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小美之死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一)

    赵刚和秦天回到了警局。

    “知道现在该干什么了吗?”赵刚问。

    “知道。在监控里去找坐轮椅的人。”秦天回答。

    “那好,开工。希望这次,我们会有收获。”赵刚高兴地拍拍手说道。

    他们再一次打开了酒店的监控视频。

    在监控视频里,他们果然发现了一个坐着轮椅的人和一个推着轮椅的人。

    坐在轮椅上的是个男人,他低着头,戴着一顶帽子,看不清他的脸。在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拐杖,横放在膝盖上。

    在后面推着他的,是一个女人。不过,这个女人看起来似乎有点老,戴着一副老花镜,脸色也不好。而且,两鬓的头发也已经发白。

    “赵哥,你看这两个人,你能看出来是安妮和王凯吗?”秦天问道,“反正我是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就对了。他们就是要我们看不出来。”赵刚说。

    “那个坐轮椅的男人也看不出来身高,也看不见脸,根本无法确定是不是王凯。”秦天说。

    接着,秦天又说道:“还有那个女人。头发都白了,戴个老花镜,怎么看都不像安妮。”

    “你忘了现在的女人都会化妆了吗?”赵刚说,“化成美女不容易,化成丑女还不容易吗?”

    “可是,她头发都白了呀?”

    “这个还不简单啊!一顶假发就搞定的事情。”赵刚说,“别忘了,他们化妆的目的就是为了骗过我们。会让我们轻易认出来吗?认不出来才是正常的。”

    “也是。看来,他们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秦天说。

    “我们之前之所以没有看出来,就是因为轮椅挡住了安妮的腿。所以,我们没有看到她的内八字。”赵刚说。

    “谁会去注意一个坐轮椅的人啊!我怎么想也想不到,他们会坐轮椅出来。”秦天说。

    “所以,这两个人,不容小觑。”赵刚看着秦天,严肃地说。

    “可是,安妮既然选择轮椅来遮挡她的内八字,那为什么,她假扮小美的时候,还要穿超短裙出来呢?这不是自我暴露吗?”

    “我想,她选择轮椅,应该不是为了遮挡她的内八字。否则,她应该直接穿长裙。可是,她在推轮椅的时候,穿的还是裤子。”赵刚说。

    “那她在假扮小美的时候为什么要穿超短裙出来呢?”秦天问。

    “或许,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内八字。她也没有想到,我们会注意到她的内八字。她穿长裙进小区,真的只是巧合而已。”赵刚说。

    “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百密一疏啊!”秦天说。

    “任何犯罪,都一定会留下痕迹的。”赵刚说。接着,他又说道,“看看他们从酒店出来的时间是几点!”

    秦天看了一下,说:“四点。”

    赵刚想了一下,说:“从他们住的酒店,再到那个小区,坐车也只需要十分钟。走路半个小时,时间是差不多。”

    “那现在,是不是该去查看小区门口的监控了?去找一个坐轮椅的人。”秦天说。

    “王凯也许会做轮椅进去,也许不会。”赵刚说,“先看看再说吧!”

    “我们之前已经找过了,并没有找到像王凯的人。如果,再找不到轮椅的话,那怎么办?”

    “先找找看再说!”

    “我不记得之前在监控里看到过轮椅。”秦天说。

    两人又把小区门口的监控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的确没有找到坐轮椅的人。

    “真是奇怪了,王凯明明是坐轮椅出的酒店,为什么在小区门口的监控中却找不到?”秦天问。

    “他很有可能,没有坐轮椅进去。”赵刚说。

    “没有坐轮椅?你是说,他又换了一套装扮?”秦天问。

    “很正常。安妮在出酒店的时候,和进小区的时候,不也是不同的装扮吗?”赵刚说,“所以,王凯换了装扮也在意料之中。”

    “可是,就算他再怎么打扮,男人终归还是要好认一些。可是,在这视频里,我们的确没有找到他啊!”秦天越想越奇怪。

    “如果,他不是以男人的身份进去的呢?”赵刚问。

    “你是说,他扮成了女人?”秦天瞪大了眼睛。

    “很有可能。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隐藏他原本的模样。”赵刚说。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估计,我们是找不到了。”秦天失望地说,“扮成女人的样子,我们不可能在监控里认出他来。”

    “没错。他们本来就是不想让我们认出来。就算是我们在监控里找到了,他们也是不会承认的。毕竟,监控里没法把他们认得清清楚楚。”赵刚说。

    “那怎么办?还找不找?”秦天问。

    “监控的证据太单一了。如果没有其他证据的话,他们是不会承认的。”赵刚也陷入了迷茫之中。

    “可是,我们还到哪里去找证据啊?我们目前所得到的有用的线索,就是挂钩上的指纹和安妮的吻合。其他的,都没有什么用。最关键的证据,死者指甲缝里残留的皮肤组织,还不是他们的。”秦天感叹道。

    “这也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死者究竟是什么人?她和安妮与王凯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赵刚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死者不是安妮和王凯杀的,那么,她又是被谁杀的?难道,真的是小美吗?”

    “可是,最后是安妮冒充小美出来的,这个怎么解释?”

    “唯一的解释,小美杀了死者,而安妮又杀了小美。”秦天分析道。

    “安妮杀小美的动机很好解释,因为她在被强奸之后发现王凯出轨。紧接着,又发现王凯给了小美二十万。再接着,又发现了自己怀孕的事情。最后,在万分纠结之中打掉了孩子。可以说,她这么做,就是因为仇恨的加剧,因为她不甘心,所以她要报复。”赵刚说。接着,他又说道,“可是,小美杀死死者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秦天想了一下,说:“这个,恐怕只有小美自己才知道了。”

    “从安妮冒充小美走出小区的那一刻,小美很有可能已经死了。否则,安妮没有必要这样做。”赵刚说。

    “你说得对。安妮是想给我们造成一种假象,一种小美自己失踪的假象。这样,她们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推到小美的身上。”秦天说。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把一切都推倒小美身上,他们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至于我们那些证据,其实根本构不成证据。他们可以找一百种理由来解释。除非,我们能找到更有说服力的证据。”赵刚说。”

    “尸体?”

    “小美的尸体,或者死者的头颅。”赵刚想了一下,“只能看能不能从这两个方面得到突破。”

    “如果小美真的死了,而且她的死的确和安妮有关。那么,她的死亡时间,应该就是十三号。”秦天说。

    “我现在想不明白的是,他们是在什么时候杀死小美的?是在搬花出小区之前?还是在他们第二次进小区之后?”

    “如果,他们是第二次进了小区之后才杀死的小美,那,他们就是绝对的有预谋的杀人了。否则,不可能把准备工作做得如此充分。”

    “也许,小美是在他们去搬花的时候就已经被他们杀死了呢?这样的话,他们所谓的搬花出来,只不过是随便找的一个掩饰的借口。包括后面的去酒店开房,再离开酒店重返小区,这一切都是为了善后。他们第二次进小区,很有可能就是去处理尸体的。”赵刚说。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秦天说。

    “什么事?”赵刚问。

    “上次我们不是又去了一趟出租屋吗?你发现没有,安妮的房间是没有窗台的,只有一扇窗户。而小美的房间,倒是有一个窗台。”

    “你发现什么了?”赵刚问。

    “我好想记得,我在小美的窗台上看到了两个很浅的圆圆的印子。你说,那会不会,是那两盆花留下的印记?”

    “你是说,安妮的房间里根本没有放过花。他们搬出来的花,其实是从小美的房间里搬出来的?”

    “我觉得很有可能。当然,我也不确定。万一安妮养了花放在房间里呢,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秦天说。

    “如果,那两盆花真是从小美的房间搬出来的。那么,在他们出来之前,小美很有可能已经死了。”赵刚说。

    “也许,他们杀死了小美。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来解释自己来小区的理由,所以才随便搬了两盆花。要是被人发现他们来过小区,他们就可以说,他们是来搬花的。反正小美已经死了,没人知道他们说的是假话。”秦天说。

    “如果是这样,那安妮和王凯,可能根本就不是提前约好的。既然搬花只是临时找的掩饰,他们也就没有了提前约好的理由。”赵刚说。

    “如果不是提前约好,那就只能是安妮跟踪王凯了。王凯其实是去找小美的,而安妮看到王凯进了小区只有才进去的。她很有可能,是去捉奸的。”秦天说。

    “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冲突,安妮杀死了小美?”赵刚问。

    “有可能是故意的。有可能,不是故意的。”秦天说。

    “我觉得,有可能是意外。”赵刚想了一下,说,“如果安妮是有预谋要去杀死小美,她应该会做很细致的准确工作。比如,换装打扮,掩饰身份什么的。更不会轻而易举就让我们发现,她进过小区。”赵刚说。

    “没错。从他们搬花出小区,以及去酒店开房制造不在场证据,再乔装打扮溜进小区善后。从这些举动来看,他们应该是心思非常缜密的。”秦天说。

    “所以,如果是故意杀人,他们一定会做大量的准备工作。不至于临时去找搬花这样的借口来掩饰。”赵刚说。

    “看来,也许他们并不是故意杀人。只是,发生了意外。他们不得不采取一些善后的处理措施。”秦天说。

    “既然,王凯是去找小美的,而且,他也没有杀死小美的动机。那么,很有可能是在安妮找上门来之后,发生了意外,导致了小美的死亡。”赵刚说。

    秦天想了一下说:“可是,我们在他们搬花出来之后的监控视频里,并没有找到王凯再次进入小区的画面。有没有可能,王凯并没有参与善后的工作?”

    “不可能。王凯一定参与了,至少参与了处理尸体的工作。否则,他没有必要坐在轮椅上从酒店里出来。从他坐上轮椅离开酒店的那一刻,我就已经认定了他和这件事情脱不了关系。”

    “也是。如果真的是处理尸体的话,那安妮一个女子,还真的不行!”

    “如果只是处理头颅,她或许可以。可是,如果是处理全尸,她一个人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赵刚说。

    “根据现场检测,他们是在浴室里将冰箱女尸的头颅割下来的。可是,在浴室里只找到了冰箱女尸的血液痕迹,并没有找到第二个人的。”秦天说。

    “也就是说,小美如果死了,她应该是没有被分尸的。”赵刚说。

    “又或者,小美不是死在出租屋里的。”秦天说道。

    “不管小美死在那里,至少,他们应该没有将她的尸体运出小区。”赵刚说。

    “会不会,他们把尸体分成了很多块,然后分批运走了?”秦天说道。

    “就算他们把尸快运出去抛尸,那也是很有可能被发现的。况且,他们没有在出租屋里分尸,那是在哪里分尸的呢?在小区里面?这不现实啊!”赵刚说。

    “冰箱的女尸不是没有头吗?你要说安妮把头运出去了,那我还相信。可是,要说他们把小美分尸了运出去,那我还真的不信!”秦天说。

    赵刚想了一下,说:“如果,安妮真的把冰箱女尸的头运出去了,那她会藏在哪里呢?”

    “会不会,扔垃圾桶了?”秦天说。

    “不会。如果扔垃圾桶,很快就会被发现的。”赵刚说,“我觉得,她一定是把它藏在了某处。”

    “藏起来?藏在哪里会最安全啊?”秦天问。

    “如果你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你会把它藏哪里?”赵刚问。

    “很重要的东西,当然是藏家里了。有什么地方会比家里更安全呢?自己每天都能看着,不是更放心吗?”秦天说。

    赵刚听到秦天的话,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他抬起头来问秦天:“你还记得,安妮家里的那盆花吗?”

    “他们家那么多花,你说的哪一盆?”秦天问。

    “玲珑不让我们碰的那一盆,多肉。”赵刚说。

    秦天好像恍然大悟一般,说:“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那盆玉坠,的确有点奇怪。”

    “你也觉得奇怪?”赵刚问。

    “是啊!你说好好的一盆植物,为什么要给它喷香水啊!”秦天说。

    “我记得玲珑说过,安妮每天都会给那盆多肉喷香水。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去给一盆没有味的多肉喷香水呢?就算要喷,也没有必要一天喷一次吧!除非……”赵刚看了一眼秦天,意味深长地说,“除非,她在掩饰什么其他的味道。”

    秦天若有所思地说:“你的意思是,花盆里藏了什么东西?”

    “不错。而且,玲珑说过,安妮每次都是下班回来后喷。为什么不上班之前喷呢?因为上班前喷的话,下班回来之后,香水味就散了。而白天家里是没人的,没必要喷。下班回来后家里才有人,找个时候喷,才能掩盖她想掩盖的东西。”赵刚说。

    “难道,死者的头颅,就藏在那个花盆里?”秦天问。

    “我有这个怀疑。”赵刚说。

    “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很有可能。喷香水,是为了掩盖腐肉散发出的味道!”秦天说。

    “只可惜,当时我们没能把花盆打开看一看。”赵刚遗憾地说。

    “当时那种情况,玲珑拼命阻拦,我们也不能强行将其打开啊!”秦天说。

    “就是因为玲珑的态度,我才知道安妮有多重视那盆花。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加让我产生了怀疑。”赵刚说。

    “可是,这都还只是猜测。况且,我们手里证据不足,也不能要求去打开那盆花啊!”秦天说。

    “等我们找到证据,就可以光明正大去打开那个花盆了。”赵刚说。

    “可是,如果安妮真的是凶手,那她的动机是什么呢?而且,死者并不是小美。安妮为什么要杀害死者呢?”秦天问。

    “花盆里究竟有没有东西,我们并不能确定。也许,那就是一盆普通的花也有可能。就算花盆里藏着什么秘密,就一定是头颅吗?就算是头颅,就一定是死者的头颅吗?你别忘了,小美也失踪了。”赵刚说。

    “可是,我们在这里猜来猜去也没有意义啊!找不到关键证据,案子始终无法突破。”秦天哀叹道,“现在,唯一有可能还能提供线索的,也就是那盆花了。”

    “那,我们就直接去安妮家,打开那盆花。只要那里面真的有东西,安妮就是想狡辩,也不可能了。”赵刚说。

    “可是,万一里面什么都没有呢?我们这样做,会不会不合规矩?”秦天说道。

    “我相信安妮一定和这个案子有关系。只要我们在花盆里找到了东西,便能作为关键证据。所以,我觉得这个险可以冒。”赵刚说。

    “好,那就按你说的做。”秦天附和道。

    (二)

    安妮正在办公桌前忙碌着,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安妮拿起手机一看,是赵刚打来的电话。

    “真烦!”安妮心里想着。便挂掉了电话。

    很快,电话又响了起来。

    安妮看了一下,没有理会。

    旁边的玲珑提醒安妮道:“安妮,你电话响了,怎么不接啊?”

    “哦,不用管,一个很讨厌的人打的。”安妮回答说。

    “哦,这样啊!”玲珑把头转了回去不再说话。

    一会,电话又响了起来。

    安妮拿起电话一看,还是赵刚打来的。她很不耐烦地拿起电话,走出了办公室。

    “喂,你好!”安妮接通了电话。

    “你好,安妮,我是赵刚。”

    “赵警官,你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在上班,很忙的。”安妮的语气听起来不太友好。

    “我们想和你约个时间,再谈一下。”赵刚说。

    “真的没什么可谈的了,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你们这样做,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生活了。”安妮抱怨道。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再谈一下。”赵刚的语气很坚决。

    “要是我不谈呢?”

    “希望你配合警方的工作。”

    “赵警官,我已经非常配合你们了。我说了,我很忙。我今天还要加班,没有时间。”

    “那你什么时候下班?”

    “不知道。”

    “行,那你什么有空?”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空。我不能确定。”

    “那好吧,我们会再打电话给你。”

    “随便吧!”

    说完,安妮挂断了电话。

    赵刚放下电话,哀叹了一声。

    “怎么了?”一旁的秦天问道。

    “她不愿意见我们。她一直在回避。”赵刚说。

    “那我们怎么办?”秦天问。

    “她越是回避我们,我就越觉得她有问题。”赵刚说。

    “可是,人家不愿意见我们,我们总不能强迫人家吧!她现在也算不上嫌疑人啊!”秦天说。

    赵刚想了一下,说:“我们必须去她家一趟。我觉得那盆花,一定有问题。”

    “去她家?人家连面都不想见我们,更不可能同意我们再去她家了。”秦天说。

    “她刚才说她今天晚上会加班。”赵刚看着秦天,若有所思地说。

    “你是想?趁她不在家的时候去?”秦天问道。

    “我们去她家门口等她。”赵刚说,“她加班,那玲珑一定会回来。”

    “那万一玲珑也加班呢?”

    “那我们就在她们家门口等着。谁先回来都无所谓,总之,我们一定要进屋去。都到了家门口了,总不至于不让我们进去坐一会吧!”赵刚说。

    “你这意思,是赖在人家门口了?”秦天问。

    “不是赖,是为了案子,为了寻找证据。”赵刚纠正道。

    “好吧,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吧!”

    “不管用什么方法,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抓住机会,想办法打开那盆花。”赵刚说道。

    “这也太难了吧!她们是不会允许我们碰那盆花的。”秦天说。

    赵刚停了一下,说:“所以,不能征得她们的同意再动手。”

    “什么意思?明目张胆打开?”秦天说。

    “不要说得那么直接嘛,委婉一点。”赵刚说。

    “怎么说?”秦天问。

    “到时候,不管她们谁先回来,我们都要想办法进屋。然后,你负责转移和吸引她们的注意力。我会假装无意绕到阳台上,然后,不小心打碎那盆花。”赵刚说起了他的计划。

    “这样可行吗?”

    “放心,只要你给我拖住她们。打碎花盆,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赵刚说。

    “可是,里面万一要是没有东西呢?那多尴尬啊!”秦天说。

    “如果里面真的没有东西,那很可能,我们以后就再也没有希望进去那里了。”赵刚看着秦天,“你难道就不想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东西?”

    “当然想啊!眼看着,就快要找到最关键的东西了。”秦天兴奋地说道。

    “那就实行我们的计划。成败在此一举了!”赵刚气势昂扬地说。

    于是,两人在安妮和玲珑下班之前,就早早来到了她们的家门口等候。

    “你说,安妮今天要加班,真的还是假的?”秦天问。

    “别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了。有可能真加班,也有可能是骗我们的。”赵刚说。

    “那万一,等会安妮不让我们进去怎么办?”

    “如果安妮真的加班,那就是玲珑先回来。这样的话,她应该会让我们进去。如果安妮不加班,也许会和玲珑一起回来,那碍于面子,估计她也不至于把我们挡在门外。”

    “可是,如果玲珑加班,是安妮一个人回来呢?”秦天又问。

    赵刚看了一下秦天,说:“那很有可能,她真的不会让我们进去。”

    “老天保佑,希望回来的是玲珑。”秦天自言自语道。

    过了一会,楼层的电梯门开了,两人听到了朝他们而来的脚步声。

    两人心里都沉着一口气。

    然后,他们听到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是安妮和玲珑。

    他们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安妮和玲珑走到家门口,看见赵刚和秦天,安妮和玲珑都吃了一惊。

    赵刚先开了口,说:“你好安妮小姐,我们在这等你呢!”

    安妮懵了一下,半晌才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赵刚,说:“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旁边的玲珑一听,想起自己上次带他们来家里的事情。她忽然有点愧疚,她想给安妮解释一下。可是,她刚想开口,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赵刚抢先开口了。

    “哦,我们是警察,想查到你的住处很容易。请你谅解,我们也是为了破案!”赵刚对安妮说。

    “为了破案,你们也不能到我家门口来堵我啊!我是犯罪嫌疑人吗?”安妮生气地说。

    “你先别生气。因为今天我给你打电话,你说要加班。我想着,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好了,你总归是要回家的吧!”赵刚说。

    接着,赵刚又问:“怎么,你今天,没有加班吗?”

    安妮知道赵刚的意思,她不知道怎么说。只好随便敷衍了一句:“本来是要加的。临时取消了。”

    “哦,这样啊!那看来,我们的运气还不错。”赵刚开玩笑地说。

    这时候,旁边的玲珑颤颤惊惊掏出了钥匙,对安妮说:“安妮,我先把门打开吧?”

    安妮看了一眼赵刚,对玲珑点了点头。

    玲珑这才把房门打开了。

    安妮直接一脚就跨了进去,把包扔在了沙发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玲珑看了一眼安妮,又看了一眼门外的赵刚和秦天。她问安妮道:“要请他们进来吗?

    安妮的心里很乱。她想了一下,说了一句:“随便吧!”

    “哦,那我就让他们进来了!”玲珑说。

    安妮没有说话。

    玲珑对门外的赵刚和秦天说:“你们进来坐吧!”

    “谢谢!”赵刚和秦天向玲珑道了谢。

    然后,两人随着玲珑,一起进了屋子。

    “你们随便坐吧!我给你们倒两杯水。”玲珑对他们说道。

    “谢谢!”

    “不客气!”

    很快,玲珑就倒好了三杯水。一杯给了安妮,一杯给了赵刚,一杯给了秦天。

    “那你们先忙。我出去买点东西。”玲珑对他们说道。这时候,她只想快点逃离这尴尬的场面。

    “好,谢谢你了!”秦天对玲珑说道。

    “没事。”玲珑答道。

    说完,玲珑走出了房门,关上了门。

    “安妮小姐,很抱歉用这种方式打扰你。”赵刚说。

    “行了,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安妮很不友好地说。

    赵刚环视了一下这个屋子,说道:“你们这里的条件真的不错,房子装饰得也很漂亮。”

    “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安妮很平静地说。

    “这么好的房子,租金一定很贵吧?”赵刚又说。

    “好的房子,租金当然贵些。这些,你们以前已经问过了。”安妮说。

    “那是当然,一分钱一分货嘛,虽然花的钱多,但是生活条件,比你以前住的那个地方,实在好多了。”赵刚又说。

    接着,他又问道:“你很喜欢养花吗?”

    “怎么了?”安妮瞟了一眼赵刚,问道。

    “哦没什么,随便问问。上次你和王凯不是回之前住的小区搬花了吗?我想你一定是个爱养花的人,不然,怎么隔了那么久了,还想着回去搬花呢!”

    “是,我很喜欢养花。”安妮说道。

    “那,之前住你隔壁的小美,她养花吗?”赵刚试探性地问道。

    安妮忽然好像提高了警惕一般。说:“这个我不知道。我又没有进过她的房间。”

    “你没有进过她的房间吗?”赵刚又问,“你确定?”

    “别人的房间我进去干什么。”安妮好像觉得赵刚话里有话一般。

    “可是,我们在小美房间的墙上,发现了一枚挂钩,上面有你的指纹。”赵刚盯着安妮,他想知道她是什么反应。

    安妮明显吃了一惊,紧接着她马上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什么挂钩?”

    然后,安妮端起杯子,低下头,喝了一口水。

    此刻,她的大脑在飞速地运转着。

    她知道赵刚的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他们已经开始怀疑她了。

    “小美房间的门背后的墙上,有一排钉子,旁边有一个粘上去的挂钩。难道,你不知道吗?”赵刚问。

    小美心里想着,这个时候,如果再说自己不知道,那显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上面有了自己的指纹,自己碰过那个挂钩,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了。

    她飞快地思考了一下,说:“我想起来你说的那个挂钩了。我当时租下那个房子的时候,发现那里掉了一颗钉子,所以,我就买了一个挂钩给粘上。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确认一下你知不知道那枚挂钩而已。”赵刚说。

    这时候,赵刚又看见了那个白色的包包,它依然躺在沙发的角落里。

    “那个白色的包,是你的吗?”赵刚问。

    “是啊!怎么了?”安妮问。

    “挺好看的。很小很精致,很适合你。”赵刚说。

    这个时候,赵刚抬头看了一眼秦天。他对着秦天使了一个眼色。

    秦天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秦天马上去把沙发上的包包拿了起来,说:“确实挺好看的。我觉得我妹妹背这样的包应该也很好看。”

    说着,秦天拿起包来到了安妮的面前。

    “你这个包哪里买的?我想给我妹妹买一个,她快过生日了。”秦天对安妮说。

    “这是我在三亚买的。”安妮回答。

    “三亚?那太远了,其他地方哪里有卖的吗?”秦天又问。

    “我不知道。好像没有。我没有看到过。”安妮说。

    “网上能买到吗?”秦天又问。

    “我不知道。你自己搜搜看吧!”安妮回答。

    这个时候,秦天拿出了手机。

    “这个,应该怎么搜啊?我不会啊!你帮我看看。”秦天向安妮求助。

    “你先打开淘宝。然后再搜。”安妮说。

    “哦,好……”秦天一边说着,一边在手机里翻找着。

    “我好像没有淘宝。”秦天自言自语道,“我下一个先。

    接着,他又问安妮:“你们的无线网密码多少?”

    安妮报出了一串数字。

    “太长了,没记住。等一下,你帮我输入一下吧!”秦天对安妮说。

    安妮接过秦天的手机,开始给他输入无线网密码。

    在两人正捣鼓手机的时候,赵刚便在屋里随便转了转。不知不觉,他就转到了阳台上。

    “好了,输好了。你下个淘宝就行。”安妮对秦天说。并把手机还给了秦天。

    “哦,好。”秦天接过了手机,开始下载淘宝。

    这个时候,安妮看到赵刚站在了阳台上。便问道:“赵警官,你去那里做什么?”

    赵刚回了一下头,说:“我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等你们弄好了我再进来。”

    说完,赵刚就站在阳台上,一动不动,眺望着远方。一副观景和享受的样子。

    安妮见赵刚站在那里没动,也就没多说什么。

    这时候,旁边的秦天又问安妮:“下好了。怎么搜?”

    “搜白色小包吧!”安妮说。

    秦天在淘宝搜索框里输入了“白色小包”。这时候,跳出来了好多白色小包。

    秦天翻了翻,并没有看到安妮同款。

    “这没有啊!你看看,是不是没有你那个款?”秦天又问。

    安妮接过手机,往下滑了滑,确实没有看到同款。

    “怎么才能找到你那个款式啊?”秦天问。

    “你可以买个其他的啊!不一定非要买这个啊!”安妮说。

    “我就觉得你这个挺好看的,我一眼就相中了。我觉得我妹妹肯定喜欢你这款。”秦天说。

    “那就拍照试一试吧!”安妮说。

    说完,她用淘宝搜索框里的相机对着那个包拍了一张图片。

    结果,还是没有搜到同款式的包包。

    “为什么这个包网上搜不到啊!”秦天说,“我就觉得这个包挺有特色的。”

    “就是因为挺有特色,所以才搜不到吧!”安妮说。

    “那你是怎么买到的?”秦天问。

    “我就是在三亚一个小店里买的。当时,店主说这个是特色商品,手工缝制的。”安妮说。

    “那你眼光可真好!”秦天说。

    “我当时也是一眼就相中了。觉得这个款式挺特别,所以就买了。”安妮说。

    “可惜啊,看来我是买不到这个款式了。”秦天哀怨道,“真是太遗憾了!”

    “其实,你送给妹妹,不一定非要买这种。还有很多很好看的款式啊!”安妮安慰他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要不,你帮我挑选一下吧!我觉得,你们女孩子会挑一些。”秦天对安妮恳求道。

    “那好吧!”说着,安妮接过秦天的手机,开始在网上帮他挑起包来。

    这个时候,安妮并没有注意到,赵刚正站在那盆玉坠前。

    赵刚观察了一下眼前这盆玉坠,这些绿色的小珠子长得太茂盛了,已经完全爆盆了。

    赵刚想了一下,如果要把它们一根根从花盆里拔出来,需要不少时间。就算把它们都拔出来了,也只能看到花盆最上面的土壤。最下面的土壤里有没有东西,是看不到的。因为这个花盆,是一个高高的圆柱形的花盆。

    而且,这样做的话,就显得太明显了。有可能花还没完全拔出来,就被安妮发现了。

    赵刚想了一下,要想快速知道花盆里有没有东西,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于是,他回头看了一眼。安妮正和秦天在沙发上鼓捣着手机。

    这时,他快速地将花盆抱了起来,然后,一下子重重地摔在地上。

    只听见“嘭”一声巨响,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赵刚赶紧蹲下,快速清理着摔碎的花盆和里面的土壤。

    安妮和秦天听到这巨大的响声,都吓了一跳。赶紧跑到阳台上来。

    只见之前漂亮的花盆,如今已经摔成了碎片,玉坠和土壤散落得到处都是。

    安妮看到,尖叫了一声。

    她大声呵斥着:“你这是在干什么?”

    “对不起,我刚才不小心把它绊倒了。”赵刚说,“我马上给你清理好。”

    说完,赵刚又对秦天说道:“还不快来帮忙!”

    秦天赶紧答应道“哦哦”,便开始蹲下开始清理起来。

    “先把这些土都清理了。”赵刚说。

    秦天明白赵刚的意思,忙答应道:“好好。”

    “你们在干什么?”安妮生气地叫道,“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盆花。”

    “对不起对不起。”赵刚连忙道歉,“我们先把这些给你清理了,然后我保证重新给你栽好,恢复原样。”

    “恢复原样?花盆都摔碎了,你怎么恢复原样?”安妮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我一定给你买一个一模一样的花盆。”赵刚说,“眼下,我们先帮你把这里清理干净。”

    “你们走开吧,我自己来。”安妮说着,便要去拉开他们。

    秦天赶紧站起来,拦住安妮,说:“这里太脏了,到处都是泥。你还是在旁边休息吧,你可以看着我们,我们帮你弄。”

    “我怕你们弄坏我的多肉。”安妮大叫道,“让开!”

    “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弄坏你的多肉的。秦天再次拦着安妮,“我们很快就会帮你把这里清理干净的。”

    安妮推搡着秦天,生气地说道:“我自己的家我让什么开啊!该让开的是你们!”

    “抱歉!等我们清理完就走!”秦天再次解释道。

    这个时候,赵刚正快速地把花盆里的土全都清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包括多肉的根系上的泥土都全部抖落了下来,依然没有任何异常。

    安妮见赵刚把盆里的土全都刨散了,甚至把多肉的根上的土都抖落了下来,她非常愤怒地吼道:“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想弄死我的多肉吗?”

    赵刚见这土里没有任何异常,只好暂时作罢。他站起来对秦天摆了摆手,又对安妮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种花。弄散了你的土,实在抱歉。”

    “抱歉?一句抱歉就完了吗?”安妮歇斯底里地吼道,“这可是我最爱的一盆多肉!”

    “对不起!一会儿我一定买一个一模一样的花盆给你送来。”赵刚赶紧道歉道。

    “不用了!一个花盆我还买得起。”安妮凶狠狠地盯着赵刚和秦天,说,“你们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们!”

    “真的很抱歉。你等我们一会儿吧,我们现在就去买花盆。”秦天赶紧说。

    “我说了不用了,你们走!”说着,安妮开始把赵刚和秦天往门口的方向推去。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了。实在抱歉!”赵刚再次对安妮说道。

    说完,赵刚和秦天走出了房门。

    他们前脚刚踏出去,后脚安妮就“嘭”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下完蛋了!”秦天对赵刚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下去再说吧!”赵刚说。

    说着,两人来到了电梯口,乘坐电梯下了楼。

    出了电梯口,两人便往小区出口走去。

    “花盆里没有任何异常吗?”秦天问赵刚。

    “没有。”赵刚说。

    “难道,我们的分析错了吗?死者的头颅并没有藏在这个花盆里。”秦天说。

    “之前,我们一直以为这个花盆有问题。可如今看来,并不是这样。”赵刚说。

    “可是,那安妮为什么要给它喷香水呢?”秦天问。

    “不知道。也许,真的只是她的个人爱好吧!又或者,她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赵刚说。

    “故意做给我们看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啊?”秦天说。

    “就是为了把我们往错误的道路上引。让我们怀疑花盆里有东西,然后去找,最终,却什么都没有找到。这样的话,以后我们就不可能再有机会去她家了。”赵刚说。

    “可是,她怎么知道我们会去她家呢?而且,她给那盆多肉喷香水的事已经持续很久了啊!她怎么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去呢?”秦天说。

    “就是因为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去。所以,才要从一开始就做好万全的准备。她之所以一直这么做,就是为了在某一天我们突然到访的时候,她不至于太被动。”赵刚说。

    “可是,她为什么要把我们的目光往那上面引呢?她什么都不做,不是更好吗?”秦天说。

    “她并不是故意要把我们的目光往那上面引。而是她知道,警察早晚有一天会找上她。到时候,肯定会想办法寻找尸体头颅的下落。所以,她预先就想到了这一点,才故意设了花盆这个谜团,让我们往里面钻。等到我们钻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这样的话,我们就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也许,就会把嫌疑从她身上解除。”赵刚说。

    “就像我刚才一样,我真的怀疑是不是我们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我差点就要说出她是不是无辜的这句话了。”秦天说。

    “她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她有问题。此地无银三百两。”赵刚说。

    “是啊!虽然我们在花盆里什么都没有找到,可是,她这个怪异的举动却引起了我们的注意。”秦天说。

    “这应该是她没有想到的。她以为我们在花盆里找不到东西,就会怀疑自己的判断,从而减轻对她的怀疑。可是,她却没想到,我们开始怀疑她这个怪异的举动。一个正常人,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她这样做,反而显得不正常了。”赵刚说。

    “如果她真的是凶手,那这个女人也太不简单了。从一开始就挖好坑等着我们了!”秦天说。

    “现在,想要再从她这里获得什么线索看来是很困难的了。我们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了。”赵刚叹息着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秦天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局里同事打来的。

    秦天接起了电话……

    很快,秦天便挂断了电话。他转头对赵刚说道:”小美居住的那个小区花园里,发现了一个女性头颅。局里让我们赶紧过去。”

    “女性头颅?”赵刚惊讶地说。

    “没错。应该就是那具无头女尸的头颅。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秦天说。

    “好,边走边说。”赵刚又问,“怎么发现的?”

    “说是一个小区住户发现的。她们楼底后面有一片小花园是空着的,一直也没有人打理。又脏又乱,杂草丛生。这位住户见这里空着也是空着,就想去把它开垦出来种菜。结果,她在挖地的时候,挖出了一个女性的头颅。”秦天说。

    “我记得我们之前去的时候,检查过小区里的花园,没有问题啊!也没见有什么荒废的花园啊?”赵刚回忆着。

    “是一个我们之前不知道的地方。在那栋楼的后面。中间有一堵墙隔了开来,平时没有人去。”秦天说。

    “原来是这样。先去看看再说。”赵刚说。

    (三)

    赵刚和秦天来到了小美之前居住的小区。只见那栋单元楼下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赵刚和秦天亮出了警*证之后,被顺利放行,进入到了警戒线以内。

    他们走到了单元楼的旁边,单元楼和围墙之间有一个约一米宽的过道。他们顺着这个过道往里面走去。

    “小王!”赵刚呼叫着里面的同事。

    “赵哥,你来啦!”小王听到赵刚的呼喊,一边冲他招着手,一边赶紧跑出来迎接他。

    “这些砖是怎么回事啊?”赵刚指着地上堆放着的一堆乱七八糟的砖头问道。

    “这个呀,这里原来砌了一面墙,把这里和后面隔断了。这些砖是把那面墙推到后散落在地上的。”小王说。

    “难怪之前我们来调查现场的时候,没有发现后面还有一个院子。原来是被这堵墙给挡住了。”赵刚说。

    “是呀,要不是这次那个住户把这堵墙砸开了,我们都不知道这后面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呢!”小王说。

    “哪个住户?”赵刚问。

    “就是那个报案的住户。”小王说。

    “她人在哪?把她叫过来。我有话问她。”赵刚说。

    “就在那边。我马上去叫。”小王说道。

    说完,小王就赶紧去把那个报案的住户带到了赵刚的面前。

    赵刚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妇女。问道:“是你报的案吗?”

    中年妇女看了看赵刚,回答:“是!”

    “这堵墙也是你砸开的吗?”赵刚又问。

    “是。”中年妇女回答。

    “你为什么要砸开这堵墙?”赵刚又问。

    “我看后面有一块空地,一直荒废着。我就想着,把它打理一下,种点菜什么的。”中年妇女回答。

    “你怎么知道这后面有块空地?”

    “我一直住在这儿,在这住了快二十年了,我能不知道嘛!以前的人都知道。只是砌了这堵墙之后,后来的人不知道了而已。”

    “这堵墙是谁砌的?”

    “这是以前住这里一楼的一户人家砌的。不过现在,那户人家早就已经搬走了。”

    “为什么要在这里砌一堵墙?”

    “以前,他家有个小孙子,老爱到处跑。而这后面空地旁边有两个下水道的井盖。那个井盖不怎么稳。而这后面一直也没有人来打理。他爷爷怕小孙子不留神跑到这后面来不安全。所以,就在这里砌了一堵墙。”

    “你是怎么发现那个头颅的?”

    “我就是突然想起的,想把这后面这块地收拾一下,种点菜。就把这墙砸了,拿了土楸进来翻地,在翻地的时候,就翻出了那个东西。”

    “带我们去看看在哪里发现的。”赵刚说。

    “好。”

    中年妇女把大家带到了荒废旁边。这里已经杂草丛生,杂乱不堪。只有一块被铲过的地稍微平整一些。

    “就在这里。”中年妇女指着一棵铁树对赵刚说道,“就在这棵铁树的下面。”

    “好,知道了,谢谢!”赵刚对中年妇女说道。

    赵刚又环视了一下。这块荒地是靠着一堵围墙的,围墙的角落里堆积着一些杂物,木头。明显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了,连木头都开始腐烂了。杂物堆旁还有一把扫帚,也已经破破烂烂的了,旁边还有一把铁铲,也早已锈迹斑斑。

    这个时候张法医已经将尸体的头颅整理好装进袋子,准备带回去化验。

    “怎么样,张法医?是那具无头女尸的头吗?”赵刚问。

    “目前还不能确定,还要回去进一步化验才能知道。不过,从头颅的腐烂时间来看,和那具无头女尸的死亡时间很接近,从切口的形状来看也很相像,应该八九不离十了。我现在就把它带回去做进一步检查。”张法医说。

    “除了这个头颅,还有别的发现吗?”赵刚问。

    “没有了。刚才已经让警犬全方位搜索过了,没有其他的发现。这里应该只有这个头颅。”

    “好,知道了。辛苦了!”赵刚说道。

    “没事!结果出来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那你们先忙,我就先回去了!”张法医说。

    “好的。”赵刚回答。

    说完,张法医带着头颅上了车。而赵刚和秦天则依旧留在那里观察现场。

    “赵哥,这个地方还真的是很隐秘啊!我们以前居然都没有发现。”秦天不禁感叹道。

    “以前有一堵墙,我们没有发现也很正常。刚才那个大姐不是也说了吗,只有以前住在这里的人才知道。很多新来住在这里的人都不知道。”赵刚说。

    “可是,这个地方从楼上看下来,应该是可以看到的吧!”说着,秦天抬头望了望。

    “就算楼上能看到,应该也没人会想到这里来的。更何况还有一堵墙挡着。”赵刚说。

    秦天又抬头望了望,说:“也只有这一面的房间能看到。其他地方都看不到。”

    说着,秦天停了一下,又说:“安妮以前住的房间应该就是这一面的吧!”

    秦天的话引起了赵刚的注意。他也抬头望了望,想了一下,说:“没错。从安妮以前住的房间看下来,能看到这个地方。”

    “那就是说,安妮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了?”秦天问。

    “应该是知道的。”赵刚说。

    “小区里有那么多花园都不藏,偏偏想到把头藏在这里。那这个人一定是知道这个地方,而且知道一般人不会来这里。这个地方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没错。看来,安妮还是很有嫌疑的。而且你看,这个房间没有阳台。安妮搬走的两盆花,是放在哪里的呢?”赵刚思考了一下,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再上去看一看。”

    “好!”秦天答。

    两人又上了楼,来到了安妮和小美之前居住的房间。

    “先去小美的房间。”赵刚说。

    “好!”秦天答。

    二人走进了小美之前居住的房间。房间果然有一个阳台,还安装了防护栏。

    “赵哥,你快来看。”秦天对赵刚说道。

    “怎么了?”赵刚走到阳台边。而秦天正站在那里。

    “你看那里,那两个圆圆的痕迹,像不像两个花盆的印记?”秦天指着阳台上的一处痕迹说道。

    阳台安装了防护栏,在防护栏上还铺上了一层木板。因为时间太长,木板已经变了颜色。可是,从木板上很明显能看到两个圆圈的痕迹,颜色比周围的木板颜色要浅一些。

    “应该就是那两个花盆留下的痕迹。”赵刚说,“看来,我们需要去王凯那里走一趟,把那两盆花搬回来,把花盆和这两处痕迹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没错。”秦天答。
新书推荐: 逆熵悖论 全球进化:我成了不死族的领主 末世超级农场 恐怖复苏:我在禁地直播 危险小世界 这个末日太过正经 纪元教主 我有一个武道世界 末日世界之我有全功能系统 无限从迪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