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三十一章 交易进行中

正文卷 第三十一章 交易进行中

    海瑟薇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为了这桩婚姻付出了那么多,她已经答应了父亲,退出了剑术的修行,接受了成为皇后的训练,父王不会允许她现在反悔,而且从前一齐练剑的老师和朋友也都对她失望不已,她根本没脸回去见他们……

    她好像……已经回不去原来的生活了……

    她本来不在乎这些,只要能得到她梦想的爱情,付出一切她都觉得值得,可现在事情似乎并不如她想象得一般。

    孟庄最终没能成功推掉这桩婚事。

    他们的婚礼日期很快敲定。

    面对孟庄的冷漠和排斥,海瑟薇很失望。

    她想要的是一份和她想象中一样的爱情,而不是这样一桩永远埋葬爱情的婚姻。

    也许等婚事定下来了,孟庄死心了,就会试着接受她了。

    海瑟薇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能盲目地等待,祈祷事情会出现转机。

    可是现实并没有给她一个转圜的余地,反而让一切变得更糟。

    婚礼当天,孟庄一个人离开了。

    想象中的爱情没有出现,如今就连婚姻也成了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一夜之间,她成了两个国家的笑话,父亲视她为皇家的耻辱,要与她划清界限,沙洲国的国王,孟庄的父亲,也就是她的岳父,说作为补偿,可以让她和孟庄的弟弟结婚。

    可这还有什么意义?

    她又不差这一纸毫无用处的婚约。

    海瑟薇心灰意冷,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糟糕透顶,她想要放弃。

    就在婚礼那天晚上,海瑟薇穿着那身曾经梦寐以求的洁白婚纱,在自己房间的露台上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血从伤口中不断流走,身体慢慢发冷……那时候的海瑟薇闭上眼,想象着再睁眼的时候,世界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自己也将会是一个全新的自己,带着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发出生命最初的一声啼哭。

    海瑟薇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再睁眼的时候,她穿着被血染红的婚纱,仍然躺在那个面向花园的露台上。

    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刚刺破云层,花匠已经拿着剪刀在花园里咔嚓咔嚓地活动起来了,宫殿之外的什么地方,传来了很悠远的驼铃声。

    还有不知名的鸟略过底下的牙美湖,在湖面上留下一串细碎的涟漪。

    这番景象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欣赏清晨的沙洲国王宫了。

    海瑟薇不敢在露台上停留太久,赶紧跑回房间里,在有人过来之前换上了新的衣服,处理掉了露台上的血迹。

    至于那件染血的婚纱,海瑟薇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就将它叠起来,把带血的部分折到里面,藏进了衣柜里。

    做完这一切,海瑟薇坐在床上,感到无所适从。

    她低头去看自己的手腕,昨晚划开的伤口还在,一点儿也没有愈合,血仿佛是流干了,伤口让她刚刚拿水一冲就再没有一丝血色,海瑟薇觉得有点难以想象,自己有一天居然还能看到自己的肉失去了鲜血滋养的模样。

    就这么静坐了一会儿,海瑟薇抬起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左胸口上。

    那里已经没有了心跳。

    “……”

    海瑟薇并不清楚自己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但,或许是死过一次的缘故,这一晚之后,海瑟薇觉得这世界有点不太一样了。

    或许她的人生也还没有这么糟糕。

    连死而复生这种奇迹都在自己身上发生了,说不定自己其实是被上天眷顾的呢?

    海瑟薇告诉沙洲国的国王,她并不想要和那个与孟庄长得有些相似的人成为夫妻,她想要王位的继承权。

    她将那件染血的婚纱寄回自己的国家,告诉父亲,她想要重新开始。

    事实证明,无论如何她的父亲还是站在她这边的,在父亲的帮助下,她如愿以偿地挤掉了孟庄的弟弟,成为了如今沙洲国的女王。

    在那之后她并没有放弃寻找孟庄,而是委托自己的父亲,投入更大的力量寻找孟庄,但却至今一无所获。

    海瑟薇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她想要找到他,给他展示在她的带领下蒸蒸日上的沙洲国,让他看看她如今焕然一新的模样,她想要……看到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

    这才是她重活一次想要看到的!

    然而,三年过去了,孟庄的下落依然没有消息,这三年,沙洲国也出了一点问题,邻国想要趁机吞并沙洲国,处理这件事让她疲于奔命。

    重活一次,生活还是那么艰难。

    不过,这次命运似乎并没有放弃她。

    大概一个月前,顾长庚找到她,向她提出了那个交易——用罗刹女来交换乔治的下落和沙洲国的未来。

    而且她只需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分内之事。

    海瑟薇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下来。

    “……”

    时至今日,再次听到孟庄这个名字,海瑟薇依然能马上回忆起他的模样,这让她不禁为之失神,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来,望向面前微笑静坐的罗刹女,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颤抖,“他怎么了?”

    “他不久前刚刚与人成婚。”

    罗刹女的语调很难说是平静还是漠然。

    海瑟薇听到自己心里传来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

    至于究竟是执念还是爱情,事到如今,海瑟薇自己也有些分不清楚了。

    说完这句话,罗刹女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秒,这注视让海瑟薇强行镇定,起码维持住表面的平静——她可不希望让罗刹女看出自己内心的动摇。

    海瑟薇快速收拾了一下心情,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先关起来,埋进心里,打起精神与罗刹女对视。

    罗刹女似乎察觉到了海瑟薇的心情,但她的态度让海瑟薇觉得有些难以捉摸。

    这个让顾长庚那个男人也忌惮不已的女人见状只是微笑,然而这微笑实在是过于刻板,简直就像是真的雕刻在那张脸上的一样,可偏偏这笑容又总是出现在每一个微妙的时刻,让人忍不住怀疑这笑容背后是不是隐藏了什么深意。

    “我大致调查了一下,”罗刹女继续道,“孟庄的妻子和他从小就认识,从前似乎是王宫里的一位花匠。”

    “……”

    海瑟薇有一瞬的恍惚,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艰涩地说着,“那他现在在哪儿?”

    罗刹女看着她,笑了一下,“如果我回答了这个问题,就代表您已经答应放弃与顾长庚的交易并且选择我,您希望我回答这个问题吗?”

    “……”

    海瑟薇捏了捏自己眉心,“抱歉,请你继续吧。”

    罗刹女点了点头,“除此之外,困扰陛下的应该就只有沙洲国的安危了,我也同样能为您解决这个问题,至于您为什么要选择我,我会给您我的理由。”
新书推荐: 天启之万灵传说 幻影武道 装X愤怒系统 道门大道长 守望空间 星芒魔魂录 清梦大帝 从一条狗吞噬进化 涅盘记 原来我是一条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