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面具下的伤口

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面具下的伤口

    白灼闻言愣在原地。

    他可从来没听说过符阵还可以刻在骨头上。

    “你没有骗我?”

    “难道说这种随时能被拆穿的谎也能骗到你吗?”

    东无笙面具后的眼睛稍稍带了点笑意。

    “……”

    白灼沉吟了片刻,开口,“那要怎么才能毁掉符阵?”

    “先让那小孩走,我再告诉你。”

    白灼看向白晴,两人目光一错,白晴便将斑放了下来。

    斑一落地就要往东无笙这边跑,被东无笙喝住,“回家去!”

    “……”

    斑看了东无笙一眼,转身跑开。

    白灼抬头看了斑一眼,没有说什么,低头继续问东无笙,“怎么毁掉符阵?”

    东无笙一直等到斑的脚步声远去,才开口道:“已经来不及了,白灼。”

    白灼:“……!”

    白灼抬头看向远处的沙丘,那处几乎已经被夷为平地。

    白灼盯着那仍在沙丘之上肆虐的金龙看了一会儿,收回了目光,声音阴沉,“你把他们全杀了?”

    “或许也还有几个漏网的,你可以去……找……找看……”

    白灼扣着东无笙脖子的手指猛地收紧许多,窒息感涌上来,东无笙不得不张开嘴,才能勉强呼吸。

    想到被自己留在那里的虎妖族人,白灼咬紧了牙关,“罗刹女……我本来没想要为难你……顾长庚的计划成不成功我根本不在乎,我只想要知道当年的真相……你为什么非要做到这种程度?”

    东无笙已经说不出话来,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但也于事无补,能够进入的空气越来越少,眼前的景象也开始逐渐模糊。

    忽然,白灼的手一松,空气灌入喉咙,东无笙猛咳了一阵,就听白灼在耳边道:“怎么停止金龙阵?”

    东无笙等到呼吸慢慢平复,才看了白灼一眼,“杀了我自然就停止了。”

    白灼冷笑一声,“你罗刹女何等人物,我杀不了你……”

    说着,白灼松开了东无笙的脖子,转而捏住东无笙的右手小臂,“你不说,我自己找。”

    清脆的骨裂声传来,白晴都觉得浑身寒毛倒竖,东无笙却是一声不吭,面具后的那双眼睛仍是如同死水一样没有波澜。

    白灼抬头往远处望了一眼,那五条金龙还真就少了一条。

    白灼心里有了猜测,转而抓住了东无笙的右腿小腿。

    隔着裤子,白灼的手掌正好能将那只小腿握在手里。

    这次的骨裂声之后,白灼再抬头看天上,金龙果然又少了一条。

    只见两个身影凭空出现在沙地上,其中一道较为矮小的,一落地就向东无笙扑过来,眼泪吧嗒吧嗒地砸在东无笙的面具上。

    白灼看到另外那道身影,放开了东无笙,“白启?你没事?其他人呢?”

    被白灼叫作白启的虎妖看到白灼,心急火燎地冲到他身边,“终于找到你了老大!你没事吧?”

    白灼摆了摆手,“我没事,你快说说现在那边什么情况?”

    “大家都没事,情况还好,不过人类那边损失比较大,他们的长官说可能打不了了,已经准备撤退了。”

    白灼扭头看了一眼已经站起来,在小男孩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往远处走的东无笙,这才意识到恐怕是让对方耍了。

    是在拖延时间吗?

    此时回过味来的白灼多少有些愧疚,但同时也有一种被算计、不被信任的愤怒。

    他其实真的无所谓顾长庚的计划成功与否,假如罗刹女愿意和他把话说开,事情原本不需要走到这个地步。

    但她偏偏就是要以自己的方式,好像两个毫无干系甚至彼此仇恨的人一样,依靠算计达到自己的目的。

    “……”

    也罢,或许一直都是他自作多情了,人家可能压根没把他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

    “走了。”

    白灼起身,带着白晴和白启走向和罗刹女二人相反的方向。

    找到其他虎妖所在的地方,白灼一眼看见了人群里的白启,他愣了一下,当即扭头看向身后,就见原本跟在他和白晴身后的那个“白启”已经不见了踪影。

    白灼揪住面前的白启,问他刚才在做什么。

    “咦,老大我可没有偷懒啊?是你让我们留下来帮人类军队阻击金龙的,我一直就在帮忙啊。”

    白晴听了这话,瞪了瞪眼,想说什么还没来得及说,白灼就抬手阻止了他。

    “没事,我们可能搞错了,你去干活吧。”

    白启抓了抓脖子,一脸疑惑地走了。

    “怎么回事啊,老大?”

    白启走后,白晴问白灼。

    白灼摇摇头,没有回答他。

    --

    扶着东无笙回去的路上,斑的眼泪就没有停过。

    东无笙起初还饶有兴致地想看看他什么时候会自己停下,没想到他眼睛眨啊眨的,眼泪越挤越多。

    东无笙扯了扯嘴角,其实有点想笑,不过看在小孩难过得真心实意的份上,她抿了抿嘴,还是把笑意忍住了。

    “别难过了,斑,骨头断了很快就会长好的。”

    斑低头吸了吸鼻子,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瓮声瓮气地开口道:“姐……我以后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东无笙笑了一声,拍拍他的肩膀,“你怎么会和虎妖一起过来?”

    “嗯……我、我在旁边听到你们说话了,我想去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到那边以后那个人就在说要赶紧向白灼汇报这边的情况,我就把他带过来了。”

    东无笙点点头,好像对这件事也没有特别在意。

    回到南风商行的府邸,东无笙借着斑的搀扶走到自己房间门口,便挥挥手让他自己该干嘛去干嘛,也不等他反应,自己径直往屋内走。

    等她坐在床边帮自己把骨头固定好,一抬头发现斑还站在门口,不由得地抬了抬眉毛,“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斑站在门口,眼睛红红的,“我……我可以帮你做什么事情吗?”

    害,还以为什么事情呢。

    东无笙顿时松了口气,仰面往床上一倒,支起一只胳膊冲他摇了摇,“帮我把门带上。”

    斑:“……?”

    斑在门外呆了一下,眨眨眼,哦了一声,走进门内,把门带上了。

    “……”

    房门内,东无笙闭着眼睛,随手摘下面具放在一旁,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面具之下,那一张脸上布满了形状奇特的裂口,像是干涸之后龟裂的河床,寸寸撕裂开来,却不见有血流出。
新书推荐: 万道神帝 昼乱 大师兄是个凡人却很强 血神印 剑下无天 创世神尊之路 藏拙 圣道皇途 我能夺取机缘 噬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