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白灼的调查进度(1)

正文卷 第三十三章 白灼的调查进度(1)

    海瑟薇望着那一幕,久久不能回神。

    海瑟薇回想起自己人生最初的梦想,是想成为一名名震天下的剑士,那时候她无比向往着神话里那些上天入地的玄妙惊奇,梦想着有朝一日要亲眼见见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人生道路一路走偏之后,她虽然也有在坚持练剑,但早已经不知道手里的剑究竟是为什么而挥舞了。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她的修为停留在习业境始终没有突破,她后来也就放弃了修炼,一心钻研剑术。

    海瑟薇偏头看去,罗刹女也仰头注视着那五条金色的飞龙,脸上的神采不同于旁边仆从的震撼到无以复加,罗刹女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只是眼睛里闪着某种很温柔的光,仿佛也和她一样,在缅怀某些过去的时光。

    海瑟薇忽然注意到罗刹女手上的绳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一个念头跳进她的脑海里来。

    “罗刹女……如果我没有答应你,你会怎么做?”

    听到海瑟薇的声音,罗刹女转过头来,那金色的光还映在她鲜红的眼眸里,宛如熊熊燃烧的黄金之城,她拉了拉嘴角微笑了一下,看起来像是正在敷衍老师盘问的学生,“嗯……我觉得陛下您不会想知道的。”

    海瑟薇笑了一声,“别叫我陛下了,我很快就不是女王了。”

    “只是一个称呼而已,陛下不必在意。”

    罗刹女摸了摸鼻子,低头笑了一下,“在我看来,您也无愧于这个称呼。”

    海瑟薇只当是安慰她的话,没放在心上,她摊开手掌,托着包裹着母虫的那块东西递到罗刹女面前,“那这个东西……需要我帮你毁掉吗?”

    “我自己来吧。”

    罗刹女将那东西攥在掌心里,五指施力。

    只听一声尖锐的虫鸣刺透手掌的包裹。

    等到罗刹女再张开掌心的时候,只剩白色的粉末从她的指缝间倾泻下去。

    --

    接到沙洲国女王传来的消息,白灼打了个哈欠,指使白晴去把人都叫过来。

    等人差不多齐了,他才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来了这么久,还没带你们好好参观过沙洲国吧?走,去走个过场,也带你们见见世面。”

    说是观光,白灼一点都没夸张,进了城便以让他们把守各条街道为理由,将一众虎妖都散了出去。

    自己则是沿着沙洲国的各条街道四处溜达,借着神识观望着远处罗刹女和另一女修士的追逐战。

    观望了一会儿,发现罗刹女竟然往自己这个方向过来了,白灼忍不住啧了一声。

    那日地牢之后,他让顾长庚羁押拷问了一段时间。不过,也仅限于此了,顾长庚拿不出证据证明是他放走了罗刹女,同时也要顾虑一下自己修士联盟盟主的身份,不好在事情没定性之前,为难一个妖族族长,最后只能把他放了。

    在放白灼离开之前,顾长庚找他谈话,说是让他配合修士联盟抓捕罗刹女,以此来洗清放走罗刹女的嫌疑,还告诉他,六百年前虎妖族的那场浩劫是罗刹女做的。

    在白灼看来,顾长庚这话的可信度实在不高。

    他可从来没对其他人说过他和罗刹女的谈话内容,这不就是欲盖弥彰吗?

    要说顾长庚和当年的事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绝对不信。

    但这件事具体是怎么回事,白灼也是冥思苦想了好久才理出一个头绪。

    无论是顾长庚还是孟长岭,都曾叮嘱他不要被罗刹女的话给哄骗,想来罗刹女那家伙不是第一次用这样的手段出逃了。

    假如顾长庚熟知罗刹女的本性,也了解他心里这个结了六百年的疙瘩,稍加推敲之后猜到他和罗刹女的交易,这完全说得通。

    对于顾长庚这个人,白灼并不了解,他只在刚刚继位虎妖族族长之位的时候收到过来自修士联盟的问候信,那封信的落款就是顾长庚。

    不过,虽然不了解,但是这个人既然能坐上修士联盟盟主的位置,想必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仔细想想,有谁既能了解当年的事,又有这个手腕,能在他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将所有线索悄悄抹去,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人选不多,顾长庚正好就是一个。

    一想到顾长庚可能就是当年的肇事者之一,白灼巴不得罗刹女再多制造点麻烦。

    这件事就目前的发展来说,白灼不打算相信任何一边,所以他也不打算加入任何一边。

    不过,他也没法拒绝顾长庚,不然就相当于是坐实了这件事。

    但这并不影响他浑水摸鱼。

    不就是来沙洲国走一遭吗?来逛逛也不是不行。

    至于罗刹女这一边,白灼也做了一些调查。

    在白灼的印象里,在他五岁到七岁的这一百五十年间,父亲很少呆在家里,每日都是清晨离开族中,直到半夜才回来,有时候甚至连着好些日子杳无音讯,母亲那时候每天提心吊胆的,他和哥哥问起来的时候,母亲却又强打着笑容告诉他们没事。

    白灼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候的父亲想来是在进行什么隐秘的活动,或许就是罗刹女对他提起的造神计划。

    他翻遍了那个时期所有能找到的记录,有关造神计划的事他半个字都没找到,只在一份人类社会流传的报纸上找到了一则对于罗刹女的通缉令。

    那则通缉令详细登记了罗刹女的身高体态,还附有一张罗刹女的照片,和他当日见到的罗刹女没有什么区别,报纸上登记的通缉理由是谋杀妖族高层。

    白灼找到了那份报纸的前后数期,再没有找到有关罗刹女的信息。

    这其中显然有些蹊跷。

    直到现在罗刹女也没被修士联盟抓住,对于她的通缉令却只刊登了一期就结束了?

    这样的一份通缉令,除了证明罗刹女的的确确参与了当年的事件外,不能证明其他的任何东西,而对于顾长庚和罗刹女完全相反的两套说辞,白灼暂时偏向于罗刹女那一边,但也不否定罗刹女或许在蒙骗他的可能。

    报纸上的通缉令是以人类官方的名义发布的,找不到具体的发布人。他带着那份报纸去找了当年同样遭遇了天雷阵事件的其他九个势力的领导者。

    六个妖族的首领在他找上门的时候或是闭口不谈,或是假装完全不知情,也完全拒绝配合他调查。

    倒是另外三个人类的修士宗门,在这六百年间,最少的也已经换了三任领导者,在任的几乎都是半百年岁的年轻人,一听他是虎妖族族长,想要调查一些六百年前的往事,全都以接待贵客的礼仪,陪着他找当年的历史记载,当他们看到六百年前有本宗师祖死于天雷阵的记载时,或多或少地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似乎对当年有过这么一件轰动的大事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人类健忘,尤其擅于忘记一些痛苦的事情。白灼从来都知道人类的这个特点,但他还是第一次意识到这对人类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忘却了痛苦之后,人类反而能更客观地面对曾经发生的事情。

    白灼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新书推荐: 归星录 帕西斯之歌 流浪者公会 多元洪荒 我真的不是盘古 从圣地开始签到 他挺弱的没有传说那么厉害 再无人间 开局选择在大唐种田 五行圣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