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十章 繁漪楼过夜

正文卷 第十章 繁漪楼过夜

    白灼默了默,没说话。

    顾长庚继续缓缓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们,但你可以自己想想,如果她真的和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又怎么会知道事情的原貌?”

    白灼嗤地笑了一声,“那你们倒是说说看,事情的原貌到底是怎么样的?”

    “人是罗刹女杀的。”

    顾长庚回答得很快,并没有给白灼反应的时间,“你可以回族里问问你的族人,事发当天有没有人在虎妖族的领地看见罗刹女,要是这还不足够,只要你配合我们抓捕罗刹女,证据自然会呈现在你眼前。”

    “……”

    牢门被打开,顾长庚亲自走过来,替白灼除掉了镣铐。

    白灼活动了一下肩臂,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拉开一侧嘴角,“好啊,你们想抓罗刹女,怎么抓?需要我做什么?”

    “只要你们敢告诉我,那我没什么不敢做的。”

    白灼摊手,一侧嘴角斜斜地挑起来,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一双灿金的虎瞳在昏暗的地牢里暗芒流转,熠熠生辉。

    --

    另一边,东无笙正在老鸨的带领下前往钥匙所在的房间。

    朱红的木门打开,老鸨说话像报喜一样,“小玉女!客人来了!”

    东无笙站在老鸨身后,视线从老鸨肩膀上越过去,就看见钥匙低头坐在床边,听到老鸨的声音,小家伙的肩膀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你先出去吧。”

    东无笙拍了拍老鸨的肩膀,手掌按在上面,将老鸨往外推了推。

    听到她的声音,钥匙抬起头,一双琥珀色的眼眸里光彩黯淡,如同蒙尘的宝珠。

    东无笙对上这个眼神,什么话也没说,移开了视线。

    老鸨顺从地后退,离开前谄笑着抬头看了她一眼。

    东无笙微笑着丢给她一块碎银子,扭头走进屋里,用脚跟将门轻轻带上。

    门一关,东无笙径直走到床边坐下,伏在床脚的小白猫走过来蹭她的手背。

    东无笙伸手把小白猫捞进怀里揉了揉,“猫不错,很可爱。”

    钥匙低头看着小白猫在东无笙怀里撒娇,忽然仰头略带希冀地看向她,“妈妈?”

    东无笙:“……”

    看来也不算太笨。

    东无笙抬眼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再好好想想,该叫我什么?”

    钥匙低下头,不说话了。

    东无笙面具后的嘴角微微一扬。

    还挺有骨气。

    床边摆着一个小桌案,上面放了一些果脯和糕饼。

    东无笙视线在上面一扫,捡起一根地瓜干,摘了面具,叼在嘴里嚼了几下。

    钥匙盯着她面具后的脸看了一会儿,忽然走过去,把装果脯的盘子端到东无笙面前,然后小心翼翼地在她身边坐下,嘴角弯起来,表情乖巧。

    东无笙瞥了她一眼,捞起一根地瓜干递给他,面上带起微笑,“晚上吃过东西了吗?”

    闻言,钥匙刚伸出来的手又慢慢缩了回去。

    他幅度很小地点了点头,声音软软的,“吃过了。”

    东无笙把地瓜干塞到他手里,“那就再吃点好了。”

    钥匙顿了顿,看了看手里的地瓜干,咬进嘴里,慢吞吞地嚼了两下。

    可能是牙齿还太嫩,一根地瓜干嚼得很是吃力的样子。

    东无笙手肘支在膝盖上,饶有兴味地看着钥匙吃地瓜干,眼里微微含着点笑意。

    钥匙偶然抬头看了一眼,忽然停了手里嘴上的动作,盯着东无笙一个劲儿地猛瞧。

    东无笙冲他扬了扬眉毛,“看什么呢?”

    钥匙摇了摇头,没说话。

    东无笙没在意,脱了鞋,盘腿在床上坐下,单手解开黑袍的扣子,敞开一侧的衣袍,露出白色的里衣和内侧的口袋。

    钥匙一愣,咬着地瓜干呆呆地看着东无笙。

    东无笙感觉到他的注视,抬头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猫咪细软的叫声从东无笙的身上传出来,接连叫了好几声,每一声的调子都不一样,似乎不止一只猫咪。

    钥匙瞪大了眼睛,就看见一颗橘黄的毛脑袋从口袋里探出来,橙黄的猫瞳盯着钥匙一动不动地看了一会儿,然后两只耳朵一抖,冲他轻轻地喵了一声。

    橘猫一点也不认生,从口袋里跳出来,伸了个懒腰,把前爪搭在钥匙的膝盖上,喵喵叫着向他要求顺毛。

    钥匙眨巴着眼睛,抬头看了东无笙一眼,见她微笑着没有任何表示,低头像是对待什么珍贵的易碎品一样,小心地把橘猫抱起来。

    橘猫一到她怀里就眯着眼睛用脑袋蹭他,一边蹭一边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好……好乖!”

    钥匙有些惊奇地摸着橘猫的脑袋。

    东无笙轻轻嗯了一声,“这只脾气比较好。”

    东无笙看着橘猫和钥匙玩耍,面带微笑地补充了一句,“吃得也比较多。”

    钥匙摸着橘猫的脑袋,感受着掌心温热的、毛茸的触感,扭头去看东无笙身上的袍子,眼睛里有微光闪动。

    小白猫蹲伏在东无笙的腿边,拖长了声调喵了一声。

    黑白相间的奶牛猫,花色斑杂的三花猫,还有一只浑身毛色黑亮,唯有四爪雪白的黑猫,三只猫咪一只接一只地从东无笙的黑袍内袋里钻出来,围着东无笙喵喵地叫,一声声娇嫩得像是能掐出水来。

    “这么多!”

    钥匙忍不住惊叹了一声。

    东无笙一抬头就看见钥匙的眼睛在五只猫咪上来回逡巡,手上还一刻不停地撸着怀里的橘猫,一幅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心里还想着下一顿的典型模样,勾了勾嘴角,随手从桌上取了糕点,捏碎了放在掌心里喂猫。

    “它们有名字吗?”

    钥匙仰头问东无笙。

    “没有名字,随便叫,”东无笙头也不抬,面上的笑容没什么温度,手下动作却是轻柔妥帖,“这些小猫都通人性,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听得懂人话。”

    “哦……”

    两人一时无言。等东无笙喂完猫,除了橘猫以外的四只猫咪排着队自己钻回口袋里,钥匙看着那个装了四只猫依然扁扁的口袋,眼睛里满是惊奇。

    东无笙抬头的时候正好将钥匙的神情全部收入眼底,不过她什么都说,枕着双臂在床上躺下,闭上眼睛。

    钥匙张了张嘴,又什么都没说,垂下眼,抱着猫咪,默默地在东无笙身边躺下。

    他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又爬起来,凑到东无笙身边去,小声地开口道:“你真的不认识我吗?”

    “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怎么会认识你?”

    东无笙眼睛都没睁,兀自打了个哈欠,翻身睡去。

    钥匙也默默地躺下,背对着东无笙,只在床的边沿占了小小一个位置。

    黑暗中,那张上天精心雕琢出的小脸上带着沮丧,钥匙把手伸进衣袖里,摸到了藏在里面的匕首。
新书推荐: 重生之玄皇魔尊 万神求饶 乾坤炼道 封神阴阳 剑问九州 大侠凶猛 古狐 万古龙渊 灵纹道尊 最强领域系统挂机就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