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六章 我做的钥匙成精了

正文卷 第六章 我做的钥匙成精了

    她脱下最外面的黑色长袍和披风,随手放在一旁,内里的白色单衣上染着大片的血迹。

    她随后将里衣也脱下,露出白皙纤瘦的腰身。

    左胸口处的破洞和横亘整个上身的裂口此时都被淡黑色的能量暂时填充、连接,然而此刻淡黑色能量构成的临时壁垒出现了多道裂口,殷红的血不断地渗出来,顺着光洁的肌肤往下淌。

    东无笙把手伸进黑袍口袋里一阵摸索,拿出几个瓷瓶和几卷纱布、绷带。

    上药、包扎……手法娴熟地给自己处理了伤口,又从黑袍里摸出干净的白色单衣换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动作干净且利落,右手上多出来的那条银链似乎并没有给她的动作造成什么阻碍。

    伤口处理好了,那么接下来……

    东无笙瞥了一眼山洞外的天空。

    天色尚早,试着把钥匙做出来吧。

    东无笙把右手抬到面前,左手捻着那根银链,神识探进去,细细地查探。

    啊……这次好像不好解啊……

    东无笙眼睛缓慢地一眨,嘴角浅浅一勾。

    修仙者一届不如一届,炼器的工艺倒是一直在稳步提升啊……

    偶尔也还是能让人期待的嘛,人类……

    那就在出发之前先把这个碍事的东西解决了吧。

    东无笙坐直了身子,伸手在黑袍内袋里一摸,取出许多样式各异的工具来,在面前一字排开,再一摸,手里多了一块巴掌大的灵石。

    一番雕刻琢磨之后,东无笙举起手里的成品,细细地端详了一阵。

    也没有那么难嘛。

    灵石一碰到银链,就开始放出微弱的白光,仿佛要消融了再融进银链里。

    看样子是成了——

    这个念头刚从东无笙的脑海里闪过,灵石忽然碎成了小块,并且再无一丝光泽,仿佛变成了普通的石粉。

    嗯?

    东无笙神色不动,合眼将刚刚的思路和制作过程完整地回忆了一遍。

    应该没问题……是灵石的品质不够吗?

    东无笙想了想,另取了一块灵石。

    同样是巴掌大的白色石头,方才那块尚有些灰色的杂质掺杂其中,这一块则完全剔透纯白,唯有灵石中心有几块指甲盖大小的玫红色斑块。

    这块灵石是她很多年前在人类的地下黑市淘到的,里面那几块红的据说是神的血,因为没有人相信,一直无人问津,她正好路过看见了,就把它买下来了。

    当时店家可是高兴坏了,一脸终于碰上冤大头的表情呢。

    东无笙微微勾唇。

    要是让血的主人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

    “……”

    东无笙收了笑,看了一眼洞外。

    夕阳西斜,温凉的暖橘色在洞口铺了浅浅一层。

    还有时间,加紧一点,应该赶得上。

    收回目光,东无笙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制作中去。

    等到大功告成,月亮已经挂上树梢,东无笙抬起头,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

    这次,总不会再失败了吧?

    东无笙将雕琢好的钥匙放上去,灵石散发出的光芒比上次要强烈的多。

    钥匙从东无笙的掌心脱离,飞到半空,旋转着不断反射出纯净的白光汇入银链当中——

    然而没持续太久,钥匙从空中落下来,被东无笙伸手接住。

    怎么回事?

    东无笙微微皱眉,打量手中的钥匙。

    钥匙没有碎,那就是没有失败,可为什么锁没有解开?

    “……”

    时间差不多了,回来再试试吧。

    东无笙站起来,依旧是用血绘制了神行符,离开了山洞。

    东无笙没有注意到,被她留在山洞里的钥匙闪烁着微弱的白光,一明一灭,宛如人的心跳,并在她走后,逐渐地强烈起来——

    --

    杨幼仪半夜感觉到身旁的动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见一个身影在慢慢关闭的门扉间一闪而过。

    艾草?

    杨幼仪揉了揉眼睛,站起来,肩头的毯子滑落在椅子上。

    “艾草,你这么晚……”

    杨幼仪推开门,艾草的背影出现在眼前,想说的话刚讲出半句,就看见一道黑芒自艾草身体中间穿过——

    艾草似乎是听见了她的声音,回过头来,面容让月光照得分明,下一刻,就让风吹成片片灰烬。

    “艾草……?”

    杨幼仪惊愕地愣在原地,她伸手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背,疼得倒抽一口冷气。

    不是在做梦……

    那怎么会……

    艾草身上的麻布衣裤飘落下来,杨幼仪慌忙伸出手臂捞到怀里,再抬头,就看见戴着恶鬼面具的黑衣人,身影在空旷的林地上一闪而逝。

    罗刹女……?

    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幼仪抱着怀里尚且温热的衣物,头脑一片寂静的空白。

    --

    回到位于荒谷的山洞洞口,东无笙随手摘了面具塞进怀里,一边迈步往里走,一边回忆着神行符发动前的那一个瞬间。

    好像被看见了?

    是那个围观她和孟长岭战斗的女人吧。

    一个修业境也敢围观两个大化境的战斗……算那人运气好遇上她。

    一直躲在孟长岭身后,应该是和孟长岭熟识的人。

    孟长岭……

    但是并没有穿着逍遥门的道服……之前垮掉的杨家好像是有一个自愿和师门断绝关系的逍遥门女弟子,当初入门的时候还被称作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被孟长岭收作亲传弟子……是叫杨幼仪吧?

    是她吗?

    “……”

    东无笙想得入神,一时没注意脚下,直到让什么东西绊了一个踉跄才低头看了一眼。

    怎么有个小孩?

    东无笙淡淡扫了一眼,没有理会,径自走到洞穴深处,靠着山壁躺下,把脸埋在大衣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刚合上眼,小孩的哭声响起来,东无笙眉头皱了皱,没有动。

    哭声持续了几秒,东无笙忽然睁眼,投降似的叹了口气。

    “喂,小孩——”

    她起身走到小孩面前蹲下,微微眯起眼睛,扬起一个微笑,“怎么了?迷路了吗?”

    小孩止住哭泣,抬起蓄着泪水的眼睛,沉默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东无笙笑容微垮,“听得懂……”

    东无笙话说到一半,小孩哇的一声再次大哭起来,而且哭得比刚才还要大声。

    “……”

    干嘛?她长得很吓人吗?

    东无笙抹了把脸,只觉得满脑子都是小孩的哭声。

    这可真要命。

    对着小孩因为哭泣皱成一团的小脸看了一会儿,东无笙索性就在小孩边上的空地上坐下来。

    哎呀,哄小孩多累啊,等他自己哭累了,自然就会停了。

    东无笙一向想得很开。

    等他自己哭累了停下来,再问问到底什么情况。

    迷路的就送回家去,被拐卖出来的就找个人家领养了……

    东无笙打了个哈欠,垂下眼。

    无非……就是这么几种……情况……
新书推荐: 打脸成神 悟道尊者 破天而去 星空支配者 御书征道 玄真之路 造骨 仙山月色寒 无敌从成为仙二代开始 天魔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