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六章 钓鱼

第一卷 初临 第六章 钓鱼

    夜已经很深了,罗伊却还是没有回到租住的公寓中睡下。

    从幽紫情调酒吧中出来后,罗伊脑子有些迷糊的在学者之城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刚才那一大杯龙舌兰酒的后劲实在太厉害了。现在罗伊的脑袋昏沉沉的,他有点后悔刚才那样的装13举措,否则让朋友们搀扶一下也好啊!昏沉沉的脑袋不由自主地浮想联翩,全是一些原主地生活记忆,仿佛气泡一般不断往上冒。

    记忆中,父亲因为对祖父的怨恨和反叛的关系,在刚刚成年两年内就结婚并有了自己,这在人类生命长达五、六百年的泰勒格塔大星域是很罕见的。

    父亲是战斗系职业中的弓手初级职业,母亲是父亲在学园中的同学,出身自一个几乎破落的贵族家族,记得自己年幼时,父母非常恩爱,对罗伊也是非常疼爱。

    美好的童年在六岁那年嘎然而止,六岁是泰勒格塔大星域孩童进行信仰选择之时,作为欧塞维奥公爵国的贝纳伯爵家族嫡系子孙,自己被迫离开了父母的身边,来到了家族宫堡中等待选择信仰。

    选择信仰是泰勒格塔大星域人一生中最庄严神圣的一件人生大事,每个泰勒格塔大星域人在六岁时可以选择自己终生信奉的真神。

    在选择信仰前,任何人不得在幼儿面前特意宣扬任何神的伟大,否则视为对其他神的亵渎。

    还记得六岁的罗伊,独自走在家族的诸神之殿中,看到那么多的庄严雕像心里都是一阵阵发毛,只是后来发生了什么?这记忆就如同撕裂一般,了无踪影。

    选择信仰后,罗伊就和几百名家族嫡系子孙一起接受统一的照顾和教育了。进入家族宫堡生活后不久,父亲就突破了弓箭手的初阶职业晋级成为了一名中阶狙杀甲士。又因为只能每九十天才可以见到自己一次的关系,就干脆和母亲游学到其他地方深造自己的箭术,从此罗伊和父母就渐渐疏远。

    罗伊的职业之路也不太顺遂,他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学术狂人一样的祖父,能够生出拥有成为弓手潜质的父亲?而自己作为两个弓手的爱情结晶,却没有任何成为任何战斗职业者的天赋。

    更可悲的是罗伊显然也没有继承伟大祖父的智慧,资质平庸的罗伊就默默而不显眼的在家族宫堡中度过了自己无趣的童年。

    罗伊大约十三岁才第一次看到拥有大师阶职衔的祖父大人,祖父大人和罗伊想象中形象完全一样,严肃、古板而又充满了神秘感。

    记得第一次和祖父见面只谈了几分钟,祖父大人问了下罗伊的学业就把他赶走了,又开始了他无休止的实验和写作。

    不过当祖父大人住在家族的宫堡中生活时,每隔二三十天就会见罗伊一次,询问一下自己的学业,虽然只是短短几分钟,但是还是会给罗伊巨大压力,好在祖父大人并不长在宫堡中,而且一走就会走很久。

    罗伊虽然天赋普通,但是在祖父的压力和良好、系统的教育下,还是在二十五岁哪年勉强通过了博学士的进阶,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职业者。要知道,虽然大部分人,一生都会成为这样或那样的初阶职业者,但是在这样的年纪能够成为初阶职业者,还是一件很值得得意的事情。

    祖父大人在罗伊成为初阶职业者不久,因为某种罗伊不知道的原因,强行决定将罗伊送到米哈格子爵国著名的学者之城中学习,并把罗伊托付给半徒半友的马赛洛顾问照顾,罗伊无论当时还是现在,都显然无力反对祖父大人的任何决定。

    于是在并不情愿的情况下,罗伊开始了在蔚蓝之光学园的生活。虽然有着勋爵爵位,但是祖父大人每年也就是会给罗伊二十余个金贝尔作为生活费,他又不惯和别人同住,要租住独居的公寓房,所以生活也不是那么的富裕,没有闲钱消遣,所以来蔚蓝之光学院的最初一段还是颇为努力的。

    改变发生在结识了蓝寇其、瓦塔基、辛纳维斯后。阔卓的蓝寇其,使得罗伊原来单调的消遣变得丰富起来。强壮的瓦塔基,使罗伊也有点爱上了打架这项男人的运动。圆滑而没毅力的辛纳维斯,使罗伊认识到,自己那有些消极的生活态度还是非常正常的。就这样罗伊愉快的在蔚蓝之光学园,消磨了几年的时间。

    突然间罗伊的思绪被一阵悸动所惊醒,头脑也跟着一清。他仔细查探那悸动的来源,发现是来自脑海中那颗纹丝不动地卵形石头。此时,这颗石头散发出强烈地渴望,甚至连一直不动地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罗伊心惊不已,这是发生什么了?清醒过来的罗伊突然发现自己走到了一座庞大的建筑物前,仔细看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不知怎么着就走到了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之殿。

    罗伊站在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之殿外,感觉那块石头的渴望就是冲着真神之殿去的。他不由慌张起来,这可是真神啊!这石头想干嘛?正在胡思乱想间,他猛地看见一个胖神父,正穿着翠绿色带红色纹线的法袍,从神殿内走出。站在神殿外的高阶上微笑着打量着前来做早祷告的信徒,初升的阳光洒在胖神父的身上,让他显得那么的神圣、庄严。而那石头的渴望随着胖神父的出现,突然又指向了这个胖神父。

    罗伊不由自主的随着渴望的引导,慢慢走上神殿的台阶,走到了胖神父的身边,对着胖神父鞠躬致意说:“您好,神圣而强大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之仆。”

    胖神父普罗达米打量了一下罗伊的衣着,就漫不经心的回答说:“你好,信徒。”

    罗伊看到普罗达米神父略显傲慢的神态更加谦卑的说:“神父大人,我曾经在神圣而强大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架前许愿,如今已得尝所愿,今日希望能得到您的指引,来偿还当初的愿望。”这是他挖空心思想出来接近胖神父的办法,这还是多亏了早年去过庙里了许愿还愿,否则还真不知道有这个办法。

    普罗达米神父听到这样的话,表情突然变的热络起来说:“信徒,你是来还愿的吗?要知道,既然神圣而强大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回应了你的祈祷,那么如果你是还愿的话,就必须要虔诚的奉上一片真心才算得体。”

    罗伊恭敬地说:“神父大人,我上次祈祷也有许愿奉献,请您做我的指引。”说着摸了摸怀中,拿出了五个金贝尔说:“我这是身上的所有金钱,以示虔诚。并希望换来您的指引。”

    普罗达米神父看到了那五个金贝尔,眼睛烁烁放光的大声说:“哦,哦,您真是一个虔诚的信徒,我的大人,您对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虔诚真是我这些年的仅见。来吧我的信徒大人,让我们去那边的告解室谈谈,让我听听您的苦恼。”这个提意非常附和罗伊想和胖神父单独相处地愿望,所以他很欣喜地答应了。

    由于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是一个相当孤僻的小神,罗伊听都没听说过。所以他根本没有丁点常识可以让他认出,他视为猎物的胖普罗达米神父实际是一名血祭神父。

    血祭神职是一种只有荒蛮之造物教会才有的神职,因为强大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在传说中是所有没有自主意识,只靠着本能生存的物种之造物主,而这些物种无一不遵循着弱肉强食这一规律繁衍生息,所以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是所有真神唯一喜欢血祭的真神。

    于是荒蛮之造物教会,也就衍生出了一种特殊的神职“血祭神职”。这一神职的主要职责就是定时或不定时的在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祭坛上,将信徒或教会自己捕获、购买的虫族或其他祭品,甚至于一些死刑囚徒,尽可能血腥、残忍的杀死以便取悦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

    可是这样野蛮、可怕的祭奠在渐渐变得以文明自诩的泰勒格塔大星域越来越不得人心,民众不会也不敢对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心存不满,但是却会对血祭神职另眼相看。

    所以虽然一名血祭神父在宗教学意义上来说,也是可以主持弥撒,听取告解、接受奉金或从事任何宗教活动,但是事实上,却几乎没有任何普罗大众,会求助于一名血祭神父。普罗达米神父就是一名世袭的血祭神父。由于如何尽可能血腥、残忍的杀死各种祭品是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手艺活”,而经过神学院教育的神学职业者,通常很难认真去学习或掌握这种“手艺”,所以血祭神父是唯一可以世袭的神职。普罗达米神父的父亲、祖父、高祖乃至有家谱记载的先祖们全都是沐浴在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神恩下的血祭神父。但是普罗达米神父同他的祖先一样,从未从信徒那里感受到尊敬和信赖,这也使得他无法感化任何信徒去找他主持家族祈祷或献上奉金。要知道每当一名神父或主教接到一笔信徒向真神的进献的奉金,都可以抽取十分之一作为自己努力推行神恩的回报。

    正如真神所说说:“谁想收获,必先去播种。”真神鼓励自己的牧人努力向羔羊们传播自己的恩。可惜的是普罗达米神父很少有这样的机会。

    每天普罗达米神父都会早早站到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神殿的高阶上,希望自己能逮到一条漏网之鱼,显然今天普罗达米神父的辛苦等待终于有了回报。

    普罗达米神父深信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了解血祭神职的痛苦,对他们一向宽容,那么五个金贝尔交上去四个显然已经足够。这次告解自己足足可以赚到一个金贝尔。

    这让普罗达米神父觉得精神振奋,他打算告解完成会马上换下法袍,就去赌场一试手气。

    进到了告解室里面,普罗达米神父颠着罗伊已经送上来的五个金贝尔,一边恢复傲慢的语气说:“信徒,告诉我你的苦恼。”一边想怎样尽快将罗伊打发走。

    罗伊说:“神父大人,我上一次来神殿祈求以后能够顺利的得到我的采邑,这里的神父指引我说:‘如你真的虔诚,真神会赐予你所求之百倍。’”这是罗伊唯一能想出的接口,毕竟只有体现自己极高的价值,才能引起眼前这个神父的足够重视。从而查探为何石头偏偏对这个胖神父感兴趣。

    普罗达米神父听了一愣,打断了罗伊的话激动地说:“信徒我记得你刚刚说过,你的祈祷已得到真神的回应。难道在我面前的是一位拥有采邑的世袭贵族吗?”

    罗伊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谦卑的说:“在我主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面前,我和以前一样谦卑。”

    普罗达米神父一听这话,马上打消了尽快打发走罗伊的可耻想法,精神抖擞的胡言乱语说:“当然。当然我的爵爷,如果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所有信徒都如您一般虔诚的话,那么,那么单靠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信徒早就可以把虫族打败了。”讲完后,连普罗达米神父都觉得这话很不得体,就干笑起来。

    罗伊没有太注意到普罗达米神父在说什么,只是听到神父似乎没有立刻结束这次引导的意思,不由长舒了一口气说:“但是,就在我刚刚收获一个巨大喜讯的同时,一个同样巨大的不幸找到了我。我不知该怎样说,神父大人。我相恋两年的爱人,抛弃了我,另结新欢。当然,我可以想象,人世间的男女情爱对您这样的神职人员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无谓的笑话,但是我内心真的是过于痛苦,所以我衷心祈求您的指点大人。”这又是一个很好的引子,罗伊非常佩服自己的急智。

    普罗达米神父听到这话无比惊讶的问:“您是说您的恋人在您得到采邑,成为世袭爵士后抛弃了您?她的新欢也是一名采邑贵族。”

    罗伊回答说:“我想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神父大人。她新的恋人是一名非常杰出的博学士。”

    普罗达米神父差点笑出声来心想:“一名博学士和采邑贵族抢女人,这星域疯了吗?”

    强忍住笑意的普罗达米神父说:“那很简单,您去告诉她,您成为了一名采邑贵族就是了。放心吧,我想她一定会回到您身边来的。”

    罗伊激动地说:“不,不,神父大人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想从别人身边抢回她。我现在也觉得,她现在的恋人跟她更加的般配。我只是想求您指引我该怎么做才能消除心中的痛苦,怎么样做才能在以后面对她时不那么的,那么的……”罗伊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

    普罗达米神父想了好一会才看着满脸痛苦的罗伊,用十分真诚的语气说:“只有祷告,去向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祷告吧,爵爷。哦,许愿请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降下神恩,记住要许下宏大的愿。”

    罗伊立刻回答道:“是吗,神父,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会为这样的事情降下神恩吗?看我在说些什么啊,您那么虔诚的神父的指引我竟然会怀疑。那么我可许下宏大的愿,如果真的消除了心中的苦痛,我将向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奉上一千金贝尔。我请问您的名我的神父,我希望将来能将这笔奉金能由您代呈。”

    普罗达米神父本来听到罗伊说‘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会为这样的事情降下神恩吗?’这句话时很是后悔,虽然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对血祭神父是宽容的,可是这样的信口胡说也过于不敬。

    但是当罗伊提出一千金贝尔奉金的时候,普罗达米神父马上忘记了自己懊悔,面红耳赤的说:“我叫普罗达米,爵士,到了这座神殿说找普罗达米神父大家都认识。如果有其他神父说可以带交给我,您可千万不要那么做,我一般早上都会在神殿中,您最好早上来。”

    罗伊听了普罗达米神父的话后,装着高兴的点头说:“普罗达米神父,我可以触摸您吗?您的指引是我最大的期盼,您的恩情如同真神的恩典。”这话说得罗伊自己都感到恶心,但触摸胖神父是唯一的机会,现在那块石头可以蹦蹦跳跳的,让罗伊都有点担心石头会自己蹦出来。

    普罗达米神父犹豫了一下对罗伊说:“等等,我的爵爷。”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浑浊的墨绿色石头。对罗伊说:“这是我认识的朋友偶然从虫族的身躯中取得的精石,要知道在祈祷时向真神献上精石,可是会更好的,得到神的回应。”随着这块石头的出现,罗伊脑海里的石头突然剧烈颤抖起来,发出一种狂喜的情绪。

    罗伊忍着脑海内石头的煎熬,用颤抖的手接过墨绿色的石头,装着惊喜的说:“神父大人,这真是给我的吗?”石头一到罗伊手中,脑海里的石头就安静了,仿佛满足了愿望一般,看来石头的渴望就是这颗精石啊。

    普罗达米神父本来觉得罗伊连自己是血祭神父都看不出,应该是一个大大菜鸟,所以想把自己在血祭中,从一个诡秘虫族身体中得到的石头冒充精石卖给他。

    要知道精石只会从虫族血祭祭品的头颅中取出,而且这些东西出现的几率非常小,偶然出现也统统归神殿所有,一颗都不会流进普罗达米神父的口袋。

    普罗达米神父心里暗暗着急,嘴里缓慢的说:“坦诚的说,我的爵爷,像我这样的,贫困的,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之仆是没有多余的精石的,我也觉得精石,可以代表我的友谊赠送给您这样虔诚的采邑爵士。所以就把我唯一的一块精石给你了!”

    罗伊马上装得很激动,连忙说:“您看您说了什么啊,真神在上,我尊敬的普罗达米神父,我完全不是那样的意思,我为自己的无知向您致以最真挚的歉意。”罗伊向普罗达米神父深深鞠躬致歉。

    然后罗伊紧握着手中浑浊绿石说:“我想这是我一生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之一。我全名为天行者·罗伊。在您这样一心虔诚侍奉真神,用尽全部身心精研神典的神父面前,我实在无法说出我的爵衔。无论如何,能拥有您这样的朋友都是我毕生的荣耀。”

    普罗达米神父暗暗得意自己的口才,却也为罗伊的真诚所感动,觉得和这样一条大鱼交上朋友也很不错,也非常正式的说:“请不要这样说,爵爷,指点每一位迷途的羔羊是我们神父的天职,我全名为耶纳的·普罗达米。能拥有您这样的朋友也同样是我毕生的荣耀。”

    正在这时,一阵阵悠扬的晨钟在学者之城的上空响起,早弥撒的时刻已经到了,罗伊没有再说什么,就匆忙的和普罗达米神父告别,径直的向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的大殿走去。

    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大殿中已经站满了虔诚信徒的身影,虽然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在学者之城这样以文明和知识为城市标志的城市中,并不是信徒人数比较靠前的真神,但是庞大的真神大殿里面还是站的满满的,足足有几百信徒站在大殿中,想要在这样清亮的早晨沐浴真神的恩。

    罗伊随着不断涌入的人流,缓步步入大殿,主持弥撒的主教还没出现,罗伊看着大殿正中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神像,双手交扣紧握,心里默默祷告。在装腔作势一番后,他带着那块奇怪的“精石”战利品,离开了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之殿。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