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九章 落幕

第一卷 初临 第九章 落幕

    罗伊用平和的眼神,看着懵掉的马萨奇伦夫人礼貌说:“请问马萨奇伦夫人,您是否未听清楚我所要证明之身份。”

    马萨奇伦夫人马上回过神来,恭敬的深深鞠躬,然后一口气回答说:“作为泰勒格塔大星域米哈格子爵国吉尔摩星吉尔摩大陆学者之城银行次席侍应师,我为能予一名星域领主贵族服务,为最大之荣幸。”

    罗伊微微一笑说:“能请您这样的侍应师为我证明,亦是我之荣幸。”说完,将身份卡牌递给了马萨奇伦夫人。

    马萨奇伦夫人双手接过身份卡牌,然后恭敬地说:“爵爷,您的身份证明可能需要一段小小的时间,未知我是否可以请您,跟我到符合您身份的休息室等待。”

    罗伊扫了一眼僵硬的站在那里的克塞洛爵士,脸上露出了一丝温和的微笑说:“马萨奇伦夫人,十分抱歉。我恐怕要回绝您的好意了。就在这间屋子里,就在众人的面前,有人侮辱了我的家族,质疑了我的身份,在这件事情没有解决前,我哪里也不会去,我希望这间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呆在原地。”

    罗伊说着,眼睛用一种难以形容的,上位者特有的眼光,缓缓扫过了屋子里,那些还没意识到发生了多么严重场面的银行职员,笑了笑说:“在场的各位参演了一场,让人觉得可笑的滑稽戏,那么作为这场滑稽戏的配角,怎么能不等到这出戏谢幕就退场呢。”

    马萨奇伦夫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再次向罗伊鞠了一躬,恭敬的说:“那么,请爵爷您稍等。”

    然后马萨奇伦夫人走向还在发愣,脑子里还懵圈的耶娜雅,对她说:“见习侍应师耶娜雅,我们要工作了。”说完拉着耶娜雅优雅的向门外走去。只是一走出房门,马萨奇伦夫人就匆忙的拉着耶娜雅,冲到了一楼下。

    银行一楼的一些外务职员,正打算去吃午餐,看到一向优雅的马萨奇伦夫人,那么失态的拉着耶娜雅跑下来,都是大吃一惊,但是摄于马萨奇伦夫人的地位与权威,都低下头装作捡东西,假装没有看见。

    耶娜雅这才反应过来奇怪的说:“怎么了,马萨奇伦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是克塞洛爵士骂了一句脏话,我看罗伊也不是很生气啊……”

    马萨奇伦夫人打断了耶娜雅的话,紧张的说:“听着耶娜雅,我没有时间解释。”然后马萨奇伦夫人拉着耶娜雅向银行的内间走去。

    而正在此时,这场银行滑稽戏的主要配角,宾德利正内心无比忐忑的偷偷瞟着肃然站立着的罗伊,久经社会的他,远远比克塞洛爵士更深知自己的危险处境。正在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办的时候,脸色苍白的克塞洛爵士,不知死活的对他耳语说:“宾德利,你看这个胖子像一位星域领主贵族吗?何况就算这位罗伊证实了自己是领主贵族又如何,他对我做了那么不体面的事情,你一会只要一口咬定你看到他先动手侮辱我就好了。”

    宾德利灵机一动大声说:“你在说些什么啊,克塞洛爵士。这真是太可耻了,你怎么能叫我做这样的伪证,攀诬一名领主贵族的荣誉。一直都是你在购买号码牌,我只是出于职责的礼貌陪你进来,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克塞洛爵士听到这样的话,耳朵嗡嗡作响,脸色愈加的苍白。宾德利不等克塞洛爵士还口就决绝的说:“我真为认识您这样一位贵族,而感到无比的羞愧。”

    罗伊像是没有看到两人的滑稽戏一般,只是静静地等待着马萨奇伦夫人。片刻后,马萨奇伦夫人带着耶娜雅,和一位庄严老者一起回到了办公所。办公所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着马萨奇伦夫人开口。

    马萨奇伦夫人先用隐约用怜悯的目光扫了一下克塞洛爵士,用低沉的声音说:“经神圣仪式真神已证。”

    马萨奇伦夫人猛的把声音提高了一倍,高亢的大声说:“在我面前的这位爵爷是泰勒格塔大星域贝布拉齐大公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箭矢大陆男爵领主、南徳布其姆大公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朝阳之光大陆男爵领主、坎布拉王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晨光大陆的男爵领主。并以诸神与璀璨之大议院的之名义统领勒姆星系之天行者·罗伊男爵殿下。”

    说完马萨奇伦夫人和同他一起前来的那位老者同时深深鞠躬行礼说:“向您致敬,荣耀的天行者·罗伊男爵殿下。”

    看到这一幕,办公所里的其他人才慌张的纷纷行礼。

    罗伊微微鞠躬回礼说:“一切荣光都归属真神!”

    和马萨奇伦夫人一起走进办公所的那位老者,上前走了一步再次鞠躬说:“鄙人,阿萨尼·米奇诺哈拥有米哈格子爵国直辖世袭爵士衔,就任泰勒格塔大星域米哈格子爵国吉尔摩星吉尔摩大陆学者之城银行理事长。再次向您致敬,尊贵的殿下。”

    办公所里的那些外务职员张大了嘴巴,有一些甚至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噢”声。毕竟这些或正式、或见习的招待经理,平日里,是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看到理事长大人的。

    罗伊不失礼貌的回应说:“您好,阿萨尼·米奇诺哈爵士,认识您令我非常荣幸。实在抱歉惊扰到了您,让您的亲自接待。”

    马萨奇伦夫人不失时机的说:“我在证明了天行者·罗伊男爵的身份后万分惶恐。因为在我们银行,竟然造成了殿下的不便。这样严重的失职事件,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擅权处理的,因此马上报告给我们的理事长米奇诺哈爵士。”

    银行理事长米奇诺哈爵士紧跟者鞠躬说:“鄙人谨代表泰勒格塔大星域米哈格子爵国吉尔摩星吉尔摩大陆学者之城银行之全体,向天行者·罗伊男爵殿下及家族致以无比歉意。”

    马萨奇伦夫人与银行理事长米奇诺哈爵士的一连串动作、话语配合的天衣无缝、一气呵成,言辞之谦卑,态度之诚恳更是让罗伊无话可说,只能默默点头。他转头看向克塞洛爵士,肃然问道:“这位克塞洛爵士,我已经证明我之身份。请问克塞洛爵士,您打算接受我天行者家族的宣战吗?”他的话语平淡,但话语中的内容却让人骇然。

    克塞洛爵士僵硬的听完马萨奇伦夫人与银行理事长米奇诺哈爵士的的证言,早已吓得趴在了地上,在又听到罗伊的话后,他连滚带爬的冲到罗伊面前,抱住罗伊的胖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尊~~尊敬~~尊敬的罗伊男爵殿下,请~~请饶了我~~~请饶了我不敬之罪吧!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接受您的惩罚!请~~请~~您~~千万不要~~~不要宣战啊!”他哪敢承受一个领主贵族的怒火,不别的仅仅领主贵族的亲卫队,就可以扫平他整个家族。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死了也是白死了,他的宗主家族是不会为他报仇的,不但是不敢,也是不能!

    罗伊厌恶的踢开克塞洛爵士手,长舒一口气道:“如果克塞洛爵士不愿意接受战争,那么就请您向我道歉吧!至于赎金,我想您应该会让我满意的吧?”

    依据《神圣教谕》和《联盟大宪章》的约定,一个贵族不愿意接受另一个贵族的战争宣言,那就是代表这个贵族战败了。战败的贵族需要用财富来为自己的生命和家族支付赎金,这是战胜贵族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权利!

    克塞洛爵士听到这句话,心头立刻狂喜万分,他马上应道:“我为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向您,尊敬的泰勒格塔大星域贝布拉齐大公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箭矢大陆男爵领主、南徳布其姆大公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朝阳之光大陆男爵领主、坎布拉王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晨光大陆的男爵领主,并以诸神与璀璨之大议院的之名义统领勒姆星系之天行者·罗伊男爵殿下,致以最真诚的歉意!”说着他做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这种礼只有在彻底臣服的战败贵族,或下属贵族才会做出的礼仪。然后他又说道:“我将拿出一百万金贝尔作为您饶恕我性命的赎金,请您接受我的奉献!”说完他肉痛的从怀里拿出十数张金票双手奉献到罗伊面前。

    马萨奇伦夫人看到罗伊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暗暗松了口气,心想:“果然任何贵族都是怪兽,不过毕竟还是个年轻人,这个罗伊男爵殿下,总算没有将克塞洛爵士逼上绝境。”她赶紧上前双手接过克塞洛爵士的金票,亲自清点过后,又双手奉献到罗伊面前,用万分恭敬地语气说道:“尊敬地罗伊男爵殿下,这是克塞洛爵士奉献给您的一百二十三万金贝尔,我已经清点过,金额完全正确。”她这样做是表达了对领主贵族最大的尊敬,毕竟这样点钞票的事情怎么能让高贵的领主贵族来做啦?

    罗伊点头点,对马萨奇伦夫人道:“感谢马萨奇伦夫人的帮助,请您帮我存入我的户口中吧。”马萨奇伦夫人连忙应是,吩咐站在一边的耶娜雅道:“帮罗伊男爵殿下存入他的户口。”耶娜雅慌乱的点点头,瞄了一眼站在那里威风凛凛的罗伊,忽地红了脸,然后低头向柜台走去。

    罗伊继续对克塞洛爵士说道:“我接受您的谦卑,克塞洛爵士。请起来吧,我们的恩怨到此为止。下面就要请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为我们的条约做个鉴证。请米奇诺哈爵士帮我请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之牧师来此,其一切费用由我来支付。”米奇诺哈爵士弯腰一躬,肃然道:“很荣幸为您服务,我的罗伊男爵殿下。”说完就退出了办公所。两个贵族发生战争,战败的那一方需要由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来证明,自己所说的所有誓言都是真实有效的。这样战胜一方才能接受战败方的调停,展开协议谈判。这次罗伊和克塞洛爵士之间的矛盾本来只是口舌之争,是克塞洛爵士管不住嘴,把矛盾上升到了贵族战争的层面。而且克塞洛爵士还战败了,所以他所说的任何誓言都需要经过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来证明。

    本来这种请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之牧师来作证的事情,就应该是克塞洛爵士的责任,费用也是由克塞洛爵士来支付。只是罗伊嫌麻烦,便主动做了。从这一点上,无论是马萨奇伦夫人,还是米奇诺哈爵士都看出,罗伊还算是宅心仁厚,气度很是不凡!他们不由在心里暗暗称奇,不知道什么样的家族训练方法能培养出这样独特的贵族出来。只是他们不知道,这种气度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培养,在这个世界罗伊还真是独一无二的。

    片刻后,米奇诺哈爵士带着一位面目高傲的紫袍中年女士来到了办公所。米奇诺哈爵士向罗伊点头致意一下后说:“尊敬的天行者·罗伊男爵殿下,这位就是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之高阶牧师帕波利娜·琼维斯大人。”

    身穿紫袍的帕波利娜·琼维斯,向罗伊鞠躬道:“向您致敬,统御勒姆星系的天行者·罗伊男爵殿下,愿诸位真神的光,时刻围绕在您身边。”

    罗伊还礼说:“在真神的面前,一切世俗的尊贵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能够见到您,侍奉伟大的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之高阶牧师帕波利娜·琼维斯大人是我毕生的荣幸。”

    帕波利娜·琼维斯并不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本来以为一位星域领主贵族,会被一个小小世袭勋爵欺负,一定是懦弱到了极点,没想到却是一位,一看就觉得十分威严守礼的人,不由得奇怪起来。

    罗伊想了想说:“请克塞洛爵士在神圣的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的威严下,验证自己的誓言吧。”

    帕波利娜·琼维斯高阶牧师将手中的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法典递向克塞洛爵士说:“您只要将手放在法典之上,然后我进行一个简单仪式,您就可以宣誓了克塞洛爵士。”

    克塞洛爵士把右手轻轻放在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法典上。帕波利娜·琼维斯高阶牧师轻轻低语道:“您是洞察一切的光,是您一切真实的记录者。您是我唯一的主,我侍奉的虔诚之源。伟大的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请您验证一切的真实。”一阵淡淡米黄色光华出现了,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神恩已临。

    帕波利娜·琼维斯轻声说:“克塞洛爵士您可以说话了。”克塞洛爵士说道:“伟大的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请您验证我的誓言是否属实。我克塞洛爵士,我为我对罗伊男爵殿下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向统领勒姆星系之天行者·罗伊男爵殿下,致以最真诚的歉意!并自愿奉上一百万金贝尔作为罗伊男爵殿下饶恕我性命的赎金。”

    帕波利娜·琼维斯轻声说:“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验证属实。”

    罗伊点点头道:“感谢帕波利娜·琼维斯高级牧师的帮助!现在我和你克塞洛爵士两清了!”帕波利娜·琼维斯高阶牧师笑着施了一礼道:“很荣幸能为您,罗伊男爵殿下服务。”然后她在米奇诺哈爵士的陪同下离开了。

    克塞洛爵士长舒一口气,心想终于结束了,就为了一句多嘴,他不但差点丢了性命,还赔上了百万金贝尔的财富。虽然这些金贝尔在他的身家来说不足为奇,但这种惩罚足够他记上一辈子的。他狼狈的向罗伊和各位银行职员告辞,跌跌撞撞的下楼而去了。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