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五章 得失

第一卷 初临 第五章 得失

    蔚蓝之光学园大部分学员只要听到了幽紫情调酒吧这四个字眼睛就是一亮,酒吧这种从必南孚星域流传过来的消遣之所,和比泰勒格塔大星域土著的酒馆截然不同。酒吧不会取勇敢之心或绿林小屋之类,直白的名字。酒吧里没有酒馆里穿着鲜艳、暴露的美貌侍女,也很少有满口粗俗的冒险者或怀旧的孤僻老人。一个光怪离奇的舞池,一个吧台和一两名能将各种奇怪的彩色酒融为一体的调酒师,一些自由来此的或丑或美的客人,这一切更能虏获象罗伊这样学院派青年人的心。

    罗伊平时就很喜欢去酒吧这种热闹的环境,不过自从认识苏茜这样的资优生后,最近两年罗伊去的次数已经不长去了,不过偶尔也架不住蓝寇其这帮伙伴的怂恿。

    罗伊“嘿嘿”怪笑的说:“已经几天没看到瓦塔基和辛纳维斯,我罗伊爵爷正有些想念他们呢。还等什么,亲爱的蓝瑟。让我们这两个摆脱女友约束的两位绅士,向着幽紫情调出发吧。”

    “你们这两个摆脱女友约束的两位绅士,想去幽紫情调干点什么呢?”一个有点怒气的声音在罗伊身边悠悠的说。罗伊这才看到,蓝寇其的女友苏菲亚就在站在旁边的不远处,用眼睛一咋不咋的看着自己。

    罗伊尴尬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顾左而言他道:“啊哈,这不是美丽、迷人的苏菲亚小姐吗?我想我的眼睛真的是太糟糕了,要不然它不会对像您这么明艳的风景都视而不见的。”这番话罗伊自己都要听得犯恶心,只是原主从来都是这样夸张得表达方式,暂时还不能立刻改过来。不过罗伊已经决定,一定要逐渐纠正周围人的感官,慢慢做个正常人。

    苏菲亚这才“扑哧”一笑说:“好了,好了,罗伊这次我就原谅你喽,下次蓝瑟趁我不在身边如果真的想在幽紫情调做点什么,你一定要偷偷告诉我啊。”

    罗伊干笑着对苏菲亚说:“一定,一定。”那边小声的又对蓝寇其质问道:“真神在上,蓝寇其你这家伙怎么不早说呢?”

    蓝寇其英俊的脸上露出优雅的微笑,用迷人而富有磁性的腔调说:“罗伊,我亲爱的罗伊,我的苏菲亚可是弓箭手这样的初阶战斗职业者啊!你知道的,她可是一直都不放心,让英俊而富有魅力的我,孤身去酒吧那种地方呢。这样的解释你满不满意呢,我的爵爷。”

    罗伊看着蓝寇其消瘦、充满雕塑美感有带点艺术家气息的脸,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满是肉感的胖脸,沮丧的说:“我很满意,真的,蓝瑟,我们就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好吗。”内心却下定决心一定要减肥!曾经英俊潇洒的罗伊,怎么能是块肥肉啦?

    幽紫情调酒吧就在蔚蓝之光学园的不远处,作为学者之城中最早期的几间酒吧之一,幽紫情调酒吧在整个学者之城中的名气,恐怕要大大的超过蔚蓝之光学园。整个酒吧从里到外统统涂满深浅不一的紫色。酒吧里非常的巨大,内部修成了十一个不同的风格主题厅,每个风格主题厅也有普通的酒吧那么大。

    罗伊走进了幽紫情调酒吧中,问蓝寇其说:“蓝瑟,瓦塔和辛纳这两个家伙是在重金属还是嘶吼之风里?”

    蓝寇其回答说:“我刚才看到,他们是在悠品格调里。”

    罗伊愣了一下,一头雾水的说:“这两个家伙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有格调?”

    罗伊推开了悠品格调主题厅的大门,一阵舒缓的音乐如同流水一般在他的心间划过,罗伊心想:“这样的音乐风格有点像原来世界的蓝调啊,想不到世界不同,但音乐的风格却很相似!”

    蓝寇其推了一下正在欣赏音乐的罗伊,用手指向偏向西北的一个角落说:“看瓦塔基和辛纳维斯在那呢,我们过去吧。”

    罗伊顺着蓝寇其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个大大的半圆型的软椅上,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正边摇头晃脑的欣赏音乐,边和身边一个略显瘦小的身影说这些什么。这两个人正是罗伊的另外两位最好的朋友瓦塔基和辛纳维斯。

    罗伊抛下了蓝寇其和苏菲亚,快步冲到了瓦塔基和辛纳维斯面前大声喊:“嘿嘿,小子们,快把你们的美酒献给罗伊爵爷。爵爷会赦免你们不带爵爷,偷偷寻欢作乐之罪。”

    一般每当罗伊这样说后,高大的瓦塔基总会大笑着用手勒住罗伊的脖子,瘦小的辛纳维斯则手忙脚乱的瘙罗伊的痒,直到罗伊投降。

    但是这次不同,辛维纳斯看到罗伊,脸上显然露出吃了一惊的表情,瓦塔基则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辛维纳斯,打了个响指,翁神瓮气的大声说:“来一瓶最烈的龙舌兰酒。”

    对几个朋友装着熟悉,其实是陌生人的罗伊,一点也没觉得今天两人的不同,这是以为他们遇到了什么好事也想庆祝一番,这样的动作整合现在罗伊的心情,所以他笑着说:“瓦塔、辛纳你们两个家伙怎么了,发财了啊?也好,今天爵爷可不付账啊!”

    这时蓝寇其已经慢步走到了罗伊身边小声说:“坐下,罗伊,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小声慢慢谈,这里可不是重金属或嘶吼之风,你们吵到别人了。”罗伊向周围张望了一下,见周围有些人正在看向这边。

    罗伊记得幽紫情调酒吧很有一些客人是颇具实力的,这类客人大都喜欢去音乐轻松或柔和的主题厅,慢慢品上一杯好酒,享受幽静风情。更何况在悠品格调这样的主题厅里,这样的大声讲话,本身就是一种很不得体,很没有礼貌的事情。

    罗伊从谏如流的坐到软椅上,压低声音自嘲的“嘿嘿”笑了一下,这时侍者也送上了瓦塔基点的龙舌兰酒,殷勤的打开龙舌兰酒,帮每人倒上了一杯,然后面对着罗伊,始终低着头,缓缓地退下。

    瓦塔基和辛纳维斯向罗伊搂过来,“还是爵爷有魅力啊!”苏菲亚也是不住的打量着罗伊,蓝寇其则是意味深长的说:“嘿,我的罗伊爵爷,这个侍者可是见惯了上位者的了,想不到一天不见,罗伊爵爷就愈加威武不凡了!”

    罗伊也觉得莫名其妙,他也不知道侍者为什么突然对自己这么恭谨,听了蓝寇其的话,只好“嘿嘿”一笑道:“我可是一直都很威武不凡的,只是一直没机会展现啊,我亲爱的蓝瑟。”其实他心里想的是,难道老子王八之气爆发了?

    其实罗伊虽然生性散漫,但是作为古老的贝斯伯爵家族的嫡系子孙,从小便是接受的最正统、严格的贵族教育,所以即使是最挑剔的礼仪家也很难挑出他举止间的毛病。只是以前不那么富裕的罗伊,因为囊中羞涩所以举止不是那么挥洒自如,毕竟罗伊一向认为肚子比面子要重要得多。而现在统御一个富裕星系,成为男爵的罗伊殿下,可以说已经完全不必考虑,金钱这个微不足道的问题。再加上成为星系领主贵族后,受到真神的祝福和关注,在举止之间不知不觉就有了上位者的气息,所以现在罗伊展现的气质,已经和一天前完全不同。

    没有喝过龙舌兰酒的罗伊,拿起龙舌兰,仔细打量着,只见酒杯中的酒好似琥珀一样,在杯中映照着酒吧的灯光,不断闪烁,就仿佛泰勒格塔大星域的星辰一般!旁边蓝寇其伸手搂着他,端起酒杯道:“罗伊,我的爵爷,看什么啦?来我们一起干了一杯!”

    瓦塔基和辛纳维斯也异常兴奋的举杯道:“罗伊,罗伊,今天什么破事都别想!来我们不醉不归!”

    罗伊奇怪的问:“瓦塔、辛纳你们说得什么意思?”蓝寇其瞪了瓦塔基和辛纳维斯一眼,然后哄着罗伊道:“他们两个有病了,别管他们。我们干!”

    罗伊和三个好朋友,还有苏菲亚碰了杯后,一口气喝下了一大杯龙舌兰,烈酒像一道火线一般从口中贯穿到胃里。说实话这酒其实一般,味道介于葡萄酒和鸡尾酒之间,只是酒精度数似乎有点高,让习惯喝白酒的罗伊都感到有点呛。罗伊一下子就感觉有一点晕,他打了一个酒嗝后开口问:“怎么了,瓦塔、辛纳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吗?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了?”

    瓦塔基也举杯一口气喝光了一大杯龙舌兰酒,也不讲话,只是眼光狠狠的盯着辛纳维斯。辛纳维斯被瓦塔基这样狠狠盯住,神情更加的不知所措,就掩饰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杯中的烈酒。

    罗伊知道自己三个好朋友中,蓝寇其出身于富商世家,家境十分优渥。虽然不是家中的长子,但是唯一的哥哥身体听说非常不好。再加上蓝寇其相貌英俊、讨喜,相处下来十分容易给对方留下美好印象,这对于不是靠采邑、领地徽收,而是靠着店铺、人脉维续的商人世家来说,是十分重要的特质,因此家族中长辈对他十分看重。而且蓝寇其已经拥有了博学士这样的低阶职业,并马上要突破到博学者这样的中阶职业,听说等到他成为博学者时,家族就会花上八千金贝尔的战争献金,为他买到一个勋爵位。可以说蓝寇其以后的人生是一片光明的。

    瓦塔基出身于破落贵族家族,听说家族曾经有着非常显赫的地位,但是传承到瓦塔基祖父那,家族已经非常的没落了。瓦塔基的祖父还勉强拥有着一个勋爵的头衔,但是已经没有能力在儿子出生时,交纳一千又三百金贝尔的贵族奉金了,于是瓦塔基的父亲就没有了贵族头衔,成为了一名公民。瓦塔基的父亲前半生,都在为振兴破落的家族而努力。可惜止步于甲士者这样中阶战斗职业的他,最辉煌的人生时刻也不过是“神圣贵族联军北部战区卡被托姆星系布德勒斯星火贝壳大陆第三军团第二步兵师第三团第一营上尉主官”,这离可以被封为世袭贵族的准将衔,无疑天差地别。瓦塔基的天赋比他的父亲要好一些,还未成年,就已经成为了高阶战士这样的初阶战斗职业者,怀揣重振家族梦想的瓦塔基,在罗伊的三个好友中也是最努力、勤奋的。

    辛纳维斯则是个出生于普通的公职家庭,滑头滑脑的青年。作为伟大的指挥家戴维侯王的忠实簇拥,辛纳维斯一心想要成为一名参谋家,不得不说辛纳维斯的确有着聪明的头脑,可惜的是他的毅力和罗伊很有的一拼,所以希望可谓渺茫。

    罗伊的好友们也大约知道罗伊的身世,罗伊是某个领主贵族家族家主的第四代嫡系子弟,所以从小就有着勋爵爵位,成年后更是会成为一名世袭爵士。但是这样的贵族子弟其实有很多,当与他们有着直系血缘关系的领主贵族家主去世后,他们也就沦落为旁系子弟,通常也绝不会有什么采邑。这样的贵族子弟如果没有什么能力的话,这一生也就顶着一个世袭爵士的头衔,靠变卖一些祖产度日勉强维持体面。两三代后就会沦为破落贵族,失去爵衔。罗伊如果不是独子的话,又拥有一个智慧如海的祖父的话,恐怕这样的日子就是他的写照。

    平日里在罗伊、蓝寇其、瓦塔基、辛纳维斯这个四人小团伙中,其实罗伊和辛纳维斯因为性格原因会比较亲近,当初罗伊追求苏茜辛纳维斯可是出了不少妙招。

    所以罗伊看到瓦塔基明显一副要和辛纳维斯过不去的样子,马上帮瓦塔基倒上了一杯龙舌兰酒,笑着说:“还是我们的瓦塔喝酒爽快啊,都是好朋友啊,怎么了你和辛纳维斯那个小子闹了什么别扭吗?”

    蓝寇其轻轻叹了口气想了想对罗伊说:“没什么,这两个家伙前几天因为……”

    苏菲亚突然打断了蓝寇其的话说:“蓝瑟,你真的觉得这样说对罗伊好吗?我知道我的蓝瑟是个十分重视友谊的人,但是你又能将真相掩饰多久呢?其实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啊,我觉的话讲开了,才不会真正伤害你们四个人的友情啊。何况我突然今天觉得,罗伊也许不像你们以前想的那么脆弱呢。”

    罗伊听的一头雾水说:“真神在上,苏菲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和我有关系?我最近的十几天,可是一直都在准备我的昆虫学补考呢,这些天我根本没有和这三个家伙在一起啊。”

    苏菲亚回答罗伊说:“罗伊抱歉,你的问题我恐怕不能回答。我想由你的三个好友中的一个告诉你的话会更好。”

    蓝寇其接过了苏菲亚的话说:“罗伊,苏菲亚说的对,这件事情,你早晚都知道,我自作主张的想向你隐瞒,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说完蓝寇其站起身诚恳的向罗伊鞠了一躬。

    罗伊连忙摆手说:“好了好了,蓝瑟,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一定都是为我好,我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罗伊心想,发生什么了?这几个家伙怪怪的?

    蓝寇其坐下来一口气喝光了自己杯中的龙舌兰酒,长长嘘除了一口气说:“罗伊,准备补考的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你还记得大约两个月前,来学者之城游学的辛纳维斯的表兄比托诺吗?”

    罗伊说:“当然记得,那可是个很杰出的人呢,刚刚成年就有资格参加博学者的升阶考试了,他不是说为了在突破博学者的考试中更有把握些,所以特地从恐沃德王国来学者之城游学的吗。我们几个可是和他好好地喝了几杯呢。”

    蓝寇其表情复杂的说:“他在博学士中的主攻方向是参谋家,所以一直都是在和辛纳维斯一起上卡帕维纳其高级讲师的战略学。比托诺的确非常出色,听说在战略学上更是有着惊人的天赋。”说到这,蓝寇其停顿了,缓声说:“在战略课上,唯一可以和比托诺旗鼓相当讨论问题的,就只有连续两个年度的战略学第一名,吉安娜·苏茜了。”

    罗伊听到这里,如果还不知道蓝寇其想要说什么的话,他也枉费被各种网络言情剧洗脑十几年了。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只是心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毕竟他认识的吉安娜·苏茜,只是存在记忆中,就仿佛看了一场言情剧,吉安娜·苏茜就是剧中的女主一般。虽然心里没感觉,但罗伊毕竟是在扮演原主,所以他不得不装出一副伤心的表情,愣愣的发起了呆。蓝寇其看到罗伊的脸色,马上住嘴,什么话都不再说,只是给自己和罗伊都又倒了一杯酒。

    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罗伊低声问道:“然后呢?”

    没等蓝寇其开口,瓦塔基就恨恨的说:“然后就是苏茜这个小娘们和辛纳维斯的表哥比托诺好上了,听说两人本来互相看不顺眼,还是辛纳维斯介绍两人认识的呢。”

    辛纳维斯听到这连忙争辩说:“真神在上,瓦塔基。我当初只是为了让他们别再像斗鸡一样的争吵,才介绍他们互相认识的。如果知道今天的会这样,我以我最崇敬的指挥家戴维侯王之名起誓,我要是介绍他们互相认识,就让我一生都成为不了参谋官。”

    瓦塔基撇撇嘴说:“辛纳维斯,你认为你这一生真的会有机会成为参谋官吗?”

    辛纳维斯听到这话,几乎要跳起来,正想大声争辩,蓝寇其沉声说:“够了,瓦塔、辛纳,够了,都闭上嘴。”

    罗伊冷眼看着好友们的争执,说实话这几个朋友确实是原主最好的朋友,只是可惜自己不是原主,虽然感动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沉默以对。

    见到罗伊在沉默,好友们都逐渐安静下来了,一时间他们这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罗伊轻声问苏菲亚:“苏菲,您和苏茜在一栋公寓楼上,请问一下,苏茜真的已经和比托诺在一起了吗?”他总是要确定一下,虽然自己对苏茜并无感觉,但平白被抢了女友,怎么也很没面子。

    苏菲亚带着怜悯的表情回答说:“是的,罗伊。苏茜一直无法面对你,她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这一切。我听说比托诺就打算这几天晚上偷偷来亲自和你解释。他说想让你狠狠的打一顿出气,他说非常抱歉……”

    听到这样话,罗伊因丢了面子而产生的最后一丝恼怒也消散了,一个没感情的前女友,一个不知道是善心还是懦弱的第三者,实在让罗伊提不起兴趣来!自己可是统御一个星系的天行者男爵啊,就为这些小破事闹?太不值得了!

    “带去我的祝福吧,苏菲。请告诉苏茜说罗伊尊重她的选择。并向她和比托诺博学士带去我的祝福吧。告诉他们,我们从此两不相欠!”罗伊平淡的对苏菲亚说道,心想也好,自己再也不用担心被原主的女友识破身份了,这也算有一得必有一失吧。

    “啊。”苏菲亚吃惊的看着罗伊,万万没有想到罗伊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罗伊平静的看着苏菲亚眼睛,郑重的向苏菲亚点头致谢道:“对您今天所做的一切万分感谢,我的朋友。”

    然后罗伊站起了身,对着蓝寇其、瓦塔基、辛纳维斯说道:“今天我的心情,显然不适合在这样的地方消遣了。”说完他拿出了十枚金贝尔,放到桌上说:“不过今天就给我一个豪气的机会吧。这几天也麻烦大家别来找我,万分感谢!”说完快步走出了幽紫情调酒吧。

    罗伊才消失不见,辛纳维斯才反应过来大声说:“罗伊怎么那么反常,真神在上,他不会出什么事情吧!瓦塔基你这个大块头,他刚才出去,你怎么不挡住他。”

    瓦塔基苦笑着说:“我是想挡住他,叫他和我们呆在一起的,可是不知怎么了被他的眼神一看,竟然就,竟然就,总之今天的罗伊太反常了,蓝寇其,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再去看看他,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会愧疚一生的。”

    蓝寇其叹息的着说:“也许我们都错了,我们都看错罗伊了,他不会有事的。他远比我们想的坚强。亲爱的苏菲,你要把今天所有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苏茜,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苏菲亚答应着心里叹息着想:“如果罗伊一直是今天的那种气质和举止的话,也许苏茜就不会移情别恋了吧。可惜罗伊和比托诺在相貌和才学上实在是差距太大了,苏茜这十几天也是非常的痛苦啊,算了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希望罗伊能早点好起来吧。”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