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小美之死 > 第九章

第九章

    (一)

    两人再次来到了出租屋里。

    这里还保留着发现尸体时的模样,没有变动过。

    房子是两室一厅。因为是出租房,所以装修很简陋,只有一些最基本的家具和电器。

    客厅不大,靠墙有一组旧沙发,沙发前面摆着一个玻璃茶几。

    厨房很小,所以冰箱摆在了沙发的旁边。

    安妮住的那间房里,有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衣柜。因为安妮早就搬走了,屋子也已经收拾得很整洁了。

    小美住的那间房里,同样是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衣柜。只不过,因为案发时,小美并没有搬走,所以,房间里的东西都还在,还保留她居住时的模样。

    “当时,第一时间调查取证的时候,没有提取到指纹吗?”赵刚问。

    “除了房东的指纹,没有其他人的指纹。不然的话,我们早就发现尸体不是小美了。凶手打扫过现场,而且打扫得特别仔细。没有留下一丝蛛丝马迹。”秦天说。

    “我们再找找,仔细些,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燕过留痕,不可能什么都没有。”赵刚说。

    “好。”

    说完,二人戴着手套,开始在房间里仔细查看起来。

    小美的房间里,虽然还摆放着她的东西。但是,由于凶手仔细清理过,所以,东西都收拾摆放得非常整齐。

    “看样子,凶手已经把这些东西都收拾过了,又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估计,没啥线索了。”秦天看起来,有点失望的样子。

    “看仔细点,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门上,墙上,床上,床下,窗户上,等等,都仔细看看。有的时候,线索,可能就在无意中被我们疏忽掉了。”赵刚仔细地对秦天交代着。

    “好吧!”秦天说完,开始在房间里仔细检查起来。

    忽然,秦天的眼睛被墙上一排钉子吸引住了。

    “赵哥,您过来看!”秦天冲赵刚喊道。

    赵刚赶忙过来,问:“怎么了?”

    “你看,门后墙上这些钉子,有些奇怪。”秦天说。

    赵刚过来一看,门后的墙面上钉了一排钉子。钉子上挂着小美的包包,毛巾,和一些装饰品。

    “这些钉子,应该是订在墙上挂东西的。”赵刚说。

    “用钉子多危险啊,干嘛不用粘贴的挂钩啊!”秦天说。

    “这个房子是老房子了,以前的人就是这样在墙上钉钉子来挂东西的。”赵刚说。

    “可是,最边上的这个挂钩,看起来跟这些钉子格格不入。”秦天说。

    在钉子的最边上,的确有一个粘贴的挂钩,挂着一个小毛毛球的装饰品。

    “这个,可能是后来沾上去的吧。”赵刚看着这个挂钩。

    他拉着挂钩的钩子,轻轻一使劲,粘贴的挂钩便整个掉了下来。

    “怎么这么不稳固啊?轻轻一拽就掉了!”赵刚看着手里的挂钩说。

    “也许是二次利用吧,从其他地方取下来再粘在这里的,就没有那么牢固了。”秦天说。

    忽然,秦天指着挂钩被扯掉的墙面问道:“那是什么?”

    只见,在挂钩被扯掉的位置,墙面有一个小洞。

    “这个,看起来应该是以前钉过钉子的痕迹。”赵刚仔细看着墙上的小洞说道。

    接着,他把手里的挂钩小心地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他又来到钉子前,双手握着旁边的另一颗钉子,使劲往外拔,终于把钉子拔了出来。

    墙面又留下了一个小洞洞。

    “你看看,这两个洞,是不是一样?”赵刚看着刚拔下来钉子的位置对秦天说。

    秦天仔细看了看,说:“是,大小,形状都一样。看来,这个挂钩的位置,以前的确钉过一颗钉子的。”

    “那为什么又要拔掉钉子,贴上一个挂钩呢?”赵刚问。

    “也许,是钉子掉了吧,所以换上了一个挂钩。”秦天说。

    “如果,钉子掉了,那就不要了嘛,反正这里不是还有好几个吗?而且,那颗钉子,不是自然脱落,是被大力拔掉的。”赵刚说。

    “为什么这么说?”秦天好奇地问。

    “你看到我刚才拔旁边的钉子时的动作了吗?是怎么拔掉的?”赵刚问。

    “看到了啊,你使了很大的劲,好不容易才拔出来。”秦天说。

    “不错,这些钉子钉得非常牢固,力量小了,根本拔不出来。而且,我刚才是捏着钉子转来转去,使劲晃,才拔它拔出来的。所以,你看这个洞,有明显钉子转动晃动的痕迹。”赵刚说。

    “是吗?我试试。”秦天说。

    秦天也选了一颗钉子。他双手紧握着,试图把钉子拔出来,但是,钉子纹丝不动。

    “的确很牢固。直接拔肯定拔不出来。”秦天说。

    “必须大力地晃动才能拔出来。”赵刚说。

    “你是说,这颗钉子,是人为拔出来的?”秦天问。

    “是的。”赵刚说。

    “可是,为什么要故意把这颗钉子拔掉,再换上这个粘贴的挂钩呢?这个挂钩,并没有钉子牢固啊!”秦天说。

    秦天说着,便走到桌子前,想要动手去拿放在桌子上的挂钩。

    “别动!”突然,赵刚大呵了他一声。

    秦天刚伸出手,还没碰到挂钩,就被吓了一跳,手直接缩了回来。

    “怎么了?吓我一跳。”秦天看着赵刚,疑惑地问道。

    “挂钩带回去。看看能不能在上面提取到指纹。”赵刚说。

    “哦,这样啊,好吧!”说着,秦天离开了桌子。

    赵刚把挂钩小心地放进了证物专用袋里。

    “这个挂钩,是谁换上去的呢?会不会是小美自己换的?”秦天问。

    “现在还不知道。换挂钩的人为什么要费劲地拔掉钉子,再换上挂钩呢?”赵刚思考着。

    “会不会,是为了掩盖住墙上这个小洞?”秦天说,“为了不让人发现,这里少了一颗钉子。”

    “少了一颗钉子而已,为什么要刻意掩盖呢?”赵刚看着墙上的小洞说道。

    他又拿起拔下来的钉子,仔细观察起来。

    钉子是铁钉,很粗很长。

    “这个钉子,少说也得有五六公分长吧!”赵刚看着钉子,感叹道。

    “就是啊,这么牢固的钉子,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费劲拔掉。”秦天说。

    赵刚看着这颗钉子,陷入了思考之中。过了一会,他突然对秦天说道:“这颗钉子,用来杀人,怎么样?”

    “什么?……杀人?”秦天被赵刚的想法吓了一跳,“谁会想到,用这个钉子来杀人啊?那也太奇思妙想了吧!”

    “如果,不是刻意的呢?而是不小心呢?”赵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秦天。

    “你是说……?”秦天看着赵刚认真的样子,他不禁认真思索起来。

    “你看,这个钉子的高度,比我们矮一点。如果是女性的话,高度应该正好在头部的位置。”赵刚指了指钉子的高度,对秦天说。

    “虽然尸体没有头,但张法医说过,死者的身高大概在160公分左右。这个钉子的高度,应该正好在后脑勺的位置。”秦天也说。

    “还有,尸体为什么没有头?凶手带走死者的头颅,会不会就是为了掩饰死者头部由这颗钉子造成的伤痕?”赵刚问。

    “可是,张法医说过,死者是死于窒息的啊。就算是钉子造成了头部的伤,也不是致命伤,为什么要带走死者的头呢?”秦天一时想不明白。

    “这个,我也没有想明白。目前,一切都只是猜测。如果,真的如我们所料,这颗钉子是因为扎进死者头部而掉落的,那凶手应该是把死者的脑袋撞向了这颗钉子,或者说,这面墙。而这颗钉子,恰好就扎进了死者的头部。随后,凶手不断摇晃死者的脑袋,这才把钉子带了出来。至于,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扎进去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技术组检测过,墙面并没有血液留下的痕迹。”秦天说。

    “如果,钉子直接全部扎进了脑袋里,也有可能不会出血的。

    “那,那颗钉子,还留在死者的脑袋里吗?”秦天问。

    “这个不知道。不过,如果凶手知道是钉子扎进了死者的头部,那他完全可以把钉子取出来,再重新钉回墙上。这样,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赵刚说。

    “又或者,他是怕取出了钉子,会留下血迹,所以没有取。”秦天说。

    “你说的也有可能。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凶手当时并不知道是钉子扎进了死者的脑袋。他是在处理完尸体后,才发现这颗钉子不见了。那这样的话,他藏起死者的头颅,就不是为了掩饰头部的伤痕,而是为了掩饰死者的身份。”赵刚说。

    “如果这些猜测是真的,那么,这个粘贴的挂钩,就一定是凶手后来粘上去的。如果在上面提取到了指纹,那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的。”

    “没错。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凶手真的是百密一疏。”

    “可是,这些都还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也有可能,这儿真的只是掉了一颗钉子,小美只是买了一个粘钩粘上而已。”

    “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赵刚说。

    接着,赵刚又说道:“我们再仔细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关于录音的线索。我感觉,这么重要的东西,小美应该有备份才对。”

    “如果真的有备份,那,她应该把它存储在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

    “所以,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微之处。”赵刚说。

    二人继续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赵刚把目光停留在了小美的化妆桌上。桌上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护肤品和化妆品。

    “女人啊,真的是爱美的动物,瞧这一桌子的化妆品和护肤品。难怪,漂亮的女人都是金钱养出来的。这一桌子,应该不便宜吧!”赵刚感叹道。

    秦天听到赵刚这么说,也来到了化妆桌前,他拿起桌上的一瓶化妆水,看了看,说:“SK2,这个牌子可不便宜啊,我看到我女朋友买过这样一瓶水,一千多。”

    说着,秦天把化妆水放回了桌子上,又拿起一瓶红色的面霜,说:“就这个,这么小一瓶面霜,也要一千多。可惜了,这么好的东西,浪费了!”

    说着,秦天拧开了面霜的盖子,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也没什么香味嘛!这么贵的东西,居然不香。我还以为,女人的护肤品都是香喷喷的呢!”秦天失望地说。

    可是,他好像忽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看见,面霜里面,露出了一小块类似塑料袋的东西。

    “这是什么?”秦天好奇地说。

    他伸手进去,提着那漏出来的一小块塑料,往外一拉,居然扯出来了一个小小的塑料袋子。

    “这是什么东西,小心一点。”赵刚看到秦天扯出的塑料袋,叮嘱他说道。

    塑料袋子很小,可是,外面都被白色的黏糊糊的面霜覆盖着。

    秦天拿了一张纸,小心地把袋子外面的面霜都擦了去。

    这是一个非常小巧的封口塑料袋,就像是女人装耳环的袋子。袋子里,有一个方形的东西。

    秦天小心地打开了塑料袋的封口,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这次,他们看清楚了,那是一个U盘。

    “居然是一个U盘,看来,这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了吧!”秦天兴奋地说道。

    “十有八九了。藏得这么隐秘,绝对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赵刚说。

    “你说这个小美,居然能想到把它藏在这里面,我真的是佩服!你说,这谁能想到啊!”秦天不得不佩服起小美来。

    “的确,一般人是绝对想不到的。除了她自己,这些东西根本没人用,也没人注意。估计,她应该是不想让王凯发现吧,毕竟,王凯时不时地会来她这里。也许,她觉得其他地方都不安全吧!”

    “也是,放哪都没放这儿安全啊!”秦天说。

    “小美一定没想到,藏得这么隐蔽的东西,居然能被发现。也是,谁能像你一样啊,连女人的护肤品也要打开闻一闻。真是歪打正着了!”赵刚说。

    “我也没想到啊,我只是想闻一下它香不香而已!小时候,我们就说擦香香。所以我一直以为,女人擦脸的护肤品都是香的。”秦天笑呵呵地说。

    “小心些,这个U盘上,很有可能可以提取到指纹。”赵刚嘱咐秦天道。

    “哦,好。”说着,秦天小心地把U盘放进了专用证物袋里。

    “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其他线索。”赵刚对秦天说。

    “好。没想到,今天还真的有收获!”

    “有时候,线索真的就是无意中发现的。”

    二人又仔细翻看了其他地方,但是,没有得到其他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

    “看来,找不到什么更有价值的线索了。凶手打理得太干净了。”秦天抱怨道。

    “那今天就先这样吧!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收获的。”赵刚说。

    赵刚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说:“对了,之前张兵说过安妮给他打电话的事情,你怎么看?”

    秦天思考了一下,说:“这么看来。安妮是肯定知道王凯拿了二十万的事情。而且,她也肯定知道王凯在撒谎。”

    “没错。如果安妮真的相信了张兵的话,那她肯定会慰问一下王凯的父母亲的。毕竟,未来的公公摔成重伤,还做了这么重大的手术,身为未来的儿媳妇,她是不可能不过问的。”

    “我们已经查过她的通话记录了。她在给张兵打完电话后,就拨打了王凯母亲的电话。所以,她是肯定知道王凯撒谎的事了。只是,不知道王凯拿了二十万给小美的事情,安妮是否知道。”

    “这个,恐怕要去问一问安妮了。”赵刚说。

    说完,赵刚看了看时间,快要到安妮下班的时间了。

    “走吧,去安妮的公司!”赵刚对秦天说道。

    (二)

    二人来到安妮公司楼下的时候,正值他们的下班时间。

    赵刚赶紧掏出手机,给安妮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铃声响了一会,安妮才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电话那头传来安妮温柔的声音。

    “安妮,你好,我是赵刚赵警官,我们见过面的。”

    安妮一听是赵警官,说了一声:“哦,您稍等一下。”说完,安妮便拿着电话走出了办公室。

    她穿过办公室外面的走廊,来到了拐角处的窗户那里。然后,对着手机里说道:

    “赵警官,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

    “请问,你下班了吗?”

    安妮想了一下,说道:“哦,刚到下班时间,还有些工作没有做完。”

    “那你什么时候能做完呢?我们有一些问题想要了解一下。”

    “这可说不好,一时半会可能做不完。”安妮想了一下,又问,“你们想问什么?电话里问吧!”

    赵刚停了一下,说道:“我们还是等你下班吧!”

    安妮陷入了思索。一会,她说:“那,今天可能是不行了,我这里工作还比较多,会加班到很晚。”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电话里说吧!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就是想了解一下,王凯那二十万的事情,你知道吗?”

    安妮愣了一下。这件事情只有王凯,张兵,和她知道。警察怎么会知道呢?王凯和她都是不会说的,难道是张兵说的?如果,不是张兵说的,那是警察自己查出来的吗?

    安妮的脑子迅速思考着。

    “喂,安妮,你在听吗?”赵刚见安妮许久没有回应,又冲电话里喊道。

    “哦,我在听。那个事情,我知道。”安妮想了一下,既然警察已经知道了二十万的事情,那他们总该是查到了些什么。这种明显的事实,如果自己再否认,反而容易引人怀疑。

    “你知道二十万的事情?”赵刚又问。

    安妮觉得,这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便说道:“我问过张兵,是他告诉我的。”

    “那,你知道王凯拿了这二十万,做了什么吗?”赵刚又问。

    “他的二十万里,有十万是向张兵借的。当时,他借钱的时候,是告诉的张兵他父亲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摔成了重伤,急需二十万做手术。”安妮没有隐瞒,她觉得这个时候,说实话也许好一些。何况,这些实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

    “结果呢?他的父亲真的摔成了重伤吗?”赵刚问。

    安妮想,警察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在试探我呢?如果他们真的想知道,查一下就知道了。这对他们警察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想到这里,安妮想,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最好不要说谎。

    “给张兵打完电话之后,我就给王凯的妈妈打了电话。他的父亲很好,根本没有受伤。”安妮说。

    “也就是说,王凯说了谎,他这二十万,是拿去做了别的事情?”

    “是的。至少,他的父亲,确实没有受伤。”

    “那你知不知道,他这二十万,拿去做了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

    “你没有问过他吗?”

    “王凯,他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如果我直接问他的话,他也是不会回答的。既然,他不想让我知道,自然,也就不会轻而易举告诉我。”

    “那你尝试过,用其他方法问他吗?”

    “我曾经旁敲侧击问过,但是没有答案。”

    “所以,你就不想知道答案了吗?”

    “当然想知道。可是,我不想因此损伤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所以,他不说的,我也不会再问。”

    “二十万,就这么没了,你都不过问了?”

    “不想问了。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

    “他知道张兵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了吗?”

    “应该不知道。我答应过张兵,我不会说。张兵也答应过我,他也不会说。而且,我每次问王凯的时候都问得很含蓄,他应该猜不到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那,你就没有想过用其他办法弄明白吗?比如,查看他的手机之类的?”

    “我从来不偷看他的手机。他也不会看我的。这是我们的默契,也是我们之间对彼此的信任。”

    “这么说,你是真的不知道了?”

    “警官,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确实不知道他拿这二十万做了什么事情。”

    “你也不想再去探究答案了吗?”

    “不想了,每天纠结这些,只会让我们过得更累。退一万步说,只要不是违法乱纪的事情,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钱,以后还可以挣。可是,我不想失去他。我们已经准备今年要结婚了!”

    “哦,是吗?那恭喜你们了。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大概是十月份吧,我们还没有商量好。”

    “那就提前恭喜你们了!”

    “谢谢!”

    赵刚还想着,是否要把二十万的事情告诉安妮。可是,听到安妮说他们要结婚了,赵刚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毕竟,从目前来看,安妮的说法和张兵所说的一致,她并没有对他们说谎。

    正在这时,赵刚听到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似曾相识。赵刚回忆了一下,想起了安妮的同事玲珑。

    玲珑挎着包,准备下班回家了。她从办公室出来,途径走廊的时候,见安妮在拐角处,面向着窗户外面。便大声地招呼着她:“安妮,原来你在这儿啊!一下班就没见你人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家了呢!”

    “哦,没有,我接个电话。”安妮指了指耳边的手机。

    “哦,说完了吗?一起走吗?”玲珑问。

    “不了,你先回去吧,我一会还要加班。”

    “哎,猜到你要加班了。我看了你那堆东西,不知道你今晚又要弄到什么时候才能弄完了!”玲珑同情地说道。

    “没办法啊!”安妮也抱怨道。

    “行,那我先走了。你也别太晚了!”玲珑说道。

    “嗯!”安妮冲玲珑点了点头。

    待玲珑走后,安妮对电话里的赵刚说道:“赵警官,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刚才你应该也听到了吧,我还有好多工作没做完呢!要是没什么事了的话,我就先回去上班了!”

    赵刚想了一下,说:“好,那你先忙吧,打扰了,谢谢!”

    “哪里话,不客气!”说完,安妮挂断了电话。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望向了窗外。

    城市的灯火已经开始陆续亮起。

    黑暗的夜,变得越来越明亮。

    (三)

    赵刚挂断了电话,陷入了沉思之中。

    “走吧赵哥,还愣着干嘛!”秦天见赵刚愣在了那里,便推搡了他一下。

    “啊?去哪里?”赵刚被秦天这么一推,好像回了神来了。

    “回去了啊!电话都打完了,该问的都问了,不回去干嘛!”秦天说着,便要迈开步子离去。

    “等一下!”赵刚拉住了秦天。

    “等什么?”秦天一脸疑惑。

    “等一个人。”赵刚说。

    “等人?谁啊?”

    “玲珑。”

    “玲珑?”秦天迅速在脑子里回忆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很快,他就想了起来。“那个女孩?安妮的同事兼室友?”

    “没错。”

    “等她干嘛?”

    “去她家里。”

    “去她家里?人家说不定已经回家了呢!在这,能等到吗?”秦天问。

    “放心吧,她很快就会出现了。”赵刚指了指公司的大门口。

    “你怎么知道?”

    “刚才和安妮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到她在电话里和安妮打招呼,她刚刚下班,正准备回家。这会,应该正从电梯下来。”赵刚对秦天解释道。

    “原来如此!我说你怎么那么肯定呢!”秦天想了一下,又说,“就这样让她带我们回家,人家愿意吗?”

    “如果是我,她可能不乐意。可是,如果是你,她肯定会答应。”

    “为啥?”

    “因为你长得帅啊!”

    “得了吧!”秦天不屑地说道。

    “我说真的。一会她下来,就你去说。”

    “我才不好意思呢,你怎么不去!

    ”你要知道,你是警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赵刚看着秦天。

    “那,好吧!”秦天不情愿地说。

    “一会儿,到了他们家之后,注意多观察细节。”赵刚又嘱咐着秦天。

    “放心吧,知道!跟了你那么久,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好!希望不要空手而归!”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盯着大门的出入口。

    很快,玲珑就出现在了视野里。她一跨出公司的大门,秦天便上前叫住了她。

    “玲珑小姐,你好!”秦天微笑着和她打起了招呼。

    玲珑被这突然而来的热情的招呼声吓了一跳。

    她看着秦天,皱着眉,一时好像没有想起来他是谁。

    “你不记得我了?我叫秦天。我们见过面的。上次,还是在这门口,当时你和安妮在一起。”秦天提醒她说道。

    玲珑突然恍然大悟一般,惊喜地叫道:“啊!是你啊,记得记得!”

    玲珑又问:“你们是来找安妮的吗?她还在加班呢!”

    “不,我们是专门在这等你的!”秦天笑着说。

    “等我?”玲珑满脸疑问,“等我干什么?”

    “是这样的,我们是警察。有些事情想向你了解一下。”说着,秦天从怀里掏出了警*证。

    玲珑见到警*证,一时,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露出了一种疑惑的表情。

    “你们是警察啊?”玲珑看了一眼秦天,又看了一眼赵刚,说,“你们想找我了解什么?我可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玲珑小姐,你不要误会,也不要害怕。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些关于安妮的情况。”赵刚站出来说。

    “关于安妮的情况?”玲珑很奇怪,“安妮做了什么事情吗?我记得,上次你们也是来找她的。”

    “目前,还不清楚。我们也只是想多了解一些。”赵刚说。

    “那,你们想问什么?”玲珑问。

    “我们想去你们租住的房子看一看,不知,是否方便。”秦天看着玲珑,温柔地说。

    “这个……我们两个女孩子住的地方,你们去,不合适吧!”玲珑表现出了为难。

    “你放心,我们只是去看一看,问一些问题就走。你们住的这个小区,是附近有名的高档小区,我们也想去参观一下。”秦天说,“再说了,我们是警察。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玲珑想了一下,说:“那,好吧!”

    “谢谢你的配合!”赵刚也对玲珑表示了谢意。

    “我们住的地方离这儿很近。我们走过去就可以了。”玲珑对他们说。

    “嗯,我们知道你们住哪里。上次,我们送安妮回去,送到了小区门口。”秦天说。

    “你们送安妮回来的啊?”玲珑之前凝重的表情突然轻松了下来,“那看来,安妮并不是犯了什么事吧,不然,你们也不可能送她回来,是不是?”

    “目前,一切都还在调查之中。安妮,也是在配合我们调查。”秦天说。

    “明白,公民有义务配合警察的调查。我这,也算是在配合你们调查吧?”玲珑看着秦天说。

    “当然。”秦天笑了笑。

    “那,我们走吧!”玲珑对他们说道。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玲珑和安妮所住的小区。

    小区里面景色优美,花草各异,还有很多盆景景观,使这个小区看起来的确透着一股高贵感。

    玲珑带着他们来到了楼下的大厅。

    大厅的地面和墙壁均是大理石铺成,保洁阿姨正在擦拭墙面。一盏大大的水晶吊灯从大厅顶部垂下,把这里装饰得富丽堂皇。

    “你们这里的装修,真是豪华,能赶上五星级酒店了啊!”秦天看着这豪华的大厅,不禁感叹道。

    “那当然,不然,怎么叫高档小区呢!”玲珑笑着说。接着,她又说道,“等我一下。”

    说完,玲珑来到了信箱的旁边。

    她掏出钥匙,打开了1203号信箱,从里面取出了两本杂志。

    “我们走吧,去坐电梯。”玲珑抱着杂志,对两人说。

    “这是你订阅的杂志吗?你可真有雅兴啊!”秦天望了一眼玲珑怀里抱着的杂志。

    “什么呀,不是我订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近期老是收到这样的垃圾杂志!”玲珑抱怨着说。

    “垃圾杂志?”秦天不解地问道。

    “哎,就是那种……你知道的,什么妇科疾病啊,不孕不育什么的……你懂的。”玲珑不好意思地对秦天说。

    “你们怎么会收到这样的杂志呢?一直都有吗?”秦天问。

    “也不是,就是这一段时间才有的。”

    “会不会,是医院做宣传推广,所以寄给你们的?”秦天又问。

    “不知道啊!可是,我问过几个住在这里的邻居,大家都说没有收到过。”

    “也许,因为你们是年轻女孩,所以才寄给你们的吧!”秦天说。

    “我们那层楼总共四户,其中有三户都有年轻女孩,怎么别人没有收到过啊!”

    “哦,那也真是奇怪!”

    “就是啊!”

    这时,旁边的赵刚突然说道:“你的杂志,能给我看一眼吗?”

    玲珑有点不相信,问道:“妇科杂志,你也要看吗?”

    “哦,随便翻一下。”赵刚很淡定地说。

    “哦,你要是喜欢的话,送给你吧,带回去慢慢看。”玲珑笑着说。

    说着,她把两本杂志递到了赵刚手里。

    赵刚随便翻了一下,其中一本是介绍妇科疾病和不孕不育等知识的杂志,而另一本,谈不上是杂志,就是一本妇科医院的宣传画册。

    赵刚看了看宣传画册上的医院,名字叫美好妇产医院。

    “这个美好妇产医院,你去过吗?”赵刚直接开口问了玲珑。

    “你说什么啊!这种医院,我怎么可能去过呢!”玲珑有点生气地说。

    “哦,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太直接了。”赵刚赶紧道歉,“我只是在想,医院既然给你们寄这个,是不是因为你们曾在那儿留下了这里的地址。”

    “这怎么可能!这个医院的名字我连听都没听过,更不可能去那里了。我也在其他媒体上看到过这些所谓的妇产医院啊,不孕不育医院等等的广告,都是莆田系,都是垃圾。就算是看病,也不可能去这种地方。”

    “哦,那不好意思了!我只是随口问问。”赵刚停顿了一下,又问,“那,安妮,去过这个医院吗?”

    “这我怎么知道!这是别人的隐私。不过,我猜,就算是看病,安妮应该也不会傻到去这种地方吧!”

    “那,你们收到这些东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赵刚又问。

    “有一段时间了。最近两三个月吧!”玲珑想了想,说道。

    “最近两三个月?那就是,安妮搬过来之后,是吗?”赵刚问。

    玲珑又仔细地想了想,说:“记不清楚了。应该差不多吧!”

    “好,我知道了。谢谢!”赵刚对玲珑说。

    “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在这里和一个女孩讨论妇产医院,谈论别人的隐私,这,不太好吧?”玲珑对他们说道。

    “哦,是,对不起,不好意思!”赵刚连忙道歉。

    “行了,不说这个了,马上到了。”玲珑看着电梯,马上到楼层了。

    出了电梯,他们来打了1203号房的门口。

    玲珑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两位请进吧,随便坐。”玲珑打开门后,便让他们进了屋。

    两人进屋后,便开始环视起这个房间来。

    房子是标准的两室一厅,装修得很精致很漂亮。厨房打理得很干净,客厅也收拾得很整洁。餐桌旁的墙壁上挂满了照片,做成了一面照片墙,很是温馨。沙发背后的墙面上则挂上了装饰画,显得很有格调。阳台上,还种了很多花。

    “你们这里的装修,很精致啊!”秦天说道。

    “肯定啊,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么贵的房租啊!”

    “你们这里的房租多少钱啊?”秦天问。

    “一个月六千。还好有安妮和我合租,我们一人三千。不然,我一个人可承受不住这么贵的房租。”

    “听安妮说,她以前住的地方,才一千块一个月。这里的房租,可是那里的三倍啊!”秦天又说。

    “啊?是吗?她以前住的地方,那么便宜吗?这我还真不知道。”玲珑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她没有说过吗?”秦天问。

    “没有。她只是说这里比她以前住的地方贵了些,但没说贵了这么多。”

    “在你们公司,能租这么好的房子住的人,很少吧?”秦天说。

    “是啊!我们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很多人不愿意花这么多钱在租房子上面。所以,当时我的前任合租伙伴要搬走的时候,我都以为找不到人和我合租了呢!”玲珑庆幸地说。

    “那,安妮怎么会愿意住这么贵的房子呢?她在你们公司,也只算个普通员工吧?”

    “我也没想到她会愿意和我合租。怎么说呢,”玲珑想了一下,说,“我吧,也算是公司的老员工了,职位也比安妮高些,薪水也比她高一些。这么高的房租,我都还是比较吃力的。说实话,我真没想到她愿意来和我合租。”

    “也许,是她看了你的房子,觉得很好,很值,所以,才愿意搬过来的吧!”秦天又说。

    “可是,她并没有来看过我的房子啊!她并不知道我的房子是什么样子的啊!”

    “什么?安妮没有看过你的房子?你是说,在她搬进来之前,她都没有来看过房子吗?”秦天觉得很奇怪。

    “是啊,按说,这么贵的租金,怎么着也得先看看房子吧!可是,她就是有一天晚上突然给我发了一条信息,问我愿不愿意她和我一起合租。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可是,我也问过她,要不要先来看看房子,她说不用了,她直接搬过来。”

    “这么贵的租金,连房子都没看,就决定搬过来了?”

    “是啊!我当时还想,这个女孩真是太耿直了!”

    “可是,她之前租的房子还没有到期,她如果搬过来的话,不是等于要给两份房租吗?”

    “是啊!我也这么想过,还问过她。可是,她说没关系。她说这里离公司近,方便些。”

    “你说,她是在你的房子还有一个月到期的时候搬进来的?具体是什么时候?”秦天又问。

    “是啊!我的房子是双十一那天到期。安妮是在十月十二号搬来的。刚好我房子到期前一个月。”

    “你刚才说,她有一天晚上突然给你发信息说要和你合租,是哪一天?”

    “就是她搬来的前两天,”玲珑想了一下,说,“应该是十月九号。她给我发完信息第二天就请了一天假,说是身体不舒服。十一号她来上班,说要搬过来。然后第二天就搬过来了。”

    “这么快?”

    “是啊!反正我的房子也是空的,我想她随时搬来都行。”

    玲珑一边和秦天聊着天,一边在厨房里做着现磨咖啡。

    秦天见玲珑一回来就在厨房忙活,便问道:“你在做什么?”

    “我在做咖啡。等会,你们尝尝!”玲珑神秘地说。

    “你还会做咖啡啊?真是能干。”

    “这算什么啊!我都是跟安妮学的。她才是真正的高手,什么都会做。我跟她比起来,简直差远了!”玲珑一边说着,一边倒腾着咖啡机。

    “已经很好了。像我们,什么都不会做。女孩子总归是要能干些!”

    “等会啊,很快就好!你们先坐一下。”玲珑对他们说道。

    “没事,你慢慢弄。”

    说完,秦天和赵刚开始在房子里转悠起来。

    两间卧室的门,一间打开着,一间关着。打开着的那间是玲珑的,刚才回来之后,赵刚看到她用钥匙打开了卧室的房门,把包包放了进去。

    “我看你刚才打开卧室门的时候,还用了钥匙。你们两个女孩子住,平时也都这样把自己的房间门锁上的吗?两个女孩,应该用不着这么防备对方吧?”赵刚试探性地说。

    “哦,这个呀,你想多了。我们一般不在家的时候,都会把各自卧室的门锁上。这可不是为了防我们自己人。主要是防贼。毕竟,白天我们都不在家,锁上会安全些。”

    “哦,也对啊!女孩子,安全意识好些总没错。”

    赵刚又来到挂满了照片的照片墙面前。这上面,挂着玲珑以前的一些照片。

    “这些照片,是你以前的吗?”赵刚问。

    “是啊,怎么了?”

    “哦,没什么。你以前,看起来,比现在瘦一点。”

    玲珑听到赵刚这么一说,苦笑了一下,说:“不是瘦一点,是瘦很多好吗?其实,我以前身材也挺好的,比现在苗条多了。自从安妮搬来以后,我们每天大鱼大肉地吃,说来你们怕不相信,就一个月,我就胖成这样了!”

    “一个月?你们都吃了什么啊?”赵刚看着眼前的玲珑,比之前的照片上胖了不少。

    “哎,每天都是各种汤。炖鸡,炖排骨……总之,什么有营养吃什么,我觉得,比人家做月子的都吃得好!”

    “你们不知道那样要长胖吗?”

    “知道啊!”

    “知道你们还那样吃啊?”

    “哎,安妮搬来的时候,这个房子不是还有一个月才到期吗?她就给了我一个月的房租。可是,我没有收。因为之前那个女孩已经交过房租了,她也没让退。所以,我也就没收安妮的钱。安妮就说,那就把这钱,用来当做那一个月的生活费,大家一起吃。”

    “那,你们也用不着这样胡吃海喝啊!”秦天不厚道地笑了笑。

    “我也说过啊,这样吃太容易长胖。可是,安妮说,这样吃有营养。天天就做这些。我也不会做饭啊,所以,她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了。”

    “那现在呢?你们还这样吃吗?”

    “肯定不了啊!吃了一个月,大家都受不了了。现在,就做些比较正常的了。”

    “吃胖容易,减肥难啊!”

    “是啊!现在后悔死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那么吃了。都怪安妮这女子,太耿直了,非说要拿那钱做生活费。”

    “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嘛!”

    “我知道啊。所以,只能怪自己咯!管不住嘴啊!”玲珑无奈地说道。

    正在玲珑和秦天正聊得起劲的时候。赵刚问了一句:“你觉得,安妮这个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哪方面?”玲珑看着赵刚问。

    “就是,她给人的感觉。生活中,工作上,性格啊,脾气啊什么之类的。你和她是同事,又一起住了有段时间了,应该还是比较了解她了吧!”赵刚说。

    “她这个人吧,挺好的,没啥毛病。工作也努力,脾气也挺好,大家都不愿意干的累活,就让她干。她也不说什么。”

    “这不是明显欺负她吗?她也愿意受着?”

    “其实,也不算是欺负吧!我们公司也没啥累活。就是出差,大家都不愿意去。所以,一般都是让安妮去。其实,安妮经常出差,也挺辛苦的。”

    “经常出差?很频繁吗?”

    “一个月,两三次吧!”

    “每次去多久?都去哪里?”

    “这可说不好。有时一两天,有时三五天。去哪也是不确定的。”

    “哦,那这样,确实挺辛苦的。”赵刚说。

    说完,他又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问:“那,不出差的时候,安妮一般都在家吗?”

    “都在家啊!安妮这个女孩,也算是中规中矩的传统女孩。我们都不喜欢出去泡夜店什么的,一般下了班就会回家。有的时候,周末我们会约着去逛逛街什么的。当然,她和男朋友约会的时候就不说了。”

    “她男朋友,你见过吗?”

    “见过,来过这里两次。”

    “这么久了,才来这里两次啊?”赵刚觉得,这个次数太少了。

    “是啊!听安妮说,她男朋友的公司在他们以前住的地方附近,就是北门。你知道的,这里是南门,距离挺远的。所以,她男朋友也很少过来。”

    “那这么说,他们见面的次数很少了?那,两个人的感情,还好吗?”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毕竟,人家不是每次约会都要告诉我的。有时,人家周末约约什么的,那我怎么知道呢!毕竟,每对情侣,都有自己的相处之道嘛!”

    “那,从他们平时的电话啊聊天啊什么的,你有没有感觉,他们的感情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赵刚又问。

    “之前有段时间,他们倒是经常打电话。王凯也挺关心她。那个时候,安妮还没有搬过来住。经常在上班的时候,我就看见王凯关心她加不加班啊什么的。后来,安妮搬过来之后,王凯好像就没那么关心她了。可能,是因为两人距离太远了吧!”

    “你的意思是说,距离远了,两人的感情淡了?”

    “这个说不好。只是感觉。我见过王凯两次,我感觉,怎么说呢,他不是很热情,好像有点敷衍的感觉。”

    “怎么说?”

    “就是感觉,安妮挺关心他的,可是,他好像并不领情。安妮,就像是热脸贴冷屁股一样的。”

    “为什么这么说?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比如,有次在家里吃饭。安妮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她很高兴,说这些都是王凯爱吃的。吃饭的时候,她特意给王凯夹了一块红烧肉,说这是他最爱吃的。没想到,王凯却说太油了,直接就扔到垃圾桶里去了。当时,我还在桌子上坐着呢!安妮的脸色,难看极了。”

    “你觉得,王凯是故意的吗?”

    “感觉像是。不然,明明是自己最爱吃的,为什么突然又不吃了。而且,当着我的面,太不给安妮面子了。还有,平时,安妮问他什么,他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看起来特别冷淡。”

    “那安妮还能忍受吗?”

    “能啊!她对王凯,可以说是百依百顺。有一次,王凯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安妮叫他,叫了四声,他明明听到了,可就是不答应。安妮也不生气!还有一次,安妮给他泡了一杯菊花茶,他愣是直接倒进了厕所里,说他改口味了,不喝菊花茶了。”

    “王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应该不是吧!感觉,以前两人的关系挺好的,打电话也挺亲热的。现在,感觉冷冰冰的。”

    “应该说,安妮对王凯是热情似火的,而王凯对她,才是冷冰冰的。是这个意思吗?”赵刚问。

    “对,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爱情啊,就是一物降一物!”

    “那,他们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结婚的事啊?”赵刚又问。

    “结婚?没听说过。如果是这种情况结婚的话,那我估计,安妮是在往火坑里跳。”

    “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不然呢?以现在王凯对她这个态度,结了婚她也是不会幸福的。”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王凯现在对她这个态度?”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两人好像为某些事情发生过争吵。王凯好像对安妮的所作所为有所不满。他这样做,是故意在针对安妮。”

    “为什么?”

    “有一次,我加班回来,听到安妮在厕所里打电话,她的声音很小,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但是,两人似乎发生了争吵。说着说着,安妮突然变得很激动,说话的音量一下子提高了,我只听见她说什么‘她是因你而死的’,‘你还要这样对我到什么时候’。她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愤怒又很难过。”

    “然后呢?”

    “然后,我就听她说‘既然你不想和我说话,那我就挂了’。当时,我正在这个餐桌上准备倒水喝,因为这里离厕所比较近嘛,所以我就听到了。我听她说挂了,就赶紧放下杯子,跑回到门口,假装刚回来的样子。我可不想让她觉得,我在偷听她打电话。”

    “安妮说‘什么东西死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啊!后来安妮出来了,她看见我吃了一惊,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说我刚回来啊,一进门就听你说好像什么东西死了。我就问她,什么东西死了啊!”

    “她说什么?”

    “她说没什么,说她以前住的小区有一只流浪猫死了。”

    “流浪猫死了?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说一只流浪猫死了,不至于大呼小叫的吧!安妮说,那只流浪猫很可怜,以前她和王凯经常去喂它。后来她搬家的时候,本来想把那只猫一起带过来的,可是王凯不让她带。后来,那只猫就死了。”

    “所以安妮才会说‘它是因你而死的’?’”

    “也许是吧!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是安妮生王凯的气才对呀,为什么是王凯生安妮的气呢?”

    “安妮说,因为这件事情,她冷落过王凯一段时间。王凯觉得,他在安妮的心里,还比不上一只流浪猫。于是,就向安妮提出了分手。安妮觉得,自己好像玩过火了,有点过分了,王凯动真格的了,所以这才主动讨好起王凯来。可是,王凯好像真的伤了心一样,不买她的帐了!”

    “这些,都是安妮告诉你的吗?”

    “是啊!当时,说着流浪猫的事情,安妮就顺便给我说了这些。因为之前王凯对她的态度怎么样,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她也知道。可能是怕我误会什么,所以才想要解释一下。”

    “所以,你也觉得,他们之间的矛盾,就起源于那只流浪猫?”赵刚问。

    “不然呢?我觉得,安妮说的也有可能。有的时候,感情就是容易被这些不轻易的小事情伤害。毕竟,女人是感性的,有时闹闹脾气也正常。而男人是理性的,受不了女人的胡搅蛮缠,时间长了,就觉得烦了。感情就这么不知不觉被伤害了。”

    “听起来,好像是那么回事!”秦天附和道。

    “哎,人家两口子的事情,我们旁人还是不要多加干涉的好。”玲珑说。

    “你说得对!”赵刚想了一下,又问,“对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听到她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时候,哪一天?”

    “这个我可不记得了。反正有点久了。”

    “有点久了?超过一个星期了吗?赵刚又问。

    “那肯定超过一个星期了啊!”玲珑肯定地说。

    这个时候,赵刚没有再说话,他的脑袋里,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一会儿,玲珑已经煮好了咖啡。

    “新鲜的现磨咖啡,两位尝尝味道怎么样!”说着,玲珑把两杯咖啡放在了茶几上。

    然后,她向阳台的方向望了望,外面的天空已经黑尽了。

    “这冬天,天黑得也太早了吧!”玲珑感叹道。

    说完,她走到阳台,摁了一下阳台墙壁上的开关。

    顿时,那些缠绕在阳台上的如小星星一般的小灯串,全都亮了起来。小灯泡发出白色和暖色的光亮,一闪一闪的,特别漂亮。

    赵刚和秦天一时也被这漂亮的景象吸引了。

    “真漂亮,真浪漫啊!”秦天不禁感叹道。

    “很浪漫对不对?我最喜欢的,就是坐在阳台的那张椅子上,一边听着歌,一边喝着咖啡。白天的时候,就在那里晒晒太阳。晚上的时候,就在那里看看星空。”

    “看星空?真是有格调的生活。那,没有星空怎么办?夜晚,可是黑漆漆的。”秦天说。

    “没有星空,那就看看城市的霓虹灯,看看下面的车水马龙,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的。”玲珑又说道,“我们这个阳台的视野特别好,可以看到大半个城市。其实,夜晚的城市,也是很美的。”

    “是吗?那我倒想去看看。”秦天说着,便走到了阳台跟前。

    他往远处眺望着,城市的景象尽收眼底。视野真是无敌了!

    “怎么样?漂亮吧?”玲珑也来了阳台上。

    “你看,这些花,还有这些星星一样的灯,还有这城市的夜晚。不得不说,真的美!”

    “那是,我最喜欢这房子的地方,就是这个大阳台。你没发现吗,一般的房子阳台都没有这个大。你看,这里不仅可以放下躺椅,小茶几,还可以放这么多的花。”玲珑指着那些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说道。

    “这些,都是你种的吗?”

    “当然。”玲珑骄傲地说。

    秦天环视着这个阳台,的确收拾得很雅致,别有一番风味。阳台上摆放着一张躺椅,一个小茶几,一个几层的花架,还有无数挂在墙上和阳台栏杆上的花篮。

    如今已是冬天,大部分植物都没有开花。只有一颗月季,还在绽放着耀眼的红色花朵。而那些多肉则不一样,还是保持着肉嘟嘟的形态和鲜艳的颜色,看起来特别可爱。

    “这些多肉养得很好啊!”秦天赞叹道。

    “是啊,多肉是很难养的,要有耐心。”玲珑说。

    这时,秦天的目光,被阳台角落处那盆爆盆的玉坠给吸引了。

    “那个,怎么这么大啊!”秦天说着,走到了这盆玉坠的跟前,蹲了下去。

    他正要伸手去抚摸那些绿绿的,饱满可爱的小珠子的时候,玲珑突然大声地叫了一声:“别动!”

    玲珑的叫声来得突然而响亮,把秦天吓了一跳。连客厅里的赵刚都被吓了一跳,急忙赶到阳台上来,问道:“怎么了?”

    “就是啊,怎么了?吓我一大跳!”蹲在花盆前的秦天还没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啊,声音大了点。”玲珑笑着,不好意思地说,“这盆,是安妮的。这是她最喜欢的一盆,她交代过,绝对不能动。”

    “不能动?摸一下都不行吗?”秦天不满地说。

    “摸一下都不行,碰一下都不行。”

    “连你也不能碰?”秦天疑惑地看着玲珑。

    “是的,除了她自己,谁也不能动。有一次,我好心想给她搬起来晒晒太阳,结果,她还差点急眼了。”

    “这什么花啊?这么精贵?”

    “也不是什么特别精贵的品种,这叫玉坠,在多肉里是挺普通的一个品种。”

    “那怎么还不能动了?”

    “就是不能动。安妮特别交代过,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颗小珠珠都不能碰掉。你没看见吗?它上面结着一颗颗小珠子呢!”

    秦天蹲在花盆前,仔细看了看。那些连成串的小珠子,看起来,的确非常可爱。

    可是,秦天好像忽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好像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他又凑近鼻子,使劲闻了闻,的确有一股香味。

    “这个品种,很香吗?”秦天不解地问。

    “你闻到香味了是吗?”玲珑笑着看着秦天说,“那是香水味。这个多肉是没有任何香味的。”

    “往多肉上喷香水,为什么啊?”秦天觉得很奇怪。

    “我也不知道啊!可是安妮说,她喜欢这盆多肉,所以,想要把它弄得香香的。”玲珑说。

    旁边的赵刚听了,总觉得很奇怪,可是,他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他问玲珑:“这个多肉原本是没有任何香味的吗?”

    “什么味也没有的。”玲珑说。

    “所以,这些香水都是安妮后来喷上去的?”赵刚又问。

    “是啊!”

    “多久喷一次?”

    “基本上每天下班回来都会喷一次。”

    “每天喷一次,有这个必要吗?”赵刚问。

    “她喜欢呗,她说希望自己喜欢的东西一直保持香香的。”

    “那,这是她什么时候买回来的?”赵刚又问。

    玲珑想了一下,说:“在双十二之后没几天。当时,我还笑话她,我说人家双十二后都是大包小包的包裹到家,你倒好,整盆这么大的多肉回家。”

    “这是她在网上买的吗?”赵刚问。

    “不是。我问过她,她说就是在市场买的。”

    “买回来就是这么大的吗?”

    “是啊!当时,我还说我挺佩服她的。刚出完差回来,累得要死了,还有力气搬这么重一盆花。”

    “等等,你是说,她那几天在出差?出差回来后就买了这盆花?”赵刚问。

    “是啊!”

    “她什么时候去出差的?去了多久?”

    “我想想……她走的那天,是双十二的前一天。我们还一起讨论买东西来着。去了大概有四五天吧!”

    “去哪里?”

    “三亚。我当时真羡慕她啊,我们在这穿着棉袄,她马上就要去三亚穿短袖了!”

    赵刚听着玲珑的话,眼睛盯着那盆玉坠,他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赵刚走到这盆玉坠跟前,看了看说:“这长得也太好了,盆口全部被覆盖住了,连盆身都快被包围了。”

    “不然,为什么安妮那么稀罕它呢!”玲珑说。

    这时,赵刚伸出手,试图把它们拨开,以露出盆口的边缘。

    “你干什么啊?”玲珑一把过来,推开了赵刚的手,大声地呵斥道。

    “哦,我只是想看看里面。”赵刚好像很无辜的样子。

    “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个东西,绝对不能碰。你听不懂吗?”玲珑看起来非常生气。

    “好,我知道了,不好意思!”赵刚赶忙道歉。

    “什么人啦!你这样做,要是被安妮发现了,我怎么向她交代?”玲珑气急败坏地说,“没经过别人的同意,乱动别人的东西,亏你们还是警察。”

    “玲珑小姐,对不起。我们绝对不动了!你不要生气!”秦天赶紧在旁边打圆场。

    “早知道,就不该让你们进来。”玲珑生气地说道,“你们还是走吧!你们也问了那么多了,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

    “实在对不起。”秦天又赶紧道歉,“我们马上就走!”

    “好,那我们就走了。今天,谢谢你的配合。”赵刚对玲珑说。

    “没什么,你们走吧!”玲珑还在生气中。

    “另外,今天我们来过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告诉安妮。我们不想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赵刚又嘱咐道。

    “我知道了。”

    “谢谢!”

    说完,赵刚和秦天便离开了。

    两人从乘坐电梯下来,再到离开小区门口,赵刚一直没有说话。

    “赵哥,你在想什么?你还在生气吗?”秦天还是忍不住问赵刚。毕竟,刚才玲珑生气的样子,让大家都很尴尬。

    “生气?生什么气?”赵刚问。

    “刚才……玲珑语气重了点。”秦天试图安慰赵刚。

    “你想多了,我根本不在乎。”赵刚淡定地说。

    “那,你在想什么?”

    “想案子。”

    “哪里不对吗?”

    “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什么怪怪的?”

    “说不上来。总觉得安妮有点奇怪。”

    “你说,安妮会不会是凶手?”

    “如果,安妮真的是凶手,那她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如果,冰箱里的尸体是小美,可以推测也许她已经知道了王凯给了小美二十万的事情,所以想要报复小美。可是,冰箱里的尸体并不是小美,那死者和安妮到底有没有关系?”

    “不管怎么说,死者的尸体出现在她们租住的出租屋里,要么死者和小美有关系,要么死者和安妮有关系。或者,和她们俩都有关系。”

    “和她们俩都有关系?和她们俩都有关系的人,就只有一个,王凯。”

    “可是,尸体是女的,这怎么解释?”

    “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我还是觉得小美是凶手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然,她为何要畏罪潜逃。而安妮早就搬离那个出租屋了,又为何要回到那里去杀人?就是不知道死者究竟是谁,她和小美又有怎么样的瓜葛,小美为何要杀她呢?”

    “慢慢查吧,事情真相,总会水落石出的。”

    “可是,我们现在既不知道死者的身份,也不知道小美的下落。要从哪里下手呢?”

    “就从安妮和王凯下手,看看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到突破口。毕竟,现在能够和小美还有出租屋扯上关系的,也就他们俩了。”

    “从哪里入手?”

    赵刚想了一下,说:“查一查美好妇产医院的就诊记录。我怀疑,安妮曾在那里做过人流手术。”

    “什么?人流?”秦天被赵刚的话惊住了。

    “那些宣传画册,没有寄给周边的邻居,只是寄给了她们,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只有一种可能,她们去过那家医院,并且留下了地址。还有,玲珑说过,安妮搬来后的一个月,安妮天天炖汤喝,她们吃的,比人家坐月子的人吃得还好。女孩子,难道就不怕长胖吗?除非,那是真的在坐月子。所以,我怀疑,安妮做了流产手术。”

    “就算是做了流产手术,这也只是人家的私人事情吧!毕竟,人家是谈了恋爱的,做了人流也很正常。”

    “目前,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安妮之前告诉我们,说他们已经准备要结婚了。可是,从玲珑的说辞来看,安妮和王凯的关系并不好,而且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可能商量结婚的事情。”赵刚说。

    “你是说,安妮在撒谎?”秦天问。

    “我有这种感觉。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谎,但是感觉,她好像在告诉我们,他们要结婚了,希望我们不要再骚扰他们。”

    “她是在为王凯推脱吗?”

    “不知道她撒谎的目的是什么。”赵刚想了一下,说,“还有一点很奇怪。”

    “什么?”

    “玲珑偷听到的那个电话。”

    “你是说,流浪猫的事情吗?”秦天问。

    “如果,流浪猫的故事,只是安妮编造出来的呢?那她所说的‘她是因你而死的’又是什么意思呢?谁死了呢?因谁而死呢?而且,在那个时候,这个案子还没有案发,她怎么可能知道有人死了呢?”赵刚说。

    “除非,她自己就是凶手。不然,她不可能提前知道有人死了。而且,这个死人,还和王凯有关系。”秦天分析道。

    “还有她的出差时间。玲珑说过,安妮是双十二的前一天去出差的。去了四五天。回来之后,就买了那盆玉坠。这和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很相近,难道,一切都只是巧合吗?”

    “如果,安妮真的是凶手,那简直细思极恐!死者是一个和她毫不相干的人。”

    “目前,我们并不能确定死者的身份。失踪的小美也没有找到。看来,这一切,只能从安妮身上找突破口了。”

    “好,回去我就去查美好妇产医院,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

    “还有,我们在出租屋里找到的U盘和挂钩,抓紧时间送去检测。”

    “好的。我知道了。”秦天答应道。
新书推荐: 危险小世界 这个末日太过正经 纪元教主 我有一个武道世界 末日世界之我有全功能系统 无限从迪迦开始 永夜降临 深红契约 我在末世有个仓库 我的电影火爆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