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四十章 关于各个事件的后续发展

正文卷 第四十章 关于各个事件的后续发展

    斑似乎对新的兵器这一话题格外感兴趣,东无笙反正闲来无事,就随便挑一些有趣的、小孩能听懂的东西讲给他听,气氛还算融洽。

    闲聊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快到午餐的时间,斑推着东无笙回到房间里,给她端来了午餐以后就自己主动退出去,带上了房门,懂事得不太像个孩子。

    以至于东无笙看着自己的午餐,不由得开始反省自己平时是不是对这个小孩太苛刻了。

    不然这小孩怎么和寻常街上疯跑的小孩不太一样?

    这样的念头萦绕在东无笙脑海里,到了傍晚的时候,房门外又出现斑的身影,东无笙看着他推门进来,犹豫了片刻,一句“不用费心”在喉头转了一圈又咽下去了,之后的几天也默默地接受了斑的照顾。

    海南华这两天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东无笙也不知道这家伙在忙些什么,不过她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直到几天后的傍晚,艾伦娜找到正在院子里的两人,告诉他们,海南华决定晚上亲自做一顿晚餐来庆祝又一次度过难关。

    “那还真是不凑巧,”东无笙的脸隐藏在面具之后,看不见表情,“晚上我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下,就不回来吃饭了。”

    斑站在东无笙身后,看着两人交谈的样子,总觉得这两人对视时眼神里都颇有深意。

    “那斑呢?”

    东无笙头也不抬,回答得很快,“看他自己吧。”

    在艾伦娜微笑着抬头看向他,并点头回答知道了的时候,斑心里的这种感觉达到了巅峰。

    他怎么觉得他从艾伦娜的眼神里看出了同情?

    是错觉吗……?

    斑:“……”

    推着东无笙回房间的路上,斑迟疑了半路,还是忍不住试探着开口道:“海叔他……还会烧菜吗?”

    东无笙目不斜视地看着正前方,语气和往常一样平淡,“是海南华让你这么叫他的?”

    “嗯……怎么了?”

    “没什么,按道理,你其实应该叫他哥……你以后不要像他这样没大没小的。”

    “哦……”

    东无笙回避话题的做法更让斑心生疑窦。

    到了房门口,东无笙打开房门,自己推着轮椅进去,然后像往常一样,回过头来看着他走开。

    “好了,你自己回去吧。”

    “……”

    斑看着东无笙带着笑意的眼睛,这一刻忽然福至心灵,“姐……你晚上要去哪里?可以……可以带我一起吗?”

    东无笙笑了一声,倒在椅背上,“反应很快嘛……走吧。”

    于是,斑重又推起东无笙的轮椅,在东无笙的指引下,从后门离开了府邸。

    散落在沙洲国的战火才刚刚平息,绿洲已经日复一日地复苏起来,傍晚行走在街道上,来来往往行人如织。

    两人找了一家餐馆坐下来。

    吃饭时,东无笙看着斑把蒜蓉茄子上的蒜末一粒一粒拨开,挑了挑眉毛,“大蒜一点都不吃?”

    斑抬起脸来点点头,“感觉味道很奇怪……”

    东无笙扯了扯嘴角,也没有多说什么,自顾自地夹了菜,抬起面具送入口中。

    --

    此时的海南华,正坐在餐桌旁,怒视着艾伦娜。

    “我是让你去叫人,人呢?”

    艾伦娜微微垂眼,“她说有事情要出去,晚饭不打算回来吃,斑好像也跟着出去了……可能是因为东无笙行动不便,他去可以帮忙推轮椅。”

    “你还知道她行动不便?”

    海南华拿折扇敲了敲艾伦娜的肩膀,“她行动不便你还拦不住她?”

    艾伦娜看一眼肩头的折扇,容色浅淡,“这么多年了,你做的东西,东无笙吃过一次就再也不碰了,你何必呢?”

    海南华噎了一下,继而有些恼怒,手里折扇摇得飞快,“你什么意思?东无笙都没说我做的东西难……”

    海南华话音一顿,气哼了一声,“至少她吃的那次还是全部吃完了……哦,对,她还说我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艾伦娜走到桌边拉开椅子坐下来,说话的时候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海南华,“你的脸皮真的很让我佩服。”

    海南华看着她拿起筷子夹菜,当即就换了一幅嘴脸,“感觉怎么样?”

    “为什么还要自取其辱呢?”

    艾伦娜面无表情地咽下饭菜,依旧低头看着桌上的餐具。

    海南华翻了个白眼,挨个指点桌上的饭菜,“这些你不吃完别想走!”

    --

    事情结束之后,白灼回到虎妖族的领地,先是花了几天把这段时间堆积的事务全部处理完,昏天黑地的忙碌时,他还接到了顾长庚的通讯。

    该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白灼暗自嘀咕了一句,还是接通了这次连讯。

    “白族长,近日别来无恙啊?”

    顾长庚的声音通过灵器在白灼脑海里响起来。

    “有什么事就快说,”白灼皱起眉,回答得毫不客气。

    “我的证据,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吧?”

    罗刹女那双寂静的眼睛忽然浮现在他脑海里,白灼顿了顿,回复道:“那只能说明她当时的确出现在了这里而已,并不能证明其他的东西。”

    “这样啊……”

    顾长庚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为难,“那你还想要什么证据才能相信我呢?罗刹女这种级别的人办事,可不会留下太多的证据。”

    “你用不着和我耍这种手段,顾长庚,”白灼有些不耐烦,“你要是真有诚意,就告诉我,你们和我父亲当年到底在做什么。”

    “你真想知道?”

    顾长庚的声音忽然带上笑意,让白灼心里一阵不安,“这可不是谁都能知道的东西,你想知道,就要加入我们。”

    白灼回想起罗刹女当日的话,“就算需要浪费你父亲的命?”

    “……”

    他捏了捏眉心,对着那头的顾长庚说道:“如果我加入你们,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你不需要做什么,我们还会给你提供最好的修炼环境,帮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圣级强者,你只需要在那之后帮我们做一件事。”

    顾长庚循循善诱。

    “什么事情?”

    “放心,我知道我们白族长是个正派人士,不会让你做一些违背原则的事情的,恰恰相反,我们是在为整个修仙界谋出路。”

    “……”

    “让我考虑一下。”

    白灼说完,就挂断了连讯。
新书推荐: 魔谛 从饕餮开始变强 末日降临时要做什么 穿越之最强魔神系统 开局一只鸡,无敌靠签到 噬元武装 我真不是召唤兽 异世界之龙神传说 天骄武祖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