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七章 他在衙门门口当吉祥物

正文卷 第七章 他在衙门门口当吉祥物

    “怎么不说话?”

    周问还没看出异样来,依然和颜悦色地看着钥匙问道。

    “……”

    钥匙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周问抬头看了孟庄一眼,两人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诶,”周问用胳膊捅了捅孟庄,“这小孩好像不会说话啊?”

    “好像真是……”

    孟庄也皱眉看着钥匙,“先带回衙门吧,看看有没有人找上来……实在不行,也只能在本地找户人家收养了。”

    “也只能这样了。”

    周问抓了抓脖子,讪笑着点头。

    --

    在衙门呆了快半个月,没人上门领人是理所当然的。钥匙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蹲在衙门门口逗弄他的那只白猫。

    他的那只白猫也奇特,除了最开始的第一天乖乖呆在钥匙的怀抱里之外,之后就再也不愿意让小家伙靠近了,说它不认这个主人吧,它又每天脚前脚后地跟在钥匙身边,从来也不需要钥匙去找、去追,好像一位对主人忠心不二的马夫,每天鞍前马后,兢兢业业。

    钥匙每天的乐趣,就是在白猫背对自己的时候,悄悄伸手去扯白猫的尾巴,虽然大多数时候都以失败告终,手背上还会留下被猫咪肉垫打出来的红印子,但这位长得和女娃娃一样漂亮可爱的小家伙好像对这个过程格外热衷,每天乐此不疲。

    孟庄也是在让妻子帮忙给这小孩洗澡的时候才得知这小娃娃原来是个男娃子。

    为此,孟庄还特意连夜跑去为这小孩买了男装。

    虽然穿上以后也像是小女娃硬套进了男娃的衣服里,但总归算是拨乱反正了。

    尽管小家伙本人对此好像并没有什么清晰的认识。

    坐在衙门门口当了半个月的吉祥物之后,小家伙忽然就垂头丧气起来。

    这天中午,孟庄正要带着小东西去吃午饭的时候,小家伙坐在衙门门口,背对着人来人往熙攘的大街,抬起一张写满了丧气的小脸,看着孟庄,嗫嚅几下,声音细小地吐出几个字,“我想……找我娘……”

    这还是半个月来孟庄第一次听这小家伙开口说话。

    “原来你可以说话。”

    孟庄笑了笑,在小家伙身边的台阶上坐下来,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就坐在衙门门口的台阶上,面对着大街上往来的人流。

    小家伙倒是一点不怕生的样子,有人看他生得唇红齿白的,惹人爱怜,上前来逗弄他,他就默默地眨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对方看,根据对方抛来的问题点头或是摇头,若是并没有什么问题,或是他并不想要回答的问题,他就翘一翘嘴角,对人笑一笑,笑起来的小模样让人不忍追问为难。

    “嗯……”

    钥匙的眼睛盯着地上,脑袋点了点。

    “那你记得自己的家在哪里吗?”

    钥匙摇摇头,伸手指着离他有几步远的小白猫,小声道:“我不知道我家在哪里,我娘把猫留给我,然后自己走了。”

    “那天那个红眼睛的姑娘是你娘?”

    孟庄看着钥匙点了头,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毛,“你们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我还以为……”

    钥匙仰着头,好像在等他继续说,然而孟庄却没有把话说完,就站起身往屋里走,“你坐这儿等我一会儿——”

    钥匙对着孟庄的背影微不可见地点头。

    转过头,钥匙的目光下意识地去找白猫的身影,看见小白猫仍然坐在原地安安静静地舔着自己的爪子,小脸上稍稍露出一点笑意。

    “好可爱的小猫啊,”一双脚忽然出现在视野里,钥匙抬头,顺着那双腿往上看的时候,那人向小白猫伸出手,想要将白猫抱起来。

    这白猫极通人性,没有东无笙的授意,连钥匙都不愿意让他抱,更别提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了,当即就是爪子牙齿齐上阵,陌生人伸来的那双手上一瞬就多了好几道血痕。

    钥匙听着陌生人吃痛地大叫,缩了缩脖子,忽然开始感激白猫这些天的手下留情。

    白猫的这几下显然是惹恼了那个面色青白的年轻人,他猛地掀起大褂的下摆罩在白猫头上,将猫一裹,拔腿就走。

    钥匙瞪大了眼睛,顿时什么也顾不上了,甩开一双小胳膊小腿就追过去。

    小家伙好像天生对这个世界没那么信任,一路只是沉默地追,不哭不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谁家的小孩放出来瞎跑了。

    只是拐过了一个街角,忽然有东西从天而降罩在钥匙的头上,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后脖颈一疼,眼前彻底一黑,不知今夕何夕了。

    --

    戴着赤色恶鬼面具的黑发女子正站在一座花团锦簇的院落门前,她抬手在门上轻敲三下,很快就有妇人出来应门。看见女子奇异的装扮,妇人面上也不见讶异的神色,只是礼数周到地请她进门。

    “不必了,”黑发女子抬起一只手掌,轻轻按住自己面具的下沿,“先前让你留意的事情,就现在和我说说吧。”

    “就现在吗?”

    眉目深刻的棕发妇人有些拘谨地挽了挽自己鬓角的碎发,在黑发女子点头之后,倚着门边开口道:“西郊有一座庙,已经荒废好多年了,以前还有乞丐会在那里过夜,后来官府想翻修重建,但好像出了什么意外,再后来,所有去到那里的工匠一夜间就全部跳河了,在那之后,所有进到那座庙里的人不久后都会发生意外,现在已经没有人敢靠近那座庙了。”

    说完,妇人紧张地摩挲着自己的掌心,“是海南华让我留意这边的怪异事情,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您想要的……”

    黑发女子微微点头,闷闷的女声从面具后面传过来,“足够了,你的人情就算还清了,以后就算自由了。”

    闻言,妇人脸上显出焦急的神色,“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和海南华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我为你们做这点事情是应该的,我……”

    “那是你的事……”

    黑发女子摆了摆手,转身要走,“这话你说给海南华听,他听到应该会挺开心的。”

    “哦,还有一件事,”黑发女子前脚刚抬起来,又停住脚步,偏头望向妇人,“你丈夫前段时间是不是带回来一个小孩?”

    妇人点点头,“这些日子他每天和我丈夫呆在一起……您认识那个孩子吗?您要不留下来吃顿饭?他们两个一会儿应该就回来吃饭了。”

    “没事,你们照顾着就好,嗯……”

    略微沉吟了片刻,黑发女子又补充了一句,“要是不方便,找个好人家收养也可以,但麻请费心好生照看。”

    妇人忙不迭地开腔,“我们、我和我丈夫都很喜欢那个孩子,一直把他当自己的孩子照看的!”

    女子点了点头,朝妇人微一躬身,“麻烦了。”

    “……”

    女子话音一落,妇人还想再说什么,只是迟疑一瞬的功夫,眼前已经没有了黑发女子的身影。
新书推荐: 重生之玄皇魔尊 万神求饶 乾坤炼道 封神阴阳 剑问九州 大侠凶猛 古狐 万古龙渊 灵纹道尊 最强领域系统挂机就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