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大明从慎重开始 > 正文卷 第921章 游行大礼(求月票)

正文卷 第921章 游行大礼(求月票)

    大清早,

    严成锦穿着常服穿过广庭。

    李东阳当首辅时,官员们上班都打招呼。

    他当首辅,百官避之不及。

    走在前面两个官员,脚步明显快了几分,走在后面的三个官员,脚步明显慢了几分,分明都在躲着他呀。

    “本官又不弹劾你们,怕什么?”

    官员仿佛没听见般,该快还是快,该慢还是慢。

    走进大殿,严成锦站到了第一个位置,身后是李东阳和谢迁。

    百官面色各异,这般年轻的首辅真是少见!

    “户部已分皇庄和官田二百二十万顷,补给钱银八百九十四万七千余两。”王琼认真道。

    如果有隐户没分到田地,就将由地方仓补齐。

    朱厚照仿佛没听见般,爽声道:“有事快奏,没事退朝。”

    吏科给事中黄宗明沉吟片刻,站出来:“臣听闻,严大人升为内阁首辅?”

    “有何不妥啊?”

    “严大人执掌内阁,又执掌都察院,两权并握,臣恐怕,严大人顾及不暇,还请新皇再任都御史。”

    “臣等附议!”

    几个六科言官也挺身而出。

    内阁大学士,虽然能兼任六部尚书,但那是虚职,只有严成锦还握着实权,且都察院超然六部之外。

    内阁首辅,又是百官之首。

    礼部主簿陆柄颔首:“严大人此举,的确不符合礼制,岂能有都御史和首辅同职?”

    以前严成锦是三辅,还能容忍。

    严成锦微蹙眉,明初至今,也有大官掌权,像百年前的李贤,但那是用一个官职掌权。

    他如今,身挂两职。

    百官不准许他开先例,也是正常。

    “臣还年轻,身兼两职不累,高皇帝定下的海禁都能破,更遑论是官职。

    而且,内阁有七位大学士,六人身兼六部,难道臣身为首辅,还不能兼任一部部堂?”

    是啊!

    内阁六位大学士兼任六部尚书,没坑了啊!

    谢迁侧目望着严成锦,喉结滚动了几下,想要说点什么。

    “严大人就算要兼任都御史,那都察院也要再选一个都御史。”礼部主簿陆柄躬身。

    六部有虚实两位尚书,都察院也应该等同才对。

    “我等举荐礼部右侍郎,吴一清!”

    吴一清是从南直隶调上来的侍郎,曾经任都察院副都御史,巡视扬州等地,上过十几本有效弹章。

    但此人,年岁与王琼相差不多,严成锦不打算举荐这等老臣。

    此时,吴一清的脸色变得紧张起来,听说都察院有个入院考核,要将自身底细查得清清白白。

    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言官,老夫都没有自荐,你们何故要害老夫!

    “臣许久不曾写过疏奏,恐不能胜任。”

    六科的言官有些懵了。

    “吏部左侍郎贾大人呢?”

    贾泳面色微微一怔,躬着身体,一脸正色的道:“臣也不能胜任!”

    以前,此子当御史时,就敢弹劾自己的部堂,不讲官德。

    如今成为首辅,更可以肆无忌惮的弹劾他人,想要对付严成锦,只怕还需等他失去新皇的宠信。

    严成锦微微转头。

    看起来大殿中的上三品官员,都在观望啊。

    朱厚照斟酌一番,“既然没有合适的人选,那就先由老高先担任吧。”

    众人:“……”

    强臣令主…

    这就是强臣令主啊,自古强臣令主的人,不在少数,像那指鹿为马的赵高,当官当到这个份上,不是祖坟冒青烟,简直是灶王爷骑在脸上保佑啊!

    “臣谢新皇恩典!”严成锦朝朱厚照那个得意洋洋的家伙作揖。

    两个狼狈为奸的狗东西,百官看着这一幕,敢怒不敢言语。

    礼部尚书毛纪开口:“春耕将至,恳请新皇下旨,命钦天监择良辰吉日,光禄寺和礼部举行亲耕大礼。”

    两百二十万顷土地分给天下百姓,朝廷再节省,今年也要举办亲耕礼,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礼部操办吧,何时下田,跟朕说一声。”

    …………

    今日,是严成锦当首辅的日子,要来内阁看看。

    李东阳已将书案搬到一旁,留出正中间的位置。

    严成锦对坐哪儿没啥兴趣,看见了王琼,一下子来了精神:

    “王大人,本官今日要去都察院看看,看你的疏奏不多,就劳烦你了。”

    你这是睁眼瞎啊……

    昨日告假下值,韩文把一堆疏奏丢到他书案前,林林总总有五十多本。

    王琼却不敢生气,笑道:“老夫帮你阅奏,也是应该的。”

    反正帮严成锦阅了多少本,他都会写在本子上,就像借钱,总是要写借条的。

    百官忐忑的等待,还以为严成锦当了首辅后,会大肆下令整饬。

    可等了一月,也不见有动静,还和往常一般,由内阁王琼代为阅奏。

    晃眼三月过去,到了皇帝亲耕礼的日子。

    大清早,朱厚照穿着龙衮袍,在礼部尚书毛纪的指引下,先告祭了天地,半个时辰后,准备出宫。

    百官跟在仪仗后,京城的街道张灯结彩。

    不知是不是礼部布置?

    “那个戴着人笼嘴的官员是谁?”

    “不知道啊,穿着飞鱼赐袍,可能是个太监吧。”

    “……”严成锦。

    他不喜欢参加这种有游街环节的大典,还要受老阿姨点评颜值,李东阳拥有粉丝基础,无疑是最大的赢家,张彩也不差。

    到了顺天府选定的耕田。

    毛纪带着朱厚照下田,走到一把挂着红彩头的铁犁前,“新皇亲耕十步,就可以农户代天子扶犁了。”

    李东阳面上挂着笑意,百官站在田耕上,百姓站在山上,全都张望着朱厚照。

    现场气氛一片祥和。

    “这般弄虚作假,岂能求得上苍垂怜?朕要自己耕完这亩地。”

    严成锦:“……”

    毛纪:“……”

    百官:“……”

    这大冷天的,清晨日光还算暖人,到了午时,就能把人晒得昏过去啊。

    他们都穿着厚厚的官衣,而且,总不能在此站几个时辰吧?

    毛纪跺脚道:“新皇,祖制就是如此啊!”

    “不行,朕想耕。”

    “我等还要回宫阅奏,不如让农户待您亲耕?”

    “那也要等朕耕完。”

    毛纪气急败坏,很不得跳起来一脚踹在朱厚照身上,老子不想伺候你了!你给我滚!

    旁边的百官也抓耳挠腮,气得团团转。

    这特么是个什么皇帝,天天想着耕地,活该你被人骂昏君啊!

    
新书推荐: 天汉英娇 帝女风华录:绝世女相 土豪王妃创业记 傻萌少主的黑化之路 抗日之怪异杀将 三国之枪神之路 陛下在线等归妻 回到北宋改写水浒 穿越之我不是女主 寒门隐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