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二十五 算是……掉马现场?

正文卷 第二十五 算是……掉马现场?

    “你这个人——”

    杨幼仪让东无笙气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她盯着东无笙看了一会儿,抿了抿嘴,“要是坚持不住了,你就松手吧,今天这样,是我自己意志不够坚定,别再把你拖下水了。”

    东无笙笑叹一声,“你不明白,杨道长……”

    这条命本来就是自己欠她的。

    “救不救这是我的事,杨道长还是操心自己的事吧。”

    “你这人……”

    杨幼仪是又气又动容,气东无笙这人像块石头一样,让人都不知道该说她坚不可摧还是冥顽不灵,可是生死之间东无笙还想着让她不要有心里负担,这又叫她如何不动容。

    “我之前一直有点怀疑你是不是人贩子……”

    这种时候的人,尤其是相较男人来说更为细腻的女人,总是忍不住会想要说些什么,说那些平时说不出口的,或是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东西,杨幼仪此时就是如此,她注视着东无笙,目光如同此刻两人头顶天幕洒下来的星光。

    沙漠的星空,辽阔明亮,星光清澈柔软,有一种抚平人心的力量。

    东无笙对上杨幼仪的视线,没说话。

    “因为你对斑的态度实在是有点奇怪,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当母亲的……还有你看斑的眼神,完全不像是一个母亲看孩子的眼神……”

    “而且你一直都好像藏着什么事情,就连斑亲近你都小心翼翼的,我每次看斑偷偷看你表情的那个样子,都觉得心疼这小孩。”

    东无笙笑了一声,“这个时候开始控诉我,不觉得时机不太对吗,杨道长?你现在小命还掌握在我手里呢。”

    杨幼仪也笑了,“你这么不会带孩子,我看还是让我把斑带回逍遥门吧,他跟着你可太受罪了。”

    东无笙勾着一边嘴角,望着杨幼仪,“总算说了句我想听的。”

    “你就这么想把斑送到逍遥门?”

    “也不是,”东无笙垂下眼帘,“只是不喜欢这家伙,想把它赶紧送走而已。”

    杨幼仪一愣,“斑不是你的儿子吗?”

    东无笙挑了挑眉毛,“你看他哪里长得像我了?”

    这倒是。

    “……”

    两人就这么互相拉扯着,东无笙拉着杨幼仪,让她不至于被流沙吞没,杨幼仪不时找东无笙搭话,使她勉强保持清醒,也算是患难与共。

    一直这么熬到凌晨,天慢慢亮起来的时候,听力异于常人的二人都听见了远处传来的马蹄声,杨幼仪精神一震,连忙摇了摇东无笙的手臂,让她清醒一下,救援的人赶过来了。

    东无笙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表情却并不轻松,甚至格外冷肃。

    杨幼仪注意到了东无笙的异样,忙问她怎么了。

    东无笙收回视线,给了杨幼仪一个微笑,“没什么,我在想来的是哪拨人。”

    杨幼仪:“……?”

    没等杨幼仪反应过来,人已经骑着骆驼赶到她们身边。

    华生坐在最前头的一匹骆驼上,刚一看见她们,就对后面的人做了一个手势。

    “有点麻烦……”

    杨幼仪听见东无笙低声喃喃了一句。

    麻烦?华生这不是带着人回来了吗?

    杨幼仪还没想明白,东无笙已经松开了她的手。

    救援人员分成两拨围上来,一拨拿出法器开始营救杨幼仪,另一拨则是剑拔弩张,将东无笙包围起来。

    “你们干什么……!”

    杨幼仪陷在流沙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名修士制住东无笙,用捆仙索将她捆绑起来。

    那两名修业境的修士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将东无笙摁倒,将她的双手在背后绑好。

    东无笙半张脸埋在沙子里,眼帘半垂着,一幅昏昏欲睡的样子。

    “你们放开她!”

    杨幼仪想冲过去,被华生拦住。

    “诶诶,幼仪姐你别过去!危险!她可是罗刹女啊!”

    杨幼仪神色一僵,她看向华生,声音微微颤抖,“你说什么?她是谁?”

    华生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啊,幼仪姐你也是为罗刹女来的吗?诶呀,没事,你要是不忍心的话,那就先到边上去吧,这里交给我。”

    “……”

    杨幼仪看向东无笙,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华生,“用不着……我自己问清楚。”

    杨幼仪缓步来到东无笙面前,扶着她坐起来,紧盯着东无笙的眼睛,“东无笙,这是真的吗?你是罗刹女吗?”

    东无笙抬起眼皮,杨幼仪清晰地看见她满眼猩红的血丝,可她的声音依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平静中带着一点此时此刻让杨幼仪觉得讽刺的笑意,“当然。”

    杨幼仪捏紧了拳头。

    “所以,你一直都在骗我?”

    东无笙咳嗽了几声,低垂着眼帘,嘴角扬起,“杨道长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何时对你说过我不是罗刹女?”

    “……”

    杨幼仪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东无笙清晰地听见耳旁的喘息声徒然加重,“你确实没说过……是我蠢得被你耍着玩……”

    “东无笙,杀了那些人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东无笙:“……”

    东无笙没有接话。

    “你说话啊!”杨幼仪一把攥住东无笙的衣领,“我给你解释的机会,你倒是解释给我听啊!”

    东无笙的下巴让杨幼仪的指骨撞了一下,上下牙猛地一碰,不小心咬了一下舌头,她轻嘶了一声,看着眼前情绪激烈的杨幼仪,眼睛里的眸色幽深得让人看不真切,“杨道长……你想要我怎么解释呢?我说因为他们该死,这样你就能接受了?”

    与其得知真相之后不得不说服自己放下至亲至爱之人的死,接受这就是命运,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还是继续仇恨她会更轻松一点吧?

    “东无笙!”

    杨幼仪红着眼睛朝东无笙怒吼,“你这是什么意思!”

    “……”

    东无笙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微笑起来,尽管那微笑苍白得如同水上浮沫,“何必闹成这个样子呢,杨幼仪?”

    “我杀的是你的谁?有多重要?”

    “就因为我拉了你一把,你就能动摇?你怎么就不想想塞壬的歌声为什么对我没有用呢?”

    杨幼仪挥起拳头给了东无笙一拳。

    东无笙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血沫,染血的唇依然保持着笑的形状,“既然我杀的人对你来说也没有那么重要的话,那不如你把我放了吧?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东无笙——”

    杨幼仪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喘息时声音如同仓惶的北风。

    她摇晃着站起来,拔出了腰间的剑。

    长剑劈斩而下的瞬间,有一道人影猛然蹿入两人之间,挡在东无笙的身前。

    杨幼仪:“……!”

    杨幼仪此时再想收剑也是有心无力。

    东无笙看到面前这道人影也是瞳孔猛地一缩,她咬牙挣开身上的捆仙索,用尽气力抓住面前人影往怀里一带,翻身用后背挡下了这一剑。

    “娘——”

    斑抓着东无笙胸前的衣服,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

    东无笙抬手用拇指抹了抹斑的眼泪,声音喑哑在斑耳边轻声安慰,“别哭了,救兵来了。”
新书推荐: 诸天链 摊牌了我是大佬 帝四 重生凶猛 这是家黑店 医者父母 摊牌了我是诸天之主 一代魔帝归来 寻梦仙踪 我家女婿好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