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感天动地姐妹情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感天动地姐妹情

    走出华生的法器,杨幼仪惊讶地发现室外的风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

    她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沙丘顶上站着一个黑色长袍红色面具的身影。

    恨意几近透骨,她咬紧牙,持剑冲过去,眼看着罗刹女的身影近在咫尺了,她将全身力气倾注在手中长剑上,下一瞬,她却发现自己直接穿过了罗刹女的身体。

    她一时收不住脚下力道,径直冲下了沙丘,直到双脚陷进过于柔软的黄沙里,她才被迫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杨幼仪回头看去。

    此时罗刹女就站在距离她十步远的沙丘顶上,皎皎月光下,罗刹女回过头来,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清亮月光将那张狰狞的恶鬼面具照得分明,血红的鬼面张大了嘴,仿佛在用尽全身的力气,只为了嘲笑她。

    只那么片刻,眼前画面就让风沙撕扯得稀碎,杨幼仪恍然发觉自己正站在漫天沙尘中,底下有流沙正抓着她的双腿,要将她拖到某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去。

    杨幼仪尝试着将自己从流沙里弄出来,然而她越是挣扎,下陷的速度反而更快,要不了多久,流沙就已经吞下她一半的小腿。

    杨幼仪抬头四下看看,除了风沙还是风沙,这像是一个由风沙修筑的囚牢,只关押了她一个人,要她绝望孤独地万劫不复。

    这时有什么东西将这风沙囚牢撕开一道口子,一只手出现在她面前。

    “把手给我——”

    杨幼仪抬起头,眼里映入的就是东无笙的面容。

    东无笙唇上还沾着血,红得艳丽,只是那双眼睛静得过分,像是已经死去的湖,连水草也找不到一株,只有淤泥在里面等待等不来的腐烂。

    东无笙现在的样子让杨幼仪想起了黑夜里倒吊在树梢的蝙蝠,唇上还残留着猎物的血。

    不过,这个时候出现在杨幼仪面前的,即便是只恶魔,杨幼仪也不想就此放过向自己伸来的手。

    杨幼仪毫不犹豫地握住面前的手。

    东无笙竭尽全力把她往上拉,但那流沙之下仿佛是有千百只手在与她竞力,杨幼仪的下陷停止了,但东无笙似乎无法将她从这流沙陷阱里拽出来。

    “没有办法,先等斑把华生带过来吧。”

    东无笙力道没松,就这么一手拽着杨幼仪,双脚陷在黄沙里。

    杨幼仪低头一看,皱起眉,“你的脚!”

    东无笙也低头,她把脚从黄沙里拔出来,周围的沙子立马将凹陷填平。

    东无笙抬头对杨幼仪扯出一丝笑,“没事,我没踩到流沙,这只是刚刚用力过猛。”

    “那好,那你小心一点。”

    杨幼仪松了眉头,也露出一点笑。

    东无笙嗯了一声,没再说话。杨幼仪此时也是心绪纷乱,无心多说。

    两人就一直沉默到小白猫带着斑和华生两人出现。

    “哇!你踩到流沙啦!”

    此时风沙暂息,华生的声音比她的人先到,她跑到杨幼仪身边,蹲下看了看杨幼仪的腿,摇头道:“不行啊,你这个陷得太深了,拉不上来的,得有专门的法器才行……你们坚持住,我现在去找人!”

    东无笙看着华生离开,没有任何表示,却在华生跑出一段距离之后喊了一声小白。

    “跟上去,去商会。”

    “喵——”

    小白猫叫了一声,步履轻巧地跟了上去。

    东无笙看了一眼跑过来的斑,下巴一抬,“回屋里去,等我叫你再出来。”

    “我、我帮不上忙的话,我坐在这里陪你好了。”

    斑说着在东无笙腿边坐了下来。

    “回屋去。”

    东无笙加重了语气。

    斑抿了抿嘴,不情不愿地回屋去了。

    杨幼仪全程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等到斑和小白猫也离开了,才开口问东无笙,“你不相信华生?”

    东无笙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为什么?”

    “没什么。”

    东无笙回头看了她一眼,嘴角挂着点淡淡的笑意,“防人之心不可无而已。”

    “是吗……”

    杨幼仪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毛,“那你怎么找到我的?”

    “杨道长又没有刻意隐藏自己,想找自然可以找到。”

    杨幼仪沉默了一会儿,她看着东无笙那张铜墙铁壁一般的笑脸,忽然语气肯定地说道:“你也听见塞壬的歌声了。”

    东无笙也看着她,笑容丝毫不动,“杨道长这是在试探我?为什么?我可是什么都没做,还救了你一命。”

    杨幼仪轻轻哼了一声,“没什么,我也只是防人之心而已。”

    东无笙轻笑出声,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见东无笙又不说话了,杨幼仪忽然有些不满地眯了眯眼睛,“你这人怎么这么难相处?你是不是也怀疑我有什么阴谋?”

    “……”

    东无笙弯起眼睛,“那倒没有,杨道长为人坦荡率真,声名早有耳闻。”

    杨幼仪嘁了一声,“你本事也不小,我倒还是第一次听见东无笙这个名字。”

    东无笙轻轻哼出一点笑音,“杨道长放心,这就是我的本名。”

    “哼,谁知道呢。”

    东无笙又是端着一张笑脸不说话了,看得杨幼仪气不打一处来。

    杨幼仪扭过头,不想理她了。就这样吧,杨幼仪心想着,虽然是救了自己的命,但既然人家没兴趣和她交往,那她也别上赶着贴这个冷屁股了,大不了多寻些钱财宝物来,抵了这恩情便是了。

    四人暂留的这个地方距离沙洲国至少还有一天的路程,就算现在华生带着两个小尾巴全速往沙洲国赶,最快也要到明天早上才能赶回来。

    这一整晚的时间,如果让杨幼仪一个人呆着,不出一个时辰她就埋骨沙底了,现在完全是依靠东无笙拽着她的这份力道,勉强维持着不下陷的局面。

    然而要想就这么保持一整晚的时间,东无笙看起来似乎也有些力不从心。

    “东无笙?”

    不知过了多久,杨幼仪忽然感到有什么温热黏腻的东西淌到掌心里,她低头一看,就见一股细细的血流从东无笙的袖子里淌出来,顺着东无笙苍白得毫无血色的手背,一直渗入两人交握的掌心里。

    “你怎么回事?这血哪里来的?”

    杨幼仪这才发现东无笙半垂着眼,一张脸在月光下惨白惨白的,简直不像个活人。

    听到杨幼仪的声音,东无笙微微抬起眼皮,声音哑得不像话,“还是别闲聊了吧?稍微有点累了。”

    “你、你这样——”

    杨幼仪有些慌神,虽然不清楚东无笙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但这样子看着就很不对头啊!

    明明那双手上传来的力道分毫不减,可那双手的主人却像是随时都会倒下来一样。

    可是就算问了东无笙,这个人也不会告诉你。

    情急之下,杨幼仪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着两人交握的手,她将自己的灵力渡过去。

    东无笙感觉到了,嘴角动了动,略微浮起,“没有用的,好好休息保存体力吧,一会儿救援到了,恐怕还要麻烦杨道长带我出沙漠了。”

    杨幼仪不为所动,继续渡着自己的灵力。

    很快杨幼仪就发现不对了,所有渡给东无笙的灵力都在流经某个位置的时候莫名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

    杨幼仪皱起眉。

    东无笙对上她的视线,挤出点笑容,“别看我啊,我也是没有办法,不然有谁愿意当个废人。”

    东无笙这话说得暧昧,既没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说自己不想说究竟是什么原因,只说自己没办法,杨幼仪瞪了她一眼,“这种时候你怎么还在打马虎眼,自己什么情况不清楚吗?”

    东无笙有气无力地哼笑一声,“多谢杨道长关心了。放心吧,不会就这么死的。”
新书推荐: 轮回道路 魂御万千 一起修炼吧 凡世驭 天启之万灵传说 幻影武道 装X愤怒系统 道门大道长 守望空间 星芒魔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