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大柱国 > 第118章 对峙

第118章 对峙

    小部落虽然草场什么的抢不过大部落,但是好在人少心齐,小部落的西撒克逊族人对奴隶也没有那么苛刻,人情味比较浓厚。

    大部落虽然很轻易能占好一点的地盘,但是他们家大业大,对于奴籍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常出现虐待奴隶的现象,至于人情味,也就是奴隶们抱团的时候有一点点。

    至少肖詹所在部落的近百名豹千军中,至少八成的人想搞掉这个部落的首领。

    “我们还是以接人为先,切勿因为仇恨打乱我们的计划,要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明思远对极度膨胀蠢蠢欲动的肖詹叮嘱道。

    “知道啦,你都说了八百遍了!”肖詹翻翻白眼,尽管这个部落没有人情味,但是再怎么家也在那里,所以面上依旧难掩笑意。

    “大家伙,悠着点走,看着他们一家团圆,急不急?”明思远冲后面吼道。

    “急!”望归军士卒齐声吼道,回家的路是心情愉悦的路,哪怕是陪着战友的回家路。

    “那我们怎么办?”明思远贱兮兮的问道。

    “慢悠悠的走,消消缓缓的走,让他们更急!”蔺峰带了个头,其他士卒异口同声的吼道。

    紧接着一阵笑声传遍草原,“哈哈……”

    “你们这帮玩意,太不厚道了!”肖詹鄙视的看着明思远,但又无可奈何,“司大叔不在,否则让司大叔唠叨死你!”

    “哼……嘘嘘嘘……”明思远头一扭,丢下肖詹,吹着磨人的口哨居然还真掉头往队伍末一路小跑去了。

    “唉哟,老大啊,各位哥哥呀,求求你们,快一点吧,到家了请你们去吃大肉!”肖詹心虚的说。

    “拉倒吧,刚还说你们首领抠抠搜搜的,不把你们当回事,这会儿就舍得拿出大鱼大肉了?”明思远的声音悠悠的传来了。

    “呃……他们都说我们出发前不是每家每户都得到了一头羊么,虽然我没见到,待会……”肖詹越说越没底气了,最后彻底地没了声音,以他对这个部落的了解,他们的家属十有八九没见到羊。

    “咳咳,那头羊还是留着你们自己吃吧,就咱这么一帮人,吃破产了,我可过意不去……”明思远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哈哈……”望归军又一阵大笑。

    肖詹一瞪眼,肖詹部属瞬间鸦雀无声了,“哼,收拾不了明老大,还收拾不了你们么?加速!”

    “快看,山丘!”

    数座小山包在这一马平川的草原很突兀,这是去肖詹所在的安贝部落的必经之路。

    在南边的更远处,一片连绵的雪山隐约可见,那便是西撒克逊族嘴里所说的神山——耶鲁山脉。

    山上的积雪融化后形成的五丈宽的小河在安贝部落旁边流过。

    清澈的冰山融水冰凉清澈,轰隆隆的河流声掩盖了大军的马蹄声。

    这是傍晚时分了,山丘另一侧的部落已经炊烟袅袅,控制了水源的安贝部落的马匹膘肥体壮,肚子圆滚滚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在这方圆百里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他们最主要的依靠就是那两千多的铁骑。

    要知道大军出征,还能保留两千多铁骑,那就足矣说明这支部落的强大了。

    “嘘,大家禁声,小心前行。”明思远从队尾叮嘱到队前,表情没有了先前的轻松。

    直觉告诉明思远这趟不会那么轻松,从他们的聊天中可以知道这个安贝部落的首领绝对不是一个好说话之人,而且等级森严,奴隶就是奴隶,犯了错动辄就是砍手剁脚。

    “蔺峰,巴乔,贝克翰穆听令!”明思远表情肃穆。

    “末将在!”

    “你们三人带领所有人于山丘扎营,不要暴露咱们所有实力,俗话说得好,怀璧其罪,多余马匹藏在山丘之后,万一这个安贝部落看到我们这么多马匹起了贪心那就不好办了!”

    “你们择高地扎营,我看今晚有雨,我和肖詹一起去一趟他们部落,一个时辰就回来。”

    明思远没能指望在安贝部落受到款待,所以打算让士卒们见见家人就回大队。

    “是!”三位旅帅异口同声的答应道。

    对于天气预报,他们对明思远佩服的五体投地。

    明思远随着肖詹翻过山脊,一个诺大的部落出现在眼前。

    “哈哈,到家了,今晚和我婆娘也生一个娃娃,哈哈……”肖詹心情大好,豪爽的吼道。

    “今晚?”明思远翻翻白眼,“想都别想,顶多给你们一个时辰!”

    “凭啥啊?”肖詹感觉不公平。

    “就凭没人招待我们,所以还不如早点回营。”明思远直觉在这个部落讨不了好,还不如有自知之明,躲远点,明天去最后一站。

    “你们可以留着,我和其他兄弟肯定回来,我还怕我半夜被咔嚓咯……”

    “晚上别光顾着生娃了,提点神,多观察,做好计划,明晚我们应该就能赶回来按计划接人了。”

    说到从明天起,就能踏上重归炎月的路上了,明思远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光芒。

    不知爷爷四叔他们都还好?

    他们是不是当我已经死了?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哨声,安贝部落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混乱。

    不久之后一队精骑从部落里面鱼贯而出,冲着明思远他们疾驰而来。

    随着对方铁骑的逼进,明思远能明显感受到肖詹等出自这个部落的望归军的情绪变化,那是一种来自骨子里的恐惧。

    本来连日的顺利让他们在没见到安贝部落的时候还能笑脸相对,拿安贝部落开玩笑,但是看到安贝部落的铁骑的时候,这种印在骨子里恐惧被激活,甚至有人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眼神里透露着恐惧。

    另一半不是这个部落的望归军也发现了这种现象,他们不由的凝重起来。

    能让这帮老兵油子感到惧怕,可见这个部落的手段多残暴。

    “兄弟们,怕他们做甚,不就和我们一样长着脑袋瓜么,一刀下去照样完蛋。”明思远心知士气的重要性,于是打气道。

    “我们一路杀来,死在我们手里的撒克逊族也不少了吧,从悍马营道关隘守军,哪一场不是我们大胜,不用怕!”

    明思远也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否起了作用,几个呼吸间,那队安贝部落的铁骑便已冲到眼前。

    突然一排箭雨落在明思远眼前数步,没入草地。

    “前面的人听着,立刻下马,不许持械!”

    照面都没打,安贝部落的这支铁骑便四散开来,持弓瞄准了明思远等人。

    “我再重复一遍,你们立刻下马……”对面的人看样子蛮横惯了,忘记了沟通。

    “老大,找他们的去做,不然他们真敢放箭!”肖詹面露胆怯,脸上早没了回家的喜悦。

    “我乃右贤王麾下豹千军千户,这是德克里特王子玉佩!”明思远举起玉牌,想着不怕我,搬出德克里特总行吧。

    “我最后一次警告,下马,弃械!”对面不为所动。

    一时间现场形势严峻,剑拔弩张,弥漫着浓浓的杀气,稍有不慎,大战一触即发。

    “是我,xxx家的奴隶,参加右贤王炎月军团豹千军,有任务护送一批俘虏回右贤王王庭,我等顺便回来见见家人。”

    肖詹几次想下马,但都被明思远的眼神所阻止。

    “我们大部分都是咱们部落的……”肖詹想解释,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别废话,弃械!”对面一听是豹千军的奴隶,更是嚣张,“尔等贱奴,还不下马跪拜,莫不是参加了东征就觉得自己翅膀硬了?”

    对方气焰嚣张,飞扬跋扈的表情让明思远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

    但此时不是搞事的时候,明思远强忍着怒气,纵马上前。

    “找死?”那名百夫长看着眼前这支两百人对队伍,丝毫没放在眼里,尤其听到肖詹说是豹千军这支炮灰中的炮灰,更加肆无忌惮了。

    “哈哈,给我瞄准!”

    随着那名百夫长的一声令下,所有箭矢瞄准了明思远。

    现场一片沉寂,明思远看着对方目中无人的态度,知道他们真会射。

    “咯,看看我身后小山包之上!”

    明思远冷冷的说道,“想清楚咯,手别抖,那里不止有豹千军,还有虎千军!”

    “我只是带我部下前来探亲而已,你这是要违德克里特王子的命令么?”

    明思远再一次举起了德克里特的玉佩,这一路这个玉佩没少出力。

    “哼,老子看不清……想必你就是那名刚当上这帮贱奴首领的那个小屁孩吧?”那名百夫长不看还好,这一看却怯了气,略显犹豫,脸都绿了,一会看看步步逼近的明思远,一会又看看明思远身后的山包,“哼,想入我们部落,必须弃械下马!”

    那名百夫长看着山包之上攒动的人头,以及燃起的篝火,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显然他们在那里扎营,不惧被发现,应该是有恃无恐,万一只要一个俯冲,就可以直抵安贝部落了。

    真如眼前这个小屁孩所说还有虎千军随行的话,虽然不惧,但是对方狗急跳墙的话,还真不好收拾。

    想到这一茬,那名百夫长口气放软了,“将玉佩给我,我拿去让我们首领辨别一下。”

    “哼,你是傻子么?”明思远看到隐隐约约有退让之意的百夫长,决定再逼一步,“你算什么东西,我给你?”

    “带路!”明思远冷喝一声。

    “放肆!”这时百夫长旁边的一名亲信呵斥道,“想造反不成,认清你是贱奴的身份!”

    “就是,就算你不是贱奴,你的部下还是,见到主人还不下马行礼?”另一名士卒紧跟着呵斥。

    “他们现在属于我豹千军,下不下马,行不行礼,小爷说了算!”明思远眼睛一瞪,“倒是你,一个小小百夫长,却如此目无军法,以下克上,你莫不是活腻了?”

    
新书推荐: 二姨太她不好惹 世子妃又想穿男装了 逍遥小财主 三国:开局镇守国门十年 拯救死于话多的美强惨反派 国公凶猛 越国权臣 荣耀归于罗马 一介布衣 神医王妃又娇又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