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十九章 去见杨幼仪

正文卷 第十九章 去见杨幼仪

    “诶,你等会儿,”华生拦住他,“你姐到底什么人啊?”

    斑没接话,回头看着她反问道:“怎么了?”

    华生表情严肃,“你姐这身上新伤加旧伤的,太可怕了……”

    看着小孩懵懂的样子,华生想了想补充了一句,“这么说吧,随便换个人是你姐,我估计坟头草都三尺高,这可不是意志力的问题……说实话我真想不明白你姐怎么还活着。”

    这话听得斑微微皱眉,不过华生没注意到。

    “而且她这伤吧,我医不了,稀奇古怪的,反正不像是正常人能得的伤,有点像诅咒……不然你们还是去沙洲国找我师傅吧,我估计也就他可能还有点想法了。”

    “……”

    斑往门内看了一眼,“我想先进去看看。”

    华生点点头,“行,你进去吧,我刚刚给她用了点安眠的药,可能要过一会儿才能醒,你自己看着吧,我去买点药来。”

    斑应声,推门进屋,就看见东无笙平躺在床上,脑袋陷在枕头里,面色比底下浆洗得发灰的被单还苍白几分,看上去没有一点活人气。

    斑走到床边,眼角让什么东西反光给晃了一下,他定睛看去,就看见东无笙右手上的那条银链。

    他走到床边,本想把东无笙的手放进被子里,结果刚一抓住那只手,东无笙的手指忽然收拢,将他的手包裹在其中,并且逐渐收紧。

    “姐?”

    斑将视线上移,落在东无笙的脸上,就看见她眉头紧皱,像是挣扎着想要醒来的样子。

    不是说用了安眠的药吗?

    正当斑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就看见东无笙睁开了眼睛。

    刚一睁开,那双红眸里还有些许的茫然困倦,她偏头看了一眼床边的斑,又一瞥周围的环境,松开握着斑的那只手,捏了捏鼻梁,“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嗯……这里是华生的家,她说她是华凌的徒弟,你的伤是她帮你处理的。”

    斑弯着眼睛和嘴角,笑起来像只毛茸茸的人畜无害的小鹿。

    “华凌的徒弟?”

    东无笙扬了扬眉毛,唇边带起一点笑意,只一瞬又被抚平,她把手背盖在自己的额头上,微眯起眼睛,注视着斑,“再说说你自己吧,怎么来的?”

    “……”

    斑脸上的笑容越发柔软可爱,一双琥珀一样的眼睛望着东无笙眨了眨,颜色鲜润的唇角弯弯的,整一幅企图用乖巧蒙混过关的样子。

    东无笙扯了扯嘴角,索性闭上眼,“怎么不说话?想让我帮你说?”

    “姐……带我一起嘛……”

    斑伸手轻推东无笙的肩膀,嗓音也是小孩子的娇嫩清脆。

    东无笙闭着眼睛,感觉就像是有只猫正拿软软的肉垫踩她的肩膀。

    “我不是说过这事没得商量吗?”

    东无笙睁开眼看着他,脸上挂着一点似笑非笑的神情,“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就这么相信我不会对你动手?”

    迎着东无笙的注视,斑一点也没有被吓住的意思,对着东无笙露出一小排雪白的牙齿,一头稍卷的浅棕色头发随着他的头颈微微摇晃,“姐,华生说你这伤她治不好,她说她师父现在在沙洲国,我们去沙洲国正好还可以找他治伤。”

    “……”

    哼……

    东无笙抬手在斑的头顶重敲了一下,“小小年纪哪儿学来的这一套?”

    斑唔一声低头抱住脑袋。

    华生在这时推门而入,看见东无笙醒着,她一脸惊奇,“你你你、你醒了?这就醒了?”

    东无笙偏头露出一个微笑,“还要多亏姑娘出手相助。”

    华生似乎完全没有在意东无笙在说什么,她几步垮到床边,将手里的东西往床脚一堆,上手就扑到东无笙身上要扒她衣服。

    东无笙:“……!”

    东无笙一把攥住华生的手腕,止住她的动作,脸上笑容微微扭曲,“姑娘这是做什么?”

    华生仿佛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做什么,脸蛋爆红,她猛地松手后退几步,把手盖在脸上,“对对、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你为什么这么快就醒了!”

    东无笙:“……”

    “没事……”

    东无笙深吸一口气,收拾好表情,一边整理着衣领,一边像看什么少见又可怕的东西一样看了华生一眼。

    斑坐在一边,看着华生一顿操作猛如虎,整个人都惊呆了。

    看到最后东无笙看华生的那个眼神,斑回过神来,眨了眨眼,若有所思。

    “……”

    整理好衣服,东无笙掀开被子下了床。

    “还是多谢姑娘出手相助,这点药材就作为我的谢礼,还请姑娘务必收下。”

    东无笙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纸包,以不容拒绝的姿态塞进华生的手里,之后就打算离开。

    “等等——”

    华生伸手意欲阻拦东无笙,“你伤成这样需要静养,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东无笙避开那只手,保持了一点距离,脸上笑容浅淡,“承蒙姑娘挂念了,不过我也算个修道之人,这点伤并无大碍。”

    “胡说!”

    华生一大步跨到东无笙面前,东无笙看见她抬手的动作,下意识退了半步。

    “我也是修道的,我看你身上分明半点灵力也没有,你为什么要骗我?”说这话时,华生一脸恶狠狠的仿佛要吃人的表情,“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走了要是死在路上就是在砸我招牌?你知道行医有多不容易吗?你知道你明明有能力帮助别人却不被信任的感觉吗?你知道我这点信誉攒到今天有多不容易吗?”

    “你现在走了,不仅仅是不把你自己的生命当回事,还是在拿我的前途开玩笑,你懂不懂?”

    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东无笙感觉自己沉寂许久的良心都让华生说得隐隐作痛。

    “……”

    东无笙半晌没说话,拳头掩在嘴边,挡了小半张脸,沉默持续了一小会儿,她放下手坐回床上,“我明白了。”

    华生这才满意地笑笑,“这还差不多,我去给你煎药。”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屋子。

    斑在一边看得当真是目瞪口呆。

    感觉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

    华生离开后,东无笙看向斑,“你出来前和杨幼仪说过吗?”

    “说过,我说我出来找猫。”

    斑一边回答,一边还在回想刚刚的事。

    东无笙点点头,看了一眼窗外,太阳在山边还剩下一小块黄色。

    “你回去过了没有?”

    “还没有。”

    “好,我和你一起过去。”

    东无笙说着站起来,起身的瞬间身上的黑袍就变成了斑之前看到过的那身白衣。

    她蒙好眼睛,取出镰刀幻化成盲杖的模样,等她做完这一切,斑才反应过来。

    小家伙皱了皱眉头,神情有些忧虑,“你要和我一起去见杨幼仪吗?可是,她不是……”

    东无笙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他的话,“没事的,走吧,再不走刚才那姑娘就要回来了。”

    东无笙说完,就推开窗户翻了出去,斑也只好跟上。
新书推荐: 我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修炼啦 弑天道君 君如阳 万界开启者 无道荒天 虚假天王 万道神帝 昼乱 大师兄是个凡人却很强 血神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