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五章 合作愉快呀,小白虎

正文卷 第五章 合作愉快呀,小白虎

    “我和你这种女魔头没什么可商量的。”

    白灼没什么犹豫,当机立断道。

    罗刹女轻轻哼笑了一声,像是完全没把他的戒备放在眼里,“话别说得这么早,你就不想知道六百年前虎妖族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六百年前……

    白灼没说话,持剑的手指暗暗收紧。

    六百年前,他四百岁,大约也就相当于人类八岁,有人暗中在虎妖族的领地布置了一个覆盖整个部落的天雷阵,法阵发动的时候,正是夜深人静众人静修之时,逃出来的族人不到五成,逃出来的人里还有一半经脉受损,此生修炼难有长进。

    他的父母也双双葬身在那场灾难中。

    自那以后,失去了唯一一位圣级强者的虎妖族在妖界的势力日渐衰落,曾经的十大妖族之一,现在连吃素的兔妖都敢和他们叫板了。

    不得不承认,罗刹女的这话正说到他心坎上,但白灼还不至于就为这么一句话动摇。

    “我自己会查清楚,不需要你来告诉我。”

    罗刹女似乎早料到这样的回答,嘴角带起一丝笑意,“年轻人有干劲是好事,不过,你真的觉得自己能和整个修仙界对抗吗?”

    白灼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如果我说,六百年前虎妖族遭遇的那一切,是整个修仙界共同谋划的呢?”

    罗刹女上身往后一倒,靠在墙上,目光望向牢房上方,神情仿佛是在欣赏一幅有趣的壁画,“在那些个老怪物的眼皮底下,挖他们藏了几百年的秘密……”

    “怎么样,觉得自己做得到吗,小白虎?”

    她望向白灼,眉眼带出笑的形状,只是眼里一丝笑意也无。

    “……”

    白灼没说话,沉默着。

    六百年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当时还是孩子的他和哥哥并没有得到族人的认可,族长一职暂时由另一位长老接替。

    等到近两百年,他和哥哥逐渐成长起来,才由天赋更好的他接手族长的位置。

    两百年来,他一直在追查当年的真相。

    可是所有线索追查到最后都莫名中断。

    他本以为是时间过去了太久,证据线索都已经消磨在时光中了,但其实现在想想,其实更像是有人在背后掌控着局势,在他找到真相之前,就悄悄剪断了遗落在外的线。

    罗刹女望着他,嘴角微微噙着笑意,那双鲜红色的眼眸在地牢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幽暗诡谲,“你还在犹豫什么?除了我,不会再有第二个知情人愿意告诉你真相。”

    “……”

    “我凭什么相信你?”

    话虽这么说,但白灼的心里其实已经信了七分。

    罗刹女坐起身来,似乎就等着他这一问,“其实不用我说你就应该想到的,能够杀死圣级强者的天雷阵,不要说六百年前,就算是现在,有几个匠人能够造出来?”

    “除了虎妖族,同样遭到暗杀的一共有七个妖族,三个人类宗门,都是有圣级强者守护的顶级组织,十名圣级强者也都无一例外,尽数陨落……”

    看着白灼微微发白的脸色,罗刹女眼里浅浅的一层笑意不知是在嘲笑谁,“他们虽然把痕迹清理得很干净,但这事动静太大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假如你当年就已经坐上这个虎妖族族长的位置,那我想你也一定会明白的。”

    白灼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冷,等他反应过来,他发现自己已经颤抖着手举起剑,砍向了牢门的锁。

    “当——”

    火花四溅。锁链掉在地上,罗刹女微笑着推开牢门,走了出来。

    “合作愉快啊,小白虎。”

    罗刹女伸手似乎是想要拍拍白灼的肩膀,白灼下意识地躲开了。

    罗刹女也不在意,收回手,“去查造神计划,小白虎,我现在只能告诉你这个,知道太多超过自己能力水平的东西可不是一件好事。”

    白灼深吸了一口气,答应下来,“好。”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从前调查时遇到一些“蹊跷”,每每他觉得自己接近真相了,线索总会意外中断,所有那些看起来天衣无缝的巧合此时在他脑海里纠结成一团,叫他无从下手。

    等他回过神来,眼前已经没有了罗刹女的踪影,他想四下看一看,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

    又是定身符?

    白灼:“……”

    所幸困境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孟长岭就带着一些逍遥门的子弟来到地牢,帮他解开了定身符。

    面对着一众人的目光,白灼暗自思量着应该解释些什么。

    毕竟他一个化境期巅峰居然连一个被封印了灵力的女人都看不住,怎么想都有些说不过去。

    结果没等他开口,孟长岭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神情带着些安慰的意思,“你也别太自责了,白道友,罗刹女的手段变幻莫测,那条锁链或许根本就锁不住她……是我考虑不周了,我该亲自看押她的。”

    “……”

    白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默默地点头。

    “孟师祖,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有逍遥门的子弟问道。

    “先等仙界的各位都到齐了,再商量对策吧。”

    孟长岭如是答道。

    --

    离开地牢的时候,正是一天里日光最盛的时候,东无笙抬手在额前一遮,仰头看了眼天上的日头。

    逍遥门建在高耸的逍遥山山巅,若是不借助御剑飞行或是神行符一类的手段,只靠一双腿,光下山的路就要走到明天早上。

    符箓也是要靠灵力催动的。东无笙现在灵力被封,在这修仙者的地盘上,还真有点寸步难行。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东无笙从黑色长袍的内袋里摸出一张空白的符纸,咬破手指,驾轻就熟地画好神行符的图案,再往身上一贴,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

    普通的符箓,以普通笔墨写就,记录的只是一种特别的灵力构架,使用时需要以灵力催动,假如以本身带有能量的物质书写符箓,则只需以精神力催动,血符箓就是其中的一种。

    东无笙只觉得眼前画面一瞬扭曲,等到再度恢复正常时,人已经出现在了自己之前受伤坠落的那个荒谷。

    诶呀,环境不错嘛。

    东无笙四下望了一眼,看见了自己漂浮在水上的面具,走过去捞起来,甩了甩水就随手往脸上一扣。

    虽然这荒谷看着根本不像是会有人来的样子,但以防万一,东无笙还是找了处背风的山壁,镰刀削铁如泥,不一会儿功夫就挖出一个可供一人暂居的山洞。

    靠着山壁坐下来,东无笙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一路都面无表情的脸上微微带上一丝舒缓的笑意。
新书推荐: 祛厄神 戮皇剑 传名为祖 逆天符皇 诸天福神系统 贫僧法海 一剑名南七 万灵天尊 最终进化之世界树 重生龙珠之异世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