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二章 飞跃

第一卷 初临 第二章 飞跃

    马赛洛教授的书房巨大而简单,书房的四周除了留有一扇门就都是巨大的书架,这以往使得不喜欢阅读的原主一进来就有头晕目眩的感觉。不过现在的罗伊可是个经历过后世信息大爆炸,当他走进了这间书房后竟然觉得有些赏心悦目起来。

    马赛洛教授走到他的书桌坐下后,很正式的招呼道:“罗伊勋爵阁下,请坐。”罗伊一愣,和马赛洛教授对视了一会,才意识到罗伊勋爵阁下可不就是自己吗。第一反应是:“完蛋了。”罗伊心想:“原主干了什么事情,把马赛洛老头气疯了吗?这老头从来没有这么客气过!”

    罗伊勋爵阁下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站着好点,便喃喃的说:“那个,马赛洛教授,哦,马赛洛教授我站着就好了,我站着挺好的。”

    马赛洛教授听完后微微一笑说:“好的,罗伊。毕竟也许能让你站着听我教训的次数也许就这一次了。”

    罗伊奇怪的想着:“这老头要走了?”想到这里,他不觉有些欣喜,以后不用再受这个老头的折磨了!不过他忘了,他已经快毕业了,无论马赛洛教授走不走,他都将不会再见到马赛洛教授了。

    看着疑惑的罗伊,马赛洛教授微笑着说:“你过来孩子,你的祖父吩咐我有很重要的话对你说。”

    看到事实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罗伊这才慢慢走到了马赛洛教授的书桌边,静静等待着马赛洛教授开口。

    马赛洛神色复杂的看着罗伊说:“罗伊,我一生最敬佩的就是你的祖父,虫类研究大师马科斯·威利斯殿下。当我和他同一校园学习时,他就不仅仅是我的同学,更是我一生中追寻的目标和导师。我的天资并不突出,甚至有一些愚鲁,可以说正是他给予我的帮助,指明了我前进的道路,才使我成为了高阶职业者。”

    马赛洛教授停顿了一下,突兀的问了一句:“罗伊,你想过你未来的道路吗?”

    罗伊正想着马赛洛教授怎么会称祖父殿下这可不是小事,就愣了一下想了想才真诚的说:“教授您对祖父大人的尊重我深表谢意,但是殿下着称呼太不妥了,请以后千万不要用了。我呢大概能想到自己的未来了,我的外公是个的世袭爵士,母亲曾经说过,要不是母亲出生时外公赌运好,她差点因为缴纳不起贵族奉金,而被剥夺奇彼得女勋爵位,而我之所以能拥有母亲的奇彼得勋爵位也只是因为贝纳家族的面子,母亲几乎是不会给我留下什么财产或采邑的。我能得到的就只有祖父大人的世袭采邑了。

    祖父大人作为高斯家族唯一的一位大师级职业者,又是高祖马科斯·贝纳伯爵殿下的嫡系第六子,可以肯定一定会得到一份很好的世袭爵士采邑。而我父亲作为他唯一的儿子一定也会得到世袭爵士的采邑,这份采邑总会传承给我。

    我成年后的世袭爵士封号在没有分家时高斯家族会给我出钱。等到我孩子出生时,如果高祖还在,家族将会负责他的贵族奉金。如果高祖不在了,祖父也可以用世袭爵士的采邑收入给我出这份钱。我唯一怕的就是祖父大人会把采邑的所有收入都拿去研究。不过也没关系,我终究会成为一个有着采邑的真正的世袭贵族的。这可比那些虚有头衔的所谓贵族强多了。”

    马赛洛教授听到了罗伊这一篇长篇大论不由得一愣,用出乎意料的语气说:“罗伊,看不出你很懂事,也想的真是很长久啊。”

    罗伊优雅一笑说:“马赛洛教授,我已经三十一岁了,还有短短不到两年就成年了,您看我的天分,如果能突破瓶颈,在蔚蓝之光这样的中等学园毕业,成为中阶职业者就已经是奇迹了。而中等的非战斗职业者,除了参谋官能得到与战斗职业一样的地位外,其他的职业者也就是能勉强体面的生活。一些没有采邑的勋爵、世袭爵士几乎就是注定不能把爵位传承下去。没有了采邑的贵族怎么能算真正的贵族。您看看我们的学园,几个平民学生的父母可都是有爵位的,只是因为缴纳不起贵族奉金,而不能使自己的子女成为爵士。我听说有些没有采邑的破落贵族,因为缴纳不起贵族奉金就不在生养,拼命赚钱呢。我虽然不那么聪明,但是怎么能不多想想呢”

    马赛洛教授用欣慰的目光看着罗伊说:“罗伊,你真是长大懂事了。”

    罗伊轻轻叹了口气,低头不语。嘴巴里喃喃的说:“幸好我是有采邑的贵族啊。”是啊,从记忆中得知没有采邑贵族的苦难,他很知足了。

    马赛洛教授脸上露出了诡异的表情说:“罗伊,那你对领主贵族知道多少。”

    罗伊奇怪的看了一眼马赛洛教授说:“我睿智的教授,我的高祖可就是服从于伟大而神圣的进攻家庞贝纳思达公爵国的高纳伯爵领之主啊。我对领主贵族还是很了解的。除了《神圣教谕》和《璀璨大宪章》外,领主的纹章就是自己领地中的法律。这句话就是我们泰勒格塔大星域的基石。”

    马赛洛教授点点头,这次并没看罗伊很干脆的说:“罗伊,你知道吗,你的祖父已经站在了泰勒格塔大星域所有的职业者的顶端了。”

    马赛洛教授说着脸上露出了追思的表情:“你的祖父在青年时就已经是很杰出的博学者了。在进阶高阶时,是他指点我,应该在博学者的道路上继续前行,他说我对书籍阅读的渴望超过了所有人。我一定能通过不断的阅读成为一名博学家。而他则选择了昆虫研究。他在那时就发现昆虫和我们泰勒格塔大星域的最大敌人虫族的联系有着神秘的规律性。他靠着卓越的天赋不断地研究,不断地找出那些细微的规律。并最终出版了那一整套的伟大巨著《昆虫与虫族的比较性解析》。罗伊你知道吗,你的祖父获得神恩了。博学者的高阶进阶职业有了第六种,除了参谋家、博学家、经济数学师、纹章学家、大建筑师以外,还有了虫类研究家,你祖父创造的新职业虫类研究家啊。”

    罗伊听到这些话,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呆呆愣了好久,才哆哆嗦嗦的说:“马赛洛教授您是说我的祖父创造出了新的高阶职业。”

    马赛洛教授斩钉截铁的说:“是的。”

    “那,那。”罗伊接着说:“那祖父大人已经是传奇职业者了吗?”

    马赛洛教授回答说:“高斯·威利斯殿下已经成为了传奇职业者。也是大星域中七百年来第一个非战斗职业的传奇职业者。不仅如此,高斯·威利斯殿下也已经被收录于《璀璨的泰勒格塔大星域百年大事记》中。依据《神圣教谕》和《璀璨大宪章》的约定,任何一名创造出新职业的传奇职业者都将成为真正之领主贵族,他已创新姓天行者!”

    罗伊听到这里身子一软,跌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能成为领主贵族固然重要,可是刚来的罗伊并无太深感触。可祖父大人创造的新姓氏,那个“天行者”三个字,却让罗伊震惊不已!这三个字他太熟悉了!他心头如被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难道我是祖父大人也是穿越者吗?否则他怎么知道星球大战这部电影里的天行者?或者只是巧合?”

    马赛洛教授静静注视着呆坐在椅子上的罗伊,良久不发一声。

    罗伊那狂奔的心脏随着时间的流动慢慢平复,他张口嘴巴想说点什么,却觉得口干舌燥,嘴巴里的唾液仿佛都蒸发了一样。他回过神来,暂时把疑惑放在一边。为了不让马赛洛教授怀疑,他装着喃喃低语道:“嘿,小子。罗伊小子你也许会成为一个领主贵族,你也许会有属于自己的纹章!”

    马赛洛教授看着慢慢恢复正常的罗伊,说:“我出去一下,我想你希望一个人呆一会。”说完慢慢站起身走到书房的门口,打开门。

    马赛洛夫人正亲自拿着茶点盘,在书房门口焦急的踱步。她一看到马赛洛教授打开门,马上冲上前去,压低声音愤怒地说:“马赛洛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从里面关上书房的门!真神在上,你要知道罗伊以后必定会成为一名男爵甚至可能会成为一名可以比肩子爵的多封男爵!可是你竟然不让我给他送上茶点!”

    “不用以后我的夫人。天行者·威利斯殿下已经向诸神之岚和璀璨大议院陈请备案,将他之爵位与领土交与其孙罗伊继承,他将专心于虫类学研究。”

    马赛洛夫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吧,茶点都差点掉到了地上,马赛洛教授轻轻的扶住茶点盆,平静的说:“小心你要送给男爵殿下的茶点,我的夫人。”

    马赛洛夫人渐渐回过神来,嘴里喃喃的不停说着:“一个男爵,一个有着独立纹章的领主殿下,在我的家里!我的真神啊,我唯一的信仰之源马纳卡洛斯,我在天上的父……”

    激动而兴奋的马赛洛夫人的祈祷显然才刚刚开始。以马赛洛教授对他夫人的了解,他深知他的夫人最少要祈祷到下午茶的时间,于是教授冒着渎神的巨大危险打断了他夫人的祷告:“好了亲爱的夫人。去给我们荣耀而幸运的罗伊男爵把红茶温一下好吗。”

    马赛洛夫人马上回过神来,对眼前男爵殿下的尊重一瞬间就打败了对远在星域之巅的植物之神马纳卡洛斯鉨上的信仰。马赛洛夫人急急忙忙的托着茶点盘向厨房跑去。

    马赛洛教授看着急冲冲的夫人,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在别人眼中,势力、小气的马赛洛夫人永远是哪个为了和当时卑微、毫无前途的马赛洛教授在一起,毅然离家出走的,有着粉玫瑰色嘴唇的可爱少女。

    正当马赛洛夫人给罗伊男爵加热茶点时,口干舌燥的罗伊男爵已经完全回过神来。这时他才想起来他已经是一个有领地的真贵族了!一想到这他马上被巨大的幸福感笼罩了。

    “成为一名真正的领主贵族!我的天!”他想:“依据《神圣教谕》和《璀璨大宪章》的约定,哪怕是最贫瘠最低等的男爵领主也会拥有一个行政大陆成为领地。一整块大陆啊!我滴个真神啊!”他突然捂住了嘴巴,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无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可是有真神存在的世界,任何对真神不敬的言论可能都会引起真神的注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题,原主是有信仰的,可是他却完全不记得原主曾经信仰过什么神!一时间冷汗从头上滑落,罗伊心想,这不会存在什么问题吧?

    正在胡思乱想的罗伊,并没有察觉已经热好茶点的马赛洛夫人,已经站在他的身边给他奉上了一杯香浓的红茶。马赛洛夫人显然没有察觉罗伊爵爷是在发呆。她正在尝试着用从贵族小说里看来的措辞结结巴巴说:“男爵殿下,我,我无上抱歉给您奉上不适口的红茶。我真的,我只是怕你过于久等才把温过的红茶奉上。我无上抱歉。”

    罗伊正紧张着,突然听到有人说红茶,马上回过头来,一瞧一杯红茶正被人送在身边,伸手拿过过茶杯习惯性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一口就喝了下去。喝完咋咋嘴巴还是觉得很渴,罗伊一伸手就抢过茶壶,头也不抬的说:“谢谢,我可真是渴极了。”

    等到罗伊看到了在身边侍立的是马赛洛夫人,马上站起来,用尴尬的语气说:“哈,您好马赛洛教授夫人。嘿嘿,真是香浓的红茶啊!叫人意犹未尽。”说着就朝马赛洛夫人施了一礼。

    马赛洛夫人听到罗伊颇为欣赏自己的红茶,长长舒了一口气,目光马上变得炯炯有神,她恭敬地说:“能得到您的赞赏我万倍荣耀,我的殿下。我已经吩咐丽莎在厨房煮上了新的红茶,一会就可以奉上。”马赛洛夫人想了一下又小心的说:“不知道我可以有这种荣幸请您直呼我布尼雅吗?”

    罗伊听到这句话,就想笑一口气憋得脸都红了,好不容易喘上了一口气,看着故作优雅站在自己面前的马赛洛夫人,忍着笑问:“那个,马赛洛教授夫人,布尼雅是您的父名?”他隐隐记得布尼雅是马赛洛教授夫人的父名,更明白马赛洛教授夫人这样要求的意义。他只是没想到马赛洛教授夫人会有这样可笑的变化,这也太夸张了吧?

    马赛洛教授夫人恭敬地回道:“是的殿下,我希望有这种荣幸被您这样称呼。”

    需要说明的是,在泰勒格塔大星域中的非贵族女性,在出嫁前都会由父亲起一个不冠姓的昵称,这个名字被称作父名,成年受洗后,在父名前会冠以父姓,而出嫁的女子会被取消父姓,只是依照丈夫的姓氏,被称作为某某夫人,如果她们的丈夫是职业者或担任值得夸耀的任职,则往往会前缀以丈夫的职阶或任职,以表示尊重。马赛洛教授夫人就曾经在,教授夫人和博学家夫人这两个称呼之间犹豫很久,最后因为觉得博学家夫人,会一下子被别人听出丈夫是非战斗高阶,教授夫人却显然不会,最终毅然选择教授夫人这个称呼。而平等的有交情的朋友之间的称呼,却不是这么的严肃,通常直接称呼为夫人,顺便说一下原主罗伊就曾经称呼过马赛洛教授夫人为马赛洛夫人,但被马赛洛教授夫人斥责为无理。吓得原主罗伊人前人后都恭敬地非常正式的称呼其为马赛洛教授夫人。

    而如果称呼一名出嫁女性父名则是一种十分亲近的表现,通常这种称呼也是出现在长辈或上位者的口中。

    罗伊连忙说:“不必如此,马赛洛教授夫人,噢,好吧我称呼您马赛洛夫人,但是我不能称呼您的父名,那太失礼了,真的夫人太失礼了,您瞧夫人我只是可能要成为一名男爵而已,这事还不那么确定,何况这也没什么,真的,一个男爵而已,这个星域有差不多一千个领主贵族呢。”

    “夫人!”已经看了这场小小闹剧很久的马赛洛教授开口说:“罗伊爵爷不需要什么新的红茶了,我还有一些话要告诉他呢。”

    马赛洛教授夫人正觉得不知怎么办好,听到这一席话,就匆忙的行了一个屈膝礼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告退了,男爵殿下。”想了想又说:“晚餐我将准备符合您身份的菜色,希望您能赏脸留下用餐。”还没等罗伊回答,马赛洛教授就开口说:“罗伊爵爷会留下用餐的,夫人,快去准备吧。”

    马赛洛教授夫人,偷偷看了看罗伊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满意的退下了。马赛洛教授从新关上了书房门,走到罗伊跟前,注视着罗伊的眼睛的说:“罗伊,你还年轻,您生在一个强大而有声望的领主贵族家庭,而且你还是嫡系子弟,只是你没有在家族成长,而是游荡在各种学校长大。所以你对贵族的一切知识都是从书本中得到的,你能清楚地知道没有采邑的世袭爵士和有采邑的世袭爵士有巨大的差别,也能知道采邑贵族和领主贵族有巨大的差别。”

    “但是尊贵的殿下,你无法想象这样的差异到底有多大!你看看我可怜的夫人的表现,她可是有着高阶职业者丈夫的女人,虽然我不是高阶战斗职业者但我有着米哈格子爵国授予的教授教职,她在地位上能够等同于一位世袭爵士夫人,她的改变让你有何感受?我可以告诉你罗伊,她对你的态度和心理已经算非常正常的了。”说完这些话,马赛洛教授饶有兴趣的看着罗伊微笑。

    罗伊想了好一会才激动的说出一句话:“从采邑贵族到领主贵族可真是一种飞跃啊!”这是他的真心话,他来自一个没有等级差的社会,记忆中对等级差的描述,让他既感到震撼,又觉得无比激动!

    马赛洛教授听到这句话脸上的微笑更深了:“是啊,罗伊,从采邑到领土可不仅仅是你土地和财富的巨大飞跃,而是你面对的人生完完全全的飞跃啊!我们坐下说吧我的殿下,让我来给您真正的讲讲您的人生和以前会有什么不同吧。”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