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十一章 冲突

第一卷 初临 第十一章 冲突

    突然罗伊发现,在悠品格调的一角似乎爆发了什么冲突,几个高大强壮的人影站起来,对着一个侍者模样的人推搡着,慢慢的悠品格调里的客人们都注意到了这场冲突。

    其实在“幽紫情调”重金属或是嘶吼之风主题厅,这样的纠纷还是经常可以见到的,毕竟听着劲爆的音乐,看着火辣的美女,喝着够烈的美酒,年轻男人们还是很容易冲动起来的。最初来“幽紫情调”时,血气方刚的罗伊、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也是在“重金属”或“是嘶吼之风”打过几场大架的。

    但是悠品格调不同,也可以想象,在悠品格调这样的氛围下,加上来这里的客人级数很高,所以平日里发生冲突的几率很小。所以罗伊好奇看着这一幕,心想:“这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伙来悠品格调这样的地方闹事,还真是不开眼啊。”可以想象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少得到保驾护航的人?八成酒吧要出面了。

    这时辛纳维斯兴奋的叫起来:“看呀,瓦塔,你的几个猩猩同类,正在‘幽紫情调’里找茬呢?”瓦塔基不高兴的哼了哼,本想惩罚一下辛纳维斯,不过最终好奇心占了上风,他转首看了过去。

    只这么短短的一瞬间,这场冲突显然变得更加严重了,一个高大的家伙,突然一拳头把侍者打倒在地上,还冲着地上的侍者大声骂着,罗伊隐隐约约听到是在骂:“你还要罗嗦什么,一瓶酒就要八个金贝尔,你这不是讹诈是什么?”

    罗伊立即嗤之以鼻,心想:“还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包子,一瓶酒八百金贝尔也不是没有啊。跑这里来嫌弃酒贵,那不是嫌弃自己的命长吗?真是不开眼的家伙,这样在‘幽紫情调’乱来恐怕很快就会倒大霉了。”他顿时就失去了再看的心思,几个蠢货有什么好看的?所以他就准备转回头来,继续悠然的喝自己的酒。

    就在这时,一个罗伊非常熟悉的身影站了起来,似乎在劝阻那几个高大身影,别和侍者继续冲突。罗伊看着那个身影,摸了摸下巴,嘴巴里喃喃说:“芮芙卡大姐怎么会和这群猩猩一起呢?她不是去星门接阿克斯那家伙了吗?”罗伊正纳闷的时候,整个“悠品格调”的大灯亮了起来,音乐也随之消失。

    一名正装男子,带着几名随扈模样的人站在大厅的正中央,满脸笑意的鞠躬说:“非常抱歉,今晚‘悠品格调’的各位贵宾,因为一些小小的意外,给各位贵宾带来了一些不愉快。在此我向各位致以十二万分的歉意。今晚各位贵宾所有的花费,都由我们‘悠品格调’负责,并请各位给我一段小小时间,允许我处理掉这件小小的麻烦。”

    听到正装男子的话,辛纳维斯唯恐天下不乱的对罗伊说:“哈哈,罗伊快看有好戏看。”又转头对瓦塔基说:“瓦塔,快别吃了,你这家伙,快看看,这可能是高手的对决呢。亏你还是战斗职业者,一点向上之心都没有。这时候还吃。”瓦塔基闷声说:“高手的对决?哪有可能啊,这里怎么会有高手?你当高手满地都是啊。”

    罗伊知道瓦塔基,虽然只是武斗士这样的低阶职业者,但是却遗传着家族天生的敏锐直觉,一般能够很轻易地看出,对手实力的高低,这可是战斗者业者最重要的天赋之一,可也是最可悲的天赋。因为能够敏感的感觉出,别人实力的高低,就能够使自己尽量不要和实力高过自己的敌人发生冲突。这样的人通常能够活得很久,但是正因为这样,缺少一颗勇猛奋进的武者之心,也就很难使自己的职阶突破到高阶。

    所以罗伊听到瓦塔基说在冲突的双方都没有高手,也就放下了心,这样一般冲突就只会在一定的范围内进行,不至于失去控制。

    只见到正装男子,走到发生冲突的那一桌前,彬彬有礼的说:“您好这几位先生,我是‘幽紫情调’的经理博伟安泰。请问几位,我们‘悠品格调’的侍者做了什么失礼之事,让几位先生那么大发雷霆?”

    那个将侍者打倒在地的高大家伙,醉醺醺的说:“做了什么失礼之事?哼,我们不过喝了个十几瓶酒,竟然就要一百三十金贝尔,最贵的一瓶酒要八个金贝尔。我看是你们的侍者患了失心疯了,如果是在域外,我蛮兽酷博力早就要了他的命。”

    博伟安泰爵士打量了一下地下散落的酒瓶,对旁边一脸是血,低头侍立的侍者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名侍者没想到自己和别人发生冲突时,经理竟然那么巧的就在巡视,就哆哆嗦嗦的说:“博伟安泰爵士,是这样的,刚才这几位客人刚来,就说要点最贵、最好的酒和餐点。我听到这几位客人那样点,还曾经提醒过说,其实我们‘悠品格调’自酿特色酒就很不错。就是这位名叫酷博力客人生气的,叫我不要啰嗦,把店里最贵的酒拿上来,否则就要拧掉我的脑袋。所以我就给他们提供了红蜻蜓酒,这已经时考虑到他们的消费能力了。可是到结账时,这几位客人就突然说我们讹诈他……”

    博伟安泰爵士摆摆手,对那位蛮兽酷博力说:“那么,蛮兽酷博力先生,我的侍者说的可是事实嘛?”

    蛮兽酷博力听到那位侍者称呼博伟安泰为爵士,心里就有点发憷,但是眼前的状况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说:“这个侍者说的不错,可是一瓶酒要八个金贝尔,在酒吧坐一下就要一百多个金贝尔,这可能吗?”语气上自然的就不那么强势了。

    博伟安泰爵士没有回答,自顾自的从地上捡起一个空酒瓶,看了看说:“这是杜伯菲力酒庄二十年份的红酒。因为土壤和光照的关系,杜伯菲力酒庄的酿酒果所酿的红酒,如果超过了十五年,就会生成红色的好像蜻蜓的沉淀物,所以超过十五年份的杜伯菲力红酒就会被称为‘红蜻蜓’。即使在杜伯菲力酒庄酒庄所在地的,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朝阳光大陆,这样的美酒也要四个金贝尔才能买到。那么加上运输费用和其他一些费用,八个金贝尔,您觉得很贵吗,酷博力先生?还是您就是想来我米哈格·博伟安泰的酒吧来闹事呢?”

    罗伊一直都知道“幽紫情调”的老板是很有背景的大人物,可是也没想到,竟然会是姓米哈格的贵族。不用想也知道,这位米哈格·博伟安泰很可能是米哈格子爵国的皇室贵族了。很显然整个“悠品格调”的人,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四周一片寂静,包括闹事的几个高大汉子也都脸色骤变的面面相觑。

    正在整个“悠品格调”里寂静无声时,“悠品格调”的大门被人打开了,蓝寇其带着苏菲亚施施然的走了进来。走进“悠品格调”的蓝寇其,还没有看到罗伊、瓦塔基、辛纳维斯,他那位弓箭手女友就凭借着强悍的眼力,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偶像阿克斯还有学姐芮芙卡。只是那边剑拔弩张的气氛苏菲亚却一点也没看出来,她一边笑着朝阿克斯、芮芙卡走去,一边兴奋的挥手说:“阿克斯学长,您参加‘星域探险’回来了吗?芮芙卡学姐您也在啊。”

    早已经看出事情不对的蓝寇其,看到自己的女友向阿克斯、芮芙卡走去,连忙去拉她,可是她的大长腿跑的飞快,蓝寇其一把没拉住,只好苦笑着跟了过去。

    罗伊心里也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两天还真是意外不断,本来虽然芮芙卡在,但是自己咬咬牙,也能勉强置身事外。可惜现在是蓝寇其置身事中了,罗伊无论如何都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辛纳维斯也收起了看好戏的表情,吃惊的说:“怎么会这样,苏菲亚这个丫头是白痴吗?发生这样的事情都察觉不出?”

    瓦塔基也不再闷头吃喝,抬起头看仔细的看量起冲突双方来。

    苏菲亚走到了芮芙卡、阿克斯的旁边时,才发现有些不对,看了看地上的酒瓶和血迹吃惊的说:“阿克斯学长,芮芙卡学姐,你们在和别人打架吗?”说完她捂着嘴,有点后悔冒冒然跑过来了。蓝寇其叹了一口气,伸手抓住了她的手,以示给她安慰,苏菲亚也感激的看了一眼蓝寇其,一切尽在不言中。

    博伟安泰爵士看到苏菲亚迷迷糊糊的样子,倒是没有生气,他微微一笑说:“这位小姐,我们是发生的一点小小冲突,不过和您的两位朋友的关系好像不大。”

    说完博伟安泰爵士做出了一个询问的表情,旁边还没有敢擦去脸上的鲜血,低头侍立的侍者说:“是的爵爷,刚才那两位最年轻的先生和小姐,都没有吭声。而且那位小组还有阻挡酷博力先生殴打我。”

    博伟安泰爵士点头说:“好了,我已经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我想‘悠品格调’的各位贵宾们也已经了解了对错,那么就请这几位闹事的客人,跟我们单独处理一下吧。”博伟安泰爵士又看了阿克斯和芮芙卡一眼说:“你们两位就不用去了,不过我希望,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要记住。”博伟安泰爵士语调变的冰冷的说:“现实的社会和在学园可是大不相同的。”

    蛮兽酷博力和其他几位粗鲁家伙,一听博伟安泰爵士将要单独处理他们,都是脸色大变。

    即使单独面对一头中阶虫族,也有勇气奋力一搏的蛮兽酷博力,一想到博伟安泰爵士有可能是皇室贵族的可怖身份,也是脸上一片惨白,毕竟对于生活在泰勒格塔大星域的冒险者来说,一位皇室贵族可是比虫族还要可怕的存在。

    站在蛮兽酷博力旁边的一名显得比较精明的壮汉,眼珠一转,突然一头向“悠品格调”的大门冲去。

    蛮兽酷博力吃惊的大声喊:“博卡,你……”

    蛮兽酷博力只喊出了三个字,博伟安泰爵士的一名随扈身影一晃,就已经挡在了想要逃跑的博卡的面前,然后那名随扈信手一挥,博卡就已经瘫软在地上。

    瓦塔基吃惊的低呼了一声:“武斗家!”武斗家是武斗这个战斗职业的高级职业阶段的称谓,武斗战斗职业从低到高分别是武斗士、武斗者、武斗家,其中低阶的武斗士是没有自己的铠甲的,武斗者和武斗家的铠甲就在他们的皮肤之上,和皮肤融合在一起。这种铠甲通常是术法、武斗、窃贼等战斗职业所用。

    罗伊马上意识到,瓦塔基刚才显然由于和武斗家级数相差太多,所以没有看出博伟安泰爵士那些随扈的可怕,直到双方动手才意识到博伟安泰爵士那些随扈竟然有高阶职业者。

    罗伊咽了一口吐沫,暗自庆幸的想:“还好那位博伟安泰爵士通情达理,并不追究芮芙卡大姐和阿克斯的责任,要不然我可就难做了。”

    博伟安泰爵士显然比罗伊要大气得多,估计蛮兽酷博力和他的伙伴们,也不会像得罪罗伊的克塞洛爵士一样,有性命之忧。不过谁知道呢。毕竟平常人,是猜不出贵族怪物心理的。

    罗伊放下了心,就感到因为刚才,情绪波动太大,有些口渴,就给自己倒上了满满一杯姆吉普杜松子酒,豪气的大口喝起来。

    这时博伟安泰爵士有点不耐烦的说:“好了几位先生,我说了让我们私下解决这场小冲突,请各位跟我走吧。”

    蛮兽酷博力见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没有再说什么,他表情平复下来朝阿克斯豪爽的大笑说:“好了,阿克斯兄弟,我和这几个家伙去跟博伟安泰爵士解决这场纠纷。好在博伟安泰爵士看出这里没有你和芮芙卡小姐的事情,你和芮芙卡小姐就不要去了。等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喝酒。”

    阿克斯脸上流露出了坚毅的表情说:“酷博力大哥,从星域冒险开始,一直都是您在照顾我这个菜鸟,难道您心目中的阿克斯,是个胆小怕事之人吗?无论如何,我都会和您一起去的。”说着阿克斯将头转向芮芙卡说:“芮芙对不起,回来的第一晚,恐怕不能陪着你了。好在蓝寇其、苏菲亚也在,你和他们在一起,我也能稍稍放心了。”

    芮芙卡俏脸微笑着看着阿克斯坚毅的脸说:“整件事从头到尾我都在场,你们几个只会舞刀弄枪的大男人,怎么能给博伟安泰爵士解释清楚整件事呢?”说着芮芙卡朝阿克斯顽皮的眨眨眼睛说:“何况你星域冒险回来的第一天,我可一秒都不想和你分开呢……”

    旁边的苏菲亚看到这一幕,感动的都要掉出眼泪了,顿时热血上脑,大声说:“阿克斯学长您不抛弃任何陷入险境的同伴,不愧是我们,蔚蓝之光学园的战斗职业首席生。我和蓝寇其和你们一起去。”然后苏菲亚转头对蓝寇其说:“看到了吗蓝瑟,这种在危难之际真情的流露,才是真正的爱情。我们要牢牢地守护住。你不是老说,你的家族人脉广博吗?我们就跟去看看能帮上什么忙好吗?”

    蓝寇其因为来的很晚,并没有听到博伟安泰爵士的姓氏,也就苦笑着点了点头。正想去和博伟安泰爵士讲明自己的家世,看能不能套上交情。

    本来面无表情的博伟安泰爵士,却突然微笑着开口说:“既然四位先生、小姐都认为能帮上彼此同伴的忙,那就跟去吧。”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罗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口中还含着一大口姆吉普杜松子酒,忘了咽下。他实在想不明白,怎么这些人脑子都不好使吗?好好的非要去凑什么热闹啊!以他的世界观,这种麻烦是没必要一起承担的,毕竟这些麻烦都是酷博力自找的!这些人不知道皇室贵族那样的怪物,是如何的可怕吗?

    这时瓦塔基,也站了起来,他瓮声瓮气的对蓝寇其打着招呼说:“蓝瑟,我也和你一起去。”辛纳维斯看看像蓝寇其走去的瓦塔基,又看看还坐着的罗伊,最后一咬牙,站了起来,眼睛一闭,也朝蓝寇其走去。罗伊苦笑了一下,心说,这算什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吗?

    博伟安泰爵士站定后,饶有趣味的看着瓦塔基、辛纳维斯,礼貌的说:“怎么,两位先生也想要去和我米哈格·博伟安泰私下解决冲突吗?”蓝寇其本来看到瓦塔基、辛纳维斯就一直在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过来。

    而当听到博伟安泰爵士的姓氏后,蓝寇其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他朝博伟安泰爵士鞠躬说:“不,不博伟安泰爵士,我的朋友他是喝醉了。这都是因为悠品格调的美酒太过醇美,请你务必原谅他。”

    还没等博伟安泰爵士答话,悠品格调的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一声非常大的“扑哧”喷酒声,然后众人就看到一个胖子郁闷的站起来,一边擦着嘴大声咳嗽,一边捶着自己的胸口向博伟安泰爵士走去。我们的罗伊爵爷刚才含着一大口姆吉普杜松子酒愣神,听到蓝寇其搞笑的强转折,差点笑出来,然后就是差点被姆吉普杜松子酒呛死!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