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夜半险情

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夜半险情

    “我来我来!我带了东西!”

    华生说着就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摸出一个小方块,她找了块背风的沙丘把小方块放下,然后往里注入灵力,没一会儿,一间可避风的沙漠帐篷就出现在原地。

    华生站在大方块前,回头冲三人露出一个得意的笑,“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喔!好厉害!”

    斑眨巴着眼睛,非常坦率地夸奖道。

    杨幼仪:“很方便的法器,华姑娘想得很周到。”

    东无笙:“有劳姑娘费心了,事后必当重谢。”

    “重谢?”

    华生的目光瞬间亮了一下,她跳到东无笙面前,仰头盯着东无笙,“你、你真的要给我很多钱?有……有多少啊?”

    东无笙弯了弯嘴角,“任凭姑娘开价了。”

    “那……一百两?”

    华生眼睛飞快眨了眨,有些紧张也有些期待,“要是嫌贵也可以讲个价的……”

    东无笙笑容微深,“那便依姑娘的意思。”

    说完,东无笙后退一步,避开华生激动伸来的手,留下一句“姑娘不必多言,本就是应得的……我去附近看看情况”,忙不迭地走开了。

    --

    沙漠里万籁俱寂,只呜咽的风沙声时起时歇。

    等到入夜,风声更盛,整夜吹刮不息,旁的声音一出现在风里便被扯碎。

    杨幼仪一进到屋内便盘腿坐下,开始打坐静修。华生抱着一个木头的捣药罐坐在她旁边,哆哆哆地捣鼓着什么。东无笙则是找到角落躺下,白天那把黑色的大伞遮在身上,只露出两条腿在伞外。

    斑跟在东无笙身后最后一个进来,他正要在东无笙身旁坐下,东无笙的声音忽然从伞下传来。

    “去和杨道长一起修行吧。”

    斑往杨幼仪那边看了一眼,“现在吗?”

    “嗯,正好有问题也可以请教杨道长。”

    “好。”

    斑乖乖应下,转身跑到杨幼仪边上。

    杨幼仪睁开眼,微笑着让斑坐下,给他传授口诀。

    “记住了吗?”

    “记住了。”

    华生看着杨幼仪和斑两个人低声交谈,一颗话痨的心蠢蠢欲动难以平复,忍不住就想插话,“斑你今年几岁?”

    斑看了看东无笙那边,见她没有反应,于是实话实说道:“我化形快两个月了。”

    闻言,杨幼仪和华生都有些惊讶。

    “诶,你是妖吗?你的本体是什么啊?”

    斑摇头,“我不知道。”

    “你连自己本体是什么都不知道?”

    华生手里捣药的杵都停了。

    斑点点头,并不明白她们的惊讶为何而来。

    见斑好像自己也不太清楚状况的样子,华生也就没有追问,换了一个话题,“你这么小就开始修行,不觉得辛苦吗?”

    杨幼仪也看着斑,等着他的回答。

    斑眨眨眼,有些不明所以,“辛苦吗?我没觉得吧。”

    华生又拿起药杵开始哆哆地捣药,“是嘛,那你很厉害啊,我小时候是最讨厌修行了,非要人一动不动坐在原地,感觉能坐到长草。”

    斑看了看杨幼仪,见她没有催促自己,就继续和华生说话,“我觉得修行还挺好玩的……那你小时候喜欢做什么呢?”

    “跳格子、抓蚂蚱、编草绳,或者听其他小孩讲故事什么的……”

    斑一脸迷茫。

    “你都没听过?”

    看着斑轻轻点头,华生满脸同情,“太可怜了,没有童年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不然你今晚别修行了,我给你讲故事吧!”

    “诶……?”

    斑一愣,往东无笙那边看了一眼,黑色大伞如一座安静的古堡,没有丝毫动静。

    他又抬头看杨幼仪,杨幼仪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想玩的话先玩几天也没关系,反正正式的修行要等到了师门才能开始。”

    “那……那好。”

    说完,斑露出一点笑容,挪了挪位置,坐到了华生旁边。

    “来来来,我给你讲啊……”

    杨幼仪微笑着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合眼自己修行去了。

    斑还没有正式开始修行,而且初临人世,她可以让斑稍事休息,但她绝不会让自己有丝毫松懈。

    毕竟不是谁都和斑一样,同时拥有绝佳的天赋资源和大把的光阴,真正踏上修行之途以后,辛苦和孤寂才是漫漫余生最长情的伴侣。

    --

    等到杨幼仪再睁开眼,斑和华生都已经睡着了,四下一点人声都听不见,只有呼啸风声肆虐疯狂。

    杨幼仪看了华生一眼,就见她抱着自己的捣药罐,咂着嘴嘟囔着什么。

    两个小孩平静的睡颜让杨幼仪目光柔和,她从自己的乾坤袋里取出一件比较厚的外衣搭在两人身上,再想重新沉入状态修行时,忽然感觉有熟悉的气息出现在房间外。

    杨幼仪肩背的肌肉一瞬间绷紧,她握住腰间的剑柄,沉着脸看向某个方向。

    是——罗刹女的气息!

    杨幼仪毫不犹豫地迈步往外走。

    虽然只见过一次,但这个气息她这辈子都不会忘。

    与此同时,华生也坐起来,哈哈大笑着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神医。

    斑让华生的动静惊醒,起来就看见华生在身边疯疯癫癫地大笑,他扭头去看杨幼仪,视线却扑了个空,一抬头就见杨幼仪神色阴沉地持剑往外走,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华生这边的动静。

    这是怎么了?

    斑惊愕地看着这一切,愣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华生?”

    斑推了推身边的华生,但华生就像是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脸上的笑容张狂得意,目光恍惚迷离,那样子看着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就算再懵懂,斑也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他连忙爬起来,跑到东无笙身边。

    东无笙依然安静地睡着,只是眉头紧锁,额间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姐?”

    斑一边摇着东无笙的肩膀,一边在她耳边呼唤她。

    东无笙猛地睁开眼,捂着嘴一阵猛咳。

    “姐?”

    斑隐约瞧见东无笙掌心一片殷红,但东无笙没有理会,她皱起眉,目光飞快扫过室内,看到形状异常的华生,她起身走过去,把华生从地上拽起来,双指并拢在华生后心某几处用力点了点,大喊着我是天下第一神医的华生顿时垂下头,呼吸重新变得均匀,像是睡着了。

    “杨幼仪呢?”

    东无笙把华生丢回地上,转身问斑。

    “我看见她出去了。”

    东无笙眉头皱得更紧,“小白!”

    她唤了一声,当即有一只白猫从她袖口探出头来。

    “你留在这里,想办法把华生叫醒,等她醒过来,让小白带你们来找我。”

    “好。”

    知道现在情况紧急,斑不敢多问,只记下东无笙说的话,点头答应。

    东无笙走出几步,想起什么,又回头对斑念了一句什么,“在我回来之前,无论有多困都不要睡着。”

    斑认真地点头。

    东无笙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会没事的。”

    说完,她拿起墙角的黑伞,转身走了出去。

    一出门,肆虐的风沙将东无笙的一头长发吹得狂舞,东无笙没什么犹豫,一把拢起自己的长发,另一手持伞一挥——

    黑伞在半空中化作短匕的形状,将那一头长发干净利落地斩断。

    东无笙手一松,丝丝缕缕的黑发瞬间就让风卷走,余下刚过下巴的一点头发在东无笙脸上吹拂。

    东无笙用发带在脑后快速地扎了一个小揪,纵使狂风吹过,这一点兔尾巴也只能微微浮动,这下视野里终于没有了阻碍,然而风沙漫天,一眼望去尽是飞沙,东无笙四下一望,微微垂下眼帘,鼻翼翕动,目光顿时锁定一个方向,一头扎进风沙里。
新书推荐: 九天第一帝 无敌从老婆重生开始 圣龙九天尊 君临异界踏九天 天书之无限复制 二郎神异界征战 三千铁骑纵横诸天 玄门天尊系统 开局打卡苍天霸体 触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