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十四章 定为公子效犬马之劳

正文卷 第十四章 定为公子效犬马之劳

    看着手背上浅红的一道印子,孟庄扯了扯嘴角,不怒反笑,“姑娘功夫不错啊。”

    “一点防身的小伎俩而已……毕竟孤儿寡母在外,还是要注意防范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

    白衣女子皮笑肉不笑地一提嘴角,一瞬便又放下。

    “别装了,罗刹女,我知道是你!”

    孟庄不耐烦地拧眉,“我不是来抓你的,我要你帮我个忙。”

    “找我帮忙啊……”

    东无笙牵着斑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唇角挂着点笑容,“早说啊,好商量……出个价吧。”

    没想到东无笙答应得这么爽快,孟庄有些惊讶地抬一抬眉毛,饶有兴趣道:“你想要多少?”

    “先听听你想要我帮什么忙吧。”

    “我要你帮我带封信给沙洲国的女王。”

    孟庄低头看着面前的女子,微挑着嘴角,“怎么样?只是跑个腿而已,你想要多少报酬?”

    “嗯,”东无笙抿着嘴角微笑,“十万两吧。”

    孟庄一惊,难以置信道:“多少?”

    东无笙保持着微笑,“十万两,只收银票,不赊账,一次性付清。”

    孟庄有点惊奇地笑了一声,“你这不是敲诈吗?”

    “我乐意,爱接不接,不接拉倒。”

    东无笙轻哼了一声,“而且,公子既然指名要罗刹女帮忙,就该有这个觉悟才是。”

    “……”

    孟庄接不上话来,耸着眉毛,硬生生咽下了这口气,“行吧,十万就十万。”

    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布袋,打开了往地上一倒,白花花的银票当即就在地上堆了一座小山。

    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往来行人更是纷纷投来目光,那眼神恨不得马上冲上来抢。

    “银票这种凡俗之物用着就是麻烦,还要劳烦姑娘自己点个十万两了。”

    孟庄刚刚挑起嘴角,露出一点得逞的笑,只一瞬又凝固在脸上。

    只见东无笙袖袍一挥,地上那一堆的银票瞬间就没了踪影,她抬头对着孟庄努出一个笑脸,“多出来的,我就当是公子的犒赏了……公子出手阔气,在下佩服,定为公子效犬马之劳。”

    孟庄:“……”

    接过孟庄手里的信件,东无笙便带着斑转身汇入出城的人流。

    等到两人走远,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的孟庄也转过身,身形慢慢变化,最终化作一位白发金瞳的男子,缓步走向城门。

    --

    “姐……”

    走出一段距离后,斑回过头去,绵延的城墙立于苍黄天宇下,青黄草色铺满半个视野,出城的人从城门口一路延伸到视野的另一个尽头。

    已经看不见刚刚那个人的身影了。

    斑一手抱着橘猫肥硕的身体,另一手牵着东无笙,他握着东无笙的三根指头,往下扯了扯,小声开口道:“我觉得刚刚那个人不是孟庄……”

    “没关系,不是就不是吧,”虽然蒙着眼睛,但东无笙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比斑还要清楚,这会儿她将斑往身边拽了拽,避开了身后冲过来的一个小孩,“反正我本来就要去沙洲国。”

    “哦……”

    斑点点头,似懂非懂。

    两人走走停停,日头最盛的时候,视线里出现了他们的目标。

    那是一座深陷战争苦海的边陲小镇,在那鼎盛的日光下,孤零零一座小镇立在那里,荒凉、寂静。

    东无笙在这时突然加快了脚步,斑起初没有注意,直到两人的距离逐渐拉开,才忽然反应过来,连忙加快脚步追赶。

    然而东无笙的脚步看似不紧不慢,实则转瞬便在人群里消失了踪影。

    彻底瞧不见东无笙背影的时候,斑停下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只觉得头顶的太阳仿佛要将他融化。

    “喵——”

    橘猫始终跟在他的身边,此时他一停,橘猫也跟着停下了脚步,蹲坐在他脚旁,毛茸茸胖乎乎的一大团橙色。

    啊,橘猫还在这里。

    看了一眼蹲在脚边的猫咪,斑微微松了一口气。

    棕色头发的小孩蹲下来,伸手轻轻挠了挠橘色猫咪的下巴,看着小猫眯着眼睛蹭他的手心,小少年撅着嘴小声嘀咕道:“她总舍不得丢下你吧?”

    “喵……”

    橘猫轻轻舔了舔他的掌心,触感痒痒的,惹得小少年忍不住笑起来。

    “你能闻出来她往哪里去了吗?”

    橘猫似乎真的能听得懂他的话,在地面轻嗅了几下,朝着一个方向迈开了步子。

    一人一猫当真就以这样的方式继续前进,直到日头西落,橘猫的脚步停在了一个岔路口前。

    “嗯?你也闻不出来该走哪边吗?”

    斑往道路两旁看了看,实在没看出什么来,抿着嘴角露出一点窘迫的微笑,“跟丢了吗?那该怎么办啊……”

    小家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实在觉得有些疲累,蹲了下来。

    橘猫凑到他的脚边,轻蹭他的小腿。

    “我们还是在这里等吧?”

    斑抚了抚橘猫的头颈,小声道。

    “喵——”

    橘猫做出类似点头的动作,明黄的眼睛里倒映着一轮昏黄的落日。

    一人一猫在原地稍等了一会儿。

    日头落山,微凉的夜风吹起来,路上行人渐少,也没等到东无笙回来。

    不会真的被丢下了吧?

    斑不时地抬头看看道路两旁,没看见人就低头继续逗猫。

    直到,一双脚在斑的视野里停下来。

    “小姑娘,这么晚了,怎么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

    斑抬头望去,就见一位气质温润的貌美女子站在自己跟前,眼角微红的泪痣在昏暗的天光里像是遥远天际的一颗孤星。

    “……”

    看着女子脸上善意的笑容,斑眨了眨眼,站起来,没有回答。

    “是和家人走散了吗?”

    见小家伙不说话,女子也不介怀,笑了笑,从腰间取下自己的佩剑,她把剑拿在空中,猛地松手,剑非但没有掉下去,反倒像是有灵一般悬浮在空中,有纯白的灵光附着在剑身上,随着剑身浮动,明灭闪烁。

    斑愣了愣,仰头看向杨幼仪,“你也会用符箓吗?”

    杨幼仪眼角微弯,笑起来眉眼间英气满溢,“你以前有见过修道的人是吗?不过我这不是符箓哦,这是御剑术,只是道法的一种简单应用而已。”

    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杨幼仪一步踏上飞剑,把手递给斑,对他笑道:“我叫杨幼仪,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斑……”

    斑看了看面前的那只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我要在这里等我娘。”

    杨幼仪笑容不变,“你一个人继续呆在这里的话,你娘一定会担心的,我带你去找你娘好吗?”

    杨幼仪站在飞剑上看着他,目光坦荡。

    “……”

    斑迟疑着点了点头,把手递给杨幼仪,也登上了飞剑。

    橘猫挂在小少年的小腿上,跟着上了飞剑。

    “知道你娘要带你去哪里吗?”

    “知道……沙洲国。”

    杨幼仪咦了一声,回过来对他笑,“我正好也要去那里,那里一天到不了,中间有一个小镇可以暂停歇脚,你娘亲应该是要去那里。”

    斑点点头,盯着脚下距离自己有一小段距离的地面,一脸好奇。

    飞剑慢慢升空,在离地大约一人高的地方停了下来,不再升高,平稳地往前飞去。

    “我们就沿这条路飞,如果半路上看到你娘了就和我说。”

    斑缓缓眨了眨眼,露出一个笑容,“好。”
新书推荐: 重生之玄皇魔尊 万神求饶 乾坤炼道 封神阴阳 剑问九州 大侠凶猛 古狐 万古龙渊 灵纹道尊 最强领域系统挂机就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