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小美之死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一)

    “咚,咚,咚。”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的王凯听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谁呀?来啦!”王凯一边大声问着,一边跑去开门。

    王凯一打开门,只见赵刚和秦天站在门口。王凯显然吃了一惊。

    “怎么是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是有点事情找你。”赵刚说,“你还是先让我们进去再说吧!”

    王凯虽然透着一股不情愿,但还是打开了房门,说:“你们进来吧。”

    “警官,什么事说吧!”王凯对赵刚说。

    “是这样的。上次你们说你们去了安妮之前租住的房子,是为了去搬花。并且把搬回来的花放在了你这里?”赵刚问。

    “是的。”王凯回答。

    “现在,我们想看看那两盆花。”赵刚说。

    王凯苦笑了一下,说:“实在不好意思啊警官,那两盆花已经死了。”

    “死了?”赵刚吃惊地问。

    “是的。就在上周,彻底死了。我就把它们扔了。”

    “那花盆呢?花死了花盆总还在吧?”秦天赶紧问道。

    “花盆也没了。花死了之后,我就连盆带花一起扔了。我也不是养花的料,拿来也没啥用。”王凯淡定地说。

    秦天站起来,往阳台走去。之前他曾经在那里看到过那两盆花。可是如今,花确实已经不在了。

    “那两盆花,真的扔了?”秦天问。

    “这我还能骗你吗?真的扔了。不信你们去问张兵,上周花死了就扔了。”王凯说。

    “好,我们知道了。”赵刚说。

    “警官,你们追究那两个花盆干什么?”王凯问。

    “没什么,例行调查。”

    “哦,那还真是不巧了。”王凯笑着说。”

    “这两盆花,在安妮之前租住的出租房里,是放在哪个位置的?”赵刚问。

    “哪个位置?”王凯显然没有明白赵刚的意思。

    “就是放在哪个房间的?”赵刚又问。

    王凯眼神轻微闪烁了一下。随后,他又恢复了淡定,说:“安妮的房间啊!”

    “可是,安妮的房间并没有阳台啊!”赵刚说。

    “养花不一定要放在阳台养啊,放屋里子也是可以的啊!这两盆花就是放在安妮的屋子里养的。”

    “小美养花吗?”赵刚又问。

    王凯愣了一下,说:“她养不养花我怎么会知道呢?”

    “你经常和小美呆在一起,你不知道她有没有养花?”赵刚看着王凯。

    “我真的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我早就忘记了。”王凯说。

    “我们在小美的阳台上发现了两个花盆的痕迹。是不是你们搬走的两盆花?”赵刚问。

    “不是。”王凯没有思索,直接脱口而出。

    他的直接反倒让赵刚起了一丝怀疑。

    “那这两盆花到哪里去了?”赵刚问。

    “我怎么知道呢!我们搬走的是安妮房间里的花。至于小美阳台的花去哪儿了,我不知道。”

    “你是知道我们要来调查,所以故意把花盆处理掉的吧?”赵刚盯着王凯,眼神有点吓人。

    王凯移开了与赵刚对视的目光,说:“不是我故意要处理掉。是花死了,所以才扔掉了。警官,没有证据,你们不要胡乱猜测。”

    “刚才我们问你小美养不养花,你说你不知道。”赵刚看着王凯说。

    “是啊!我是不知道啊。难道不知道也是一种错误?”王凯反问道。

    “你经常和小美在一起,经常去她的房间。所以她的阳台上有没有养花,你不可能不知道,除非你撒谎。”赵刚说。

    “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我已经说过了,我确实不记得了。”王凯摊了摊手。

    “我们在小美的房间里发现了安妮的指纹,这你们怎么解释?”赵刚接着问。

    “安妮的指纹?这不可能!”王凯很肯定地说。

    “你怎么那么肯定不可能?”王凯的肯定让赵刚又多了一丝怀疑。

    王凯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说:“那是小美的房间。怎么可能会有安妮的指纹呢!”

    “小美的房间里有个挂钩。我们在那上面发现了安妮的指纹。”赵刚故意把这个消息泄露给了王凯,想看看他什么反应。

    “挂钩?”王凯愣了一下。赵刚的话让他有点猝不及防。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赵刚进一步试探。

    “想起什么?什么意思?”王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说到挂钩,你没有想到什么吗?”

    “什么挂钩,我不知道。”

    “小美的门后面的墙上,有一排钉子。旁边有一个挂钩。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呢!我没有注意过。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挂钩不挂钩的。”

    “好。你不说也没关系。我们迟早会查出来的。”

    “那就祝你们早日破案吧!”王凯看着赵刚问,“警官,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有问题的话我们会再来找你。”赵刚说完,便站了起来。

    “那就不送了。二位慢走!”王凯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赵刚和秦天离开了王凯住的地方,来到了楼下。

    秦天对赵刚说:“真的是运气不好。你说他怎么就把花盆给扔了呢!这下我们想拿花盆回去比对的办法也行不通了!”

    “我觉得,他有可能就是故意的。为了不让我们拿到花盆。”赵刚若有所思地说。

    “他怎么知道我们会去拿花盆?”

    “他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去拿花盆。但是,他这样做就是消除了后顾之忧。就算有一天我们想去拿花盆,我们也拿不到了。”

    “那他干嘛还把花搬回家了呢?直接扔掉就行了呀!这样的话,就没有人知道那两盆花了。”

    “直接扔掉肯定不行。他们从小区里把那两盆花搬出去,是让这两盆花做掩饰,掩饰他们去小区的真正目的。”赵刚停了一下,继续说,“而他们把花搬回王凯的寝室,是为了让张兵看到。”

    “让张兵看到?为什么?”秦天问。

    “因为张兵看到了,就有了目击证人。就可以替他们作证。证明他们确实搬了两盆花回来。以此证明,他们并没有说谎。我们上次来的时候,你有看到那两盆花吗?”

    “看到了啊!就放在这个客厅里。”秦天说。

    “没错,我当时也看到了。明明王凯的房间有一个单独的阳台,可是他为什么还要把花放在客厅里呢?就是为了让张兵看到。并让他看到花儿死去的过程。这样的话,王凯把花盆扔掉,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只可惜,现在找不到花盆,我们也没有办法做比对了。”秦天说。

    “其实,就算是有了花盆,也不能确定这就是小美房间阳台上的那两盆。因为同样大小的花盆太多了。这也只能做参考。”

    “那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秦天问。

    “先回警局再说吧!那个头颅的检测,应该有结果了。”赵刚说。

    “好!不管怎么说,找到了头颅,也算是一个突破口。”

    (二)

    赵刚和秦天一回警局,便直接来到了张法医处。

    正在工作的张法医看到赵刚和秦天走了进来,便笑着说道:“我还没通知你呢,你就来啊了啊!”

    “没办法。我只有积极一点了。”赵刚看着张法医,问,“有结果了吗?”

    “有了,不过我还在整理。准备整理好了再通知你的,谁知道你这么快就来了。”张法医说。

    “先给我说说吧,边整理边说。”赵刚看起来已经急不可耐了。

    “这个头颅,和冰箱里的那具女尸是吻合的。可以判断为同一人。死亡原因为被人捂住口鼻,窒息死亡。”

    “还有其他的伤痕吗?”

    “没有了。就是单纯的窒息死亡。”

    “如果她是被人捂住口鼻,那她应该有激烈的反抗才对。”赵刚说。

    “我想,她应该是被人从背后出其不意捂住了口鼻,她拼命反抗。所以,我们在她的指甲里发现了残留的皮肤组织。”张法医说。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赵刚对张法医道了谢。

    “不客气!”

    接着,二人离开了法医室,回到了办公室。

    赵刚坐在办公桌前,舒了一口气,说:“案子总算有了些眉目了,现在,我们应该可以找出死者的身份了。”

    “不错。有了头颅,有了画像,要确认她的身份应该不是一件难事了。”秦天附和道。

    “现在,我们马上开始行动。根据死者的样貌,查看小区的监控。并在小区里挨个走访,确认一下是否有人认识她,以及她住在小区的几栋几楼。”

    “好。我马上去办。”秦天回答。

    (三)

    赵刚正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案子的资料。

    这个时候,秦天走了进来。

    “赵哥,小区的监控我查看过了,有这个女人进出的视频。从她进出小区的状态来看,她应该是住在这里的,因为有好几次她都提着菜。”秦天对赵刚说。

    “这么看来,是这里的住户。”赵刚又问,“小区里走访了吗?有什么结果?”

    “走访了,挨家挨户问过了。很多人都说不认识她,有几个说在小区里见过她,但是,她具体住哪里,他们并不知道。”秦天说。

    “看来,她应该不是这里的老住户。”赵刚又问,“所有的住户都问过了吗?”

    “没有。有几户去的时候没人。也许是上班去了。我们准备晚上的时候,再去看一看。”秦天说。

    “嗯,要抓紧时间。”

    “还有一个问题。”秦天说,“我在查看监控的时候发现,她出现的时间比较短,大约只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再往前的话,监控里就没有她的视频了。而且,从监控里可以看到,她头两次来小区的时候,搬了好多行李。”

    “如果照这么看的话,她应该是才搬来不久的租户。”赵刚说。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秦天说,“如果是小区的老住户的话,那其他人不可能不认识她。我们已经走访了小区的大部分住户,都说不认识她。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她搬来的时间不长。”

    “还有多少家没有走访到的?”赵刚问。

    “还有五家。”秦天说。

    “哪五家?”赵刚问。

    “都在这里了。”说着,秦天递给赵刚一张表格。上面是整个小区的户型分布情况。

    “已经走访过的,我们已经在上面打了勾勾。没有打的就是还没有联系上的。”秦天指着表格,对赵刚解释道。

    赵刚看了看表格,的确只剩五家没有打勾勾的了。

    忽然,赵刚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的眼睛盯着表格上一个没有打钩的数字。

    “402?这户也没有联系上吗?”赵刚指着表上402的门号,问秦天。

    秦天看了一下,说:“还没有。”

    “这是那个出租屋楼上的那一户吗?”赵刚又问。

    “是的。”秦天回答。

    “马上联系这户的房东。”赵刚忽然说道,“我怀疑,死者就是住在他们楼上的这一户。”

    “为什么?”

    “感觉。”

    “感觉?”

    “是的。总感觉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应该有某种联系。”赵刚说。

    “我马上去查一下这个房子的主人。”秦天说。

    “嗯,现在就去,越快越好。”

    说完,秦天走出了办公室,赵刚低下头,思考着什么。

    很快,秦天拿回了一个电话号码。

    “这就是那个房子的主人电话。”秦天将一个电话号码递到了赵刚面前。

    赵刚看了一下,拿起电话,拨通了这串数字。

    很快,电话便接通了。电话那头想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罗西先生吗?”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清河公安局的赵警官。我们有一件案子,需要找你了解一些情况。”赵刚说。

    “公安局?”电话那头的声音紧张了一下,“什么事啊?”

    “请问,明月小区1单元402是您的房子吗?”

    “是啊,怎么了?”

    “那所房子,现在由谁在居住呢?”

    “那个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啊!”

    “租给谁了?什么时候租出去的?”

    “租给一个女孩了,具体叫什么名字我还真不记得了。租了有一个多月了吧!”

    “你最近和那个女孩联系过吗?”

    “那可没有。一般房子租出去了,租客只要按时交租金,我们是不会去联系租客的。这个女孩已经交了半年的房租,所以我也就没有联系过她。”

    “你有她的电话吗?”

    “有。”

    “那请你把她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们一下。”

    “好你等一下啊,我马上翻一下……”

    过了一会,电话那头传来了了声音。“133xxxxxxxx。名字叫叶琴。”

    “好的。谢谢。”

    “警官,我能问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等我们调查之后再说。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再联系你。”

    “哦,那好吧!”

    之后,赵刚挂断了电话。

    紧接着,他拨通了这个叫叶琴的女孩的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电话里的声音传来。

    “停机了?”赵刚看了看秦天,说,“赶紧去查一下这个电话号码。”

    “好。”秦天回答。

    很快,秦天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一张纸,是这个号码的通话清单。

    “赵哥你看,这个号码已经停机有一段时间了。她最后一个接的电话是在十二月十三号,是一个外卖电话。之后,便没有接听过的电话了,只有未接来电,直到电话停机。”秦天说。

    “十二月十三号?”

    “没错,就是安妮和王凯去搬花的那一天。”

    “看来,这个女孩一定和他们脱不了关系了。无头女尸很有可能就是叶琴。”赵刚说,“你马上通知房东,让他带上租房合同,还有房子的钥匙,到明月小区去。我们现在马上赶过去。”

    “好。”

    (四)

    这是一套户型和楼下安妮租住的出租屋一样的房子,两室一厅。只是,其中一间有人居住,而另一间没有。有人居住的那间,应该就是叶琴的房间。

    房子里的陈设很简单,但是确收拾得很整洁。无论是客厅,还是卧室,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包括梳妆台上的化妆品,都摆放得井井有条。看起来,房子的主人是一个比较爱收拾,爱干净的女孩子。

    赵刚用手指轻轻从梳妆台的桌面上划过,桌面就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痕迹。赵刚吹了吹指尖的灰尘,看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打扫了。

    梳妆台上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一个面容清秀,笑容满面的女孩子。

    “看,从这照片基本可以确定,死者就是叶琴了。”赵刚对秦天说。

    “从照片来看,确实是同一个人。”秦天叹息道,“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啊,可惜了!”

    房间的床上放着一个手机。

    赵刚将手机拿起来,只是,因为没有电了,手机已经无法开机了。

    “把这个交给技术部的,让他们提取指纹,尽快给手机充电开机,提取一下手机里的信息。”赵刚把手机递给了秦天。

    “好。”秦天答应道。

    赵刚又看了一下,房间并没有什么异样。除了阳台。

    在阳台上方挂着几件晾晒的衣服。而阳台下方放着一个盆,盆里还放着几件衣服,应该是还没来得及晾的,盆子旁边放着一根撑衣杆。

    “你看,她应该是在这里晾衣服的。但是,很显然,衣服并没有晾完,她一定是被什么事给耽误了。”赵刚说。

    “没错,我注意到了客厅放着的外卖,还没有拆开。”秦天说。

    二人来到客厅,茶几上放着一个袋子。袋子外面还贴着一张外卖店的订单。袋子包装完好,还没有被拆开过。

    赵刚用戴着手套的手轻轻打开了袋子。里面是满满的一份菜和一份米饭。但是都已经发霉了,发出一阵阵难闻的味道。

    “叶琴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是一个送外卖的电话,应该就是这份了。”赵刚对秦天说。

    “是啊,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吃呢!”

    “我想,应该是在她晾衣服的时候,外卖送到了。她准备晾完衣服之后再吃的。只是,衣服还没晾完,她就遇到了意外。”

    “那她怎么会出现在楼下的出租房里呢?”

    “她的房间楼下正对的是小美的房间,对吧?”赵刚说。

    “是啊!”

    “那是什么原因,让她放下晾了一半的衣服,去到楼下毫不相干的人家里呢?”

    秦天想了一下,说:“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晾衣服的时候,衣服不小心掉了下去。”

    “没错。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下楼去取衣服。”赵刚说。

    “这就能解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楼下的出租里了。”秦天说,“可是,她在楼下遇到了什么,怎么会死在那里呢?”

    “如果,只是单纯地想取回衣服,他们不至于杀了她。所以,她应该是看到了什么,或者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被他们杀了灭口。”

    “可是,她去取衣服的房间是小美的房间。会不会,是小美杀了她?”

    “不会。她只是想取回一件衣服而已。小美没有杀她的理由。”

    “那安妮和王凯又有什么杀她的理由呢?”秦天思索着,忽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大声说道:“难道,是她看到安妮和王凯杀了小美?”

    “当时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只有安妮和王凯才知道了。”赵刚说。

    “如果她真的是因为看到安妮和王凯杀了小美而被灭口的,那小美的尸体呢?我们在小区的后院只挖出了这一个头颅,并没有其他的尸体啊!”秦天疑惑道。

    “你忘了安妮打扮成小美的样子走出小区的视频了吗?她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掩盖小美被杀的事实,并且造成一副小美畏罪潜逃的假象。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就发现了小美的尸体,那他们的计划就全落空了。”赵刚解释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故意藏起了小美的尸体,不让我们找到?”秦天问。

    “他们的确是不想让我们找到小美的尸体。不然,就没有替他们背黑锅的人了。”

    “那这样的话,小美的尸体究竟在哪呢?小区里面我们已经地毯式搜索过了,并没有任何发现啊!”秦天说。

    “既然不在小区里面,那就一定在小区外面。”赵刚说。

    “可是,他们是怎么把尸体运出小区的呢?我们并没在监控里看到他们运走尸体的视频。而且,他们甚至都没有提过一件大点的行李。”

    “如果是碎尸,需要一点点把尸快搬出去,来来回回肯定不方便,而且抛尸地点也是个问题。既然监控里并没有他们来来回回搬运东西的画面,那么,他们就一定是用了其他方法把尸体一次性运了出去。”赵刚说。

    秦天想了一下,说:“那就只能是用车了。”

    “他们有驾照吗?”赵刚问。

    “安妮没有,王凯倒是有。不过,他们两人都没有车啊!”

    “没有车不是问题。没有车可以借车,或者租车。”赵刚说。接着,他又问,“我记得他们小区是没有地下停车场的,车子都是停在地面上的,对吧?”

    “对。因为那是个老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车子都是停在小区里面的地面的。而且,只有一个出入口,就是小区的大门口。”

    “那就好办了。查看一下小区门口的监控,看看那段时间都有哪些车辆进出,有没有不属于他们小区的外来车辆。如果他们真的是租车或者借车,应该很容易就查出来。”

    “好,我马上就去。”

    (五)

    “赵哥,我们查了监控,除了他们小区业主的车,还发现了几辆不属于他们小区的外来车辆。”秦天手里拿着一份清单,并将它递给了赵刚,“这是那几辆外来车辆的车主的信息。”

    “好。马上一个一个联系确认,问问他们是否去过明月小区,去做什么。”

    “好,我们马上去联系。”

    说着,秦天拿起电话,一个一个联系起来。

    名单上一共有五辆车,他们已经联系上了前面四辆车的车主,确认了他们都没有问题。

    “还剩最后这一辆了!”秦天指了指名单上的最后一辆车,“如果再没有线索的话,我们恐怕又得从其他方面去找线索了。”

    “先联系了再说。”赵刚说。

    秦天拨打了那个车主的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喂?”

    “你好,请问是川AXXXXX的车主刘刚先生吗?”秦天问。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清河公安局的警察秦天。我们有一件案子,想要找你了解些情况。”

    “什么案子啊?什么情况啊?”电话里的刘刚先生一头雾水。

    “请问,在去年十二月十三号晚上,你是否开车去过明月小区?”

    “哪里?”电话那头的刘先生重复了一下。

    “明月小区。”

    “没去过。”

    “你确定吗?可是,我们在小区门口的监控里看到了你的车。你再好好回想一下。”

    “什么明月小区?哪个位置?”刘先生又问。

    “青阳路的明月小区。”

    “青阳路?没去过。”刘先生肯定地说。

    “你确定?”

    “我确定。我连那个小区的名字都没有听过。何况,青阳路离我们这儿远着呢,我没事跑那边去干嘛啊!”

    “那,你认识王凯吗?”

    “谁?”

    “王凯。”

    “不认识。”

    “安妮呢?”

    “也不认识。”

    “那,你有没有把车借出去过?”

    “没有。”

    “从来没有吗?”

    “从来没有。以前我们公司有个同事,把车借给别人之后出了事。所以,我就有了一个原则,就是绝不借车。”

    “可是,我们确实在那天的监控里看到了你的车。”

    “警官,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并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也没有把车借出去过。至于我的车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我也不知道。”

    秦天对赵刚摇了摇头,轻轻问道:“难道,是套牌车?”

    赵刚想了一下,接过电话,问道:“刘先生,请问你的车是你一个人在开吗?家里还有其他人开你的车吗?”

    “没有,就我一个人开。”

    “你的妻子,或者父母呢?有没有可能是他们开去的?”

    “不可能。他们都没有驾照,根本不会开车。我父母也没和我们住一起,我妻子又没有驾照,不会开车。”

    赵刚又想了一下,问:“那你的车钥匙一直在你身上吗?”

    “是啊,我都是随身携带的。”

    “有备用钥匙吗?”

    “有。”

    “在哪里?”

    “放在家里的。”

    “有没有可能,是你的妻子把车借给了别人?”

    “不可能。她知道我的原则,车不外借。所以,她不可能把车借出去。”

    “那,能不能请你给我们一个你妻子的电话号码,我们问一问她。”

    “不用了,她就在家里。我现在就去问一下。”

    接着,电话里传来了刘先生和他妻子的对话的声音。声音比较小,但还是能听清楚。

    “阿芳,你过来一下。”

    “什么事啊?我正忙着呢!”

    “我问你,你有没有把车借出去过?”

    “借车?”阿芳停顿了一下,“没有啊!”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阿芳把头转向了一边,又开始忙活起来,“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警察打电话来,问我们有没有把车借出去过。”

    “警察?”阿芳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紧张,“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兴许,就是一套牌车。”

    “哦。”

    接着,电话里又传来了刘先生的声音:“警官,你都听到了吗?我们没有把车借出去过。”

    “听到了。”秦天答。

    “我都说了,那肯定不是我的车。也许,就是一套牌车吧,你们好好查查吧!”

    “好。我知道了。”

    “行,那我就挂了啊!”

    “好,有什么需要我们会再联系你。”

    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秦天一脸失望地看着赵刚,说:“难道,真的是套牌车?”

    赵刚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你有没有觉得,她老婆有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秦天问。

    “感觉说话吞吞吐吐的。特别是听说警察找他们的时候,我听出她的声音里明显有一丝紧张。”

    “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感觉出来了。之前,我也觉得她声音有点奇怪,只是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我感觉,她的声音里有一些害怕和紧张。”赵刚说,“还有最后,她那一声‘哦’。”

    “怎么了?”

    “如果是正常人,警察打电话来询问车的事情,起码是不是应该要问一下车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吧,但是,她只是‘哦’了一声,感觉,像在回避一样。”

    “你是说,她背着她老公把车借出去过?”

    “有这个可能。”

    “可是刚才,她分明说的是没有借过啊!”

    “那是因为她老公问她的。她知道她老公是车不外借的,自己背着他把车借出去,当然不能让他知道。所以,她只能不承认。”

    “那你想要怎么做?”

    “我们应该单独和她聊一聊。我总觉得,她会给我们提供我们想要的信息。”

    “好。我马上查一下她妻子的信息。”

    很快,秦天就给赵刚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王凯和阿芳是同乡,两人还是小学和初中同学。

    (六)

    “你好,你是刘刚先生的妻子王芳女士吗?”赵刚和秦天在王芳居住的小区门口等到了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的王芳。

    王芳被突然出现的两名陌生人吓了一跳,问:“你们是谁啊?”

    赵刚亮出了证件,说:“我们是清河公安局的警察。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警察?什么事啊?”

    “川AXXXXX是你们家的车吗?”

    “是啊,怎么了?”

    “你们的车子于十二月十三号出现在明月小区,车子是你借出去的吧?”

    王芳的眼神有些闪躲,说:“什么明月小区,我不知道。我没有把车借出去过。”

    “你是怕你老公责骂你,才这么说的吧,因为你老公的原则是车不外借。”

    “我说了我没有,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事实就是,你曾把车借给了一个叫王凯的人。王凯你认识吧?”

    王芳似乎很惊讶,问:“你们怎么知道?”

    “别忘了,我们是警察,所以,还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说实话。”

    王芳停顿了一下,问:“你们想知道什么?”

    “把王凯找你借车的事情详细地说一遍。”

    “他只是借个车而已,又不犯法。而且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是背着我老公把车借给他的,还有什么好问的。”

    “因为这涉及到一件案子。我们必须了解清楚。请你把事情经过告诉我们,越详细越好。”

    王芳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说道:“那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王凯打来的,他说他有急事,想借我的车用一下。我就借给他了。”

    “你老公不是车不外借吗?你应该知道吧!怎么这么随便就把车借给了别人?”

    “王凯和我是老乡,又是同学,现在大家又在一个城市上班,所以,也算有点情分吧!而且,当时他说,他的母亲病重,挺严重的,想见他一面,他要连夜赶回去。因为晚上坐不到车了,所以只能开车回去。我当时看他挺着急回去见他母亲的,于是就同意了。”

    “你老公不知道?”

    “那两天我老公刚好在外地出差。车子就放在家里的。我怕他不同意,就没给他说。”

    “那,王凯是什么时候把车子还给你的?”

    “第三天就还给我了。因为我跟他说过,我老公过两天就回来了,在他回来之前,要把车子给我还回来。”

    “你没有怀疑过他开车去做什么了吗?如果母亲病重,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问过他了。他说已经回去见了她母亲,在医院,医生说暂时没有大碍了。又想到我说过要在我老公回来之前把车子开回来,于是第三天他就把车子开回来还我了。”

    “好,我们知道了。谢谢你!”忽然,赵刚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问:“你们的车有行车记录仪吗?”

    “有!”

    “你现在有车钥匙吗?”

    “有一把备用钥匙,在我的钥匙串上,我随身带着的。”

    “你们的车现在在小区吗?”

    “在的。今天车子限号,没有开出去。”

    “那好,麻烦你把车子的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交给我们吧,我们需要做一些调查。”

    “那好吧!你们跟我来吧!”

    说完,王芳带着赵刚和秦天,去到小区的停车位前,把自己车里面的行车记录仪内存卡取了出来,交给了赵刚。

    “警察同志,我能问一个问题吗?王凯,他不是把车开回家了吗?他开车去做了什么?”王芳问。

    “我们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我们正在调查之中。”

    “哦,这样啊,那好吧!”

    “谢谢你的配合!有需要的话我们会再联系你。”

    “好,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家里还等着我回去做饭呢!”

    “好!”

    赵刚看着王芳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秦天,说:“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王凯是用车将小美的尸体运出去的。”

    “难怪之前我们在小区监控里怎么都找不见王凯进小区的视频,原来,他是开车进去的,难怪我们没有发现。”秦天想了一下,对赵刚说,“可是,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要她的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做什么?一般的内存卡都有一定的容量,满了之后就会自动覆盖之前的。按照时间来算的话,这么久了,之前的视频肯定早就没有了啊!”

    “没错。这个内存卡里,已经找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它取出来带回去呢?”

    “有用。”

    “有什么用?”

    “你说得对,行车记录仪里,后面的内容会覆盖前面的,里面已经没有我们想要找的东西了。你现在之所以能想到这一点,是因为你现在头脑清醒,思绪清晰。可是,人一旦紧张,失去理性的情况下,是很有可能忽略这一点的。”

    “你想用它做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赵刚看着秦天说。

    (七)

    “王凯,不要再隐瞒了,把你知道的,你们做过的,全都说出来吧!”审讯室里,赵刚看着王凯,对他说。

    “隐瞒什么?说出什么?我不明白。”

    “不要装傻了。把你们是如何杀了你们楼上的女邻居,又是如何杀了小美,又把小美的尸体抛在了何处,都一一道来。”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们没有杀人。”

    “事到如今,你再回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

    “是吗?既然有了证据,那你还问我做什么。”

    “去年十二月十三号,你在哪里,做了什么?”

    “我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了,不想再说了。”

    “那天,你和安妮一前一后走进了小区。事后,你们一起出了小区。你们给出的理由是,去帮安妮搬花。”

    “没错啊,我们的确是去搬花了啊!”

    “当天下午的时候,你们去星星酒店开了房。你们曾说,你们从十三号下午入住,到十五号上午退房,中途并没有离开过酒店。是吗?”

    “没错!”

    “可是,我们查到,你们在入住之后半小时,便向酒店租借了轮椅。你们租轮椅干什么?”

    王凯显然对赵刚的说的这一件事情没有准备,他有点猝不及防。“我那天在酒店房间里摔倒了,磕到了膝盖,无法行走,所以租借了一个轮椅。”

    “你不是说你们没有离开过酒店吗?那你借轮椅干什么?”

    “我们是没有离开过。我租轮椅只是为了备不时之需。”

    “可是,我们在酒店大厅的监控里,发现了你坐着轮椅,安妮推着你走出酒店的视频。你们去干什么了?”

    “怎么可能,我们根本没有出去过。”

    “你不用狡辩了。我们已经查过了,酒店里当时并没有坐轮椅的客人入住。”

    “那也不能说明,坐轮椅的就是我啊!你们看到我的脸了吗?”

    “我们没有看到你的脸,因为你当时带着大檐帽,而且是低下头的。但是,你以为这样乔装打扮就能蒙混过关吗?”

    “既然没有看到我的脸,你就无法证明那个人就是我。”

    “星星酒店为了把酒店的轮椅和客人的轮椅区分开,特意在酒店的轮椅上做了标记,把轮椅旁边的扶手颜色刷成了红色。而监控视频里出现的轮椅就是酒店的轮椅。我们查过了,当时酒店里只有你们租了一轮轮椅。所以,即使你乔装打扮,也掩盖不了你坐酒店的轮椅出去的事实。而推着你出去的那个人,也是乔装打扮过的,就是安妮。”

    “那又能说明什么?我们想出去散散步透透气不行吗?”

    “你们不是出去散步。你们是去了明月小区。”

    “笑话,我们去明月小区做什么?我们那天去搬花,下午就出来了。”

    “没错,下午的时候你们的确出了小区。可是,后来你们又返回去了。”

    “我们没事干啊又跑回去!”

    “不是没事干,而是你们要回去处理尸体。”

    王凯抬头看了一眼赵刚,说:“警官,说话要讲证据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又进了明月小区啊?”

    “你以为你们进去了我们不知道吗?”

    “那你拿出证据来啊!谁看到我们进小区了?监控吗?”

    “监控里的确看不到你们。但是,监控里看到了这个。”说着,赵刚递给了王凯一张照片。

    王凯看到照片,顿时慌乱了起来。

    照片上正是监控拍到的川AXXXXX进小区和出小区时的情景。

    “这下你还要狡辩吗?”赵刚问王凯。

    “你这是什么意思?谁的车?”王凯漫不经心地说。

    “你是要我一字一句把你做过的都说出来吗?你以你母亲病重为由,从老同学王芳那里借的这辆车。你就是用这辆车把小美的尸体运出去的。”

    “你凭什么老是说我们杀了小美?”

    “现在你还不说实话吗?安妮穿着小美的衣服,打扮成小美的样子,背着小美的包包走出小区。你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要营造出一副小美杀了人之后畏罪潜逃的假象。小美的失踪可以让你们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她的身上。”

    “安妮打扮成小美的样子?你们怎么就确定那个人是安妮呢?也许就是小美自己呢!”

    “你们的确想得很周到。但是,你们忽略了一个细节,正是这个细节暴露了你们。”

    王凯听到赵刚的这句话,突然紧张起来,问道:“什么细节?”

    “安妮走路是内八字。因为小美喜欢穿短裙,这是她的标志性装扮。你们为了模仿得更像她,就穿上了她平时常穿的短裙。而正是这条短裙,暴露了安妮的内八字。”

    王凯显然没有想到,他们千算万算,竟然忽略了安妮走路是内八字。

    “而且,我们还知道,在你去找王芳借车的时候,安妮一个人提前进了小区。当时,她的手上跨着的那个包,正是她在三亚出差时带回来的。”

    王凯对赵刚所说的一切,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辩解,他的大脑陷入了混乱的思考中。

    “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不然也不会把你带到这里来审问了。你看看清楚,这里是警局的审讯室。你隐瞒也是没有用的。把你们是如何杀害她们,如何抛尸的过程,都详细交代出来吧。”

    王凯看着赵刚坚定的眼神,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辩解,无法再隐瞒下去了。
新书推荐: 美漫世界的怪盗基德 从武动乾坤开始的剑修 直播之荒野大冒险 黑暗逃亡者 星际争霸:泰伦帝国 西游之神级打卡系统 罪恶代言人 时间奇痕 守陵人之启示石 魔王不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