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小美之死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一)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二人急匆匆地吃了午饭。

    “技术部现在有人在吗?”赵刚问秦天。

    “有呢!小刘在!你送去的东西,她一直加紧着呢!”

    “行,我们现在过去。”

    说着,赵刚便催着秦天,走出了办公室。

    二人来到了技术部,同事们大多已经去吃午饭了。只有小刘还在忙碌着。

    “小刘,你一个人啊?”赵刚冲正在忙碌的小刘喊道。

    小刘回头一看,“哦,赵哥啊!他们都吃饭去了!”

    “你不去吃饭吗?”

    “我等会再去吃,不急。”

    “那你可别把自己饿瘦了呀!”赵刚打趣道。

    “哎呀,饿瘦了才好呢!我巴不得自己再瘦点。”小刘笑着说。

    “你可别再瘦了,就你现在这身体,就挺好。”一旁的秦天说。

    “得了吧,你是没看到那些身材好的女的了!”

    “真的,你现在身材正好,别再减了。”秦天说。

    “好,行,你们说好就好呗,反正你们也是瞎说。”小刘笑着说。

    “好了,说正事啊!”赵刚问,“我们送来那两个杯子,出结果了吗?”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小刘笑道。

    “有结果了?”赵刚问。

    “新鲜出炉的。”说着,小刘拿了几分报告给赵刚。

    “说说,什么结果。”秦天问。

    “女士咖啡杯上提取到的指纹和挂钩上的指纹吻合。男士茶杯上提取到的指纹没有与之匹配的。从两个杯子上残留的唾液中都提取到了DNA,可是,与死者指甲缝里的皮肤组织并不吻合。”

    “不吻合?那就是说,死者指甲里残留的皮肤组织不是死者本人的,也不是用这两个杯子的人的。而是另有其人?”秦天问。

    “是的。”小刘答道。

    “行,我们知道了。谢谢你啊小刘!”赵刚对小刘道谢。

    “不客气!”

    “那我们就先走了,辛苦你了,你赶紧去吃饭吧!”赵刚说。

    “好的,你们慢走啊!”

    说完,赵刚和秦天拿着报告,离开了技术部。

    他们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秦天便垂头丧气地往椅子上一坐,叹了口气,说:“这下可难办了!”

    “什么难办啊?”

    “案子啊!死者指甲里的皮肤组织不是安妮的,也不是王凯的,也不是她自己的,那还能是谁的?就是小美的呗!看来,安妮和王凯真的不是凶手,小美才是凶手啊!可现在,小美消失了,死者身份不明,我们去哪里找啊?”

    “的确,现在确实很棘手。但是,安妮是不是凶手,现在还无法判定。毕竟,挂钩上提取到了她的指纹。”

    “所以,我想不通啊!难道,是小美杀死了死者,而安妮,又杀死了小美?”秦天说着,又摇了摇头,“不对不对。安妮在小美消失前就已经离开了啊!”

    “挂钩上的指纹,并不能说明安妮就是凶手。因为我们没有找到那颗钉子,也没有找到死者的头颅,或者,小美的尸体。”

    “那上面的指纹,安妮怎么解释?”

    “这个很简单。因为房子本来就是安妮租下来的,她完全可以说是在那个时候,自己就把挂钩换上去了。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挂钩的指纹并不能证明安妮就是凶手。”

    “我现在觉得,安妮和王凯根本就不是凶手。死者指甲缝里的皮肤组织和他们没有关系。而且,他们也没有作案时间。”

    “你觉得,小美是凶手?”

    “是。只是可惜,现在找不到小美人在哪里。”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是我们忽略了的地方。”赵刚摇摇头,他还是很困惑。

    “你还是怀疑安妮?”

    “我觉得,安妮有作案动机。”

    “那王凯呢?你也怀疑他吗?”

    “王凯我不确定。”

    “可是,从监控上看,两人并没有作案时间啊!而且,他们有嫌疑的时间,无非就是他们去搬花那次。可是,那次的事情经过,细节,他们都说得清清楚楚了。没有发现问题啊!”

    “就是感觉一切都太完美了。所以我才怀疑。”赵刚说。

    “会不会两人都没有说谎,所以我们找不到破绽?”

    “你想想,他们俩进了酒店,为什么不出来?正常情况下,也应该出来走走,透透气吧!可是,他们却在去之前,就准备了大量的零食,就像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样。”赵刚说。

    “两人本来就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的。人家本来就是不准备出来的。所以才准备了那么多零食。”

    “不,我感觉,他们准备那么多零食,是为了应付我们的盘问。”

    “你是说,他们在那个时候就预料到了警察今天会去调查他们?这也太荒唐了吧!”

    “这的确听起来不可思议。可是,这正是他们聪明的地方。”

    “那么,他们的作案时间呢?从监控看,他们没有作案时间。”秦天说。

    “这也正是我奇怪的地方。可是,流浪猫事件让我开始怀疑安妮。如果,真的是什么小动物死了,那她完全没有必要对玲珑撒谎,实话实说就行了。可是,她却编了这样一个故事来忽悠玲珑,那说明什么?那说明死的一定不是什么小动物,而是——人。”

    “那她所说的‘死了’,是指谁死了?死者?还是小美?”

    “安妮的原话是‘她是因你而死的’,因王凯而死的,那会是谁?除了小美,我想不出第二个人。我觉得小美的可能性更大。”

    “如果,安妮说的真的是小美,那说明在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小美死了。可是,他们是怎么知道小美已经死了的呢?除非,他们或者他们其中一个,就是凶手。”

    “还有一个问题,小美死在哪里?什么时候死的?”赵刚问。

    “如果,小美真的死了,那肯定是死在小区外面的。因为在监控里,我们看到她最后一次出现是十三号晚上,她走出了小区。之后,就再也没回来。”秦天想了想,说,“会不会,是小美出了小区之后,在外面被人杀死了?”

    “找不到小美出了小区后的行动路线吗?”赵刚问。

    “找不到。小区外面那条路没有监控,周围都是几条小巷子,也没有监控。所以,我们追踪不到小美去了哪里。”秦天说。

    “小美那天晚上出去的时间和平常一样吗?”

    “不一样。她那天晚上是十一点过出门的。”

    “十一点过?那说明,她应该不是去上班的。那她出去是要干什么呢?”赵刚思考着。

    “不知道啊!按说,那么晚了,又不是要上班,真不知道她出去干什么!”

    “她出去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样?”

    “异样?”秦天想了一下,说,“好像是有点异样。但是说不上来,感觉怪怪的。”

    “怪怪的?”秦天的话一下子引起了赵刚的注意,赵刚赶紧追问道,“什么怪怪的?”

    “就是觉得,小美那天好像有点不一样。可是,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

    “当时你怎么没有提出来啊?”

    “哎,当时我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啊,以为只是我的心理作用而已,所以,就没在意。”

    “去把监控再放出来看一遍。”赵刚说。

    “好。”秦天答应道。

    很快,秦天就把那段监控调了出来。

    (二)

    赵刚和秦天坐在屏幕前,仔细盯着眼前的监控画面。

    画面里来来回回,循环播放着小美走出小区的视频。

    “就是这段,我感觉怪怪的。”秦天对赵刚说道。

    赵刚对着屏幕,仔细看了很久。

    “的确感觉有点怪。就是不知道哪里奇怪。”赵刚说。

    接下来,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问秦天:“这个人,确定是小美吗?”

    “是小美,没错。”秦天肯定地回答。

    “你怎么确定她就是小美?她戴着眼镜,而且,头发差点把脸都盖住了。你怎么认出来的?”赵刚问。

    “看衣服啊!这身衣服,就是以前小美经常穿的衣服。皮衣,短裙。而且,小美本来就是戴了眼镜的,她的头发也一直是长长的卷发。这些从她以前的视频里都能看出来。”

    赵刚思考了一下,说:“把她以前穿这套衣服的视频给我找出来。”

    “好。”秦天答应道。

    很快,他就找出了一段小美以前的和这身装扮一样的视频。

    “找到了赵哥!你看,这就是小美以前穿这身衣服的视频。”秦天指着屏幕对赵刚说道。

    画面里,小美穿着同样的皮衣,短裙,还提着同样的包包,戴着同样的眼镜。只是,那天,她的头发是扎起来的。

    赵刚看了看视频,说:“这个头发是扎起来的,能看清楚脸。可是,刚才那个,头发是披着的,连脸都遮住了。根本看不清楚脸庞。”

    “哦,小美有的时候出去,她的头发也是披着的。这个不一定。”秦天说。

    接着,他又说道:“从打扮来看,衣服,裙子,包包都一样。应该就是小美吧!”

    赵刚又仔细看了看视频,说了一句:“不一定。”

    “不一定?什么意思?”

    “这个人不是小美。”赵刚看着秦天说。

    秦天惊地瞪大了眼睛,说:“你说什么?……她不是小美?”

    “你之前不是说,你感觉怪怪的吗?”赵刚问秦天。

    “是啊!”

    “那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怪怪的吗?”

    “不知道。”

    “你仔细看看,这两段视频,究竟有什么区别?”赵刚说着,把之前那段视频,又放了出来,将两段视频放在了一起对比。

    秦天看了又看,摇摇头,说:“没看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

    “那你感觉还怪吗?”赵刚问。

    “嗯,还是有那种感觉。”秦天说。

    “有那种感觉就对了。”赵刚看着秦天说,“因为这两个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秦天很奇怪,问:“你怎么知道不是同一个人的?”

    赵刚指着屏幕,说:“你看看她们走路的姿势,有区别吗?”

    秦天仔细看了看,突然说道:“嗯,有区别。看出来了!”

    “什么区别?”赵刚问。

    “感觉之前的小美走路是正常的。这个人走路,好像有点内八字。”秦天说。

    “不错。这个人走路是个内八字,因为她穿着短裙,所以看起来很奇怪。”赵刚说。

    “原来是这样!我说我怎么老感觉怪怪的。”秦天说,“那,这个人肯定不是小美。那她是谁?”

    “你想想,你见到过这个人吗?”

    秦天想了想,说:“没有。”

    “没有那是因为你没有仔细观察过。”

    “你是说,这个人,我们认识?”秦天问。

    赵刚没有回答。而是把之前安妮的视频放了出来。

    赵刚对秦天说道:“仔细看看。这两个人有什么区别?”

    秦天一看,说:“这个人不是安妮吗?”

    “对。看看这两个人有什么区别?”

    秦天点点头。他仔细看了看视频,说:“这两个人除了穿着打扮不一样,可是走路的姿势是一模一样啊!而且,两人的身高,胖瘦,看起来都一样。”

    “所以,可以得出结论了。”赵刚说。

    “这个小美不是小美。她就是安妮冒充的。”赵刚说着,猛拍了一下大腿。

    “没错。这个人就是安妮。只是,因为安妮和小美的身形很相似,所以大家之前都没有察觉。”

    “那这么说,这个安妮是一定有问题的了。”秦天说。

    “没错。安妮这么做,一切都很好解释了。”赵刚说。

    “可是,安妮之前不是搬花从小区出来了吗?没看到她进去啊!”秦天疑惑道。

    “她能化妆成小美出来,当然也能化妆成别人进去。”赵刚说。

    “我知道了。安妮走路是内八字,即使她化了妆,应该也很容易辨认。”

    “所以,把从安妮搬花出去之后,到小美从小区出来,这段时间的视频调出来,仔细查看,一定会有线索。”

    说着两人又开始查看监控,试图能找到安妮化妆成别人混进小区的视频。

    可是,他们把这段时间的监控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人。

    “这不可能啊!怎么可能会没有呢?”秦天很是纳闷。

    “难道,是我们看得不够仔细?遗漏了?”

    “可是,我们已经看了好几遍了,都没有找到走路内八字的女人啊!难道,她化妆成了男人?”秦天大胆地猜想着。

    “不会。安妮身形小巧,化妆成男的并不合适。而且,男人都是短发,更不适合遮盖脸庞。这样,反而不容易发现。再说了,我们也没看到这里面哪个男人是内八字啊!”

    秦天想了一下,说:“也是,不管男的女的,就没一个内八字的人。难道,安妮其实没有进去?”

    “不可能。如果她不化妆进去,她就不可能扮成小美的样子出来。”赵刚说。

    “那奇了怪了,难道,安妮是飞进去的?”

    赵刚想了一下,问:“他们小区还有别的出入口吗?”

    “没有。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就调查过了。门卫也说过,整个小区就这一个出入口。”

    “既然这样,那这段视频里出现的人,一定有一个是安妮化妆成的。”赵刚肯定地说。

    “可是,我们都看了好几遍了,没有内八字啊!”

    赵刚停了一下,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看着秦天,神秘地说:“不是没有内八字,是我们没有看到她的内八字。”

    “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们没有看到?”

    “内八字是可以掩饰的。”

    “怎么掩饰?”

    “穿长裙。”赵刚说。

    秦天猛然间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没有看见呢!”接着,他又说道,“我记得,我刚才看到一个穿长裙的人。”

    说着,秦天赶忙去寻找那个穿长裙的女人。

    很快,他就把这个人找了出来。

    这个人一头长长的直发,戴着大大的眼镜,头发同样垂下遮盖住了两边的脸庞。上身一件宽松的上衣,下身是一条长裙。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小包包,很小很精致。虽然这身装扮看不出来她的身材,可是,她的身高却和安妮极为相似。

    “应该就是这个人了。”秦天说。

    “放大看一下。”赵刚说。

    秦天把监控画面放大了。但是,这个人走路全程都是埋着头的,再加上头发和眼镜的遮挡,完全看不见脸庞,无法辨认这个人是不是安妮。

    “这看不出来啊!脸都挡完了!”秦天说。

    赵刚凑近看了看,的确看不清脸。

    “而且,她穿着长裙,也看不出来是不是内八字啊!”秦天又补充道,“那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安妮啊?”

    “单从这个画面来看,的确无法判断。”赵刚说。

    “可是,我们已经把视频来回看了几遍了,就这一个穿长裙的比较可疑。如果,她不是安妮的话,那就找不出哪个人是安妮了。”秦天说。

    “我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就是安妮。虽然看不见她的脸和身材,但是,她的身高却和安妮极为形似。”赵刚说。

    “可是,单凭身高也说明不了什么啊!如果,她不是安妮怎么办?”

    赵刚陷入了深思,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证明这个人就是安妮。

    “哎,就算明明知道这个人就是安妮,我们也无法证明啊!”秦天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赵刚又盯着这个视频仔细看了起来。

    忽然,他大叫一声:“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秦天被赵刚突然的喊叫吓了一大跳。

    “我很确定,这个人就是安妮。”

    “你从哪儿看出来的?安妮是短发,这个人是长发。而且脸也看不见,也看不出来她走路是不是内八字。你怎么那么肯定这个人就是安妮?”

    “从她的包。”赵刚说着,把视频画面放大了,看清楚了这个人手里提着的白色小包。

    “就是这个白色小包吗?”秦天问。

    “不错。”

    “可是,女人提个包包很正常啊!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是很正常。可是,这个包包,我刚好见过。”赵刚说。

    “你见过?在哪?”

    “在安妮的家里。”

    “安妮的家里?我怎么没看见啊!”

    “当时,这个包就放在沙发的角落里。因为比较小巧,所以很难注意到。”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这个包是安妮的呢?万一,是玲珑的呢?”

    “这个简单。打电话问一下玲珑就知道了。”赵刚说。

    赵刚拿起电话,正准备拨号。想了一下,他把电话递给了秦天,说:“你来!”

    “为什么呀?你打不是一样的吗?”秦天问道。

    “上次我碰了安妮的花,玲珑很生气。还是你来打吧,我看她对你,没有什么排斥。”

    “可是,我没注意看那个包啊!我不知道那个包什么样子啊!”秦天说。

    “看着这个,就和这个一模一样。”说着,赵刚把监控画面渐渐放大。

    放大之后,包能看得很清楚。是一个如钱包大小的手拿包,包的正面是一副椰子树,沙滩,和海洋的图案。

    “就是这个样子吗?”秦天问。

    “就这样。你直接问就行了。”

    “那好吧!”

    说着,秦天接过了电话,拨打了玲珑的手机。

    很快,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玲珑的声音。“喂?”

    “你好玲珑,我是清河派出所的秦天。你现在方便吗?你找个没人的地方,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哦,好,你等一下。”

    说着,玲珑拿着电话,走出了办公室。

    “秦警官,你好。我现在已经出来了。你有什么事情要问我?”

    “哦,是这样的。上次去你家的时候,我看见你们沙发的角落里放了一只白色的手拿包。那只包,是你的吗?”

    “白色的手拿包?”玲珑想了一下,“我没有白色的手拿包啊!”

    “那只包上有一副椰子树,沙滩和海洋的图案。包比较小,只比一个钱包大一点点。”

    “哦,我想起来了。”玲珑说,“那个包不是我的。是安妮的。”

    “哦,这样啊!你知道她在哪儿买的吗?”

    “那是她去三亚出差的时候带回来的。她说比较有当地特色。所以,就带了一个。”

    “哦,好,我知道了。”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啊?那个包,有什么问题吗?”玲珑好奇地问。

    “哦没什么,我就是觉得那个包挺小巧别致,也挺好看的,想给我妹妹买一个,就是不知道去哪里买。”

    “哦这样啊!你对你妹妹可真好。”玲珑笑着说。

    “谁让我是当哥哥的呢!”秦天说。

    “你就只问这个吗?”玲珑问。

    “啊?”秦天愣了一下,说,“是啊!”

    “那你为什么还把我叫出来啊!你直接问就是了呗!”

    “这不,上次我们去你家里的事,安妮不知道嘛。我怕你和她在一起不方便,不想给你添麻烦。”

    “哦,这样啊!”

    “没什么!好了,谢谢你啊玲珑!”

    “不客气!”

    说完,秦天就挂断了电话。他转头对赵刚说:“那个包是安妮的。三亚买的。”

    “看来我们的猜测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安妮。”赵刚说。

    “如果她真的是安妮,那她现在进小区,是去干什么?”

    “她既然是乔装打扮进去的,那一定是去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而且,不能被认出来。”

    “难道,她是有预谋的杀人?她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去杀死了小美?然后,再冒充小美从里面出来?”

    “现在还不知道。”

    “可是,如果她真的是去杀了小美,那小美的尸体呢?我们并没有找到小美的尸体啊!而且,冰箱里的女尸,又是怎么回事?小美究竟是不是安妮杀的?”

    “既然安妮是穿着小美的衣服出来的,那说明,她一定和小美的失踪脱不了关系。甚至有可能,就是她杀死了小美。”

    “那,小美的尸体呢?”

    “不知道。”

    “冰箱里的女人又是谁?”

    “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的疑问。小美的尸体在哪里,还有冰箱里的女人是谁。这些,都是我们还没有找到答案的。”

    “目前,可以确定,安妮和小美的失踪脱不了关系,而小美很可能已经死亡。而冰箱里的女尸的指甲缝里的残留组织却和安妮和王凯都没有关系,那是不是说明,冰箱里的尸体,与安妮和王凯无关?”

    “仅凭一点死者指甲里的残留皮肤组织,还不能洗清安妮和王凯的嫌疑。”

    “就算冰箱女尸和安妮没有关系,那她也可能杀了小美。可是,她一个女人,又要杀人,又要隐藏尸体,她是怎么做到的?”

    “也许,她根本不是一个人。”

    “你是说,王凯也参与了杀人?”

    “他们的口径很统一,都是说的他们进了酒店之后一直没有出来。如果,安妮出来杀人了,那王凯,会不知道吗?所以,他们俩其实是商量好了的。”

    “如果王凯真的参与了杀人,或者他知道安妮杀了人。那为什么后来他还会再去找小美,而且还去了两次?这说不通啊!”

    “这也正是他们高明的地方。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误导我们。让我们以为王凯并不知道小美失踪的事。”

    “这也太可怕了!居然连这都能想到。”秦天说着,不禁心里一颤。

    “看一看这几段视频的时间。”赵刚对秦天说。

    秦天看了看监控视频的时间,这个女人进小区的时间,是在下午五点。

    而安妮和王凯搬着花出小区的时间,是在下午两点。

    秦天又调出星星酒店的监控视频,发现两人去酒店开房的时间,是三点。

    “赵哥,安妮和王凯三点就去星星酒店开房了呀!而这个穿长裙的人,是五点进去的。这么说的话,难道,安妮和王凯开好房间之后,又离开了酒店?”

    “没错。去酒店开房,不过是他们为自己准备的不在场证明。”

    “可是,从酒店的监控里看,他们进了酒店之后,确实没有出来过啊!”

    “应该还是一样的套路。乔装打扮。”赵刚说。

    “那这么说的话,王凯应该也乔装打扮进了小区。可是,我们在小区的监控里,没有看到王凯啊?”

    “应该是我们没有发现。既然是乔装打扮,肯定就不会轻易被人发现。”

    “那,我们把那段视频再看一看吧!看看能不能看到王凯。”秦天说。

    于是,二人又仔细看起那段监控视频来。

    可是,视频里的男人他们都仔细看过了,没有一个是王凯。

    “这是怎么回事?没有一个人是王凯。难道,王凯根本没有进小区?”秦天说。

    赵刚也很疑惑。“如果王凯真的没有进去,那安妮一个人,是怎么做到杀人藏尸的?”

    “如果王凯真的没有进去,是不是,可以排除他的嫌疑了?”秦天说道,“我觉得,从后来王凯去找过小美两次来看,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与他无关。”

    赵刚摇摇头,说:“我还是不相信王凯和这件事无关。安妮一个人,办不到这些事。”

    “有没有可能,是安妮瞒着王凯去做的?”秦天说。

    “如果王凯不知情,为什么要配合安妮撒谎,说他们一直在酒店呢?”

    “也许,王凯是很久以后才知道的。因为某些原因,他决定帮安妮隐瞒。所以,两人才串通一气,编造了那些故事。”

    “可是,这些故事也编得太完美了。特别是他们做卫生的过程,我觉得,他们说的太详细,太准确了。如果不是真的做过,很难把细节描述得这么准确。”

    “那就说明,他们去搬花的时候,确实打扫了卫生。所以,不管我们怎么找,他们的话都没有漏洞。”

    “如果是这样,那杀人事件就应该在他们搬花离开之后。”

    秦天沉思了一刻,说:“赵哥,有没有可能,我们看错了?那个穿长裙的人,根本不是安妮。安妮确实和王凯呆在酒店里。”

    “那,那个白色的小包呢?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赵刚问。

    “万一就那么巧呢!毕竟,这只是一只普通的包,谁都可以买到。”

    “那,冒充小美出来的那个人呢?难道,也是我们看错了吗?”赵刚问。

    “虽然那个人,看起来极像安妮。可是,我们也是凭她走路的内八字来推断的。会不会,我们推断错误了?”

    “你是说,冒充小美的人另有其人?”

    “我也不知道。可是,那个人,看起来又那么像安妮。”

    “走路内八字,手提的白色小包,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就这些,已经足够证明穿长裙进去的人,和冒充小美出来的人,就是安妮。”

    “可是,我们在酒店的监控里也没有看到安妮出来啊!而且,也没有见到这个穿长裙的人出现在酒店里啊?如果,安妮是从酒店出来的,她不是应该穿着这条长裙吗?”

    赵刚思考了一会,说道:“她不一定会穿长裙出来。也许,她换了装从酒店出来后,又换了一套装,才进了小区。”

    “你是说,她出酒店时已经换了一套装扮,在进小区之前,又换了一套装扮?”

    “有可能。”

    “那这个女人,也太细思极恐了!”秦天感觉额头冒出了冷汗。

    赵刚想了一下,问秦天:“那个酒店,只有大厅一个出入口吗?”

    “是的。我去调监控的时候已经确认过了。他们的经理说了,他们只有大厅一个出入口。客人要进出酒店,必须通过大厅。”秦天回答。

    “他们就没有员工通道什么的吗?”

    “有。不过,他们的员工通道就在大厅旁边。”

    “监控能拍到吗?”

    “能啊!大厅门口的监控就能拍到。”说着,秦天指着一个监控画面说道,“你看,这就是员工通道。”

    赵刚一看,果然员工通道就在大厅旁边,监控拍得清清楚楚。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担心他们会从员工通道出去,是不是?”秦天笑了一下,说,“我早就已经看过了,没有。”

    “那,他们大厅的监控,能拍到大厅的每个角落吗?”

    “能。他们大厅的监控是全覆盖的,我已经把视频全部都拷贝回来了。可是,我也已经全部看过了,没有看到安妮和王凯出酒店。”

    “把视频再放一遍,我们再看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好。”秦天答应道。

    秦天把酒店大厅各个角落的监控视频都放了出来。

    “安妮出来时肯定是经过乔装打扮的。但是,不管她怎么打扮,她走路内八字,这点她是改变不了的。所以,一定要重点看看走路内八字的,和穿裙子的人。”赵刚吩咐道。

    “嗯,好!”

    于是,二人又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画面。

    他们把每一个从酒店出来的人都看了个仔仔细细,包括员工通道出来的人。却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赵哥,每一个从酒店出来的人,我们都看过了,确实没有安妮啊!”

    “真是奇了怪了!”赵哥也很纳闷,“会不会我们还遗漏了什么?”

    “不可能。这里面的人根本没有走路内八字的。就算是有穿裙子的,我也都仔细看过了,都能看到脸,都不是安妮。”

    “难道,我们真的错了?他们真的没有出酒店?”

    “可惜酒店没有楼层监控,不然也能看到他们有没有出房间了。”

    赵刚突然想起:“电梯监控呢?”

    “电梯监控看过了,没有。”

    “没有就对了。安妮要是真的乔装打扮出来,估计也不会坐电梯。她应该会选择走楼梯。毕竟,他们开的房间在三楼,也不需要坐电梯。”

    “可是,从楼梯口出来的人我们也查看过了啊,没有安妮啊!”

    赵刚用手抓了抓头,说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会不会,我们真的错了?”秦天试探地说。

    “我觉得,我们还是再去一趟星星酒店。我相信我们的判断。也许,只是我们遗漏了什么。”赵刚说。

    “好。那就再去一次。”秦天回答。

    (三)

    “二位警官好。我是星星酒店的王经理。”

    “你好,王经理。我们见过的。”秦天对王经理说,“这位是赵警官。”

    “啊对,我记得你,秦警官。”王经理笑着说,“二位今天来,还需要了解什么呢?”

    “还是之前那件事情。”秦天说,“关于王凯和安妮在这里开房的事情。”

    “哦,那件事情,你上次来不是已经调查过了吗?监控录像你也拷走了啊?”

    “是的。不过,有些事情,我们还想再核实一下。”秦天说。

    “哦,好吧!你们还想核实什么?”

    “请你再帮我们看一下他们的开房时间和退房时间。”旁边的赵刚说。

    “好的,请稍等。”

    说着,王经理带他们来到了前台。

    “小刘,查一下名字叫王凯和安妮的客人的入住信息。”王经理对前台的小妹说道。

    “好的经理!”小刘回答道。

    很快,小刘就把两人的入住信息调了出来。

    “十二月十三号下午开的房间,十五号上午十点退的房。”小刘说道。

    “他们开的是那间房?”赵刚问。

    “302号房。”小刘回答

    “中途,他们有离开过房间吗?”赵刚问。

    “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小刘说。

    赵刚想了一下,问:“你们的房间每天都要打扫卫生的吧?”

    “是的。我们每天都要做客房卫生。”小刘说。

    “那,打扫卫生的时候,房间里有人吗?”赵刚问。

    “一般情况下,我们是要每天做客房卫生的。但是,因为客人在入住的时候就有交代不做卫生,所以我们这里备注了不做客房服务。”小刘说。

    “你是说,他们入住的时候就说了不打扫卫生?”赵刚问。

    “是的。因为有些客人想好好休息,不想被打扰。所以,客人交代不做卫生的时候,我们会备注,这样打扫卫生的服务员也就不会去打扫那个房间了。”

    赵刚和秦天相互看了一眼,似乎都感觉到了奇怪。

    “那,他们的房间,有没有其他的消费?”赵刚又问。

    “房间里有一些自费物品。但是,他们都没有消费。”小刘回答。

    “好,谢谢你!”赵刚说道。

    忽然,王经理好像想起了什么。他再次问小刘:“你刚才说,他们是十二月十三号下午入住的,房间号是302吗?”

    “对啊王经理!”小刘答道。

    王经理好像突然在回忆什么。

    “怎么了王经理,有什么问题吗?”赵刚问。

    “没什么。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他们好像借过一把轮椅。”王经理不确定地说。

    “轮椅?”王经理的话引起了赵刚的注意。

    “我不是很确定。我要去查一下才知道。”王经理说。

    “好,我们和你一起去。”赵刚说。

    “好,那我们就去一趟后勤部。”王经理对他们说。

    说完,王经理带他们来到了后勤部的物品借还中心。

    借还中心的办公桌前,一个小妹妹正在那里翻看着资料。

    “小杨,还在看资料吗?”王经理走进去对她说。

    她看资料正看得认真,王经理的到来吓了她一跳。

    她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不知所措,惊慌地说道:“啊,你好王经理,你怎么来了?”

    “我来查点资料。”王经理问,“你在这里还习惯吗?”

    “嗯,还好。好多东西都还不熟,我正在学习!”小杨回答道。

    “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小杨。因为之前负责物品借还工作的那个女孩辞职了,所以小杨就来接替了她的工作。”王经理对赵刚和秦天说。

    “小杨,这是赵警官和秦警官。”王经理对小杨说。

    “两位警官好。”小杨冲赵刚和秦天点点头。

    “我们来查点资料。”王经理对小杨说,“你把上个月的物品借还记录表给我看一下。”

    “哦,好。”

    不到一分钟,她就拿出来一本册子。上面写着十二月。

    “给吧王经理。”小杨把册子递给了王经理。

    “这么快就找到了?”

    “因为你昨天拿这个给我做过示范,所以,我今天又拿出来看了看。看了就放在这桌子上的。”小杨笑着说。

    王经理笑了一下,说:“不错。”

    然后,他接过册子,开始翻阅起来。

    很快,就找到了十二月十三号的借还记录。

    借还记录上清楚地记录着,302房间曾借过一把轮椅。

    “二位警官,你们看,他们确实借过一把轮椅。”王经理拿着册子,对赵刚和秦天说。

    赵刚和秦天接过册子看了看,果然302房间在十三号借过一把轮椅。

    “我上次来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说过这件事呢?”秦天问王经理。

    “因为你上次来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呢!”王经理说。

    “什么意思?”秦天问。

    “我们的物品借还中心和酒店前台的客人入住登记不是一个系统,所以在前台的电脑上看不到。客人需要借什么东西,都是直接到这里来,付租金和押金借东西。我们的记录也是手写的表格,你也看到了。上次你来,我们只看了前台的系统,所以没看到。”王经理说。

    “那今天,你怎么又想起来了?”秦天打断了王经理的话。

    “说来也是凑巧。不是之前这里的那个同事辞职了嘛,我昨天带小杨过来,给她交接工作。当时,我就拿了这本册子给她做示范,告诉她客人借东西应该怎么记录。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无意中看见了有轮椅的借还记录。因为轮椅一般借的很少,所以我就看了一下房间号,好像是302号房。但是,我只是看了一眼,也没太在意。这不,刚才在前台,正好你们要查的那间房也是302,我这才想起来,是不是我昨天看到的借轮椅的那间。”王经理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明白了!”秦天说。

    “说来,也算运气好。要不是新来的小杨,我也不会去翻那本册子,也不会注意到这个。你们来的也正是时候,要是提前一天来,我还是没发现这件事。”王经理说。

    “看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赵刚转头对小杨说道,“还得谢谢你啊!”

    “哪里。”小杨不好意思地说。

    “他们是什么时候借的轮椅?什么时候还的?”赵刚问王经理说。

    王经理看了一下册子,说:“十三号下午三点借的。十四号晚上十点归还的。”

    “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借轮椅吗?”赵刚又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王经理笑笑。

    “那,你们的轮椅,可以借出去使用吗?”赵刚又问。

    “可以。客人借轮椅,都是要付租金和押金的。退轮椅的时候,退押金。至于他们去哪里使用,我们是不会过问的。”王经理说。

    “好,谢谢你王经理。”赵刚对王经理道了谢。

    “不客气!”

    “那好,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赵刚说。

    “二位警官慢走!”王经理将他们送了出来。
新书推荐: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 我的末世存档 这个北宋有点怪 末世劫道 都市茅山传人 人性空间 我们生活在南京 出笼记 星河守护神 包青天刑侦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