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小美之死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一)

    王凯带着警察来到了郊区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废地带。

    他指了指中间一块地方,说:“尸体就埋在这下面。”

    赵刚转头对旁边的警察说道:“挖吧!”

    很快,一个女人的尸体被挖了出来。

    “这就是小美。”王凯对赵刚说。

    赵刚看了看尸体,对秦天说:“带回去吧!”

    一行人很快返回了警局。

    赵刚坐在办公桌前整理着资料,秦天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

    “案子终于水落石出了。”秦天叹了一口气。

    “尸检报告出来了吗?”赵刚问秦天。

    “还没有。不过张法医说应该很快就能出结果。”秦天回答。

    “告诉张法医,出了结果第一时间告诉我。”

    “放心吧,我早就给他说过了。现在王凯已经把一切都交代了,安妮也已经抓起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尸检报告不是还没有出来吗?”

    “王凯不是已经交代过安妮误杀小美的经过了吗?安妮自己也已经承认了啊!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等到尸检报告出来再说吧!”赵刚看了一眼秦天,“现在案子还不算正式结束。”

    “好吧!你啊就是一个规规矩矩的人。一定要看到最后结果才罢休。”

    “对啊,我们也是要有最终的报告才能结案的啊!”

    “行。”赵刚看了一下表,“我估计应该快要出结果了吧!”

    正在这时,张法医拿着一份尸检报告,出现在了赵刚的办公室里。

    “张法医,结果出来了吗?”赵刚一看是张法医来了,赶忙站起来迎接。

    “出来了。在这里。”说着,她递给了赵刚一份尸检报告。

    赵刚翻了一下,脸色一下子变了。

    他指着尸检报告的结论,问:“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我们的确在死者的后脑勺找到了一颗钉子。但是,这并不是导致死者死亡的直接原因。经过尸检确认,死者是窒息而亡的。”

    “窒息而亡?”

    “没错。”

    “被人掐死的?”

    “不是,死者颈部并没有明显的勒痕,应该不是被掐死的。而她的口鼻周围的皮肤都有明显压迫的痕迹,所以,应该是被人用手捂住口鼻导致的窒息死亡。”

    赵刚和秦天都被张法医的话惊得说不出话来。

    半晌,赵刚才缓过神来,问:“那死者身上还有什么其他特征吗?或者有没有留下凶手的皮肤组织等等。”

    “没有。不过,之前我们在无头女尸指甲缝里提取到的皮肤组织有结果了,是属于新发现这一具尸体的。”

    “你是说,是这个人杀死了冰箱里的那个人?”

    “我只是说提取到的皮肤组织是属于这具尸体的,并没有说就是这个人杀了她。”

    “好吧,那,那颗钉子呢?是否对死者造成了致命伤害?”

    “钉子整根插进了后脑勺。但是没有造成致命伤,只是造成了出血,以及可能导致了死者昏迷。”

    “所以,死者有可能是昏迷了一段时间,随后苏醒了?”

    “有这个可能。总之,死者并不是死于钉子造成的伤,而是死于窒息。”

    “好,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好的。”

    赵刚将张法医送到了门口,随后又返回办公桌前看了一下尸检报告。

    “看来,有人对我们隐瞒了一些事情。”赵刚对秦天说。

    “你是说王凯,还是安妮?”

    “从他们俩的供词来看,他们所描述的在小美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基本是一致的,没有问题。可是,如果他们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小美应该是死于那颗钉子。可是张法医说了,钉子并没有造成致命伤。”

    “钉子只是造成了小美昏迷。而小美死亡的真正原因,是窒息。所以,他们一定有人在说谎。”

    “没错。要么,是他们其中一个人在说谎,要么,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在说谎。那么,究竟是谁在说谎呢?”赵刚看着秦天问道。

    “我觉得,应该不是安妮。从安妮的供词来看,她已经承认是自己失手将小美的头撞在了墙上导致了她的死亡。这也就等于,她已经认罪了。她没有必要再隐瞒吧!”秦天说。

    “她只是承认了自己不小心将小美的头撞在了墙上。这样的话,只是误杀。可是,如果她承认自己是在小美苏醒后,又捂住了她的口鼻导致了她的窒息死亡,那这就等于是故意杀人了。”赵刚说。

    “你是说,安妮为了逃避故意杀人的罪行,所以不得已才承认的误杀?”秦天说。

    “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赵刚说。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王凯不知道吗?”秦天问。

    “只能说明,安妮杀死小美的时候,王凯并不在现场。”赵刚说。

    “你是说在王凯去借车的那段时间,安妮独自一人返回了出租屋清理现场,在王凯返回之前,小美就已经苏醒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安妮杀死了她?”秦天问。

    “有这个可能。不过,也有可能是王凯。王凯在运送小美的尸体去抛尸的时候,在路上小美醒了过来,然后王凯又杀了她。”赵刚说。

    “只可惜,我们拿回来的行车记录仪里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秦天叹息道。

    “虽然之前有想到行车记录仪里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但是却不是我们之前揣测的原因。”赵刚看着秦天,若有所思。

    “什么意思啊?”秦天一脸疑惑。

    “我们在查看行车记录仪内容的时候,的确没有我们想要的十三号的内容。我们之前以为是被后面的内容给覆盖掉了,但是你有没有发现,根本不是这样。我看了一下,那个内存卡的容量很大,现在还有很大的未使用空间。而且里面的视频是从十六号开始的,也就是在王凯还了车之后。”

    “说明他们更换了内存卡?”

    “没错。他们知道我们一定会去查行车记录仪,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们更换了新的内存卡。”赵刚说。

    “那会不会,杀死小美的就是王凯呢?在王凯运送尸体的过程中,小美醒了,然后王凯杀死了她。为了毁灭证据,他换掉了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秦天分析道。

    “不一定。王凯换掉内存卡不一定是为了掩盖他杀死小美的事,也有可能只是为了不让我们查到他的抛尸地点。”赵刚说。

    “说到底,我们还是不能确定到底是谁杀了小美。虽然两人都有嫌疑,但是,我还是觉得安妮杀死小美的可能性要大些。”秦天说。

    “为什么?”赵刚问。

    “因为小美毕竟和王凯同床共枕过。作为一个男人来说,我觉得王凯不至于亲手杀死小美。相反,安妮对小美的仇恨应该更大。”秦天想了一下,又说,“不过,也说不定,有的时候,人在紧张的情况下,是会失去理智的。万一王凯怕小美暴露了他们的罪行,而选择将小美杀人灭口呢!”

    “别忘了,如果小美真的是在抛尸路上苏醒的,那说明,之前她一直是处于昏迷状态的。这样的话,她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情。也就是说,她并不知道叶琴的死亡。应该说,她并不知道有叶琴这个人。”赵刚说。

    “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她什么都不知道,那王凯没有理由置她于死地,何况还是自己曾经的女人。”秦天说,“可是,叶琴的指甲缝里怎么会留有小美的皮肤组织呢?”秦天对这点很是疑惑。

    “根据他们的交代,叶琴曾翻动过小美,和小美有过肢体接触,也许,就是那时候不小心留下的。”赵刚猜测着。

    “有没有可能,是小美杀了叶琴呢?”秦天问。

    “可能性不大。小美没有杀死叶琴的理由。何况当时,小美已经晕过去了,她不可能杀了叶琴。”赵刚说。

    “也是。怎么想杀死叶琴的都不可能是小美。只可能是王凯或者安妮。不过,我始终觉得,安妮的嫌疑更大。”

    “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王凯跟小美之间,毕竟一个犯了强奸罪,一个犯了敲诈勒索罪,他们两人之间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和纠葛,也会让王凯有杀她的动机。”赵刚说。

    “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啊!王凯很有可能借此机会,快刀斩乱麻。只要小美一死,这些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他也不必再和小美有任何纠葛。”秦天说。

    “所以,安妮和王凯都有杀死小美的动机。至于究竟是谁,就不知道了。”赵刚说。

    “那,怎么才能知道是谁杀了小美呢?”秦天问。

    “看来,我们需要把他们两个人都再审问一遍。”赵刚说。

    (二)

    审讯室里,赵刚再次坐到了王凯的对面。

    “杀了小美,你后悔吗?”赵刚问王凯。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不是故意要杀死她的。这完全是一个意外。”王凯看着赵刚说。

    “这么说来,你心里难道从来没有想过要她死吗?”赵刚又问。

    “我承认我们之间确实是有一些瓜葛。但是,我没有必要杀死她。”

    “如果她当时没死呢?”

    “如果她没有死,就没有后来那些事了。”

    “如果她当时没死,你们会选择救她吗,送她去医院?”

    “如果她没死,我肯定会救她的。可惜,她已经死了。”

    “可惜——她当时并没有死。”赵刚看着王凯,一字一句地说。

    “你说什么?……”王凯直勾勾盯着赵刚,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小美当时并没有死。如果你们把她送去医院的话,是可以救活她的。”

    “怎么可能?当时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她只是昏迷了。”

    王凯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你是什么意思?你说她当时没死,你怎么知道?”

    “因为法医已经检验过了,小美死于窒息。”

    “窒息?”王凯的眼神瞬间失去了光芒,他感叹道,“难道,是我将她活埋了?”

    “你不知道小美当时没有死吗?”

    “我不知道。我以为她已经死了。我在把她埋了的时候,她一直没有苏醒过,所以我一直认为她已经死了。”

    “事实就是,她当时并没有死。”

    “都怪我,我竟然将她活埋了!……”王凯说着,后悔不已。

    “不,她是在死后才被埋的。”

    “你什么意思?你一会说她死了,一会说她没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根据法医鉴定,死者是被人用手捂住口鼻,导致的窒息死亡。她在被埋的时候,已经死了。你并没有将她活埋。”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王凯不停地摇头,“她明明是脑袋撞到墙上导致的死亡,怎么可能会是死于窒息呢?”

    “所以,你们有人在说谎。”赵刚盯着王凯。

    王凯似乎对赵刚的眼神并不在乎,他思考着那天发生的事,问:“小美真的是被人捂住口鼻死亡的吗?”

    “对。”

    王凯用手锤了一下桌子,说:“这个女人太狠心了。”

    “你说谁?”

    “除了安妮,还有谁。”

    “你是说,安妮杀了小美?”

    “除了她,还有谁。”

    “如果真的是安妮杀死了小美,那为什么你不知道?”

    “我借车去了。当时,安妮一个人回来收拾现场,一定是在趁我不在的时候,她杀了小美。”

    “她一个女生,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去杀人吗?”

    “她不敢?她看起来柔柔弱弱,却比谁都要狠。”

    “什么意思?”赵刚问。

    王凯双手握紧,低下了头,思考了一会,说:“分尸的事情,其实是她做的。”

    赵刚和秦天都吃了一惊。赵刚问:“你是说,把尸体的头颅割下来的事情?”

    “是的。”

    “可是,你们之前说过,分尸的事情是你做的。”

    “没错,我的确这样说过,因为这是我们之前商量好的。”

    “你的意思是,你是替安妮背了锅?”

    “我当时觉得有愧于她。所以才想要替她背锅。”

    “那现在为啥又要说出来?”

    “因为当时我不知道她杀了小美。”

    “也就是说,你一直都不知道,小美当时其实并没有死。”

    “是。我当时,本来只想把两个人埋了就是了。可是,没想到,当我借到车返回小区的时候,安妮已经把尸体处理了。”

    “已经把尸体处理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她已经把楼上那个女人的头割了下来。当时吓了我一跳。我没想到,她一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

    “她有没有说过,为什么要把头颅和尸体分开?又为什么要把尸体放入冰箱呢?”

    “说过。她说把头颅分开,是不想警方那么快找出死者的身份。”

    “那为什么,又要把尸体放进冰箱呢?”

    “因为冷冻可以保持更长的时间。”

    “我是说,既然不想让警察查到那女孩的身份,又为什么要把她的尸体放进冰箱呢?”

    “我问过她。她说因为我们要制造出一个小美杀人后畏罪潜逃的假象,所以,必须要有人发现尸体,还要结合种种现象,把嫌疑锁定到小美身上。”

    “无头女尸指甲缝里发现的小美的皮肤组织是怎么回事?”

    “是安妮想要嫁祸给小美,故意用那个女孩的手在小美身上抓的。”

    “所以,安妮换了小美的衣服,走出小区,并出现在监控视频里。从那以后,小美便没再出现过。这样就很容易让人想到她是畏罪潜逃。”

    “没错。”

    “看来,安妮的确考虑得很周到啊!”

    “我也没想到她会考虑到这些。我当时看到她已经把尸体的头颅砍了下来,我就后背发麻。我没想到她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就是安妮杀了小美了?”

    “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小美真的是苏醒后被人捂死的,那一定是安妮。因为我一直以为小美已经死了,所以我把尸体拉出去后就直接埋了,期间也没有见小美醒过来。”

    “你说的话是真是假我们会去查的。你不要忘了,阿芳的车子装了行车记录仪的。”赵刚看着王凯说。

    “你们去查吧,我说的都是真话。不过,查行车记录仪是没有用的。”王凯很确定地说。

    “为什么?”赵刚问。

    “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已经被我换掉了。你们是查不到东西的。”

    赵刚看了一眼秦天,果然和他们之前猜测的一样。

    接着,赵刚又看着王凯,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安妮。在我埋完尸体回来之后,她就把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取下来扔掉了,说是怕留下什么痕迹。我当时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也就没说什么。”

    “那你们换下来的内存卡在哪里?”

    “已经毁掉了。”

    “也就是说,你说的话,我们也无法证实了?那我们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说谎?”

    “的确没法证实了。因为唯一可以证明不是我杀死了小美的东西,就是行车记录仪。可是,已经被安妮毁掉了。现在想想,真是细思极恐,也许,安妮就是想把所有的罪全都推到我身上吧!”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杀人。那个楼上的女孩,是安妮杀死的。”
新书推荐: 触及 从九百层归来 全球转生:从笑傲开始掠夺诸天 诸天从村长开始 人类的末世 末世进化之王 末世重生之女王在上 魔物之城 末世:我玩坏了植物大战僵尸 这个NPC太凶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