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小美之死 > 第五章

第五章

    (一)

    赵刚正在办公桌前翻看着案卷,秦天走了进来。

    “赵哥,我们查了一下小美的账户,发现她在七月底的时候汇了二十万进她母亲账户,九月和十月的时候又汇了两次,每次一万。和她母亲所说的一致。其他的都是一些小的生活开支。”

    “查到那笔二十万的来源了吗?”赵刚问秦天。

    “那笔钱是通过银行的自助存款机存进去的。存进去的当天就转到了她母亲的账户。”秦天说。

    “不是转账?”赵刚觉得很奇怪。

    “不是。”

    “这么大一笔钱,为什么不直接转账,而是存现金呢?”赵刚感觉有些不对劲,“查一下是哪个自助存款机存的,把监控调出来。”

    秦天很快联系了银行,将小美存钱的监控视频调了出来。

    赵刚和秦天坐在大屏幕前观看着银行的自动存款机拍下的监控视频。

    画面显示,一个长发女孩戴着墨镜,提着一个公文包走到了自动存款机前,把包里的现金拿出来分批次存了进去。

    “能看清楚这个女孩是谁吗?放大。”赵刚说。

    “是小美没错,戴了眼镜,但是还是能看出来。”秦天说,“看来,这笔钱是她自己存进去的。”

    “一个女孩,提着二十万现金去自助存款机存款,怎么都觉得有问题。”赵刚说。

    “哪里不对?”秦天问。

    “这么大的数字,去银行柜台存不是更方便吗?”赵刚看着秦天问道。

    “也许,是因为排队等候的人比较多呢!你知道,银行排号一般都要等半天。”秦天猜想着。

    “如果是你去存这笔钱,你会愿意排队等着去柜台存还是愿意去旁边小房子里的自动存款机存啊?”赵刚问秦天。

    “如果是我,肯定愿意排号去柜台存。”秦天说

    “可是,那样要等很久啊?”赵刚说。

    “等就等呗,至少安全啊,大厅都有保安呢,这么大一笔钱,去自助存款机存多不安全啊!”

    “所以啊,你一个男人都怕不安全,你说,一个女人,不比你更谨慎?”赵刚说。

    “对啊,她怎么不走寻常路呢!”秦天开始疑问起来。

    “说明她有问题。而且你看,她在存钱的时候,还在不停东张西望,那是心虚的表现!所以,你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赵刚说。

    “知道。”秦天回答。

    于是,秦天又将银行门口的监控视频调了出来。

    银行门口的监控拍到了小美的画面。她在那里站了一会,像在等什么人。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提公文包的男子。男子和小美来到了银行外边的角落处,两人在那里交谈了一阵,然后男子走进了大厅,在柜台处取了钱装进公文包里。随后男子出来,小美往旁边走去,男子跟着走了过去,把公文包交给了小美。小美提着公文包,又去了旁边的自助存款机。

    “看来小美的钱是这个男人给他的。查查这个男人是谁。”赵刚说。

    秦天不断重复观看着这段视频,越看越不对劲。“这个男的,怎么这么眼熟啊?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认识?”赵刚问他。

    “不知道,想不起来,应该不认识。但是,我就是好像看到过。”秦天说。

    “再好好想想。”赵刚说。

    突然,秦天拍了一下桌子,说:“想起来了。在查小美住的那个小区监控的时候,在监控里看到过几次。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

    秦天赶紧调出了之前的小区监控视频,果然在监控里找到了这个男的。

    秦天仔细查看了监控视频,发现这个男的出现在这个小区的次数挺多的。有时,他一个人。有时,和一个女孩一起。可这个女孩,并不是小美,而是安妮。

    “你是说,他是安妮的男朋友?”赵刚问。

    “没错。视频里他好几次和安妮一起进出。却从来没有和小美一起的视频。而且,看他们亲密的样子,肯定是情侣。”秦天肯定地说。

    “等等,你说,监控里拍到他有几次是独自进出小区的?”赵刚好像想起了什么,在向秦天确认。

    “是的。”秦天答。

    “不对。”赵刚说。

    “怎么了?”秦天疑惑地问。

    “你记不记得,我们上次见安妮的时候,我问过她房子有几把钥匙,她怎么回答的?”

    秦天想了想,说:“她说有三把,房东一把,她一把,小美一把。”

    “不错。当时我还特意问了她她男朋友有没有钥匙,她说没有。”赵刚说。

    “会不会是他男朋友自己配了一把钥匙?”

    “有可能。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让安妮知道呢?这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我记得安妮说过,她说她每次和男朋友约会都会提前约好。所以,她应该不知道她男朋友有钥匙的事。看来,我们之前的猜测,也许是对的。”赵刚回想着当时安妮说的话。

    “你是说,怀疑安妮的男朋友和小美有一腿的事吗?”秦天说。

    “没错。如果他真的是去找小美的,那有没有钥匙都不重要了,因为小美会给他开门。这样一想,其实,他也用不着背着安妮再去配一把钥匙了。除非,小美不愿意给他开门。他只有自己开门。”赵刚说。

    “而安妮可能都不知道这些?”秦天问。

    “我们无法确定安妮到底知不知道。只有她自己才清楚。”

    “不管怎么说,她男朋友一定和小美脱不了关系。”秦天说。

    赵刚想了一下,又说:“查一下银行那边的记录,看看那个取钱的男人到底是谁,确认一下身份。另外,再查一下他的账户。”

    (二)

    下班时间刚到,大厦出口就开始人流攒动。那些在大厦里被关了一天的上班族们如同刚被放出笼子的鸟儿,争先恐后地向外涌去。

    “嘿,王凯!”张兵突然从背后上来拍了一下王凯的肩膀,把正在走路的王凯吓了一跳。

    “啊!”王凯大叫了一声,“你干嘛啊,吓死我了。”

    “别一惊一乍的,你失魂了啊?”张兵觉得王凯反应过度了。

    “你才失魂了呢!”

    “没失魂那我叫你你没听见?”

    “你什么时候叫我了?”

    “刚才,叫了你两声,你没答应,我才拍了你一下。”张兵解释说。

    “哦,我没听到而已。”

    “那么大声你没听到?你最近怎么总感觉心不在焉的样子啊?”

    “有吗?没有啊!”王凯好像若无其事地说。

    “还没有?看你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真没有。我就是没听到你叫我。”王凯不以为然地解释着。

    “行了,你最近连打游戏都提不起精神了。”

    “可能太累了,歇一段时间吧!”王凯笑了笑。

    “晚上要不要去健身房?放松一下。”张兵提议道。

    “不想去了。我想回去休息。你自己去吧。”此时的王凯确实没有心情去做这些事情。

    “那好吧,你精神不好,多睡睡。”

    正在两个人说着话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王凯。

    王凯转过头,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两名男子正在向自己走来。

    他停了下来。

    待那两名男子走到自己跟前,王凯问:“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们找你有点事。”两名男子看了看王凯,又转头看了看张兵。

    王凯似乎有某种预感。他转过头对张兵说:“你先回去吧!我晚点回来。”

    “行,那我先走了。”张兵似乎也觉得自己不方便在场,便先行离开了。

    王凯见张兵走了,才转过头来面向着这两位不速之客。

    “你们是谁?”王凯问道。他心里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我们是清河公安局的警察。我叫赵刚,他叫秦天。”

    “哦,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王凯看起来很平静,似乎对警察的来访并不奇怪。

    “我们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什么情况?”

    “找个方便的地方说吧。”赵刚看了看,周围人潮拥挤,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去旁边的咖啡厅吧!”王凯从容地说。

    服务员把咖啡端了上来。王凯从桌上的小盅里拿出一袋奶精,倒进咖啡里,慢慢地搅动着。

    “你们想找我了解什么?”王凯一边不慌不忙地搅动着咖啡,一边若无其事地问。

    “我们想了解一些关于小美的情况。”赵刚说。

    “好,你们问吧。”王凯面无表情地说。

    “你认识小美吗?”赵刚问。

    “认识,是以前和安妮一起租房子的女孩。”

    “她死了你知道吗?”赵刚看着王凯。他想知道王凯什么反应。

    “知道。安妮跟我说过了。”王凯很平静,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对她的死,你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没有感觉。”

    “没有感觉?有没有,比如心疼之类的。”赵刚说。

    “什么意思?我心疼什么?”对赵刚的话,王凯似乎有不满。

    “心疼很多方面啊,比如,人?或者……钱?”赵刚试图去挑起王凯某些情绪。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跟她不熟。”王凯很淡定。

    “不熟?要怎么样才算熟啊?”

    “我说过了,她只是以前和安妮一起租房子而已。我只是在家里看到过她几次。并没有什么交集。”

    “那套出租房的钥匙,你有吗?”赵刚问。

    王凯不知道警察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没有。”

    “为什么要思考之后才回答呢?”赵刚说,“这个问题不是应该不用思考就能回答的吗?”

    “我只是想回答得更准确。”

    “这么说,你确定你没有钥匙了?”

    “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安妮也知道我没有钥匙。以前我曾经提出过我去配一把,这样方便一些。但是安妮拒绝了,她觉得没有必要。”

    “那,安妮不在的时候,你怎么进屋呢?”

    “我平时住在公司安排的公寓里。要来安妮这边的话都会提前和她约好。”

    “所以,安妮不在家的时候,你是不会来的?”赵刚问。

    “是的。”

    “可是,我们通过小区的监控录像发现,有很多次安妮不在家的时候你也进了小区。你怎么解释?”

    王凯显然对这个问题没有准备。他思考了一下,说:“有时候,我会早到一点,那我就会在单元楼门口等她。”

    “是吗?可是,在安妮搬走了之后,你还进了几次小区。那也是来等安妮的吗?”赵刚问。

    王凯抬起头,眼神和赵刚对视了几秒。

    “没法解释了,是不是?”赵刚看着王凯,“因为你不是来找安妮的。你是来找小美的。”

    “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来找小美的?”

    “那你怎么解释在安妮搬走之后你还来这里?”赵刚一步步逼问他。

    王凯不知道怎么回答。低下头又喝了一口咖啡。

    “你和小美的关系,安妮知道吗?”赵刚又问。

    “我和小美没有什么关系。”王凯继续不承认。

    “没有关系?那你为什么要给小美二十万?”赵刚想看看王凯又要怎么回答。

    “什么二十万?”王凯迟疑了一下,显然吃了一惊。这个问题出乎了他的预料。

    “我们有证据,你曾经给了小美二十万现金,小美将她存进了自己的账户。这个我们已经查过了,你还要狡辩吗?”

    王凯显然不知道警察是怎么知道这回事的。他原本以为,小美已经死了,应该没人会知道这件事了。

    “说吧,为什么要给小美那笔钱?”赵刚问。

    王凯停顿了一会,说:“那笔钱是我借给她的。”

    “借给她做什么?”

    “她没有说。只是说需要用钱,希望我能借一些给她。”

    “所以,你就借给她了?”赵刚觉得这个理由实在太没有说服力了。

    “是的。”

    “可是,我们查了你的账户,你根本没有那么多钱。你的钱,是找人借的。一般人不会借钱去帮别人。你为什么会这样做?”赵刚问。

    “我说过了,她说是借,要还的,所以我才帮她借了些。”王凯的大脑在飞速地运转。

    “借条呢?”

    “没有借条。”

    “既然是借给她,这么大笔钱,为什么不写借条?就算不写借条,也可以用转账的方式。转账既有凭证,也更安全。为什么要使用现金?”

    赵刚说的句句在理,合情合理。王凯无法反驳。但他知道,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最多只能产生一些猜测。

    “这能说明什么呢?王凯反问道,“我只是不想让安妮知道而已。”

    “是不想让安妮知道这笔钱,还是不想让她知道你们的关系?”

    “有什么区别吗?”

    “那安妮现在知道你和小美的关系吗?”

    “应该不知道。”

    “你怎么就确定她不知道呢?也许她发现了没有说呢?”赵刚又问。

    “总之,她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

    “你和小美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开始的?”赵刚又问。

    “这是我的私人问题,我不想回答。”王凯看着赵刚说。

    “这和案情有关,请你如实回答。”赵刚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盯着王凯,让他不敢拒绝。

    “好吧,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我和她的关系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王凯的眼神飘向了窗外,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去年七月一号。那个时候,安妮已经换了新工作,每天都很忙,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那天是我生日,我就想和她一起过。

    那天下午我和她约好了晚上来找她,她说可以。我下了班就去买了蛋糕,饭菜,还有一瓶红酒,准备晚上和她一起,给自己过个生日。

    我按照她平时的下班时间到了她家门口等她,可是等了一会她还没有回来,我想着她可能有点忙耽误了,就决定多等一会。我就在她家门口的楼梯上坐着玩手机。不知不觉等了一个多小时,她还没回来,我就给她打电话,结果她说她临时加班要加通宵,让我自己回去,不要等她了,然后又说很忙就匆匆挂了电话。

    后来我越想越生气,她没有给我说一句生日快乐,应该是忘记了那天是我生日。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家的门开了,是小美出来倒垃圾。平时那个时间她一般不在家,那天她有点感冒所以在家休息。她开门的时候看到了我,我就说了安妮加班的事,还说我准备回家了。她看到了我提着生日蛋糕,就问我是不是过生日,我说是。她可能是可怜我,就让我进了屋,说顺便陪我过个生日。

    我们就一起吃东西,聊天,喝酒。平时我们很少说话,但那天说了挺多,我们聊得挺开心的,又都喝了酒有点兴奋,那天晚上就在一起了。安妮因为工作很忙,对我越来越冷落,我有的时候就会来找小美。”

    “仅仅是这样的关系,你就要借这么多钱给小美吗?”赵刚说。

    “我愿意,不可以吗?”王凯看着赵刚,好像在说——这是我的权利,你管不着。

    赵刚看了看王凯不屑一顾的表情,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你最后一次见小美,是什么时候?”赵刚问。

    “记不得了,大概一个多月前吧。”

    “以你和小美的关系,她失踪了你会不知道吗?”赵刚看着王凯,希望他能给一个答案。

    “我并没有小美的电话,我曾经问她要过电话号码,被她拒绝了。她说我们这种关系没有必要留电话。我去找她的时候会尽量选在她没有上班的时间去,有的时候她会给我开门,有的时候不会。要看她的心情。后来我找了她两次都没有人开门,我想她可能是不愿意再和我保持这种关系了吧!我也就没有再去了。”

    “对这样的关系,让不让你进门还要看她的心情,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很委屈吗?”

    “我没觉得有什么,倒喜欢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有时候,得不到的,反而更喜欢。”

    “这么说,你真的没有那个房子的钥匙?”

    “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了,真的没有。”

    ……

    从咖啡厅出来,王凯才看到外面下起了小雨。细小的雨滴轻飘飘地飘在空中,被夜晚的灯光照得晶莹剔透。路上已没有什么行人,即使有,也是行色匆匆。

    王凯没有在咖啡店继续停留,他径直走进了黑夜的雨中。他没有奔跑,没有慌张,也没有把外套的帽子提起来戴在头上。他就这样独自走在冷清的街道上,任小雨打湿他的脸庞。路边昏暗的灯光照不清楚这个浑浊不堪的世界,犹如自欺欺人的人们看不清自己内心的污浊。

    王凯回想着刚才与警察的一幕幕对话,心绪更加繁杂。他望着空中那些飘洒的雨滴,犹如看见了那些不堪的往事。

    (三)

    那天是去年七月一号。

    王凯和往常一样,准时起床,拉开窗帘。窗户上和几天前一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雨珠。雨珠顺着玻璃滑下,在窗户上留下了一道道清晰的痕迹。雨季已经来临,小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一个多星期了。

    王凯想着,看来,今天又是一个不适合出门的日子了。他打开了窗户,贪婪地呼吸着雨中清新的空气。

    “又下雨了吗?”张兵问。

    “是啊,这雨啊,不知何时是个头啊!”王凯感叹道。

    “下就下吧,下雨少出门就是了。”张兵说着,开始起床洗漱。

    王凯想着,今天这日子,不出门可不行!他拿起手机又看了一眼。七月一号,这天是他的生日。

    王凯想着,这雨下得真是心烦啊!原本打算今天要和女朋友一起,可这雨下得实在是扫兴。眼下,只能祈祷,希望自己下班后这雨能停下来。

    安妮换了新的工作已经两个月了。自从换了工作,她好像成了全世界最忙的人。以前时常亲亲我我的两个人,如今却难得见一次面。有时就算是周末,正在进行的约会也会被工作打断。由此,两人之间有了更多误会和隔阂,这让大家心里都觉得堵得慌。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王凯想着,希望能借着这个特殊的日子,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

    他早早的拿起了手机,给安妮发了一条短信:

    亲爱的妮,在干嘛?

    过了一会,收到了回信:什么事?

    王凯又发了一条:没事就不能给你发信息了吗?

    安妮回:我很忙。

    王凯回了一条:那好吧。

    然后,安妮就没有了回信。

    王凯想了想,拿起手机又继续发了一条:我想你了,晚上我来找你吧。

    一会安妮回了一条:随你。

    如果是在以前,安妮如此冷漠的态度早就另他感到愤怒了,接下来两人又将开始无休止的争吵了。

    但是今天,王凯不想生气。他安慰着自己,一定是安妮太忙了,她显然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如果她记得,她的态度肯定不会这么冷漠。

    他只能这样找借口来自我安慰,因为他怕,怕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会变成怎样。无论如何,他都想利用今天的机会,和安妮找回昔日的温存。

    于是,他拿出手机又给安妮发了一条信息:那说好了,下班后我去你家门口等你!早点回来。

    半晌,安妮回了一句:好。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王凯迫不及待离开了办公室。他赶紧去取了一早就订好的蛋糕,又去买了安妮最喜欢吃的红烧排骨和肥肠鸡打包好,又去超市买了一瓶红酒。他想着,今天一定会和安妮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等这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王凯满怀期待地来到了安妮的家门口。他看看手机,还有一会才到安妮平时的回家时间,于是便坐在安妮家门口的楼梯上玩起手机了。

    王凯打完了一局游戏,安妮还没有回来。王凯看看手机,按时间,安妮也该到家了啊!他想着可能是路上堵车或者什么事情耽误了吧,再等一会也无妨。于是,他又开始坐在楼梯上,继续打起游戏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

    怎么回事呢?安妮还没有回来!王凯又看了看时间,正常的话,安妮在一个小时以前就该到家了。

    王凯给安妮发了一条信息:亲爱的,到哪了?还没有到家吗?

    过了好久,安妮回了一条信息:不好意思,临时加班,今天要加通宵,晚上我就不回来了。你先回去吧!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王凯顿时火冒三丈,他有一种严重被放了鸽子的感觉。他非常生气地回了一条:那你怎么不早点给我说呢?

    安妮回:对不起,我太忙了,忘记了你说过要来找我的事情。

    王凯看着手机,此刻的心情不知如何形容。他觉得自己在安妮面前,已经没有了存在感,连和自己的约会安妮都会忘记。他越想越生气,又给安妮发了一条信息: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我们必须谈一谈。

    过了一会,安妮回了一条:今天确实回不来了,最早也要明天中午才能弄完。我很忙,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

    王凯看着手机上安妮冷冰冰的话语,没有一丝关心,没有一丝温暖,没有一句祝福的话。

    看来,她真的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失望透顶的王凯看了看自己放在楼梯上的东西。包装精美的蛋糕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饭菜飘出的香味也调不起他的胃口。他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这些东西,它们都好像在嘲笑自己一样。王凯苦笑了一下,把东西提起来,准备下楼梯。

    正在这时候,门开了。是小美,她提了一袋子垃圾出来,放在了门口。

    平时的这个时间点,小美已经不在家。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没有出去。

    打开门的小美一眼就看到了楼梯上的王凯,她没有说话。等她放好了垃圾,发现王凯还在那里,便问了一句:

    “你等安妮吗?”

    “嗯,是的。”

    “她还没有回来吗?”

    “嗯,她今天要加班。”

    “那你进来等她吧,外面挺冷的。”说完,小美把门打开了。

    王凯正想说自己准备回家了。可是见小美打开了门,他犹豫了一下,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

    “谢谢!”王凯谢过了小美,把东西都拿进了屋里。

    虽然进了大门,但安妮的房间门紧锁着,她没有回来,王凯没有钥匙,进不了安妮的房间。

    他把东西都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一屁股坐进了客厅的沙发里。

    此时,小美已经回了房间,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王凯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客厅,又看了看茶几上放着的饭菜和红酒。他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悲伤。一种被冷落的孤独感,一种想说而无法诉说的压抑感,这些东西压得他喘不过起来,回想着这些日子自己和安妮的关系。他急需好好放纵一下,发泄一下。

    他站起身,去厨房取了一个杯子,然后打开了桌上的红酒,倒了满满一大杯,一口气喝掉了一大半。

    止不住的悲伤在他的心头涌动。他觉得自己对安妮已经足够忍耐,一再退让。可在安妮的眼里,却没把自己当回事。他不断地回忆着,回忆着自己在安妮面前,是如何卑躬屈膝的,如何委曲求全,如何小心的维护着他们之间的关系。而安妮,却一点都不珍惜。

    愤怒,委屈,悲伤,充斥着王凯的内心。他一杯一杯地独自喝着,一点一点让自己麻木。

    不知道过了多久,红酒瓶已经见底了,王凯还在摇晃着杯底那仅剩的一点点红酒,而他的眼神已经开始飘忽不定……

    这时候,一个美丽的身影映入了王凯的眼帘。一件贴身的睡裙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蓬松的长长的卷发垂在胸前,半露出她美丽的脸庞。

    是小美。

    她从房间出来,从客厅走过,径直走进了厨房,手里拿了一个杯子,和一袋感冒冲剂。她来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热水,把感冒冲剂倒了进去,又拿了一把勺子搅了一下。

    晕晕乎乎的王凯被眼前的小美迷住了,那若隐若现的美丽脸庞一下子让他热血沸腾!

    若是平时,因为安妮的缘故,即使两人在客厅擦肩而过,也不会和对方打一声招呼。可此时的王凯,借着酒劲,胆子大了不少。

    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看着小美,问了一句:“你今天怎么没有出去呢?”

    小美对王凯的问话显得有点出乎意料。她没想到王凯会主动和她说话。而自己若是置之不理,又会显得太不礼貌。她回了一句:“我今天感冒了,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在家休息。”

    “哦,……”王凯不知道此时说些什么好,只能“哦”了一声。

    小美倒好了水,便准备回房间去。

    她又从王凯的面前走过。王凯顿时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动了起来。

    他一下子站起来,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小美。

    小美被王凯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手里的杯子瞬间跌落在地上,摔成了几片。

    “你干什么?放开我……”小美使劲挣扎着。

    “你别动……让我抱抱你……”王凯把小美抱在怀里,使劲闻着她身上的香味。

    “你喝醉了……你快放开我……”小美大声喊叫着,挣扎着。

    王凯用一只手从后面捂住了小美的嘴巴,一只手抱着她的腰,把她拖到了她的房间里。

    他把小美重重的往床上一摔,反手锁上了房门。

    “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小美正说着,王凯就直接扑到了她的身上。

    “求求你……你喝醉了,清醒一点……”小美被重重的王凯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她使劲挣扎却无济于事。

    “你太美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王凯说着,开始在小美脸上胡乱亲吻着她。

    “求求你了,你放开我……”小美苦苦哀求着。

    而王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快放开我……”小美大声叫着,“安妮马上回来了,你清醒一点……”

    “放心吧,安妮今晚不会回来了。”这似乎壮大了王凯的胆子,他动作越来越大胆,手开始在小美胸前乱摸起来。

    “你再这样,我喊人了……”小美挣脱不了王凯,只能哭喊着求助。

    王凯用手蒙住了小美的嘴巴。他像失去了理智一般,大口在小美的耳边喘着粗气,威胁她说:“你别喊,你再喊,我就掐死你……”

    说着,他伸出另一手掐住了小美的脖子。

    小美被王凯这举动吓坏了,她差点就被王凯掐得缓不过气来。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断气的时候,突然,王凯松开了手,扯掉了小美身上的睡衣…

    筋疲力尽的王凯从小美身上下来,一下子瘫软在床上。

    此时,小美飞速地从床上下来跑到书桌前,拿起了放在上面的手机。

    就在小美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王凯一把把她从门口拉了回来,夺过了她手里的手机。此时,王凯好像突然清醒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你想报警?”王凯好像突然有了一丝害怕。

    “你这个禽兽……”小美狠狠地盯着王凯。

    王凯被小美的眼神吓得慌了神,他突然从醉酒的迷糊中清醒过来。反应过来的他赶忙向小美求饶。“别报警。我只是一时冲动……真的,你原谅我吧……”

    “原谅你,不可能!”小美斩钉截铁地说。

    说完,她快速拿起桌上的一支笔,向王凯刺去。

    王凯突然闪了一下,躲过了扑过来的小美。他一把抢过小美手里的笔,将它扔回了桌子上。

    这时,小美才看清楚,自己刚才拿起的,是一支录音笔。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看着王凯,半天没有说话。然后,她背过身子,趴在书桌上,就像在偷偷哭泣一样。这时,她悄悄打开了录音笔的开关。

    她转过头来看着王凯,眼里充满了泪水。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小美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小美,我真的只是一时冲动……”此时的王凯已经彻底酒醒了。

    “一时冲动?我苦苦地哀求你,求你放过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顾我的哀求?”小美的声音听起来痛苦万分。

    “我……我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王凯结结巴巴地解释着。

    “控制不住?那你掐住我的脖子呢?你说,如果我再喊叫,你就掐死我。”

    “我……我当时真的已经被冲昏了头脑……你勾起了我的欲望……我忍不住……”

    “所以你真的就差点掐死了我?”小美质问道,“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差点断气了。”

    “小美,我不是故意的。”

    “你简直是一个禽兽!你这是强奸!”小美大叫着。

    “我没有想强奸你……我只是……太冲动了……”王凯急切地想解释。

    “可是,你确实这样做了,你掐着我的脖子,差点把我掐断气,……你威胁我,强奸了我,还抢走了我的手机,不准我报警。你做的这些事情禽兽不如,你道歉有什么用?道歉能换回我的清白吗?”小美看起来已经歇斯底里。

    “对不起,小美,你原谅我吧,真的,你不要报警,你报警我就完了……”王凯哀求着小美。

    小美痛苦地转过头,大声哭泣着。此时,她悄悄关掉了录音笔。把它推到了书桌的角落。

    “小美,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也很后悔,真的。”王凯看着小美偷偷哭泣的样子,又害怕又后悔。

    “世上有后悔药卖吗?”小美狠狠地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王凯一听,害怕了,他哀求着小美,说:“只要你不报警,我会尽量补偿你的……”

    “补偿?……补偿有什么用?补偿能换回我的清白吗?”

    “以后,你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王凯极力表示着自己愿意补偿小美的决心。

    小美沉默了半晌。

    然后,她冷冷地说:“你走吧。”

    “小美……”王凯还想再说点什么。

    “你走……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小美没有看王凯,她只是低着头,没有表情。

    王凯看到小美的语气似乎有所缓和。他接着说:“小美,我知道你很难过,我对不起你。我也很后悔。但是,我求求你,你真的不要报警,你报警的话,我一辈子就完了。我真的只是一时冲动,我愿意补偿你。”

    小美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王凯环视了一下屋子。来到书桌前,好像在寻找什么。

    小美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

    王凯从笔筒里拿出了一只中性笔,又从桌上的笔记本里撕下了一页纸,在上面写下了一串数字,然后将它递给了小美。

    小美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她接过纸,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的电话。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我不需要。”小美说完,将它还给了王凯。

    王凯又把它放回了桌子上,说:“小美,你好好想想吧,我先放这里。”

    过了一会儿,王凯又说道:“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我们要向前看。”

    “我叫你滚,你听不到吗?……”小美又开始咆哮起来。

    “好好好……我滚……你不要激动!……”王凯见小美刚刚平静一会又开始大声喊叫了,他赶忙安抚她说道。

    “那个……我放那里了。”王凯指了指桌上的电话号码,“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说着,王凯起身向门口走去。

    他打开了门,又回过头来说了一句:“对不起!……”

    说完,他带上了房门,走了出去。

    (四)

    “喂,你好!”刚洗完澡出来的王凯,正在用毛巾擦着头发。看到桌上手机响起了,他很自然地接起了电话。

    距离那件事情已经过了两天了,自己并没有接到任何警察的问询,王凯显然比之前轻松了很多。看来,事情比他预想的要好些。

    “喂,是我。”电话里是一个女声,这个声音听起来既陌生又熟悉。

    王凯心里突然涌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是你啊!”王凯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什么心情。

    如果小美不给自己打电话,他心里总觉得不安心。可是小美给自己打电话了,他心里又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

    “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王凯很温柔地问道。

    “是有一点事情。”电话那头说。

    王凯心里七上八下,他猜不到小美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

    “你现在方便说话吗?”电话那头的小美问道。

    王凯看了一眼张兵,张兵正坐在电脑前专注地打着游戏。虽然知道他无意偷听自己的电话,但是王凯还是对电话那头说道:“哦。那等一下。”

    说完,王凯披上外套,拿着手机来到了小区楼下,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他看了一下,电话并没有挂断。

    “好了,我出来了。你说吧!”王凯对电话里说。

    “给我二十万。”电话那头的小美说。

    王凯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给我二十万。”

    “小美,你在开玩笑吧!”王凯对小美突如其来的要求吓了一跳。

    “我没有开玩笑。你不是说愿意补偿我吗?”

    “我是说过愿意补偿你,但是补偿不是这样的。”王凯不知道怎么说。

    “那你的意思是,不愿意补偿了?”小美冷冷地问道。

    “不是……如果……,”王凯想了想说,“如果你非要让我用经济来补偿的话,这个数字也太大了。我没有那么多钱。”

    “既然这样,那我只好报警了。”小美的话听起来有一种威胁的口气。

    “小美,你不要这样。我们可以商量啊!”王凯听到小美的话,又开始害怕起来。

    “没什么好商量的。二十万,一分钱不能少。”小美说。

    “我没有那么多钱。”

    “那,我只好报警了。”小美一副无法商量的样子。

    “小美,你不要把事情做的那么绝。”王凯说。

    过了一会,他又说道:“你想想,你现在报警,警察还会信吗?事情已经过了两天了。况且,你有什么证据呢?”

    “你的意思,你想抵赖吗?”小美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我不是想抵赖。只是,你不要把事情做绝了。”王凯说,“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那我完全可以不承认。我完全可以说我们是自愿的。”

    “你就认准了我没有证据?所以,你也不怕了?”小美反问道。

    “小美,如果你想报警的话,早就报警了,不会等到现在。你无非就是想要经济补偿而已。”王凯顿了一下,接着说,“如果你想要钱,我最多给你五万,以后我们之间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二十万,不能少。”

    “我没有那么多钱。”

    “那是你的事情。你既然自己做了违法的事情,你就要承受。”

    过了好一会。王凯说:“要么给你五万,要么你去报警吧!但是你要想清楚,你没有证据,我完全可以说你是自愿的。”

    “行!”电话那头的小美说。

    接着,她又说了一句:“在我报警之前,我给你听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你听一下就知道了。”

    电话那头传进了一段录音的声音。而录音的内容,正是那是那天晚上在小美房间里两人之间的对话。

    王凯听完了录音,一句话没说。

    “怎么了?不知道这个,算不算证据?”电话那头的小美很平静地说。

    王凯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小美当时的表情。

    “你居然偷偷录音?”王凯对小美的举动感到非常愤怒。

    “难道我不应该吗?你强奸了我,还想就这样全身而退?”

    “你太卑鄙了!”王凯非常生气,可是他又无能为力。

    “你有两天的时间去筹钱。两天之后,我要拿到钱,现金。”小美很冷静地说。

    “你这是敲诈!”王凯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这是你对自己的禽兽行为应该付出的代价。要么付出金钱的代价,要么付出坐牢的代价。你自己想想吧。”过了一会小美又说,“两天之后,我要拿到现金。到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你。”

    “我没钱!”王凯无奈地说。他确实承受不起这笔巨款。

    “你自己想办法。如果到时候我拿不到钱,那你就等着坐牢吧!”说完,小美就挂断了电话。

    王凯看着手里的手机,犹如经历了一场噩梦一般。

    他在黑夜的小区里四处晃悠着。冬天的夜晚很冷,小区里几乎没什么人。

    王凯的脑子在飞速运转着。他回忆着刚才小美的话,又回忆起了那件事情的点点滴滴。他不禁感到十分的后悔。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竟招来了如此这般麻烦,这令他烦躁不已。

    他在思考着,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如果不按照小美的要求,那自己大好的青春年华就只有在监狱里度过了。可是,难道自己就甘愿这样被小美敲诈?

    不甘愿又能怎么样?难道自己要去报警,说自己被敲诈了?然后再自首,说自己犯了强奸罪?偏偏小美用来敲诈他的,是他的犯罪证据。

    可是,自己上哪儿去弄那么多钱呢?

    这一夜,王凯彻夜无眠。一个想法在他脑海里慢慢浮现开来。

    (五)

    第二天,王凯早早就醒来了。他感到自己很疲惫,眼睛干涩,很不舒服。他想再睡一会,可是,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终于熬到了平时早上起床的时间。

    王凯来到张兵的床前,此时,张兵刚刚才睡梦中醒来,还在揉着迷蒙的眼睛。

    “早啊!”王凯对张兵说。

    “早啊,你怎么早就起来了啊?”张兵还在被窝里蜷缩着。

    “嗯,我睡不着。”

    “怎么了?”张兵看着王凯,他在自己床前站着,没有离去的意思。“有事吗?”

    “嗯,是有一点事情。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王凯看着张兵,似乎欲言又止。

    “我们两兄弟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说吧,什么事?”说完,张兵从被窝里爬起来,准备穿衣服。

    “你……可不可以借点钱给我?”王凯不好意思地说。

    “怎么了?遇上花钱的事啦?”张兵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嗯,”王凯支支吾吾地说,“家里出了点事!”

    “家里出事了?什么事啊?严重吗?”张兵听到王凯说家里出事了,立刻关心起来。

    “就是……我爸爸发生了意外,需要做手术。要一大笔钱。”王凯想了一下说。

    “叔叔怎么了?”张兵关切地问。

    王凯对张兵的不断追问感到很烦躁。但是他又不能表现出来,毕竟,张兵只是关心自己的父亲而已。

    “我妈昨晚给我打电话了,说我爸爸昨天在干活的时候,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挺严重的。现在在医院,医生说要做手术,需要二十万左右。我现在手上没有那么多钱,我想找你借点。”王凯找了一个自己昨晚就已经想好的理由。

    “难怪你昨晚出去接电话接了那么久,就是你妈妈给你打的吧?”张兵问。他知道昨晚王凯出去接电话了,很久才回来。

    “是啊!……”王凯看起来满面愁人的样子。

    “你要多少?”张兵问。

    王凯想了一下说:“十万。”接着他又补充道,“你放心,我会尽快还你。以后,我每个月发了工资就还你一点,每个月都还。”

    “没事,你什么时候有了再说吧!”张兵又问,“你什么时候要?”

    “现在。”王凯坚决地说。

    张兵二话没说,拿起手机,给王凯转了十万块。

    “兄弟,先拿着用吧!你也别太焦心了。你爸爸一定没事的!”张兵说着,拍了拍王凯的肩膀。

    “谢谢!我会尽快还你的。”王凯看着张兵。

    此时的他百感交集。

    (六)

    两天后,王凯接到了小美的来电。

    “钱准备好了吗?”小美在电话里问。

    “算你狠。”王凯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无奈。

    “你也不要怪我。大家都有难处。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小美说。

    “不要废话了。这笔钱给你,我们一笔勾销,之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以后也不要有任何纠葛。”

    “放心,我也不愿意和你纠缠下去。”小美说,“对我来说,拿到钱就够了。”

    “钱可以给你,那段录音?”王凯没有说完,他知道小美明白他的意思。

    “你放心,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拿到手,录音还你。”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备份?”

    “放心吧,我不是那样的人。我要这笔钱也是迫不得已。”小美想了想说,“你现在只有选择相信我,你别无选择。”

    王凯想了想,确实如此。就算她真的有备份,自己又能怎样?

    “别把自己装成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你我都明白。不就是想要钱吗?不需要找那么多借口。”

    “我的确是有苦衷的,但是,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我也不想知道。”王凯说。他又问,“钱怎么给你?我转给你吧!”

    “不用转账,我要现金。”

    “那么多现金?你让我怎么给你?”王凯知道小美为什么要现金,只是,他觉得这个女人太麻烦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现金。不留下痕迹,对你我都好,毕竟,我们是毫无瓜葛的两个人。”

    王凯知道,这个女人考虑问题太周全了。

    “说吧,哪里给你?”

    “你钱取了吗”小美问。

    “还没有。”

    “你是什么银行?”

    “建设银行。”

    “那就安山路的建设银行,中午十二点,我在那儿等你。”

    中午十二点,王凯准时出现在了安山路的建设银行门口。他远远就看见,小美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他把手伸进了衣服口袋里,然后又拿了出来。

    他把小美叫到了银行旁边的角落处。

    “你还挺积极啊,这么早就来了,看来,这钱的吸引力确实大。”王凯先开了口。

    “别废话。包里没装钱?”小美盯着王凯手里的公文包。公文包瘪瘪的,明显是空的。

    “我给你说过了,钱还没有取。谁会随身带那么多钱在身上。”

    “行了,赶紧去取吧!”小美催促着说。

    “等等,录音笔呢?”王凯问。

    “等你取了钱出来,我自然会给你。”小美不耐烦地说。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带出来,万一你骗我呢?拿出来给我看一眼,这样我才能把钱给你。”王凯看起来好像不放心的样子。

    “现在给你看,万一你抢走了呢?”小美的戒备心也很强。

    “我傻吗?大街上抢你的东西?我有那个胆吗?银行里就有保安,我敢跑吗?”

    小美想了想,也是。于是从包里拿出了录音笔,把录音笔紧紧握在手里。

    “给我看一下。”王凯说着,就要去拿小美手里的录音笔。

    这时候,小美一把把手缩了回去。“你已经看到了,就是这个,现在我不能给你,这可是你犯罪的证据。”

    “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你就是用这个东西敲诈我的二十万,我还不能看一眼了?”

    “你也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你要是不想给钱,可以不给。”小美说着,便要把录音笔收回去。

    “我敢不给钱吗?你用这个东西来威胁我,我不按你的要求给你二十万,你就要报警。你说,我能怎么办?”王凯一副身不由己的样子。

    “钱在你手里,不是我抢的。你不想给,可以反悔。”

    “如果我现在反悔了,你会不报警吗?会把录音笔还给我吗?”

    小美看了王凯一眼,问:“你觉得天下有这样的好事吗?”

    “我没有那么多钱。你这是敲诈勒索。我可以告你。”王凯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告我?那你去告啊!你有证据吗?我这里可是有你强*我的证据。你去告,看谁告的过谁。你要是报警,你强*我的犯罪事实就会公之于众,到时候,你只有坐牢一条路。”

    “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王凯咬着牙,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是你先心生邪恶强奸了我,又哪来我的狠毒。大家只是各取所需,我拿了钱,不报警,你花了钱,免除牢狱之灾。有什么不好?”

    “你知道吗,我没有那么多钱,我的钱都是借的。”王凯看起来非常痛苦,“如果不是你敲诈勒索我,我也不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

    “我也是有苦衷的……”小美还想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别说那么多了,快去取钱吧!给了钱,我就把东西还给你,大家都轻松了。”

    “算我倒霉。”王凯嘀咕着,转身走进了银行大厅。

    没过多久,王凯就从银行出来了。

    手里的公文包装得鼓鼓的。

    “钱都在这里了,二十万。”王凯将钱递给小美,“现在,你可以把录音笔给我了吧?”

    小美从包里掏出那只录音笔,递给了他。

    “放心,那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之后,你我再无瓜葛。”小美说着,接过了王凯手里的包。

    她提着钱,往旁边的自助存款机走去。

    王凯立在原地,望着小美离去的背影。

    他慢慢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他今天新买的录音笔。
新书推荐: 触及 从九百层归来 全球转生:从笑傲开始掠夺诸天 诸天从村长开始 人类的末世 末世进化之王 末世重生之女王在上 魔物之城 末世:我玩坏了植物大战僵尸 这个NPC太凶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