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八章 麻烦

第一卷 初临 第八章 麻烦

    罗伊每次进到银行里,都有一种觉得巍巍壮观的感觉,原因有两点:一是因为银行的确巨大。依据《神圣教谕》和《联盟大宪章》的约定,每座城市都只能拥有一座银行,这导致像学者之城这样的大都市,银行简直比神殿还要庞大,当然这也是神应允的唯一可以超过神殿规制的建筑物。二是因为银行由诸神教会共同执掌,所以泰勒格塔大星域所有九十六位真神的神纹,都有雕刻在银行的天顶之上,各种颜色的光彩在真神之纹上缓缓流动,似乎让每个来到银行的家伙都记住,你是在诸神的注视之下,在这里撒谎、行骗就等同于对诸位真神的同时亵渎。

    所以当罗伊真正进到银行里后,反而不再那么急匆匆的,肚子也似乎不那么饿了,他四下打量了下,一方面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世界的银行,感觉很新鲜,想多观察一下。另一方面想看看有没有好运气,能找到一个空闲的银行窗口。

    显然罗伊的运气并不那么好,就目光所及之处的银行所有窗口,都没空闲。他不由在心里绯腹了一句:“没想到这个世界的银行也要排队啊!”

    罗伊叹了口气,郁闷的走到一位银行外务职员面前说:“您好先生,我想要取款,请给我一张号码牌。”

    正在等待着,给取钱客们发号码牌的银行外务职员特莱格,听到有人喊自己连忙招呼了一声:“请稍等,先生!”不过他忙得连头也没有抬,便匆匆在记录仪上按了一下,一个暗银色的号码牌就出现在托盘里。然后他拿起号码牌在另一台设备上刷了一下,把号码牌递给了罗伊。

    要知道,银行的外务职员等阶可是有很详细等级划分的。一般来说接待身份认定者的银行外务职员,叫做侍应师,他们是银行外务职员中等阶最高的,这些外务职员都是一些人脉广博,处事得体,看起来老成可靠的中阶非战斗职业者,极少数比较年轻的就职者也都是非常有潜质的青年。之所以由这样高素质的人员,来为身份认定者服务是因为,来进行身份认定的人,大都是一些拥有爵位的采邑贵族,甚至是领主贵族,他们来进行身份认定,大都是要进行一些法律契约的签订,或者是要进行一些家族密约,对这些来访者可是丝毫马虎不得的。所以侍应师通常都会有非常高的薪金,而且又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大人物,社会地位也是很高的。

    接待大额取款者的外务人员大都是一些处事圆滑、卑躬屈膝、长相讨喜的青年人,当然最好是美貌女子。这样的外务职员叫做招待经理,这可是由巨大星际之门以外的必南孚星域流传来的称呼。这样的招待经理是任何人都可以担任的,只要处事圆滑、会做人,大多都能胜任这个职位。虽然这样的职位非是尊贵的职业者,但收入也是不菲。这是因为来大额取款的大都是一些豪商,暴发的豪商们和贵族不同,他的更喜欢人们对他露骨的奉承,不遗余力的讨取欢心,当然如果你能叫豪商们满意那么好处也是很多的,所以招待经理们的收入只算不错,但是往往会有很多的小费,一般虚荣的年轻人可是非常羡慕能有这样一个职业。

    而接待一般取款者的,则都是一些年岁颇大,进阶无望的初阶职业者,这些外务职员和一般的店面侍应生一样也叫做侍者,侍者们薪金低廉,社会地位也是非常普通,一般的取款者也都不会对他们特意恭敬。能记住他们名字的顾客更是麟毛凤角少得可怜。

    罗伊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大学生,一些社会性的礼貌已经刻画进他的灵魂里。所以当他结果号码牌后,很是客气又不失礼仪的轻声说了一声:“谢谢你,特莱格先生!”这个名字自然是在特莱格先生所佩戴的胸牌上看到的了。特莱格听到有人不但客气的谢谢自己,还叫出自己的名字,觉得非常意外,脸上职业的笑容就多了些真诚的味道。尤其当特莱格看到,眼前人的气度姿态明显是一位有修养的贵族,脸上本来真诚的微笑也变得更加亲切起来。

    特莱格马上点头致意回应罗伊说:“您好,这位爵士,这是我应该做的!”罗伊也笑着点头,然后走到一边等待起来。这时,有一个瘦小的身影挤进柜台,高喊道:“宾德利,宾德利!”说着朝另一个身穿制服明显是一名招待经理的青年招手。这个叫宾德利的招待经理连忙满脸笑容的走过来,阿谀道:“我尊贵的克塞洛爵士,见到您我实在太高兴了,不知道有什么是我能为您效劳的吗?”

    瘦小的克塞洛爵士可怜的踮着脚,因为柜台实在太高了,他傲慢的说道:“嗯,我有急事要取钱!”说着给了宾德利一个眼色,宾德利立刻懂了他的意思,便转头对特莱格说:“找一个好号!”

    特莱格叹了一口气,这种走关系插队的现象在银行中也算常有的事情,他一个小职员哪里敢反抗他的顶头上司宾德利先生。特莱格找了找手中的号码牌,偷偷打量了下四周,将一张写着“一七三”和画满复杂花纹的号码牌送到了宾德利的手中,低声无奈的说:“请贵客去六七九窗口。”看特莱格的表现,这显然是一张有那么点猫腻的号码牌。要知道总有些取款者,因为等待太久,或一些其他原因放弃取款,离开银行。这样的号码牌按照规定是作废的,但是世事无绝对,像一些仔细的侍者们长会收起过号的号码牌,留在手上,毕竟有时会有一些懂行者会愿意花上个几铜币,来缩短自己的等待时间。

    克塞洛爵士从满脸堆笑的宾德利手上接过号码牌,向宾德利扔出几枚铜币,便趾高气昂的挤出了柜台,直奔窗口而去。罗伊有些意外的看着着一切,他就在旁边,一眼就看到了克塞洛爵士手上号码牌的数字,他又看看自己手上的号码牌,上面写着“五八七”,不由怒火中烧!什么情况啊!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罗伊紧跑几步一把抓住克塞洛爵士,然后不顾他拼命的挣扎,把他扯回到柜台前。然后他怒声对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宾德利说道:“在众神的殿堂下,诸位真神的光辉面前,你这样的蝼蚁也敢做出如此亵渎众神威严的事情?”银行内的众多顾客和职员都被罗伊怒吼的声音惊动了,纷纷看了过来。宾德利既是尴尬又是恼怒,但面前这个人高大的胖子看上去气度不凡,肯定是一个有身份的贵族,而自己连一个职业者都算不上,有什么资格对一个贵族表现出不满?所以他只能满脸堆笑的看着罗伊,用最得体的,最优雅的,最谦卑的姿态对罗伊说道:“我最贵的爵爷,请原谅一个卑微小民的失礼。我完全只是应这位克塞洛爵士之请,而不得已做出的出格举动。请放开这位尊敬的克塞洛爵士,您的怒火请都施加在小民身上。”他这句话说得很有技巧,既表达了他的谦卑,又为自己开脱了罪过,还向克塞洛爵士施加了人情,哪怕最后罗伊真的惩罚他,克塞洛爵士也不会看着不管,毕竟这牵扯到一个贵族的尊严。

    罗伊听到宾德利的话,不由一愣,心想,可以啊,这话说得一套一套的,到底我是贵族,还是他是贵族啊?说话比我还滴水不漏!哦,好人都你宾德利做了,我倒成了恶人啦?他刚想在言语上教训教训这个异世界的刁民,手上的克塞洛爵士乘着罗伊分神的功夫,挣脱出了罗伊肥手。在一边跳着脚指着罗伊怒骂:“你个臭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伟大的刚塞罗伯爵领麾下的世袭卡乌鲁男爵,就凭你一个虚衔爵士,我伸出一根手指也能碾死你!”他也看到了罗伊手上戴着的戒指,那是世袭贵族给没有继承权的子孙佩戴的身份戒指。罗伊刚刚成为勒姆星系的领主,甚至连族徽都没有来得及设计,跟别提更换身份戒指了。他手上带的还是当初贝纳伯爵家族出具的身份戒指,由于按照继承权排位他排出了前十的位置,所以只得到了一个虚衔的身份戒指。

    罗伊自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看了看手上的戒指,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对于这个误会他不想解释。只是肃然的对克塞洛爵士道:“遵照《神圣教谕》和《联盟大宪章》,低位贵族侮辱一个高位贵族,是可以判降爵和巨额赔偿的!我可怜的克塞洛爵士,你确定不收回你刚才说的话?”

    克塞洛爵士愣了一下,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罗伊的身份戒指,确定是一个连继承权都没有的虚衔戒指,立刻又火冒三丈道:“你这臭小子,也知道这个规定啊!快向我赔罪,否则我立刻向仲裁所告发你!”说着冷笑了一下:“我想这可能会要了你的命!”那阴狠的眼神让周边一些顾客不寒而栗。

    罗伊怒火中烧,心想,MXX不就是取个钱吗?竟然碰到如此尤物,真TXX晦气!他刚要进行下一步行动,旁边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道:“这位先生,我能看看你的号码牌吗?”

    罗伊转头向后看了一下,一个穿着银行制服的高大、英挺的年轻男子站在他的身后,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又说了一句:“我能看看你的号码牌吗?这位先生。”

    罗伊有些诧异的把号码牌递给他说:“有什么问题吗,这位先生,我这里刚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那个穿着制服的青年男子仔细看了看罗伊手中的号码牌,朝旁边招了招手,柜台上的特莱格连忙跑过来道:“奎比奇先生,什么事情?”

    奎比奇先生面露笑意,先是彬彬有礼的对罗伊说:“请接受我最诚恳歉意,这位先生。”然后对特莱格说:“特莱格,请为这位先生重新取一个好号!”特莱格立刻会意跑回了柜台。奎比奇先生继续对罗伊说:“请原谅我的冒昧,我已经为您取得了新的号牌,您无需等待银行立刻就可以为您提供服务。”然后他对克塞洛爵士歉然道:“很抱歉,尊敬的克塞洛爵士,我为刚才发生的一切,向您表示诚敬的歉意。请胸怀大量的您去窗口吧,我们很期待为您提供服务。”这个奎比奇先生一看就是很有经验的银行高级职员,说话处事都是那么得体。

    克塞洛爵士并不乐意奎比奇先生的处理方式,他依然叫嚣着:“让那个小子向我道歉!”罗伊此时已经拿到了特莱格重新取来的号码牌,本来他看银行的这个职员处理的很得体,便想就这么算了,毕竟自己也免于等待了。但是克塞洛爵士的态度,让他心里的火气又冒上来了。他也把手中的新号码牌一扔,对克塞洛爵士肃容道:“这位克塞洛爵士,你难道真的想上仲裁所吗?”见到两人又针锋相对,奎比奇先生连忙说道:“既然两位爵士有一些私事要处理,不如让我在办公室奉茶,来为两位爵士解决一些烦恼?”说着他用眼神看了一眼柜台那边的宾德利,宾德利会意连忙跑过来,扶住克塞洛爵士道:“爵士您消消气,我们一起去办公室坐坐。”然后在克塞洛爵士耳边说:“我的爵士,在大庭广众之下似乎有些不太好。”克塞洛爵士听他这么一说,向周围看了看,发现很多人都用看小丑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不觉脸上有点发烧。他狠狠的“哼”了一声,被宾德利拉走了。

    而罗伊也被奎比奇先生拉着一同往办公室而去,罗伊现在觉得又饿又渴,心里的万分不爽,但介于这个奎比奇先生说话很有说服力,罗伊只得压下自己心头的怒火,拿出了破旧的怀表看了看,他平和的看着奎比奇说:“奎比奇先生,现在是十二点又三十七分,现在的我是又渴又饿,我希望能尽快取出钱款,然后离开银行,我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如果您不能很快让那位克塞洛爵士认错的话,恐怕会发生一些事情,他可能会付出一些您意想不到的代价。”

    奎比奇先生也彬彬有礼的说:“好的,这位爵士!虽然不知道您所说的代价是什么,但我想这件事情的责任也不完全在克塞洛爵士一个人身上。如果想让他认错,我想可能会比较难。不知道您是否有更好的方案,以便您能快速解决掉这个麻烦?”

    罗伊看到奎比奇这样说,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眼睛里似乎也蒙上了一层十似有似无的幽蓝光点,罗伊语气温和的说:“那好吧,既然您那么坚持就请您带路吧,如您所愿,我们去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地方,去解决这个问题。”

    奎比奇认为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从身份戒指上就能看出,眼前这个胖爵士,一定不是克塞洛爵士的对手。所以他只能耸耸肩,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说。但是从小就在社会里打混的宾德利,似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了。当克塞洛爵士趾高气扬一路领先向银行办公所走去时,宾德利一直想和克塞洛爵士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说些什么才合适,心里不住暗暗叫苦。

    奎比奇、罗伊、宾德利、克塞洛爵士四人走到银行的三楼,然后鱼贯的走进了一件宽敞的银行银行办公所,因为临近午餐时间,这样的时间段,在任何行业来说,都是管理宽松的时刻,银行也不例外,所以银行办公所里正有十几个银行外务职员,以一位年长的夫人为中心,围成一堆,正在偷懒聊天。

    大家听到开门声后纷纷抬头,当看到奎比奇进来时,就纷纷热情的打着招呼,中间那位年长的夫人有趣的看着这一切,向自己旁边的一位美貌少女打趣的说:“看啊,耶娜雅,您的奎比奇的魅力可不比您差呢。”

    哪位美貌少女耶娜雅羞红了脸,一边对年长夫人嗔怪的说:“马萨奇伦夫人,您在说些什么啊。”边不由得有抬头看了一眼奎比奇,没想到这一眼看到了奎比奇身后,正走进办公所的罗伊。耶娜雅有些惊异的问:“咦,罗伊,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正想拿出身份卡牌将奎比奇一军的罗伊,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眼就看到了和苏茜同室的耶娜雅,也是大吃了一惊回问说:“耶娜雅,您怎么在这?”

    奎比奇显然没有想到耶娜雅在办公所里,不由奇怪的问道:“耶娜雅,你认识这位先生吗?”

    耶娜雅说:“奎比,你忘了他是谁吗?他是苏茜的男朋友,罗伊啊,你忘记了吗?我记得你们曾经见过面的?”

    奎比奇恍然大悟的说:“是吗,怪不得我会觉得他这么的眼熟呢。”

    耶娜雅奇怪的问:“你没有认出罗伊,怎么会带他来银行办公所呢?”

    罗伊苦笑着抢先说:“耶娜雅,是奎比奇先生在帮助我解决和这位克塞洛爵士的矛盾,才带我来银行办公所的。”然后奎比奇也笑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耶娜雅听了“哈哈”大笑说:“罗伊,亏你还是勋爵呢,怎么老是搞这样的糟糕事呢?”

    罗伊无言以对只好转移话题说:“那您怎么会来银行工作呢?耶娜雅。”

    耶娜雅笑着回答说:“你还不知道吗罗伊,我的父亲就是学者之城银行的副理事长,我可一直以成为一名出色的经济数学师为努力目标的啊。”

    说着耶娜雅对着罗伊顽皮的眨眨眼接着说:“你要知道再有不到三个月,就是毕业季了。我觉得既然自己已经快要成年了,就打算靠自己的力量赚到我以后的学费和生活费,所以我和奎比奇先在银行里打打散工,等到了毕业再正式开工,在银行里好好工作上一年。”

    罗伊听了衷心敬佩的说:“啊,您还真是个有梦想和骨气的女孩子啊,不像我们这样的平凡人啊。”

    耶娜雅微微一笑说:“好了,好了罗伊爵爷,别说奉承话了,走吧,我带你去取款好了,免得你再为了省下一点排队时间,再用什么蹩脚的招数。”

    罗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那可太感谢了,耶娜雅,取出钱我可要请您和奎比奇先生好好大吃一顿。”

    克塞洛爵士见他们在那里谈笑风生,把自己甩在一边不理不睬,不由大怒,他不顾宾德利的拉扯,冲过来对罗伊怒道:“这个骗子怎么可能被称作爵爷?要是的话,那真是他们家族的耻辱啊!”话一出口,他就觉得不对,明显的感到四周的银行职员们都张大嘴吃惊的看着自己。毕竟在泰勒格塔大星域,破落贵族多的是,偶然得罪他们虽然有点小麻烦,但是一般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可是对一个贵族家族出言不逊,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因为这可能被认为是一个贵族家族对另一个贵族家族的挑衅。这可和针对某一个贵族成员有着巨大的不同,这关系到一个贵族家族的声誉,是值得整个家族为之而战的!克塞洛爵士说出这样侮辱罗伊家族的话,他自己也感到不是太好,只是他庆幸罗伊的家族应该不是什么领主贵族,否则也不会给罗伊一个虚衔身份戒指了。

    按说克塞洛爵士的想法也没有错,如果是两天前,罗伊受到这样侮辱,也只能向祖父大人哭诉,如果祖父大人为此恼怒,才可能引起贝纳伯爵的重视。否则,只会被当作罗伊不检点而闹出的一场闹剧,最多让克塞洛爵士赔礼道歉而已。可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罗伊可是真正的领主男爵贵族,而且还是第一代家主!侮辱罗伊的家族就是侮辱天行者家族!其中的差距,可以用光年为单位!

    罗伊听到克塞洛爵士的这句话后,身体微微一震,然后缓缓转身,目光肃然锐利,一转不转的注视着克塞洛爵士。

    马萨奇伦夫人马上严厉的说:“克塞洛爵士,您真是太没礼貌了,怎么会对罗伊爵士讲出那样失礼的言辞。”

    马萨奇伦夫人讲完这句话后和蔼的对罗伊说:“好了,好了,年轻人,我想克塞洛爵士知道自己错了,好吧。就让我留在这里教训他,耶娜雅带着您去取款好了。”

    罗伊冷冷的一笑,用一种在场所有人中,只有马萨奇伦夫人能经常听到的腔调说:“鄙人怀着谦卑的求学之心,从遥远的星系来到泰勒格塔大星域最具学识魅力之风的米哈格星系,从未想到会遇到这样的质疑或责难,为了向这位我不知其姓氏的克塞洛爵士证明我能被称为爵爷,我希望学者之城银行能请出专门之侍应师予以证实。”

    四周的众人面面相觑,马萨奇伦夫人一听罗伊腔调和措辞就知道麻烦来了,只看罗伊的神态腔调和措辞就知道,罗伊身后一定挺立着一个古老的贵族家族。马萨奇伦夫人紧皱眉头,绞尽脑汁想办法不让事态失去控制,尽量控制在一个朋友斗嘴的范围内。

    只是罗伊已经轻轻的从怀里掏出自己的身份卡牌,眼睛盯住马萨奇伦夫人说:“还请请出侍应师,证明本人之身份。”

    马萨奇伦夫人知道罗伊,已经看出自己的侍应师身份,苦笑了一下,上前微微屈膝说:“我即是泰勒格塔大星域米哈格子爵国吉尔摩星吉尔摩大陆学者之城银行,次席侍应师马萨奇伦·埃利特,请问您要证明之身份是?”

    罗伊不紧不慢用低沉的声音说:“鄙人为泰勒格塔大星域贝布拉齐大公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箭矢大陆男爵领主、南徳布其姆大公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朝阳之光大陆男爵领主、坎布拉王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晨光大陆的男爵领主。以诸神与璀璨大议院的之名义统领勒姆星系。”

    马萨奇伦夫人觉得自己眼前一阵发黑,年长的她知道克塞洛爵士已经无可避免的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