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十一章 要报复我的话也等明天睡醒

正文卷 第十一章 要报复我的话也等明天睡醒

    钥匙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听着东无笙打了个哈欠后呼吸慢慢变得均匀绵长。

    等到外面的街市也渐渐没了声息,钥匙睁眼坐起来,看了眼窗外明亮的月光,眼眸低垂,神情有些沮丧。

    橘猫在他怀里动了动,仰头冲他轻轻地喵呜一声。

    钥匙摸了摸它的头,抬手的时候,袖口滑落,露出手腕上一圈淤青的痕迹。

    橘猫看见了,两只前爪攀住钥匙的小臂,探过头去,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了舔,就见那一圈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哇……”

    钥匙小声地叹了一声,“好厉害!”

    橘猫看着她,缓缓眨了眨眼,把脸凑上来,用鼻尖碰了碰钥匙的鼻尖,它的肚皮贴着钥匙的胸口,一片蕴热。

    钥匙搂着橘猫的手臂紧了紧,又连忙松开,神情松快了一些。

    钥匙将橘猫放在身旁的床榻上,他将手伸进袖子里,攥着袖子里的匕首,慢慢向东无笙靠过去。

    东无笙背对他侧躺着,她刚进房间时身上带着的那股冷香气好像已经基本散去了,此刻的空气里,钥匙没有闻到任何异样的气息,只有夜半深冷的露气。

    看着那段裸露在外的,好像和月光一样苍冷的脖颈,钥匙的手指摩挲着袖子里的匕首,犹豫不决。

    手中的匕首是楼里一个打杂的仆役送给他的,可能是看他可怜,除了匕首以外,还告诉他,不想做的事情要是被人强迫去做,就可以用匕首反抗,只是,如果真的刺下去了,那就一定要马上离开,跑到一个离这里很远很远的地方,最好是一个谁都不认识他的地方。只有那样,才能活下去,继续生活。

    钥匙看着静躺在身侧的人,觉得活下去继续生活真的好难。

    其实,身侧的这个人也没有强迫他做什么事情……但,他今天没有,以后就不会了吗?

    如果真的跟着这个人走,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虽然,他和那个钥匙一睁眼第一个看见的人真的很像……但,即便是那个人,不也把他一个人丢下了吗?

    那个人其实也没有承诺过一定不会丢下他,或者会来找他……她一直就想让他离开……

    刚刚诞生的时候,他把她认成母亲,但他现在知道了,她只是一个见证了他诞生的人。

    他并不像楼里其他人那样,拥有血浓于水亲人。

    他是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之后的路,大概也要一个人走。

    想到这里,钥匙缓缓将手臂举到空中,匕首的锋芒对准了下方那段柔嫩的脖颈,刀尖不停地轻颤,迟迟没有刺下去。

    在他的手臂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的时候,静躺在他刀下的人翻了个身,那张暴露在月光下的脸,和他睁眼后第一个看见的那张,一模一样。

    钥匙手一颤,匕首竟从他掌心滑落,直直往下坠落,月光下抖落无数寒芒。

    所幸,在惨剧发生之前,一只苍白瘦削的手掌伸出来,接住了那柄失误掉落的匕首。

    那双鲜红的眼睛在他面前睁开的时候,钥匙微张着嘴,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只能一个劲无力地摇头。

    东无笙看起来好像还没有睡醒,微眯着眼睛,睡眼惺忪。

    她揉了揉眼睛,对着月光打量了一下手里的匕首,钥匙惊异地看见她嘴角扯出一点弧度。

    “还留了这么一手啊……”

    还挺能干的。

    并不想要在这方面作出任何鼓励的暗示,东无笙没有把后半句说出口。

    “你这一刀如果真的刺下来了,毁掉的只会是你自己……”

    东无笙把匕首收进自己的乾坤袋里,看了一眼钥匙茫然的眼神,无声地挑了挑嘴角,摇头道:“算了,反正,小孩子还是离这种东西远一点比较好……没收了啊。”

    她懒洋洋地抬起手臂,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往怀里带。

    钥匙看着她凭空让匕首消失,眨了眨眼睛,犹豫着,靠进她怀里。

    “怨我来得太晚了,对不起你……睡吧……”

    东无笙在他头顶懒懒打了个呵欠,“想报复我的话,也等明天睡醒了再说吧……”

    东无笙的声音到这一句已经声息渐弱,到最后几乎只剩微不可闻的气音。

    东无笙的怀抱谈不上温暖,带着更深露重的凉意,也不像钥匙这些天接触的各色人马一样,身上带着或浓或淡的香粉气息。东无笙身上的气息像是冬日里炭火燃烧散发出的淡淡烟气,还混着一点药草的味道,谈不上什么好闻与否,却让钥匙这么多天来头一次感到安心。

    橘猫也在他身侧躺下,把自己蜷成一个毛茸茸的球。

    钥匙听着耳旁猫咪的呼噜声,慢慢闭上了眼。

    --

    第二天早上,钥匙和东无笙几乎同时醒来。

    倒不是什么心有灵犀一类的原因,主要是东无笙一醒就从钥匙身边挪开了,虽然动作很轻,但是她一走,两人捂了一晚上的热气一散,钥匙就让趁机而入的冷空气冻醒了。

    “醒了就起来吧,换套衣服。”

    东无笙把一套普通的棉布衣服放在床头,坐在床边,微微低头看着他。

    钥匙揉了揉眼睛,虽然睡眼惺忪,但还是下意识露出一个笑容,“好!”

    东无笙扯了扯嘴角,站起来,坐到桌边,径自给自己沏了杯茶漱口。

    橘猫也跟着跳下床,跑到东无笙面前,翻着肚皮和她撒娇。

    另一边的钥匙拿起东无笙给他准备的衣服,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蛋,抬头看了东无笙一眼,欲言又止。

    也是女孩的衣服啊……

    这么些天过来,钥匙也算是对人类的男女之别有了一点了解。

    虽然他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误认为女孩。

    钥匙看着东无笙垂眸饮茶时眉目清淡的模样,想起自己刚来到这里时,老鸨知道他是男孩之后的反应,抿了抿唇,还是没有说出口,默默地把衣服换上就下床了。

    衣服稍微有点大,不过凑合一下倒也能穿。

    换好衣服下床,钥匙也学着东无笙的样子,坐到桌边用茶水漱口。

    等钥匙漱口完,东无笙把一盘糕饼推到他面前,让他吃点,然后就抱了猫出来,开始例行给自己猫喂食。

    钥匙一边啃着糕饼,一边看她喂猫,看到东无笙望着自己的猫时格外温和的眼神,不禁有些羡慕。

    东无笙一抬头就看见钥匙这样一幅神情,一时没反应过来眼前的小孩是在羡慕什么,想了想,把喂猫用的糕饼和钥匙面前的换了换,低头继续喂猫。

    等钥匙吃完,东无笙就把猫装回她的口袋里,只留了一只赖着钥匙撒娇的橘猫在外面,起身准备走人。
新书推荐: 重生之玄皇魔尊 万神求饶 乾坤炼道 封神阴阳 剑问九州 大侠凶猛 古狐 万古龙渊 灵纹道尊 最强领域系统挂机就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