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四十一章 大概是又一掉马现场

正文卷 第四十一章 大概是又一掉马现场

    结束了与白灼的连讯,顾长庚心情很好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啜饮一口,一脸惬意。

    看到推门而入的人,顾长庚脸上扬起笑容,“是阿明啊,来得正好,陪我喝一杯。”

    被唤作阿明的少年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神色拘谨不安。

    顾长庚见状,起身走过去,把阿明带进来,按在了椅子上,然后为他面前的杯子里倒上酒。

    一边倒酒,顾长庚一边悠悠道:“做什么板着个脸?是不是沙洲国那边的消息已经传过来了?”

    闻言,阿明刚要碰到酒杯的手又缩了回来,“您已经知道了?那您为何……”

    “那我为什么还这么有兴致?”

    顾长庚看了阿明一眼,转了转酒杯,笑容悠然,“别学那些鼠辈目光短浅的那一套,阿明,你要想做到我这个位置上,就要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些。”

    阿明惶恐地低头,“属下不敢肖想您的地位——”

    顾长庚摇了摇手,笑容淡了一些,“阿明啊,我最喜欢你的忠诚,可我也最讨厌你的忠诚,你信任我,爱戴我,这当然很好啊,我很高兴,可你对我的位置不感兴趣,你没有野心,那你当初跟着我是为了什么呢?”

    顾长庚抿了一口杯中酒,摇头道:“这酒味道太淡了。”

    阿明闻言,小心开口,“需要我为您去寻一些更烈的酒吗?”

    顾长庚看了他一眼,身子往后靠住椅背,脸上已经没了笑容,“你没必要讨好我,阿明,你需要在意的只是我们的事业,而不是我这个人……我听说,罗刹女那家伙,是和海瑟薇达成了交易,而不是强行攻入王宫将人击杀,而且,身边还多了一个小孩?”

    顾长庚话题转得突然,阿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低头恭敬道:“是,大人真是无所不知。”

    顾长庚冷嗤一声,“好好看着,阿明,记住这样的人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

    阳光很好的一天。

    东无笙坐在院子看斑练枪,偶尔对几个不够标准的动作提出指正。

    这时有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从她的衣兜里钻出来,嘴里叼着一件云纹样式的耳饰。

    感觉到耳饰里传来的灵力波动,东无笙垂眼接了过来。

    她自己是从来不用通讯灵器的,原因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活得久了,对这些新鲜的事物没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了,再加上她也没有什么需要随时联系的人,也就懒得给自己添置这么一件累赘。

    手上这个是以前有人送给她的礼物,里面只标记过两个人,两个都已经死了。

    这么一想还挺吓人。

    东无笙哂笑了一下,安静看着手里的灵器,没有动作。

    她现在灵力尽失,自己确实是接不了通讯,但斑此时就在边上,她若是想,随时可以叫他帮忙。

    嗯……她大概能猜到对面是谁……

    反正又是一堆烦人的事情……

    “……”

    斑练完一套动作回头,就看见东无笙盯着自己手上的灵器,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姐居然在发呆,真少见。

    斑走过去,“姐,你在看什么?”

    东无笙回过神来,摊开掌心将手里的东西展示给他看,“一种用于通讯的灵器,留下过神识标记就可以用了。”

    “哦……”

    想要。

    斑给的回应很简单,不过心里想的全写在脸上,东无笙一看就知道这小孩心里在想什么。

    “想要的话可以让海南华帮你挑一件。”

    “好!”

    斑笑嘻嘻地把这个事情记下了。

    紧接着斑就很自然地伸手,“你要接吗?我帮你……”

    东无笙下意识地合拢了掌心,斑的手伸过来,只碰到她苍白的骨节。

    斑反应过来,抬头看向东无笙,“姐……你不想接吗?”

    东无笙往椅背上一倒,自嘲地笑了笑,把通讯灵器递给了斑,“算了,帮我接通吧。”

    斑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却没有动作,“你要是不想接,那我们就不接了。”

    东无笙微微一愣,有些好笑地扯开嘴角,“这对面说不定是来求救的呢?”

    斑皱了皱眉,眼神看起来很清明,“如果是求救的……你救得了他吗?”

    “……”

    斑这一问把东无笙问得噎了一下。

    说是求救,一半是逗这小孩玩的,还有一半也是东无笙自己的忧虑。

    这一次对方找过来,或许只是为了调查线索,那下一次呢?

    如果有朝一日这通讯接起来,真的是来向她求救的……她能从顾长庚手里把人救出来吗?

    但凡她真的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方才又犹豫什么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当这种隐秘的心思从别人嘴里被说出来的时候,心情就不太一样了。

    东无笙抬眼盯了斑一眼,心底暗哼一声。

    小王八蛋……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

    斑还不明所以地眨眨眼,伸手安慰似的盖住东无笙的手,“姐,我只是不想你去伤害别人,但我更不想你为了别人伤害你自己。”

    斑刚刚练过武,掌心格外温热。

    东无笙让他这一下闹得还有点不好意思,所幸戴着面具看不见表情,她默默移开目光,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了这么一会儿,通讯已经停了,东无笙把手里的灵器递给斑,对刚才的话题避而不谈,“帮我个忙吧,斑,帮我拨回去。”

    斑接过耳饰,有点犹豫,“你真的要拨回去吗?”

    东无笙点点头,开口时语气少见得有些温吞,“就只是了解一下情况。”

    斑皱着眉头,还是低头按着东无笙的意思操作起来。

    “您好?”

    连讯很快接通,白灼的声音在那一头响起来,“我是白灼,我现在是用我父亲的通讯灵器与您联系……我想了解一下,您知不知道我父亲白凤年从前与修士联盟合作,究竟是在做什么?”

    东无笙等着白灼把话说完,这才缓缓开口,“很抱歉让你失望了,白灼,是我。”

    那头静了一瞬,继而传来白灼没好气的声音,“怎么哪儿都是你啊!”

    东无笙嘿的一声笑起来,语带戏谑,“恭喜啊,小白虎,又断了一条线索。”

    “你笑个鬼!”

    隔着几万里的距离,白灼破口发出暴躁的声音。

    东无笙的语气就显然愉快得多,“白灼,这件事你如果非要查,最后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怎么做决定是你的事,到时候可别牵连到我。”

    “……”

    白灼在那头气得直咬牙,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东无笙那边已经掐断了通讯。

    靠!

    东无笙这人什么毛病!

    白灼一口气堵在胸口,一拳砸在身下桃枝上,桃枝不堪重负,“咔嚓”一声把他送进了冰凉的溪水里。

    嗯,还是要与自然和谐相处。
新书推荐: 凌霄白仙传 九界之主 魔妃小姐姐她貌美无边 魔门圣女想让我入魔 无上夜祖 神宠进化 劫逆 我的大坑货 扣扣大陆 我的青梅竹马是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