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小美之死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一)

    十二月十三号。

    今天的天气很好,冬日里的暖阳,照进人心里也是暖暖的。领导出差了,在他走之前交代过,只要大家把今天该做的工作做完,就可以提前下班。再加上明天就是周末,大家想想就觉得舒服,又是一个艳阳高照,心情愉悦的周末。

    比起同事们愉悦的心情,王凯的心情好像并没有高兴很多。昨天安妮的电话让他有点心烦意乱。安妮似乎在责怪他不够关心自己,又好像在试探他,旁敲侧击地提醒着他什么。他很困惑,他无法猜测安妮是否知道了什么。

    他想,也许自己该结束这段不清不楚的感情了,趁着这个周末,趁着安妮在外地出差。或许,没有比这更合适的时机了。

    他拿起了手机,准备给小美发一条信息。可是,想了想,他又把手机收了回去。

    还是去见她一面吧!就当最后一次了。王凯想着,毕竟,这段时间自己和她的关系,要说没有一点感情和牵挂,那也是不可能的。

    最后一面。从此以后,再无瓜葛。

    王凯已经想好了,他已经准备好了。这一次,把所有的事情都了结了吧!

    他看了看表。今天下班早,这个时间点,小美应该还在家里的。

    王凯很快收拾好了办公桌上的资料,离开了办公室。

    而此时,提前从三亚回来的安妮已经到了机场。

    昨天和王凯的争吵让她心里一直堵得慌,到现在依然胸闷得难受。

    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自己和王凯的关系,安妮觉得,过得浑浑噩噩的。

    可是,她又害怕和王凯摊牌。她不敢告诉王凯自己知道了什么。她怕自己说了,自己和王凯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她害怕失去他。她只能把这些苦藏在自己的心里。

    她觉得,自己应该和小美谈一谈。只要小美愿意和王凯断绝一切来往,很多事情也就不会再继续。而过去的那些事情,就让自己慢慢遗忘吧!

    拖着疲惫的身躯,望着偌大的机场。安妮陷入了思考中。她想着,王凯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提前返程。如果自己真的想去找小美,也许,没有比这更合适的时机了。

    她决定先不回家,先去找小美。

    (二)

    王凯来到小美租住的房间外面。敲了敲门。

    “谁呀?”屋里传来小美的声音。

    “是我。”王凯答道。

    “你来干什么?你走吧!”小美说道。

    “小美,你开一下门,我有话和你说。”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小美,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了。你开一下门吧!”

    “你走吧,我不会开的。”小美说。

    “小美,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可是,这真的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我是来和你告别的。你开一下门好吗?”

    过了一会之后,门开了。

    王凯进了门。习惯性地将自己的球鞋脱下来,放在了进门处的鞋架上。

    “说吧,你要去哪里?”小美问道。

    “我不去哪里。我只是以后不会再来见你了。”王凯说。

    “你想好了吗?其实我们之间,早应该这样了。”小美说。

    “想好了。我们这样的关系,很畸形,说不清,道不明。也许,一刀斩断,从此不再纠缠,才是对我们来说,最好的结束。”王凯说。

    “你说的没错。谁也不要再威胁谁,谁也不要再纠缠谁。各不相欠。”小美说。

    “小美,说实话。我真的爱过你。”王凯说。

    “是吗?”

    “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承认自己对你产生了感情。你敢说,你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吗?”王凯问。

    小美没有说话。

    “小美,让我再抱你一次吧。”王凯说,“最后的拥抱了。以后,我们就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了。”

    说着,王凯向小美走去。小美没有拒绝。

    王凯给了她一个拥抱。

    “希望这个拥抱,能把我们之前所有的爱恨情仇全都化解掉。”小美说。

    “我们之间不应该有仇恨。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我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王凯说。

    正在这时,突然一声巨响……

    小美的房门被踢开了。

    (三)

    安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深吸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自己和小美的这次谈话,会是一个新生活的开始,还是一段噩梦的开始。

    她来到房间外面,伸出手准备敲门。

    可是,她想了一下,还是把手收了回来。

    她已经准备好了,尽量平静地和小美谈。因为自己要的,并不是撕心裂肺的争吵和哭闹。自己要的,不过是他俩不再纠缠,自己和王凯的感情能够维系。

    想好了之后,她从包里掏出了自己之前的钥匙。轻轻打开了房门。

    可是,就在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的冷静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愤怒。

    进门处的鞋架上,赫然摆放着自己给王凯买的那双限量版球鞋。

    这个场景,她再熟悉不过了。

    那个如噩梦一般的夜晚,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

    这双球鞋如此刺眼,它的再次出现,已经彻底摧毁了安妮摇摇欲坠的心。

    愤怒,悲哀,失望,心痛……

    安妮已经说不清楚自己此时的心情了。她的天,塌了。

    她猛然踢开了小美的房门。

    王凯和小美拥抱在一起的一幕犹如一把尖刀,直接插进了她的心脏。

    (四)

    王凯赶紧松开了抱着小美的双臂。

    三人愣在了原地。

    “你怎么来了?”王凯先问道。

    安妮没有回答,只是快速地冲上前去,给了小美一记重重的耳光。

    来不及反应的小美没有躲过,被安妮倾尽全身力量的一记耳光扇得差点没有站稳,身子往后退了两步。

    “你干什么?”王凯赶紧扶住小美,“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是吗?”安妮苦笑了一下,大声吼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眼睛瞎了吗?”

    “我们只是拥抱了一下,什么都没做。”王凯解释道。

    “怎么,是不是我打扰你们了?”安妮讽刺地笑道。

    “安妮,你听我解释!”王凯急切地说道。

    “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你当我傻吗?”安妮撕心裂肺吼道。

    “我是来跟小美告别的!”王凯也大声地说。

    “告别?拥抱在一起告别?我来了就是告别,我不来就是继续浪漫,是吧?”安妮问道。

    “安妮,你听我好好跟你说。”

    “不用说了。今天,你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你不是在出差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你早就怀疑我了,是不是?”王凯问道。

    “不是怀疑。是我早就知道你们的事了。”

    “你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

    “什么时候?”安妮苦笑了一下,“那天,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天。”

    “这事和小美没有关系,都是我的错。”王凯说。

    “没有关系?你现在还在袒护她是吧?”

    “没有。这事真的是我有错在先。是我对不起她!”

    “你对不起她?真是搞笑。你对得起我吗?”安妮吼道。

    “安妮,这事真的是我的错。”

    “她没有错吗?”安妮看了一眼小美。

    小美被刚才那一巴掌扇的脑瓜嗡嗡作响。现在还是昏昏沉沉的。

    突然,安妮冲过来揪住了小美的头发,问道:“你为什么要勾引他?说话!”

    小美被安妮这一弄,头更疼了。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地说着:“你松手!……”

    王凯见安妮失去理智的样子,也过来试图拉开安妮的手。

    见王凯极力想保护小美的模样,安妮的火更大了。她揪住小美的头发使劲摇晃着她的脑袋,大声吼道:你怎么不说话啊?都是他在帮你说话,你怎么不说话?”

    “安妮,你冷静一点!”王凯再次试图拉开安妮。

    “你滚开!”安妮冲王凯吼道,说着,她把小美推向了身上的墙壁。

    “说,你为什么要勾引他?你说话!”安妮再次摇晃着小美的脑袋。

    “我……我没有……”小美已经被她摇晃得晕头转向了。

    “你敢说你没有?”安妮说着,摇晃着小美的头,将小美的头重重地向身后的墙壁撞去。

    就这样来来回回撞了几次后,小美突然“啊”地大叫了一声。

    随后,她慢慢地向地上瘫软下去。

    “你起来,你别装!”安妮还在气头上,她使劲提了一下,想把小美拉起来。

    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小美整个人已经软了,身子直接趴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你吓唬谁呢?”安妮拉着小美的衣服,“你给我起来!”

    可是,任凭她怎么拖拽,小美一点反应都没有。

    王凯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快速地蹲下去,使劲摇晃着小美的肩膀,叫道:“小美……小美……”

    可是,小美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丝不详的预感略过王凯的心头。他再次大声叫道:“小美……你怎么了,你醒一醒啊!……你不要吓我们……”

    但是,无论他怎样喊叫,小美始终毫无反应。

    王凯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小美的鼻子下面。然后,他惊恐地对安妮说道:“她死了!……”

    安妮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她往后退了两步,说:“怎么可能?”

    接着,安妮也来到小美的身前,摇晃着她的身体,大声叫道:“小美,小美……你醒醒……”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咚……咚……咚……”敲门声不断响着。“有人吗?有人吗?”

    此时的安妮和王凯被吓了一跳,一时不知所措。

    “你好,麻烦开下门好吗?我刚才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了,我知道里面有人。”门外敲门的人还在不断敲门和喊叫。

    “怎么办?”王凯一时也被吓到了,“开不开门?”

    只有那么一秒钟的思考,安妮马上说道:“不能不开。她知道屋里有人。刚才肯定听到我们的声音了。”

    “可是这个,怎么办?”王凯看了看地上的小美。

    “先把她抬到床上,被子盖好。”安妮说。

    说完,安妮和王凯迅速地把小美抬到了床上,并把被子给她盖在了身上。

    这时,门外的女孩还在不停地敲门。“麻烦开下门好吗?”

    “来了来了……”安妮一边给小美盖着被子,一边答应道。

    “你先回我的房间去呆着。我去给她开门。”安妮一边收拾一边对王凯说道。

    “行,有什么你就叫我。”王凯说。

    “好。”安妮说。

    见王凯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了房门,安妮这才来到客厅,打开了门。

    “你找谁啊?”安妮问。

    “哦,我是楼上的。我刚才晾衣服的时候,不小心衣服掉了下来,我来取一下。”门外的女孩说道,说着,她便要往里进。

    “哦,我帮你取吧!你在这等一下。”安妮说。

    “不好意思麻烦你,还是我自己来吧,掉下来的是我的内衣和内裤。”女孩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安妮这一听,顿时尴尬了一下。可是一秒不到的时间,她马上说:“没关系。我帮你取出来就行。掉在哪里了?”

    “那,好吧!就在那个房间外面的树枝上。”女孩指了指小美的房间。

    安妮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可是,她又找不到理由拒绝。只得对女孩说:“我知道了。你等一下吧!”

    说完,安妮来到小美的房间跟前,打开了房门。并迅速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便听安妮在里面叫道:“王凯,你过来帮我一下。”

    待在另一间房的王凯听到安妮的叫声,立刻跑了过来,打开小美房间的门,问道:“怎么了?”

    “哦,外面那个女孩的衣服掉下来挂在外面的树枝上了,我够不到,你来帮忙取一下。”安妮转过身,对门口的王凯说道。

    “哦,好。”说完,王凯向着安妮走去。

    门口的女孩听到安妮这么一说,又见跑过来一男的,想到自己要取的是内衣内裤,顿时有一些尴尬。正好王凯进小美房间的时候,没有关门,女孩迅速跑到了小美的房间门口。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取不下来?”说着,她便进了小美的房间,往阳台走去。

    安妮见女孩直接进来了,一时吓出一身冷汗。可是此时,她已不可能再让女孩退出去。

    还好进门后的女孩,直接奔向了阳台,并没有注意到床上躺着的小美。

    楼下的花园里种了一棵核桃树,长得很高大。枝条已经长到和小美的阳台一样高了。女孩的衣服掉下来就刚好挂在了小美阳台外的树枝上。可是,因为树枝和阳台隔得太远,所以,并没有那么容易取下来。

    “其实,衣服要不要都无所谓。只是,这内衣内裤挂在这树上,也确实不雅观。”女孩不好意思地说,“还是想办法拿下来吧!”

    安妮在阳台垫了一张凳子,她站在凳子上,王凯则帮她扶着凳子。她手上拿着晾衣杆,身体慢慢往前倾,再把晾衣杆伸向树枝,试图把衣服勾进来。可是,因为太远,晾衣杆的长度明显不够,连衣服都够不到。

    “王凯,你去把那根长的晾衣杆拿过来吧!”安妮对王凯说道。

    “哪根长的晾衣杆啊?在哪儿?”王凯不知道安妮说的是什么晾衣杆。

    “就在客厅鞋架子的后面。以前的房东留下来的,放那里一直没人用。”安妮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里的晾衣杆再次尝试着。

    “我去吧,他帮你扶着凳子,以免摔倒。”女孩说道。

    说完,她已经朝门口跑去。

    这个时候,她瞥见了床上躺着的小美。

    因为着急拿晾衣杆,女孩并没有停留,而是先到客厅取回了晾衣杆。

    在回来的时候,她又瞥了一眼床上的小美。床上怎么躺着个人呢?女孩心里有一丝不解。小美的样子看起来,好像生病了一样,脸色非常难看。

    “晾衣杆来了!”女孩说着,把手里的晾衣杆递给了安妮。这根的确比刚才那根要长一些。

    很快,安妮就用这根晾衣杆,把女孩的衣服勾了进来。

    “好了!”安妮对女孩说道。

    “真是太谢谢你了!”女孩对安妮说。

    就在女孩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小美。她指了指小美,问安妮:“她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安妮被她突然这么一问,一时语塞。只好顺势附和道:“是啊,刚吃了药睡着了。”

    “她怎么了?”女孩又说,“我看她的脸色不太好。”

    “哦,没什么,就是有点发烧。”安妮说,“她已经睡着了,我们还是先出去吧,不要打扰她休息了。”安妮说着,试图将女孩往屋外带。

    “我摸一下她的额头看烫不烫。烧太厉害了可不行。”女孩说着,便向床边走去,边走还边说,“放心吧,我是护士。”

    安妮来不及阻拦,女孩已经到了小美的身前。

    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说:“不烫啊!”

    “哦,可能是吃了退烧药,好多了吧!”安妮解释道,“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她需要休息。”

    “马上,我再摸一下她的脖子。”说着,女孩已经将手伸向了小美的颈部。

    女孩感觉一股黏黏糊糊的液体粘在了她的手上。她迅速将手抽了出来,只见手上沾满了鲜血。

    安妮和王凯也被这一幕吓呆了。他们不知道,何时竟流了这么多血。在他们把小美抬到床上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血迹。

    就在女孩一脸疑惑,正要开口的时候,安妮见状,马上着急地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我也不知道。我伸手一摸,就有这么多血。”女孩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马上送她去医院。”安妮对女孩说,“你先回去吧!”

    “让我先给她检查一下吧,我是护士。”女孩说着,她又将手伸向了小美。

    “不用了。我们自己送她去医院吧,你先回去吧!”安妮说着,试图将女孩拉起来。

    “我可以给她急救。”女孩说。

    “真的不用了,谢谢你。我们会送她去医院的。”安妮说。

    “那好,我和你们一起送她去。我是护士,路上可以帮你们。”女孩说。

    “真的不用了。你快回去吧!”安妮明显已经没有了耐心,说话也大声起来。

    女孩又看了一眼王凯,对他说:“让我给她看看吧,先给她处理一下。”

    王凯显得很为难,他看了一眼安妮,对女孩说:“你还是回去吧,我们会送她去医院的。”

    王凯怪异的表情加上安妮反常的举动,让女孩有了一丝怀疑。她怀疑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给她急救?”

    突然,女孩好像想到了什么,说,“难道……你们……?”

    女孩的心里闪过一丝害怕,她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拔腿就往门口跑去。

    说时迟那时快,安妮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她。然后,迅速用一只手勒住了她的脖子,并用另一只手快速捂住了她的口鼻。

    女孩剧烈地挣扎着,口鼻被安妮紧紧捂住,她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响。

    “安妮,你干什么?快放开她。”王凯见状,赶紧对安妮说道。

    “不能放开。一放开她就会跑出去报警的。”安妮一边说,一边紧紧勒着女孩。

    王凯站在原地,一时不知所措。他在思考着安妮的话,他觉得安妮说得对,放开女孩后,她一定会去报警的。可是,如果不放开,女孩会被安妮捂死的。

    王凯看着安妮的模样,又看着女孩苦苦挣扎的眼神,他的内心在经受着剧烈的煎熬。他还在思考,还在权衡,时间就在他的思考中一秒一秒过去了。

    女孩身材娇小,面对比她高大的安妮,毫无还手之力。

    很快,女孩渐渐没有了力气,失去了反抗。

    直到,她瘫软在了地上。

    此时,安妮依然还没有缓过神来。还在大口喘着粗气。

    王凯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孩,突然清醒了过来。

    他来到女孩跟前,只见女孩面容发青,嘴唇发紫。他将手指放在了她的鼻下,可是,女孩已经没有了呼吸。

    王凯彻底被吓得清醒了。他对安妮说:“她死了。”

    安妮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女孩,没有说话。

    “你杀了她,为什么?”王凯的情绪已经快要崩溃了,“她是无辜的。”

    “如果不杀了她,她就会报警,我们杀了小美的事情就会暴露。”安妮小声地却又狠狠地对王凯说。

    王凯觉得,安妮的眼神凶狠得可怕。

    “可是,她是一个人,是一个鲜活的生命!”王凯怒吼道。

    “你小声点,你想让所有人都听到吗?”安妮低声地对王凯吼道。

    王凯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他的嘴唇在不停地颤抖着。他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你现在觉得我很残忍,对吗?”安妮苦笑了一下,“那刚才你怎么不来帮她呢?”

    王凯一时竟无言以对,只得说:“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杀了她们。她们是无辜的。”

    “无辜?那我呢?我所遭遇的一切就应该是应得吗?”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和小美的事情,给你带来了伤害。”

    “伤害?你说得太简单了。”安妮苦笑了一下。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我和小美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呢?”王凯问。

    “和你说,然后呢?我们分手吗?”

    “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的。实在不合适的话,两个人分手就是了。”

    “所以,你想的就是分手,是吗?对你来说,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分手而已。”安妮说。

    “对你,难道不是吗?”

    “不是。对我来说,最坏的结果,不是分手而已。”安妮说。

    “安妮,其实,我们的感情,的确出了一些问题。我们之间,缺少沟通和交流。自从你换了工作,你全部的精力都花在工作上了,对我的关心越来越少,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所以,责任在我了?就是因为我努力工作,拼命赚钱,忽略了你,所以,你才会和小美在一起?这么说来,都是我的错了?”

    “你知道我和小美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吗?”王凯停了一下,“是我过生日的那一天。那一天,你本来答应陪我的,可是你又临时加班。我在楼梯上等了你几个小时,最后你告诉我,你临时加班忘了和我说。”

    “所以,你就去找了小美?”

    “不是。当时,你让我先回去。本来我已经打算回去了,碰巧小美开门出来扔垃圾。她看到我带了生日蛋糕,问是不是我过生日,我说是,她就说陪我过生日。可是后来,我喝醉了,才和她在一起的。”

    “我看你是对她早有想法了吧?”

    “如果我对她早有想法,我就不会在楼梯上坐着等你几个小时了,我大可以敲门,让她给我开门,我直接进屋去等你。可是我没有。这个房子,你一直不给我钥匙,也不让我去配钥匙,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怕我趁你不在的时候独自一人过来。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家里有没有人,我都是等你回来再给我开门的。我就是不想让你误会。”

    “这么说来,是她勾引你的了?你还说她是无辜的?”

    “是我强奸了她。”

    安妮被王凯的话吓得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那天,我喝醉了。加上你对我失约,还有你那段时间对我漫不经心的冷漠的态度,我的心里憋屈得慌。趁着酒劲,想发泄一把,放肆一下,就在迷迷糊糊中,强奸了小美。”

    “她报警了吗?”

    “没有。”

    “既然没有报警,这事也就过去了。就当你是一时冲动。可是,后来你们俩,又算怎么回事?”

    “当时,我也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想的就当这事从来没发生过。可是,后来,小美威胁我。当时,她录了音。”

    “她威胁你什么?”

    “要我给她二十万。否则,她就把录音交给警察。”

    “所以,你就给了她?”

    “是。”

    “你哪来那么多钱?”

    “我自己有十万。又找张兵借了十万。”

    安妮听到这里,终于知道他找张兵借十万是做什么了。

    “既然,你已经给了她钱,就当是给她补偿了。为什么还会有后来的事?”安妮问。

    “因为我不甘心。”

    “什么意思?”

    “我觉得那二十万,是她敲诈勒索我的。我不甘心。于是,拿钱给她的时候,我也录了音,作为她敲诈勒索我的证据。”

    “所以,你又拿了录音去威胁她,逼迫她和你发生关系?”

    “安妮,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那段时间,我太寂寞了。”

    “所以,你们俩就这么相互威胁,然后一直维持着这种肮脏的关系?”

    “其实,我想过结束这种关系。可是,你陪我的时间太少了,我真的很寂寞。每次下定了决心,又总是忍不住来找她。”

    “真是太搞笑了。你这样的人,值得我付出吗?”安妮一脸苦笑。

    “我知道我不值得你对我好。所以,也许分手,对你来说,也算是对我的一种摆脱吧!”王凯说。

    “分手?你以为,分手就完了吗?分手我就高兴了吗?”安妮说,“也罢,你高兴就好。对你来说,反正摆脱了我,也是一件幸事。”

    “什么意思?”王凯觉得安妮话里有话。

    安妮沉默了一会,说:“一个男人,是不会跟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在一起的。”

    “你什么意思?”安妮的话,让王凯不解。

    “我说,我以后不会再怀上孩子了。你听不懂话吗?”安妮看着王凯,很平静。

    王凯好像明白了安妮的意思,问:“你是说,你曾怀了我们的孩子?为什么我不知道?”

    “我是曾怀过孩子。不过,是我的孩子,不是我们的孩子。”安妮说。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王凯已经快要抓狂了。

    “我怀过孩子,不是你的。”安妮很平静地说。

    “你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孩子是谁的?”王凯一连串的问题,他的心里有很多疑问。

    “我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安妮苦笑了一下。

    “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王凯已经几近抓狂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和小美的事情的吗?”安妮问。

    “不知道。你快说刚才的孩子是怎么回事?”王凯现在一心只想知道安妮所说的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我发现你和小美的事情的那个晚上,我被人强奸了,孩子是那个人的。”安妮说。

    王凯被安妮的话惊得说不出话来。半天,他才回过神来。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一天,本来我们是约好了的。可是,我临时要加班。第二天是周末,我为了能腾出周末的时间来陪你,告诉你我决定在公司通宵加班。可是,很不巧,那天晚上公司大楼检修,于是我就回了家,我没有告诉你。在我回来的路上,被人强奸了。在我回来后,我在门口的鞋架上,发现了我为了给你补过生日送给你的那双球鞋……”安妮极力忍住自己的泪水,声音开始哽咽。

    “你当时为什么没有揭穿我们?”

    “当时,我太累了。心太累了。失望之极。”

    “你报警了吗?”王凯的声音很小,小得似乎自己都听不见。

    “没有。那条巷子那么黑,又没有监控。那个人的身高,体重,长相,我一概不知。报警,根本没有用。我也无法想象,当你知道了以后,会用怎样的眼光看我。所以,我想了很久,没有报警。”

    “孩子是那个人的?”

    “是。”

    “为什么你说以后不可能再怀孕了?”

    “当我发现自己怀孕以后,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我,我有多囊暖巢综合征,怀孕的几率非常小。如果这次打掉的话,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怀上。”

    “你还是决定打掉了孩子?”

    “你说我能怎么办?难道留下这个孩子吗?”安妮看着王凯问。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王凯低下头,不敢面对安妮的眼神。

    “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们谁也无法体会我当时的痛苦。”安妮的心此刻又在被那伤心的往事千刀万剐。她低下了头,“如果打掉这个孩子,我这辈子都可能无法再做母亲。如果不打掉,这个孩子又是那个禽兽的孩子。你说,我该怎么选择?”

    “安妮,对不起,我……”

    “你知道,当我伤心欲绝地回到家后,看到门口摆放的你的球鞋,屋里传出的你们的声音,你知道我当时心有多痛吗?就像有一把尖刀,在一刀一刀割着我心上的肉一样。”安妮说着,已经泣不成声了。

    “对不起……”

    “你除了会说对不起,还会说什么?你说她们是无辜的,那我呢?我就该承受这一切吗?”安妮说着,伸手抹了一把眼泪,“其实我已经无所谓了。对我来说,人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就算要我现在死去,我依然欣然接受。”

    “安妮,你不要再说了好吗?”

    “为什么不让我说?这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秘密,这些耻辱,还有你的欺骗,都像一层层重担,压在我的心上。我真的活得太累了!其实,我这次来,本来是想找小美好好谈一谈的。我想做一次最后的努力。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居然又让我撞见了你们……”

    “其实,我这次真的是来和小美告别的。昨天那个电话之后,我思考了很久。我不想再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我也想结束这种关系,过正常的日子。我这次来,就是来和小美说明白的,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她了。真的,你相信我!”王凯极力地解释。

    “还有用吗?她们已经死了!”安妮苦笑着。

    “安妮,我知道我们之间兜兜转转,有很多误会。可是,我这次是真的想要好好和你过日子的。可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是啊!我也没想到。我只是晃了她几下而已,她怎么就死了呢?”安妮看着床上的小美。

    两人都沉默了,没有说话。

    半晌,王凯问:“这事,可以隐瞒吗?”

    “你什么意思?”安妮问。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要杀死她们的。我们可以把这件事情隐瞒起来,反正也没人知道。”

    “人是我杀的。你这样做,等于从犯。”安妮说。

    “我不管。我不想让你去坐牢。”王凯已经失去理智了,“我知道你很聪明,你一定可以想到办法的。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都配合你。”

    “你这样做,对你没有好处。”安妮看着王凯。

    “对你有好处就行。”

    “你想清楚了吗?这是犯罪。”安妮说。

    “我知道,我想清楚了。我现在只想知道怎么把这件事情隐瞒下来。”

    “你真的要为了我这么做吗?”安妮又问。

    “是。”

    “如果有一天东窗事发了怎么办?”安妮问。

    “那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往我身上推吧!”王凯看着安妮说。

    “替我顶罪?你这是因为对我的愧疚,对我的补偿吗?”

    “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得天衣无缝的。”王凯说。

    “让我想想。”安妮双手抱头,陷入了思考之中。

    “别想了,先想想如何处理这两人的尸体吧!”王凯说着,准备去拽动地上的女孩的尸体。

    “先别动!”安妮突然对王凯说,“现在赶紧离开这里!”

    “你说什么,离开?这里怎么办?”王凯不知道安妮在想什么。

    “如果不想被人知道,就听我的。我们现在必须先赶紧离开这里。”安妮着急地说道。

    “为什么?”

    “我们不能在这里呆太长的时间,否则是会引起怀疑的。小区门口有监控。我们进来快有一个小时了。”安妮说。

    “可是这里怎么办?”王凯问。

    “我们先出去。然后再想办法进来处理这些事情。”安妮说。

    “等等。”说完,安妮往女孩身上摸了摸,说,“怎么会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钥匙。楼上的钥匙。她是下来取衣服的,怎么会不带钥匙呢?”安妮疑惑道。

    “也许,是故意没有带吧。取衣服很快的,也许她觉得很快就能回去,所以没有带钥匙。”王凯说。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你去哪里?”

    “楼上。”

    “干什么?”

    “拿钥匙。”

    说完,安妮快速跑到了楼上。

    可是,楼上的门居然是关着的。

    安妮想敲门,想看看屋里有没有人。可是,她想了一下,拿起的手又放下了。

    她快速回到了楼下。

    “怎么样?拿到钥匙了吗?”王凯问。

    “没有。楼上的门是关着的。”安妮说。

    “关着的?可是她身上并没有钥匙啊!”王凯说,“屋里还有人吗?”

    “我不知道。我本来想敲门试一下看有没有人,不过想了一下,我还是没有这么做。”安妮说。

    “为什么?”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的样子。而且,如果有人的话,我们这样做,反而是暴露自己。”

    “可是,她身上没有钥匙,楼上的门又是关着的。那她怎么回去?”王凯问。

    “一种可能是,她自己忘了带钥匙,误把门关上了。一种可能是,她本来就没有打算带钥匙,也没有关门。因为她以为自己很快就能回去。门之所以关上,是因为外面的风。刚才那一阵风,很猛烈,又可能是风把门吹关上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屋里还有人,有人可以给她开门。如果是这种情况,我们更不能露面了。”

    “那现在怎么办?”

    “我们先出去。从我们进来到现在,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要杀人,要处理尸体,时间是来不及的。就算以后被发现了,也能给我们争取一些解释的机会。”

    “那我们赶紧走吧!”

    “等一等。”安妮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我们不能就这样空手出去。”

    “怎么了?”王凯问。

    “你想想,我已经搬出去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再回来呢?我们必须找个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这个理由是要能够说明我们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的。”安妮说。

    安妮的脑子在飞快地转动着。很快,她想到了,说:“要能说明我们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的最好的理由,就是我们是回来搬东西的。”

    “搬东西?”王凯问,“搬什么东西?你已经搬出去那么久了,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搬的。”

    “不但要搬东西,还要是一个我一个人无法搬的东西,这样,我才会叫你一起来搬。”安妮说。

    “可是,你的房间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啊!”王凯说。

    安妮在小美的房间里四处看了一下,忽然说了一声:“有了!”

    说完,安妮来到小美的阳台,指着上面的两盆花对王凯说道:“你把那两盆花搬下来。”

    “你确定?这花有点重。”

    “确定。重才好。不重就不需要你了。”

    “我们要搬这两盆花出去吗?”王凯问。

    “没错。只有这样的东西,才是最容易遗忘的东西。而且,搬着这两盆花出去,很是扎眼,监控里一定能看得到。”安妮说。

    “可是……她们怎么办?”王凯指着房间里两个女孩的尸体问。

    “先不要管。我们先出去再说。等会我再告诉你接下来做什么。”安妮说。

    于是,两人一人抱着一盆花,有说有笑地走出了小区的大门。

    “花儿放在哪里?”王凯问。

    “放在你家。”

    “可是,我不会养花。”

    “没事。只要放在那里就行了。过一段时间死了就扔了。”安妮说。

    “哦,那好吧!我好好把它养着。”王凯说。

    “不,不要好好养。不用管它们,过不了多久它们自己就会死。到时候就扔掉。”安妮说。

    “为什么?这花挺好的。”

    “这花本来就不是我的。我们搬它们回来,不过是临时借用一下它们而已。但它们留着,始终是不妥。如果警察真的追查,很有可能会查到这两盆花。所以,尽早让它们死掉,然后扔掉,这是最好的做法。”安妮说。

    “既然这样,何不现在就把它们扔掉呢?”王凯问。

    “不行。必须把它们搬回家养一段时间。如果到时候警察查的时候,发现根本没有人见过这两盆花,就知道我们并没有把花搬回去。这样的话,我们搬花的动机就很值得怀疑。”安妮说。

    “行,就按你说的做。”

    “还有,花搬回去之后,放在你们客厅,不要放在你的阳台。”安妮说。

    “为什么?客厅没有阳台,连阳光都晒不到。我的房间的阳台挺好的,光照也充足。”王凯说。

    “就是因为你的阳台光照充足,适合养花,所以才不能放在你的阳台。你记住,我们是要让它们尽快死去,所以放在客厅里是最合适不过的。”

    “如果到时候张兵问起我怎么办?正常情况下,这花肯定是应该放在我的阳台养护的。为什么要放在客厅呢!”

    “你就告诉他,因为想和他一起分享。放在客厅,大家都能看到,家里多一点绿植,心情也要好些!”安妮说。

    “好吧,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于是,二人把花搬回王凯的住处,放在了客厅里。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王凯问。

    “接下来,我们要为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安妮说。

    “不在场证明?”

    “没错。能够证明我们接下来的两天都不在明月小区的证明。”安妮说。

    “那去哪里?”

    “酒店。”

    “酒店?”

    “没错。酒店有监控,有入住记录,能够作为我们的不在场证明。而且,酒店出于保护客人隐私的角度,私密性会比较好。”安妮说。

    “可是,出租屋那里怎么办?”

    “我们到了酒店之后,再找机会出来,去出租屋。”

    “可是,酒店和小区都有监控,那样的话,也能看到我们进出的视频啊!那酒店还怎么作为我们的不在场证明呢?”王凯问。

    “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进了酒店之后又出来了,更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又回了明月小区。”安妮说。

    “你都把我说糊涂了。”王凯已经被安妮搞的晕头转向了。

    “现在,在去酒店之前,我们必须去准备一些东西。”安妮说。

    “什么东西?”

    “乔庄打扮的东西,假发和帽子。还有,备够两天的零食。”安妮说。

    “两天的零食?”

    “没错。我们在酒店要呆到后天上午才会退房。”

    “为什么?”

    “因为我们需要酒店的不在场证明。这个不在场证明要从今天下午到后天上午。所以,我们必须备够两天吃的,这期间我们不能出门。不但要备够,而且还要把这些吃的提在手上进酒店,这样的话,监控肯定会拍下来的。”安妮说。

    “我们不是还要回出租屋处理后面的事情吗?怎么成了两天不出酒店了?”王凯被安妮说得晕乎乎的。

    “不出酒店只是做给他们看的,准确地说,是给监控看的。我们要出酒店,不过,必须乔装打扮。回明月小区也是如此。”安妮说。

    “行吧,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王凯说。

    于是,二人去买了一些乔装用品,装进了安妮的行李箱。又去超市买了一大袋零食,提在手上,去了星星酒店。

    二人办好入住之后,就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王凯一下子瘫软在了床上。

    这一下午的经历,对他来说,简直犹如噩梦一般。

    “现在,我们来好好商量一下,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安妮说。

    “你说吧,我脑子很乱,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做。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出租屋里躺着的那两个人。”王凯说。

    “我们现在首选要做的,是要想办法出酒店,而且,不能被监控查出来。”安妮说。

    “你不是买了假发和帽子吗?”王凯说。

    “这并不能完全伪装。女人伪装很容易,男人很难。身高,体重,都是不能伪装的。而且,我们两个人走在一起,一定会成为重点查看对象。到时候,不一定能逃过警察的火眼金睛。”安妮说。

    “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服务台的卡片上写着,酒店有租借轮椅的服务。”安妮说。

    “轮椅?你想让我坐轮椅?”

    “没错。你乔装打扮之后,坐在轮椅上,我推着你出去。这样的话,我们被发现的几率就会大大减小。”安妮说。

    “那,出了酒店之后呢?”

    “我们要回明月小区处理尸体。”安妮说。

    “你打算怎么做?”

    “我们需要一辆车,把尸体运出去埋了。”安妮说。

    “可是,我们没有车啊!怎么办,去租一辆?”王凯问。

    “不行。租车的话,租车行会有记录,很容易查到我们。我们应该去借一辆车,私家车。”安妮想了一下,又说,“我记得你有一个同学在这里,她还是你的老乡,是不是?她家有车。”

    “你说的阿芳吗?”

    “对。”

    “可是,我平时跟她没什么联系啊!别人不一定借啊!”

    “就是因为平时没什么联系,所以找她借最合适。如果是平时关系太好的兄弟,反而容易引起警察的怀疑。”安妮说。

    “可是,别人不一定借给我啊!”

    “所以,我们要想一个让她无法拒绝你的理由。”安妮说。

    “无法拒绝的理由?什么理由?”王凯问。

    安妮想了一下,说:“就说你妈妈病重,你要马上赶回去。因为现在太晚了已经坐不了班车了,所以你才找她借车。只要她是一个善良的人,她就一定不会拒绝你。”

    “我妈病重?你这不是诅咒我妈吗?”王凯有点生气。

    “我知道这个理由会让你不高兴。可是,眼下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理由了!你如果想其他理由的话,她很可能拒绝你。”安妮停顿了一下,又说,“你好好想想吧,是纠结一句话,还是抓紧时间办事。”

    王凯心里明显有点不乐意,可是,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现在就去借吗?”王凯问。

    “是的。等会我们出了酒店之后,你就直接往她那边赶。”安妮说。

    “那你呢?”

    “我先回明月小区处理一下。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打扫现场,清理东西。最后,要不留下一点痕迹。”安妮说。

    “你怎么进去?不怕被发现吗?”

    “我会戴假发,乔装之后再进去,不会被认出来的。”安妮说。

    “那好吧!”

    “现在,我先去借轮椅。”安妮说,“你先收拾一下。”

    “我去借吧!”王凯说。

    “不行。必须我去。我借轮椅是因为你的腿摔了,不能走路,你怎么能去借呢?”安妮说。

    “哦,也对。那你去吧!”

    很快,安妮便将轮椅借了回来。

    “现在,我先帮你化妆。”安妮对王凯说。

    “化妆?”

    “没错。虽然有了轮椅,但是你的脸还是必须化一下。化妆之后,再戴上眼镜和帽子。这样的话,不会那么容易被认出来。”安妮说。

    接着,安妮开始给王凯化妆。

    完了之后,安妮又给自己化了个妆。

    两人照了照镜子,又相互看了看,觉得比较满意了,于是,收拾好了东西,两人就出门了。

    出了酒店之后,王凯找了一个地方,将自己的轮椅寄存好,就直接打车去了阿芳家。

    而安妮,则直接去了明月小区。
新书推荐: 触及 从九百层归来 全球转生:从笑傲开始掠夺诸天 诸天从村长开始 人类的末世 末世进化之王 末世重生之女王在上 魔物之城 末世:我玩坏了植物大战僵尸 这个NPC太凶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