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十章 聚会

第一卷 初临 第十章 聚会

    罗伊看到这一出滑稽剧已经闭幕,此时耶娜雅刚把存钱取钱的手续办完,拿了一个钱袋和身份牌给罗伊,施礼道:“罗伊男爵殿下,这是您的钱袋和身份牌,钱袋共有2000金贝尔,请您收好!”罗伊接过钱袋和身份牌,轻轻点头施礼,然后说:“那么马萨奇伦夫人还有耶娜雅,在下就先告辞了。”马萨奇伦夫人颇有些心烦意乱,还没有反应过来。罗伊看也不看在那里鞠躬作揖的宾德利,以及阴沉着脸久久站立一边的奎比奇,转身径直的扬长而去。

    从学者之城银行里出来,罗伊走在学者之城中心大街的路上,内心感到无比的畅快,那个克塞洛爵士敢在自己面前装13,也不看看我罗伊男爵是谁?这下自作自受了吧?不过,刚才自己是不是太强势了?罗伊回忆着刚才自己的举止,发现从开始阻止克塞洛爵士,到最后一系列的举动,似乎都有点和原主的性格,以及另一个世界的罗伊都不太一样!原主就不说了,那是个没脾气的弱鸡。可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自己,碰到这种可有可无的小小黑幕,平时也就最多发两句牢骚,应该不会直接冲上去惹事的吧?罗伊有一些疑惑,不过耸耸肩,自我安慰道:“管他呢,也许我成了领主男爵,有点发骚!嘿嘿~~~”他摸摸头傻笑着向大街走去,他打算叫一辆车。

    就在这时,罗伊心脏上附着的幽蓝色的光线,慢慢亮起,逐渐在罗伊的心脏上不断攀延,直到在罗伊心脏上连成一片,似乎形成了某图案,并且散发着幽蓝的光芒。于是罗伊的心脏跳动的更加有力,罗伊的血液中的幽蓝光点也变的渐渐明显了。

    罗伊不知道宇宙骑士的强化,不但体现在身体上,更体现在灵魂上。宇宙骑士是一切邪恶虫族的克星,她自然而然地具有无比正向的力量,她的宿主在灵魂、甚至心性上也会受到影响。变得阳光、极富正义感,又会有着无比的勇气,自然对邪恶的事务会极端反感。罗伊受此影响,才会对克塞洛爵士的行为极度难以忍受。这对罗伊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以后他面对的麻烦会越来越多,毕竟这个世界总有阴暗面,不是吗?

    走着走着,饥饿感慢慢开始侵袭罗伊,罗伊突然觉得觉得自己饿的可以吞下一头大象,猛烈的饥饿感让罗伊一刻也不能等待了!正巧他看到自己右手边的大街上有一家名叫“美好时光”的高档餐厅正在营业,马上扔掉了叫车的主意走了进去。

    “美好时光”的侍者彼得潘刚刚送走了一桌午餐的客人,正想关上店门,就看到罗伊挺着肚腩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甚至还撞了一下彼得潘的胳膊,都没顾得上道歉就迫不及待的坐到了离门口最近的餐桌上,一副很焦急的样子四处打量了一下后叫起来:“点餐!”

    彼得潘叹了口气,看来又没得休息了。他摸了一把脸,满脸笑意的走到了罗伊的面前,殷勤的将菜单翻开,递到罗伊手中说:“您好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呢?”

    罗伊翻开菜单看了看,太多的菜品了,他一时没有心思仔细瞧,实在太饿了。所以他一挥手随意的喊道:“有什么牛排、羊排啊,各种肉类之类的菜品,只管上一份全餐,另外加上一大杯麦酒。”

    彼得潘有些愕然,他没见过这么点餐的,只好说:“尊敬的先生,我们‘美好时光’餐厅有牛排套餐,炖牛肉,炖羊排,炖猪腿肉,不知道您想要什么?”罗伊浑不在意的说:“每个都上一份!”此时他已经饿得两眼冒火,感觉能吃下一头牛!彼得潘愕然无语,见客人态度坚决,只好说道:“牛排套餐,炖牛肉,炖羊排,炖猪腿肉各一份,外加一扎麦酒!请您稍等!”然后转身向后厨走去。

    罗伊看着彼得潘的后背,想了想又开口说:“那个,对不起侍者先生,忘记告诉您,牛排全餐要双蛋。”

    彼得潘转身礼貌的说道:“好的,先生!”

    罗伊舔舔嘴唇焦急的说:“麻烦您快点。”

    彼得潘恭敬地回答:“那请您稍候。”转过身想:“这可真是个大肚汉啊。”

    罗伊在“美好时光”餐厅尽情享受了一顿优渥的午餐,看着在旁边有些目瞪口呆的彼得潘说:“我吃好了,侍者先生,这真是美好的一餐。请算一些餐费吧。”

    彼得潘算了算说:“这位先生,您吃了牛排套餐,炖牛肉,炖羊排,炖猪腿肉各一份和四大杯麦酒。承惠一共十个金贝尔又三个银币。”心里却有些坎坷不安,毕竟十个金贝尔可不是小数目,如果罗伊吃霸王餐,彼得潘几个月的薪水可就泡汤了。

    事实上当罗伊吃完一杯麦酒再次点餐时,彼得潘就有些想要罗伊先付餐费的想法了,毕竟罗伊的表现可太像那些几天不吃饭,一顿顶几天的流浪汉的表现了。可是罗伊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说不出的特质,叫彼得潘始终不敢冒然叫出先付餐费这样的失礼言辞。

    罗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出了在银行拿来的钱袋,从里面取出了十一枚金贝尔,放到了彼得潘的托盘上说:“其他的算您的小帐。”

    彼得潘看到罗伊拿出描绘着空间守护者博得真神神纹的精美钱袋,就知道自己没有冒然得罪罗伊做的是那么正确无比,彼得潘恭谨的说:“万分感谢您大人。”罗伊朝彼得潘微微一笑,走出了“美好时光”餐厅。

    走出“美好时光”餐厅后,罗伊也有些惊讶自己竟然吃了那么多的东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就大大咧咧的没有再想。

    罗伊掏出自己的怀表看看了时间,已经是下午十五点又十一分了,这一顿饭他竟然吃了三个小时!罗伊自嘲的笑了一下,随手招了一辆出租马车,对御者说:“去蔚蓝之光学园,谢谢。”

    从出租马车车窗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街景,吹着从窗外飘进来的凉风,罗伊觉得惬意无比。这种出租马车与其说是飞驰,实际上比起公共铁轨车实在要慢不少,但是平缓舒适、又是独处偌大私人空间,所以价格比之公共铁轨车却大大增加了。从中心区到蔚蓝之光学园,乘马车大约要四个多小时,而且罗伊特意吩咐御者稍慢一些,他好补一补欠觉。

    当罗伊从睡梦中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马车外也点上了灯,马路上的店铺也都点上了灯。罗伊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平时他就很享受这种,坐在出租马车里什么都不去想,只是吹吹窗外涌进的清风,看看窗外变换的景色的感觉。加上刚睡醒,就更加懒得动弹了。他想起中午的那顿饭,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那么多的东西一个平常人能吃得下去吗?难道宇宙骑士的强化要一直这么吃下去?那岂不是稍微穷一点的职业者最终要把自己饿死?想着这些无聊的话题,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蔚蓝之光学园到了。

    下了出租马车,罗伊没有询问价格,只是拿出一枚金贝尔付了车费,这多少有点暴发户的表现,不过却迎来了出租马车御者不住的感谢。要知道一枚金贝尔等于100个银币,哪怕他生意最好的一天,也不可能赚的到,通常一天能赚道50个银币他就已经很满意了。

    罗伊朝出租马车御者优雅的一摆手,就像蔚蓝之光学园内走出,刚向前走了几步,罗伊就发现,自己的三个好友蓝寇其、瓦塔基、辛纳维斯满脸疲惫的,站在蔚蓝之光学园的大门口,一脸欣喜的看着自己。

    罗伊看样子就知道,他们三个必然已经找了自己整整一天了。估计他们实在找不到了,才到学园门口来碰碰运气。罗伊心里不由流动着一种淡淡的感动,原主的几个朋友确实没得说。他正想说些什么,这时候,蓝寇其开口大声说:“嘿嘿,瞧瞧我们的罗伊爵爷,你们知道他从哪里发了大财啊,一出手就是一个金贝尔呢。”

    瓦塔基接口道:“那么作为他的好朋友,我们可有责任帮助他,把他的剩余金贝尔消灭干净啊!”辛纳维斯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关切的看着罗伊。

    罗伊走向他们三个,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和他们分别拥抱了一下,几人又嘻嘻哈哈的哄闹了一会儿。罗伊装腔作势的说:“爵爷嘛!就是有着久远家世,突然就会有莫名财产继承的那些人喽!旁人妒忌是妒忌不来的啦!现在罗伊爵爷我的私房钱,可是花不完的。”说完,罗伊拍着胸口眉毛轻佻的向着辛纳维斯挑一挑,一副轻浮纨绔子弟的样子。

    三个朋友见罗伊似乎恢复了正常,看不出来有什么伤心难过的样子,三个朋友都放下了心,不过却又奇怪起来,这个罗伊,失恋哎!好得也太快了吧?不过,朋友没事了,总是值得高兴的。先是蓝寇其大笑了起来,再来是瓦塔基,然后是辛纳维斯,最后是罗伊自己。这四家伙就这样在蔚蓝之光学园的大门口,不顾别人的白眼,笑做了一团。

    良久,蓝寇其才收住笑声说:“怎么样,昨晚我们的罗伊爵爷,昨晚过的很不好受吧。我看你还是去休息一下的好。”

    罗伊摆摆手,无所谓的说:“怎么会呢,昨晚罗伊爵爷我为了庆祝恢复单身,可是在中心大街,找了间最大的悠闲会所。好好享受了一番呢。今天晚上,我可是准备好了,要挑战辛纳维斯这家伙的酒量极限呢!”

    辛纳维斯嘿嘿怪笑着说:“罗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你可别把金贝尔都拿去打赏充阔,到时候又是蓝瑟付账哦。”

    罗伊哈哈一笑说:“钱你罗伊大爷多的是!不就是就是酒钱吗?大气的罗伊爵爷是不会在乎的。要不,咱们就去‘幽紫情调’,好好地喝上一杯,看谁先倒下,如何?”

    瓦塔基、辛纳维斯两人连声叫好,只有蓝寇其欲言又止,罗伊豪气的挥挥手说:“蓝瑟,我看你就不要扭捏了,还是先去给苏菲亚告个假,再去‘幽紫情调’找我们好了,如果实在请不下来也没什么了,毕竟以你瘦弱的身躯,还是不要违背苏菲亚的意志为好啊。”三个人怪笑着朝蓝寇其挤眉弄眼。

    蓝寇其假装生气的说:“我找了你一天,你不但不感激涕零,还那么讲我,你可真是个大损友啊,罗伊爵爷。”

    罗伊嘿嘿一笑说:“您才知道啊,那么蓝瑟告完假就在‘幽紫情调’悠品格调见了,当然您要和苏菲亚缠绵一段再来的话,或许就要去重金属或嘶吼之风找我们了。”

    辛纳维斯听了接口说:“你说的什么话啊罗伊,蓝瑟即使和苏菲亚缠绵一段。再来找我们的话,也可以直接去悠品格调啊。依照蓝瑟的小体格,时间上来得及噢。”

    听到这话,蓝寇其一向冷峻的脸憋得通红,却知道在这样的时候,自己的任何反驳,都会遭来更猛烈的炮轰,就不再说话,急急的转身走了。

    罗伊和辛纳维斯在蓝寇其身后又是一阵怪笑,只有瓦塔基茫然的问:“嘿,小子们,你们在笑什么啊?”

    于是罗伊、辛纳维斯一边一个勾着瓦塔基的肩膀,一边笑着向瓦塔基解释着什么,一边向“幽紫情调”走去。

    罗伊、辛纳维斯和瓦塔基勾肩搭背的走进了“幽紫情调”悠品格调主题厅,在柔和的淡黄色旋灯的照耀下,伴随着舒缓的钢琴曲,走到了一个最里面的位子坐下。

    一位的侍者快步走到三人面前,恭敬地说:“欢迎三位先生的光临。”

    罗伊微笑着说:“请来一瓶姆吉普杜松子酒,一份冷鱼片。”然后罗伊转头对辛纳维斯和瓦塔基说:“辛纳、瓦塔,还要些什么,随便点。”

    瓦塔基毫不客气的说:“罗伊,我和辛纳维斯可是还没有吃饭呢。就来一瓶最烈的龙舌兰酒,还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使劲上。”

    那位侍者显然没有听过在酒吧点饭吃的,神情呆了一下,马上恢复过来说:“好的先生,那给您来上一个最配龙舌兰这种烈酒的火腿三明治套点怎么样呢?”

    瓦塔基毫不犹豫的点头说:“很好,还有其他肉类就一块儿上,那就拜托你快点上来……”

    早就在一边等的不耐烦的辛纳维斯打断了瓦塔基的话说:“瓦塔基,你还真是罗嗦啊,点完餐就不要废话了。”然后对侍者说:“请给我来你们最好的淡果酒,在配上一个适合淡果酒最贵的套点。”

    侍者恭敬地说:“好的三位先生,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需要,我就去给三位备餐了。”

    罗伊微微一挥手,侍者就鞠了一躬说:“请稍后。”然后转头离开了。

    侍者离开后,瓦塔基忍不住开口问道:“罗伊,你这家伙,今天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一整天都不见人影。我们可是担心坏了。”

    辛纳维斯一边用脚踢了瓦塔基一下,一边说插嘴说:“好了,瓦塔,罗伊不是说过了吗。他在中心大街,找了间最大的悠闲会所。好好享受了一番吗?我倒是很好奇,罗伊你怎么一下子就变那么有钱,不会是你某位不幸的远方贵族亲戚给你留下了大笔遗产吧?”

    罗伊知道如果自己说,自己继承了祖父的男爵爵位,成为了一名殿下,那么恐怕他和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之间必然就有了隔阂,领主贵族可不是一般的贵族,就如同皇帝和乡绅一般,不可同日而语。吐露了真相,朋友们就不一定会再像现在这样相处,于是他找了一个借口说:“是的,辛纳,我一位母系的表亲是一位大豪商,他死去之时没有子女,就立遗嘱把财产平均分给了所有亲戚,我的母亲拿到了一小部分,并把它转赠给了我。”

    辛纳维斯好奇的问:“有多少?”

    罗伊想了想说:“是贝布拉齐大公国的‘农牧不可转债券’,每年可有稳定有一千五百个双金贝尔吧。”双金贝尔是普通金贝尔的一倍,不过通常双金贝尔只流通在大贵族和豪商之间,民间很难看得到。

    辛纳维斯倒吸了一口冷气羡慕的说:“每年稳定有一千五百个双金贝尔,那可是一大笔钱啊。罗伊再加上你的成年后的世袭爵士位,你以后可是会成为一名真正贵族了。”

    在泰勒格塔大星域如果贵族空有爵衔,而囊中羞涩,那么表面虽然会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但是实际上还是得不到真正的尊重。毕竟没有人会觉得一个整天吃糠咽菜的家伙是真正的高贵者。而豪商们虽然能够买到勋爵衔,但是人们也不会将整天和人分毫计较的商人,当成真正的贵族。

    所有泰勒格塔大星域,真正被民众认可的高贵者,就是高阶战斗职业者、顶阶非战斗职业者和有足够金贝尔的古老贵族。

    成年后有世袭爵士位,再加上年入一千五百双金贝尔,罗伊,已经勉强可以被称作后者了。有时候人的得失,可不是一加一得二那么简单的,所以辛纳维斯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罗伊笑了一下说:“没有那么夸张了,只是以后的生活是会好一些罢了。”他不想多说这些,便转移了话题,三人相互调笑起来。

    这时候,几个侍者已经把罗伊三人点的东西送上来了,满满当当摆满了桌子。辛纳维斯还想要再说几句,但是看一眼瓦塔基胡吃海塞的速度,明智的闭上了嘴巴,也一句话不说,狂吃起来。

    罗伊给自己倒上了半杯姆吉普杜松子酒,喝了一口,一股涩涩的苦味充满了整个口腔。罗伊就这样慢慢品着吉普杜松子酒,等着瓦塔基、辛纳维斯填饱自己的肚子。
新书推荐: 殊途ST 我能交易愿望清单 带着幸福工厂去八零 重生嫡女医妃倾天下 流末归根 百岁世子妃 星路征途之太阳之光 湛蓝徽章 铁剑年代 巫师:我能提取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