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四十七章 林魏颖

正文卷 第四十七章 林魏颖

    又忙活了一天,第一批药总算是出炉了,其他的各个环节也逐渐走上正轨,东无笙巡视了一圈,终于是觉得能歇口气了,她于是又找到斑,本来只是想坐在边上看他炼药,结果她靠着石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斑炼完一鼎,正想找东无笙说话,一扭头发现东无笙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似乎是睡着了。

    “姐……?”

    斑小声喊了一声,确定东无笙已经睡着了,也就没有打搅她,站起身飞快地跑去抓了新的药材,回来挨着东无笙坐下,准备炼下一鼎。

    旁边一名女妖在斑整理药材的时候凑了过来,同斑搭话,“诶,小道友,这位是你姐?”

    斑点点头,脸上扬起一个笑容,“怎么了吗?”

    女妖看着这个笑容,不自觉地跟着笑,“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姐还挺厉害的,有点好奇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人。”

    斑眨眨眼,不敢把他知道的说出来,就摇一摇头,“我也不知道呀。”

    “……”

    女妖一瞬有想捂心口的冲动。

    另有一位看着瘦弱的男妖听见他们的话题也想要加入,于是接话道:“这次的瘟疫据说林魏颖也没有办法,那人类不是据说医术很厉害吗?我看也不过如此。”

    女妖瞥了他一眼,神色不太和善,“男人舌头别这么长,就你这十鼎炸九鼎的技术还好意思说人家林魏颖?”

    “我……!”

    男妖涨红了脸,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斑在一边弯着眼睛打圆场,“是我姐太厉害了。”

    男妖又遭了一记白眼,“人小孩都比你懂道理!”

    女妖说完就转头笑嘻嘻地伸手揉斑的脑袋,“小道友好可爱呀!”

    斑没说话,低头笑眯眯地整理自己的药材。

    林魏颖一身青衣走来的时候,年轻的虎妖纷纷与她打招呼。

    她大约是来接替东无笙的任务的,巡视间也柔声细语地指点一些人的错误,她笑容婉柔,态度也耐心温和,年轻的虎妖大多对她印象不错。

    向斑这边走来时,林魏颖一抬眼望见他身旁的东无笙,笑容有一瞬的凝固。

    斑感觉到视线的注视,抬头望见她的眼神,当即绷起了神经。

    至今为止,他见到的所有真正知道东无笙的人,都是这样的眼神。

    恐惧、退避……林魏颖眼睛里好像还比那些人更多一些仇恨。

    看着林魏颖向这边走来,斑不自觉地起身,在林魏颖走到近前时,露出笑脸,“要找我姐吗?但是她现在睡着了……一会儿我告诉她,让她来找你好吗?”

    林魏颖的视线慢慢落下来,落在斑身上,她看见斑眼睛里戒备的目光,收起了眼里的暗色,弯下腰,舒缓了神情,“小家伙,你知道她是谁吗?她不值得你保护的。”

    “她是我姐呀,她对我很好。”

    斑抿着嘴角,表情看起来还是笑着的。

    周围人纷纷望过来,眼神里都带着探究好奇。

    林魏颖嘴边带着笑,“小家伙很可爱……”

    她伸手想摸摸斑的头,手伸到一半,另一道人影上前来,揽住斑的肩膀。

    东无笙的手臂从斑的一侧肩膀上垂下来,“道友看着很面生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上东无笙,林魏颖脸上没了笑容,旁观的虎妖看见她阴沉的眼神都觉得心惊。

    原来这个跟着白朗年从外面回来的人类女子,除了那软绵绵的笑容,也有这样的表情。

    “你不认得我也很正常……”

    林魏颖看着东无笙冷笑,“毕竟你手上的人命怕是自己都数不过来,怎么会记得我这种小角色。”

    “原来是来寻仇的,”东无笙抬一抬眉毛,点头。她把斑推到一边,张开手臂向林魏颖走近几步,“我在这边还有事情要做……既然有这种事情要解决,那我们动作快一点吧。”

    看着东无笙走近,林魏颖抽出腰间的佩剑抵在东无笙心口。

    东无笙也不躲避,握着剑刃往里刺,“我欠你多少条命?趁现在一次性还清吧。”

    斑要过来,被东无笙抓住手臂按在身侧。东无笙抬头看着林魏颖,笑容寡淡,“看准了刺,别伤了小孩儿。”

    林魏颖攥紧了手里的剑柄,手腕微微颤抖,“如你所愿——”

    旁观的众妖这时才意识到林魏颖是真的要刺,想要上去阻拦已经来不及,血顺着剑身滴落的时候,东无笙抬手在斑的头顶挡了一下。

    林魏颖松了剑柄倒退几步,脚步、呼吸和神情都很混乱,她盯着东无笙,眼睛里无数的情绪混杂在一起,两手抱在一起,不停地颤抖。

    “族长!”

    这时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声,白灼推开人群走进来,看到这一幕皱起眉。

    林魏颖看到白灼,一下露出惊慌的神色,急忙想要和白灼解释,“白、白灼!不是你看到的这样……!”

    白灼看了林魏颖一眼,又把目光转向东无笙,“这是怎么回事?”

    “欠债偿命……和你没有关系,”东无笙用不沾血的那只手把斑推给他,“帮我带一下小孩。”

    虽然还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这场面看着也不是小孩子可以参与的,白灼蒙住斑的眼睛,一手环着他不让他上前。

    东无笙把胸口的剑拔出来,握着剑身将剑递给林魏颖,微微提着嘴角,“还刺吗?”

    林魏颖看了白灼一眼,一把夺过剑冲出了人群。

    见林魏颖走了,东无笙取了块手帕,一边擦着掌心的血,一边似笑非笑地扫过围观的人群,“活都干完了?供不上药死的可不是我的人。”

    众妖四散退开。

    白灼松开斑,小少年一下冲过去抱住东无笙,东无笙让他撞了一个趔趄,一扬眉毛扶住他的后脑,“我没事。”

    “姐……!”

    斑把脸埋在她胸口,声音又急又气。

    白灼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询问东无笙需不需要处理一下伤口。

    他是见识过东无笙那非一般的自愈速度的,和孟长岭一战时,大化境的剑修下手可不像林魏颖这样手软,胸口都空了一个洞,然而当他们回到逍遥门,东无笙没过多久就醒过来了。

    她说没事,大概是真的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人现在毕竟是在自己的领地上发生了这样的事,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有所表示。

    东无笙点点头,让斑留下来继续炼药,斑不愿意,拉着东无笙的手不说话,东无笙只好带着他一起走。

    白灼让人给两人收拾了一间房子出来,供两人在虎妖族领地期间居住。

    领着两人往住处去的路上,白灼追问起事情的缘由。

    “没什么,我欠她的,血债血偿而已。”

    白灼看着东无笙面带微笑说出这话的样子,实在是不能理解眼前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回想起关于罗刹女的那些传闻。

    十恶不赦,杀人如麻。

    白灼一路坐到少族长这个位置上,也明白很多事情无法凭借一面之词妄下论断,但像东无笙这样,杀了人就毫不犹豫让人往心脏上刺一剑的,真真正正血债血偿的,白灼实在是觉得无法理解。
新书推荐: 天元御灵 长生血途 曦山朔月 女配她不想死 十二笙箫 最强无败大反派 从斗罗给神打工 妖魔当道 重生之狱火而来 一品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