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四章 晚餐

第一卷 初临 第四章 晚餐

    罗伊已经狂喜到麻木了,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表现现在的心情了,他想:“我靠,我发财了!以后在泰勒格塔大星域勒姆星系混吃等死就行了!这个臭石头可真会挑人,这个罗伊一看就是个鸿运当头的!难不成原主是哪个真神的私生子?”

    罗伊再一想:“也不一定啊,传说中已经在诸神黄昏中沉睡很久的最喜欢留恋凡人女子的幸运之主宰比且那勒真神,可是很有几个不成器的神子呢,现在还在那些滑稽戏子口中被传诵的好运之贝不贝布托枢密主教在传说中可不就是他的亲子。”

    罗伊马上回想了起了在剧院中看过的,那位几乎是普罗大众最熟悉和喜欢的枢密主教的一个桥段和自己比较了起来:“好运之贝不贝布托枢密主教在未成年前只是个卑微的猪倌,临成年的前晚才在放猪的途中感悟神恩,成为一名灰衣神父,从此献身于传播幸运之主宰比且那勒真神的伟大信仰中。而我现在可是已经达到博学士初阶职业者啊。”罗伊想到这欣慰的一笑,想到:“仔细一想自己竟比一名神子还要出色!”

    马赛洛顾问看到罗伊得意的神情,不由又好气又好笑,他知道并理解罗伊现在的想法,只是自己的主君这么不堪,确实让好胜的马赛洛顾问有些挂不住脸,他尴尬的咳嗽了几声。

    罗伊此时正在做梦,他越想越远,又想到了诸如贝不贝布托枢密主教百岁时才成为了一名大主教。自己才三十一岁就已经成为了一名富有的星域领主,领主贵族可是三十五岁才算成年,自己更可以算了少年得志了!听到马赛洛顾问的咳嗽声,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表现得太不堪了,连忙红着脸正经危坐。

    马赛洛顾问淡淡的问道:“我的殿下,您没有什么不妥吧?”

    罗伊连忙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只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心中难免有些激动罢了。”作为一个长在资讯大爆发时代和娱乐至死时代的大好青年,他的脸皮已经修炼的很厚了。

    马赛洛顾问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说:“我的殿下,难道您不觉得这样封赏对于一个神恩领主贵族,是不是太过了?”罗伊不是笨蛋,他立刻想到了什么,连忙看向马赛洛顾问。

    马赛洛顾问短暂思考了一下说:“我只能依据原有的一些纹章学上的封爵事例,对此事做出一些简单的猜测。您要知道,一项新的高阶职业的出现对整个泰勒格塔大星域是一项巨大冒险,但对于一些国家来说却也是巨大的机遇。其中最为重要的好处就是新的高阶职业宗学院的建立。您要知道,一旦在一个国家建立了这个新职业的宗学院,那么在最初所有的虫类研究家都将出自这个国家的宗学院,这将使这个国家在虫类研究家这一高阶职业体系中具有非常巨大的领先地位,这种领先至少能持续上千年甚至是永久性。比如泰勒格塔大星域几乎所有最出色的参谋家几乎都出自指挥家戴维侯王所统御的比奇纳戴维侯国,而其中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参谋官宗学院就坐落于比奇纳戴维侯国。如果虫类研究家是种非常强力的高阶职业”

    马赛洛顾问顿了顿真诚的说:“虽然以我浅薄的智慧想不到这项高阶职业的强大之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以天行者·威利斯殿下的天赋与才学,他所创造的高阶职业一定是非常强大的。那么虫类研究家宗学院的建立,对于那些强大国家就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了。”

    罗伊想了想说:“那么马赛洛顾问,您的意思是说,《神圣教谕》和《联盟大宪章》的规定,谁将领地分封给我的祖父大人谁就将得到宗学院的建立权?”

    马赛洛顾问笑着说:“虽然在《神圣教谕》和《联盟大宪章》中没有这样的记载,但是所有真神对信徒的教导中可都有‘谁想收获,必先去播种。’啊。”

    罗伊又问:“那么为什么有三个国家会将领土分封于祖父大人呢?”

    马赛洛顾问苦笑着说:“万分抱歉我的殿下,博学家的长处就是拥有广博的知识,至于现时国家间的博弈就不是我的能力范畴了。我也觉得非常奇怪。您成为一个富裕的男爵领主这可以说是奇迹,但是毕竟也是有此可能。您成为一名统领整个星域的星域领主这样的奇迹出现的几率微乎其微,但是毕竟也有这样的例子,据我所知,惟其林伯爵国唯一的一名男爵奇窝齐纳德男爵殿下也是统驭着整个曼德曼奇得星域,当然那个星域唯一行政星洛基曼穆星上的大陆比吉尔摩大陆还要渺小许多。但是您成为一个拥有三个大陆的富饶星域男爵我发誓已经超越了我心目中奇迹的界限。我实在是无法想象发生了什么?事实上,昨天傍晚,我正与夫人散步,吉尔摩大陆真实之影卡法雷纳真神神殿中的大主教传见我,并亲自施法真相之井,使我能与您的祖父天行者·威利斯殿下相隔半个大星域交谈良久。您的祖父天行者·威利斯殿下吩咐我将以上的所有种种以适当之方式转达与您。”

    罗伊站起身严肃的点头说:“无论如何,非常感谢您所做的一切我的马赛洛顾问。”

    这时罗伊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罗伊原形毕露的揉了揉肚子说:“马赛洛顾问,我已经知道了这一切,我们是不是该吃晚餐了。”

    马赛洛顾问第一次爽朗的大笑:“好的罗伊,我保证这将是您在我的家中最丰盛的一餐。”

    当罗伊和马赛洛顾问走出书房时,马赛洛夫人正在书房门外,焦急的转着圈等待。一看到两人出来,马赛洛夫人脸上的焦急马上消失不见了。

    马赛洛夫人来到罗伊面前施礼说:“罗伊爵爷,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虽然简拙,但还请您赏脸。”

    罗伊看到马赛洛夫人的这样做派,心里不无恶意的想道:“如果我这时候说我不想赏脸,那么马赛洛夫人的脸色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罗伊心里这样想嘴里却说:“马赛洛夫人,您实在是太过多礼,那么我就打搅一餐了。”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进到了餐厅,罗伊还是小小吃了一惊。

    餐厅显然经过了非常精心的布置,所有的烛台上都点上了杨松蜡烛,杨松那轻柔的说的不出感觉的味道马上就让罗伊肚子更饿了一倍。这么多的价值不菲的杨松蜡烛散发着轻柔的光芒,这种光芒照到餐厅中参差的几束鲜花上更是美轮美奂。

    餐桌上食物虽然不是太多却都是非常高档的食材,毕竟罗伊没有来吉尔摩大陆前,每年都会参与个一两次贝纳伯爵家的家宴,所以颇为认识几种食材,像餐桌当中最显眼的主菜,就是来自泰勒格塔大星域极西边的几个边缘星系上才出产的红珍奇果实,这种红珍奇果实也只有那几个星系特殊的土壤和气候才能生产,并且非常娇贵,生长周期也很长,一般只有中阶德鲁伊培育才能保证一定的产量,更要命的是出产红珍奇果实的几个星系都是虫灾最严重的星系,即使是高阶战斗职业在这样的星系也很难长期生活,在这里种植农作物也等于和死神搏斗一样,这样的食材的价值也就可以想象了。

    罗伊不用想也知道像这种食材,一定是要专门的厨师才能够做出来,马赛洛家的老厨娘桑布瓦是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手艺的。

    罗伊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一餐晚饭,恐怕比我在这里七年,所有吃的晚餐加在一起,都要昂贵许多了。幸好已经给了马赛洛顾问一个臣卿之位,以后多给些俸禄就是了,不然我真是很难吃得下去啊。”

    马赛洛夫人偷偷观察着罗伊的表情,想要看出罗伊男爵殿下对自己竭尽全力准备的晚餐是否满意。要知道这顿晚餐只是杨松蜡烛就整整花费了六个金贝尔,这几乎可以让一户中等人家体面的生活四十几天了。

    至于餐桌上的菜肴她几乎都不认识,她只是趾高气扬的去到了学者之城里她所知道的最高级餐厅香浓余味里,告诉店家家中晚上将招待一名即将成为领主爵士的贵族,并特别说明这位爵爷和这自己非常熟悉,这次会餐只是非常私人的就餐,不需要准备太多菜式。不一会在店家和侍者的小心态度和恭维言词中三百六十七个金贝尔消失了。

    虽然马赛洛顾问作为一名拥有教授教职的博学家收入可算丰厚,但是马赛洛夫人还是没有想过置办一次体面的贵族晚餐能够花费到如此地步,要知道三百多的金贝尔几乎可以让一个初阶职业者积蓄一生!如果不是考虑到香浓余味餐厅在整个学者之城中的声誉与背景,马赛洛夫人几乎就认定这是一场可耻的诈骗。现在马赛洛夫人唯一担心的是罗伊男爵殿下是否那么的识货。

    罗伊等了一会,看到马赛洛夫人并没有招呼自己就坐,心里着急,就装模作样的说:“哦,夫人,您实在是过于破费了,只是一顿普通的晚餐您竟准备的如此精美。一份红珍奇果实搭配瑟蓝羊脯的主菜,真神在上,我从未料到这两样来自大星域极西和极东的食材竟会在一个盘子里相会,这样的招待即使对于一个男爵来说也过于奢侈了,我不得不非常正式的感谢您,我亲爱的马赛洛夫人,感谢您带给我这丰美的一餐。”说完罗伊轻轻鞠躬点头向马赛洛夫人致谢。

    马赛洛夫人听到罗伊评论食材时,就放下了悬空很久的心。心里暗暗想:“毕竟是大家族的勋爵出身,眼光还真是毒辣啊。那个什么红珍奇果实,在今天以前不要说品尝,我可是听都没听过啊。”

    马赛洛夫人因为走神,胡思乱想就没有完全听清罗伊的话,只是隐约听到罗伊说,感谢自己的招待,不由心花怒放马上施礼说:“这没有什么,只是一些非常简陋的吃食,还请您多家担待。请您在主位就餐,就由我来给您奉餐。”

    罗伊微一点头就走向的餐桌的主座坐下。马赛洛夫人微微一愣,因为即使罗伊成为了男爵殿下,虽然可以在马赛洛家招待他时坐在主座上,但是如果罗伊对马赛洛顾问心怀尊重,一般还是会坐在首席客座,最起码还是会谦让一下,这是最基本的礼仪。即使是好运之贝不贝布托殿下在荣升枢密主教后,去他最好的朋友布达利勋爵家炫耀,被布拉利勋爵家招待就餐也是坐在首席客座,并出了不少的笑话。罗伊的举动,显然比以无知闻名整个泰勒格塔大星域上万年的,贝不贝布托密主教还要不知礼仪。

    马赛洛顾问非常了解自己的夫人,看到自己的妻子发呆朗声说:“我亲爱的夫人,您的布置安排实在是太恰如其分了,不久前在真神的鉴证下天行者·罗伊男爵殿下已经为我进行了封臣,作为卿家的我们当然要用主位侍奉我们尊贵的领主殿下。”马赛洛夫人听到这样的话,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双手捂住了张得大大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尖叫。

    马赛洛顾问走到狂喜的马赛洛夫人身边,用温柔的声音说:“是的,我最亲爱的尼雅,你的丈夫在不久前,于真神的鉴证下,已经成为了一名真真正正领主家臣。你现在可以回到你的娘家告诉所有姓纳威库思的家伙,你选择嫁给我是多么的正确了。不过现在,亲爱的马赛洛夫人,您应该要给我们的领主殿下奉餐了。”

    罗伊还是第一次看到了马赛洛夫人那样的失态,同样也是第一次听到马赛洛顾问用那样温柔的语调讲话,罗伊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缠绵悱恻或者悲伤凄美的故事。但是显然,在这样的时刻,一位有教养的人得体的做法就是视而不见。于是马上,罗伊马上对面前有着清雅描绘的餐盘,产生了无比的兴趣,仔细的鉴赏了起来。这些菜虽然他都认识,那还是在家族领时见过吃过,到如今已经十多年了,一些菜的味道在记忆中已经淡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尝一尝了。

    当马赛洛夫人不好意思的走到罗伊身边一边行礼一边不好意思的说:“尊敬的男爵殿下,刚才我失态了,真是太失礼了。”

    罗伊礼貌的点头说道:“不,不,不,夫人您在说什么啊?应该是我太失礼了,哦,您餐桌上的餐具,真是太过华美了,您看我刚才只顾看着,这件精美的餐盘上的描绘,不知不觉就走神了。我真是急不可耐的想要享用我的晚餐了呢。”。

    马赛洛夫人脸上露出感谢的微笑说:“您说的对,时间已经很晚。那么让我给您,我最亲爱的男爵殿下,切开这只红珍奇果实,开始这美好的一餐吧。”大约一又四分之三个时刻后,罗伊享受完了这顿毕生最惬意的晚餐,在马赛洛顾问夫妇的陪送下走出了马赛洛顾问家。

    马赛洛顾问在罗伊告辞前,郑重告诫罗伊说:“罗伊殿下,您要记住,如果您坚持认为过多的保卫会限制您的自由,因此坚决不向吉尔摩大陆任何神殿请求领主保护,那么您就不要告诉任何人您的领主爵士身份。我再次向您强调,在吉尔摩大陆学者之城,这样一个以自由学术著称的城市中,变革者的力量是会比一些普通城市大很多的!我可以想象您对那些反对贵族统治,表面总是高呼‘在诸神面前,人生而平等’,实际却懦弱无比的变革者们非常藐视,可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不堪一击,才使得他们会更加分疯狂的想要证明自己的强大。显然一个没有任何卫士保护的、低阶的非战斗职业者的领主贵族,正是他们最好的目标。我再次希望您能考虑,终止在蔚蓝之光学园的学业,尽快前往您的领地。坦白讲以您目前之的身份、地位哪怕是获得非战斗顶阶职业,也只是能多得到一些赞美罢了。”

    罗伊沉吟了一下说:“马赛洛顾问,我非常感谢您的提醒,但是我还是决定暂时留在学园,等到毕业后再前往我的领地。毕竟我还有半个学期就要毕业了,而且祖父殿下也说过,他正在完成《昆虫与虫族的比较性分析》的第十七卷最后的出版工作,并决定要在大约三个月后才见我。虽然我是统御勒姆星系的天行者男爵,但是我认为,等到祖父大人完成了自己工作后,我陪同他前往勒姆星系,才是我心目中,天行者家族在勒姆星系,最得体的登场方式。”这是他在晚餐时深思熟虑地,毕竟一个急不可耐要登临高位地孙辈,和一个知礼守礼恭谨守候地孙辈,祖父应该更喜欢后者,祖父可是他合法性地根本保证。而且他也好借此机会,好好熟悉一下原主地言语神态,以防止在祖父面前露陷。

    马赛洛顾问见劝说无果,只能暗暗叹息心里想:“只能先这样了,等三个月后见到了天行者·威利斯殿下,以天行者·威利斯殿下的睿智自然能解决这件棘手的问题。”

    罗伊和和马赛洛顾问夫妇告别后,走在蔚蓝之光学园教师生活区的林间小路上,周围的树木抖动着叶子,在柔和的月光下“沙沙”作响。

    罗伊长长舒了一口气,为今天这奇幻般地变化而感叹不已,心里激动的想:“我就这么着成了一个男爵了,呵呵!在记忆中地那个贫穷、卑微的贝纳·罗伊勋爵已经成为了历史,我是天行者·罗伊!一名荣耀的男爵殿下,而且还是一名拥有一个富饶星系的星系领主!这真是TXX的幸福啊!”

    罗伊边想边走,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走出了蔚蓝之光学园教师生活区,他拿出了自己的怀表,二十一点又三十七分,这是一个不算太早,可是也不算很晚的时间。

    罗伊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即使回到了租住的公寓,也实在是不可能入睡,心想:“也许我可该去和好朋友们一起分享一下快乐?”原主在学院里还是有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的,他现在心里实在憋得慌,想找人一起去嗨一下,除了好朋友之外,他实在想不起其他人。

    罗伊想到这,就马上加快步伐,朝学园公寓楼小跑着奔去。突然一个身影猛的搂住了罗伊,罗伊大惊失色,大声喊道:“谁,是谁,想干什么?”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嘿嘿,我亲爱的罗伊,你今天一天去干什么了?”

    罗伊听到是原主在蔚蓝之光学园最好的朋友之一,蓝寇其的声音,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罗伊挣脱开蓝寇其的魔掌,兴奋的说:“啊哈,蓝寇其,我今天可是度过了神奇的一天呢。不过呢,今天发生的那些神奇的事情,我恐怕要以后再慢慢告诉你了。现在时间紧迫,我必须要先去找瓦塔基和辛纳维斯,我们一起好好喝几杯!”

    蓝寇其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上前搂住了罗伊大声说:“罗伊,我亲爱的罗伊,这可是一个好主意,走我们去找他们去。”说着两人搂着肩膀的跑去。
新书推荐: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 我要靠吃软饭当天下第一 农家寡妇养娃儿日常 殊途ST 我能交易愿望清单 带着幸福工厂去八零 重生嫡女医妃倾天下 流末归根 百岁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