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四章 灵力被封

正文卷 第四章 灵力被封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孟长岭理解地笑了笑,“这女魔头横行世间已久,向来狡诈奸猾,善乔装也善隐藏,再加之实力远非一般修士能够匹敌,自出现以来鲜少落网,近些年更是神出鬼没,就连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很难捕捉到她的踪迹了,更别提你们这些小辈了。”

    “是这样吗……”

    白灼望着黑衣人,皱了皱眉。

    “她犯了什么罪?”

    “她杀人——”

    孟长岭的声音里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她杀人不分贫富贵贱,也不问善恶是非,纯粹以杀人为乐,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头百姓、老弱妇孺,要是被她盯上了,也在劫难逃。”

    “……”

    白灼没有接话,他还有些困惑。

    如果这家伙是这样的人,那刚才为什么没有杀他?

    以她的力量,杀他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吧?

    ……

    不过这种问题恐怕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白灼抬眼看向孟长岭,微微垂首,仪态不卑不亢,“那就劳烦前辈带路了。”

    “哈哈,小道友不要心急。”

    孟长岭展眉朗笑,看向白灼的目光充满赞赏,“唉呀,每次看到你们这些青年才俊,我这老家伙的心里就忍不住高兴啊,你们都是修仙界的未来啊!”

    “前辈谬赞了。”

    妖族并不时兴人类抱拳作揖的那套礼节,不过出于对朔阳剑的尊敬,白灼用人类的礼仪给孟长岭抱了个拳。

    人族的修炼天赋不比妖族,一般妖族都是不怎么看得起人类的。

    白灼也不怎么喜欢人类,不过对孟长岭,他还是给予了对前辈的尊敬。

    朔阳剑孟长岭的名头,即便是在妖界,那也是如雷贯耳。

    七岁窥业,成为修仙界最令人瞩目的新秀,也是同年,满门家眷莫名遭到屠戮,只有年幼的他因为在外修行逃过一劫。

    失去家族的庇护,无数孟家昔日的仇家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他原先所在的阳明宗迫于压力,随便找了个理由将他逐出师门,仙门百家要么趁火打劫,要么明哲保身,唯有逍遥门当时的掌门符修楚无极赠了他几百灵石外加一柄上品仙剑,要他好自为之。

    自那之后,他一人一剑数十年杳无音讯,传言皆道他为了一颗灵兽的灵核,与群狼恶战,死在狼王的嘴下,曝尸荒野了。

    不曾想,修仙界每五十年一届的罗生门选拔赛上他又出现了,一路过关斩将,成为草根修士中无人能敌的王者。

    那一柄朔阳剑,剑光清亮如雪,挥剑时如同煌煌烈日坠落人间。

    一战成名之后,他并没有向昔日陷害他的那些仇人挥起他的朔阳剑,而是加入了当时奋战在除魔第一线的逍遥门,惩奸除恶,一人一剑如同扎在战线上一柄不可摧毁的战旗,真正扬名天下。

    对于真正的强者,妖界也敬而重之。

    孟长岭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从自己的乾坤袋里取出一条拇指粗的银色锁链,“还要麻烦小道友帮我个忙。”

    白灼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前辈需要我做些什么?”

    “帮我把她的袖子提一提。”

    白灼依言将黑衣人的右手衣袖往上卷了卷,露出一截细瘦苍白的手臂。

    孟长岭并指为剑,划开黑衣人的手腕,将那银链放上去。

    银链一触到血,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直钻入黑衣人的血肉里去,只留一小截露在外面。

    做完这些,孟长岭微微松了口气。

    这样的锁链白灼还是第一次见,似乎比寻常缉拿罪人的捆仙索还要厉害不少。

    “这罗刹女有什么神通,让前辈你如此忌惮?”

    孟长岭苦笑,“让小道友你见笑了,这是几位炼器大师专为此女打造的锁链,这罗刹女修炼法门奇异,没有内丹,只能用这锁链方能封了她的修为。”

    说着,孟长岭长叹一口气,语气喟叹,“孟某寻了这罗刹女几百年,这么些年修为毫无长进……当日灭门之仇太痛,此仇不报,我心魔难了,刚刚重创罗刹女,终于感觉到心魔动摇,我要尽快赶回去静修,希望能攻克心魔……我们这就启程吧,小道友。”

    白灼当即点头,“前辈先请吧。”

    --

    由于孟长岭需要即刻闭关静修,在仙门百家的代表到齐之前,化境巅峰的白灼就受命在地牢里看守罗刹女。

    回到逍遥门没有多久,罗刹女就醒了,一睁眼好一阵咳嗽,连咳了三大口血,这才慢慢平复了呼吸。

    一抬头,看见他,罗刹女挑了挑眉,神情像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怎么又是你?我们之前没仇吧,小白虎?”

    来之前孟长岭有特意叮嘱他,说是此女极善蛊惑人心,让他尽量不要和罗刹女搭话。

    于是白灼耸了耸肩,没搭理她。

    罗刹女似乎并不在意他是否回应,见他不接话,兀自移开目光,在牢房里扫了一圈,最后视线一低,开始咬身上的绳索。

    白灼看见她咬绳索的动作了,但没打算插手,只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在旁边看着。

    这绳索有个别名,叫捆仙索,韧性极佳,且对灵力有免疫吸收的功效,管你什么妖魔鬼怪,被这捆仙索绑上了,基本是插翅难飞。

    正这么想着,白灼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咬断绳索站了起来。

    “……”

    见鬼!

    白灼慌忙拔剑,严阵以待。

    看到白灼这幅神经紧绷的样子,罗刹女隔着一道牢门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别激动,我没打算硬闯,我现在修为尽失,和你硬碰硬,吃亏的是我,我何苦呢?”

    白灼不接话,持剑在手,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罗刹女盘腿在地上坐下,目光打量着四周,眯着眼睛,脸上带着点似笑非笑的神情,“哎呀,这地方有好几百年没来了……”

    罗刹女的目光紧接着就落在他身上,“诶,小白虎,你是虎妖族新上任的那位少族长吧?是叫……白灼?”

    “……”

    白灼看着她,并不答话。

    “别紧张。”

    罗刹女偏头微笑,笑起来的时候完全不像是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肌肤白净,脸上稍稍带了点婴儿肥,一双火红的眼眸里眸光沉静,就像是个寻常的体面人家未出阁的大小姐,恬静温和,“我当然也不想在牢里呆一辈子,我们可以商量商量,做个交易嘛。”

    然而顶着这样一张笑脸,说出来的话却让白灼心头一紧。
新书推荐: 祛厄神 戮皇剑 传名为祖 逆天符皇 诸天福神系统 贫僧法海 一剑名南七 万灵天尊 最终进化之世界树 重生龙珠之异世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