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八章 他在繁漪楼当头牌……被迫

正文卷 第八章 他在繁漪楼当头牌……被迫

    当孟庄深夜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看见点灯守在门前的妻子,眉宇间浮上来深深的愧疚和自责,“我……我没看好那个孩子,中午的时候他跑出去就没回来,到现在还没找到。”

    门前的妻子一愣,“什么……!”

    “今天海南华说的那位还刚来过,要我们好好照料那个孩子!”

    妻子拽着孟庄的袖子,脸上露出焦灼的神情。

    “海南华?”

    如果不是这个名字以及其背后支持的相助,孟庄与妻子还不知道能不能拥有今天这样平凡安宁的生活,为此,孟庄一听皱起了眉,“怎么回事?”

    --

    另一边,西郊的废弃庙宇里,东无笙正在一间间破落的厢房间无声息地潜行。

    整条走廊漆黑一片,几扇破落的木门在风里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一直走到一间鼾声震天的厢房门前,东无笙停下了脚步。

    她合眼轻吸一口气,再睁眼时,手里多了一柄纯黑的长柄镰刀,立在地上,比她人还要高上许多。

    镰刀在她手里转了一圈,无声地刺入木门之中,轻轻一划,像切豆腐一样就在门上开了一个门洞。

    东无笙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人倒在床上睡得正香,鼾声如雷。

    黑色镰刀如一道魅影,自床上人的颈间飞速闪过,头颈一瞬分离,却没有一点血,那具睡梦中就断了声息的身体从头颈分离的地方开始,如同燃尽的炭火一样,寸寸化作飞灰,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原地。

    悄无声息地做完这一切,东无笙在原地稍站了一会儿,看着床上的人彻底消失,这才推开窗户跃入无边夜色中。

    --

    孟庄夫妇在外找到将近凌晨,仍是没有发现那个孩子的身影,实在没有办法,夫妇两个打算去西郊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上白天那位黑发女子。

    孩子在他们手上弄丢了,起码要想办法知会对方一声,再说,比起他们两个凡夫俗子,对方那位显然神通大得多,说不定他们两个找不到的人,对方就能找到呢。

    要是孩子能找回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孟庄夫妇来到了西郊,却远远望见那座被废弃的寺庙里闪烁着火光。

    同时还伴随着嘈杂的人声。

    “后院走水啦——”

    “走——水——啦——”

    “快快,快拿水来——”

    “快去把老大叫起来!”

    “那些小孩呢?”

    “去拖出来!”

    听见这样的声音,孟庄夫妇对视一眼,大步跑到寺庙门前。

    几个乞丐模样的人在里面奔来跑去,还有一个带着一些孩子正从偏门走出来。

    那些孩子……!

    孟庄掠进庙里,冲到一个小孩面前,抓着小孩的肩膀,拂开鬓边的碎发,细细地打量。

    “孟叔叔!”

    小孩似乎也认出他来,惊喜地喊道。

    孟庄点点头,抿紧了唇。

    是这些日子镇上丢失的孩子……怎么会在这儿?

    孟庄的妻子在一群孩子中间仔细搜寻了一番,没有看见那个浅棕色头发的身影,失望地对孟庄摇了摇头。

    那个孩子现在……还好吗?

    东无笙站在寺庙的破落的金顶上,看着孟庄夫妇冲进寺庙里,底下传来孩童欣喜的声音。

    东无笙从怀里摸出一早准备好的神行符,握在掌心里一捏,眼前景物一瞬转变。

    --

    “你有没有脑子!收人的时候不知道验身的吗!”

    钥匙缩着身子蹲在一边,看着老鸨对着身边的一个女人破口大骂,“连男孩女孩都分不清楚,瞎了你这狗眼!”

    正说着话,老鸨抬手就给了女人一个耳光,发出很响很清脆的一声。

    这声音传到钥匙耳朵里,小家伙抱着自己的膝盖抖了一下,把身子缩地更紧了。

    蓝眼睛的小白猫仍然陪在钥匙的身边,此时似乎也感觉到了钥匙的颤抖,踩着软软的肉垫,安静地走到他身边,紧挨着他的小腿坐下来。

    感觉到腿边一片温热,钥匙低头看过去,正对上一双湿漉漉的蓝色猫眼。

    自从离开东无笙的身边,这么多天以来,这还是小白猫第一次愿意接近自己。

    钥匙伸出手,想摸一摸小白猫的脑袋。

    小白猫尾巴甩了甩,还是避开了他的手,不过这回总算是没有朝他嗬嗬地示威。

    这样也好。

    钥匙盯着小白猫的尾巴,开始努力放空自己。

    --

    连续忙碌了几日,终于处理完了自己的事情,东无笙坐在商行专门为贵宾预留的某间厢房内,伸了个懒腰。

    伸完懒腰,东无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将手伸进黑袍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神行符,捏在手里,下一个瞬间,她就出现在热闹繁华的街市上。

    东无笙微微仰头,目光锁定在面前建筑的招牌上,眉毛微微挑了挑。

    神行符的传送也不是毫无限制的,传送的目的地需要留有使用者本人的气息。

    本来是想趁夜深人静,不惊动任何人,悄悄把自己的猫带走,怎么跟着猫的气息过来,却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东无笙的目光望进面前雕花的木门内,只见燕环肥瘦的各色莺燕披红戴绿,娇俏的笑语声合着浓郁的脂粉味,香风直吹到门口。

    东无笙将自己的神识铺散开去,确定了自己的猫此刻就在这间名叫繁漪楼的春楼内。

    这可真有意思。

    回想起那天那位妇人唯唯诺诺的姿态,东无笙挑了挑嘴角,笑容略带讥讽。

    “这儿可不是姑娘家来的地方,姑娘若是有事,不妨后门找我们掌事……”

    门边的老鸨看见她走来,脸上笑容当即变了味道。

    东无笙偏头对着老鸨微微一笑,笼在黑袍下的手掌中蓦然出现一个镂空的银色小球,“这位妈妈今日是不是吃酒了?怎么眼神不太好……您仔细看看,我怎么是个姑娘?”

    老鸨只觉得鼻尖飘来一丝淡淡冷香,清幽中带着一丝惑人的甜,勾得人眼晕,再定睛一看,眼前站的分明是个俊秀的男子。

    “哎哟,这位爷,刚刚多有得罪,还请您包涵……”

    老鸨连忙诚惶诚恐地向东无笙躬身道歉,姿态低微到了尘埃里,“爷也是来看小玉女的吧?您这边请!”

    啊,小玉女。

    东无笙心下讶然,面上只是微笑点头,不动声色地跟在老鸨身后,从万花丛中一路穿行而过。

    她这些日子每天就是在收集信息,各式各样的信息,无论她需要的、不需要的,每日都有无数的信息流水似的进入她的头脑。

    有关小玉女的事情也略有耳闻。

    听说是繁漪楼最近收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女娃,不知什么原因,没打算养着,打算卖出去,就举行了这么一次活动,说是价高者得之。

    不会这么巧吧?

    想到这里,东无笙嘴角笑容微深,眼眸里却是一片寒凉的讥诮。
新书推荐: 重生之玄皇魔尊 万神求饶 乾坤炼道 封神阴阳 剑问九州 大侠凶猛 古狐 万古龙渊 灵纹道尊 最强领域系统挂机就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