来,承蒙他的照顾,我才能在探险中小有收获。这样一个长者,就因为嫌弃酒贵了一点,就要遭受你的讽刺,以及被驱逐出境的耻辱!为什么你们这些贵族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罗伊心中叹了一口气,这个阿克斯还真没有认清现实啊!不过如果罗伊是一个平民,他或许也会有同样的困惑。看着愤怒的阿克斯,他心一软微微一笑说道:“阿克斯学长,这是一个真神以及领主贵族共享荣光的世界,在和虫族的搏斗中原来三百多位真神,如今只剩下了七十七位。而领主贵族们更是牺牲了不计其数!你认为千百年来祂们的牺牲和平民的屈辱比起来,孰轻孰重?”说着这番话的罗伊充满了哲学的韵味,身为高贵者的气势无形中压迫得众人喘不过气来!而他说的这番话,虽然在众人早已知道,但从罗伊嘴中听到后,却有了那么些庄严、沉重、神圣得味道,使得众人一时之间都默然无语。

    阿克斯深深知道罗伊所说的都是至理,但是心中的怒火却怎么也发泄不出来,不知为什么眼中本来应该算救了自己的罗伊却变得越来越可恶,他不禁脱口而出道:“博伟安泰爵士是皇室贵族屈辱酷博力也就算了,你呢,你凭什么辱骂他。”

    罗伊听到这样的话,呆了一下,芮芙卡连忙打圆场说:“阿克斯,你说什么啊,罗伊可是为了救我们,才那样说的啊。”

    罗伊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难过,好心好意劝解他,却得到如此回报?他鄙夷的说道:“真是一个粗鲁的人啊!连好歹也难以分清了!”阿克斯本想再和罗伊理论理论,只是芮芙卡冷着脸站了起来,拉起阿克斯就走出了包厢。以阿克斯武斗者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被人强拉走的,只是拉他的是芮芙卡就又不一样了。虽然他还想挣扎一下,但芮芙卡就这样把他拖走了。

    包厢里的其他人面面相觑,好一会,一向非常崇拜阿克斯的苏菲亚,才开口十分震惊的说:“阿克斯学长,怎么会这样!”

    蓝寇其对苏菲亚解释说:“像阿克斯这样,一生平顺的高傲首席生,突然发现自己的存在,对有些人来说,也只不过是蝼蚁一样,恐怕人生的信念都有点崩溃啊。不仅是他,就连我都是如此啊。”说着蓝寇其看着罗伊感慨的说:“我总算是明白‘三代出豪商,三十代出政客,三百代出贵族’这句话的含义了。我现在才知道,即使我成年后家族给我买到一个勋爵衔,不说别人了,恐怕罗伊,你第一眼就能看出我和你这样真正高贵者的差别吧。”

    罗伊又喝了一大口果汁说:“高贵者,亲爱的蓝瑟,您还真是会讽刺人。你知道像你所谓的高贵者们,以后会过什么样的日子吗?当身为领主贵族的家主死去后,除了嫡系长子一脉,所有其他家族成员,都是马上变成旁系。如果是大家族,一般那么旁系也许每一脉还能够得到一块采邑和一笔金钱,还有些更惨的除了姓氏,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说罗伊放低了点声音说:“而且皇室贵族更惨。蓝瑟,就说今天的博伟安泰爵士好了,你看他好像很威风,连随扈都是武斗家,但是他的所有随扈都一定是皇家禁卫军的成员。如果‘艾格纳森四世’死去,他的随扈马上就会减等,除了他的商业产业,米哈格皇室家族最多会给他一份采邑,而且他的儿子只能随母姓,将被踢出皇室贵族谱系。所以也许他的儿子连父系姓氏都是不能拥有。”

    最后罗伊沮丧的说:“所以蓝瑟你所说的,我们这些高贵者的后代,很可能三四代,就会慢慢变成公民甚至平民了。”说到这,罗伊仿佛有些触景生情的接着说:“你们不知道,当我面对博伟安泰爵士时是多么的恐惧,我可是使尽了全身解数,才把他应付过去。身为没有继承权的领主贵族嫡系子孙的我,可是很清楚博伟安泰爵士那种随时可能失去权力,所以要在拥有权利时尽情使用的心情。如果你们真的跟那个什么蛮兽酷博力一起去到了僻静处,如果那头大猩猩反抗,真的什么都可能发生啊。我真的没想到阿克斯竟然后那么的说我。”

    瓦塔基、辛纳维斯、蓝寇其包括苏菲亚,听到罗伊这样的真情流露,不仅对他芥蒂尽去,还觉得惭愧不已。瓦塔基对罗伊一个熊抱,但是却笨嘴拙舌说不出什么。

    本来对阿克斯这样的风云学生早就妒忌、不满的辛纳维斯,则是直接诅咒说:“什么战斗职业首席生,根本好赖不识,我看他这样心素的武斗者,恐怕也很难再突破了。”

    苏菲亚听到辛纳维斯咒骂自己的偶像,却也是无话可说,对阿克斯的崇拜也有一点点动摇。

    罗伊劝阻着说:“好了,好了,也许阿克斯只是一时失态摆了。我有点累了,先走了。亲爱的蓝瑟,这一摊你收拾吧。发生这些事,我看你们现在回去也是睡不着,但我可是真的累了。”罗伊站起身苦涩一笑说:“其实我昨晚真的是,一秒钟都没有睡过。”

    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苏菲亚的脸色立刻变得黯然,他们想到了罗伊可是刚刚失恋,但是因为方方面面的关系,这时他们却都不好劝什么,只好和罗伊告别了。本来罗伊想要一场欢聚的,结果又混成这样的不了局。让走出酒吧的罗伊不得不苦笑起来,难道我最近在走什么霉运吗?什么狗屁事情都能找上来?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