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三章 战败为俘

正文卷 第三章 战败为俘

    银河一般的剑虹刺入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似乎反应慢了一步才抬手想要以镰刀相抵,可惜显然是已经迟了,雪白剑气刺穿她的胸口,孟长岭手腕一拧,黑衣人的胸口登时破开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那漫天漆黑的灵力也顷刻间消失,黑衣人的身体如同断线风筝一般从空中坠下去。

    孟长岭高举起手中长剑,追着黑衣人下坠的身影又劈出一道剑气,眼看着剑气从肩膀到小腹,将黑衣人的身体几乎劈成两段,这才收手。

    ……

    父亲、母亲……

    长岭终于为你们报仇了。

    你们在天之灵,看见了吗?

    孟长岭捏紧了手中的剑,眼中赤色慢慢褪去。

    “师祖?”

    看到黑衣人败退,杨幼仪御剑上前,望着孟长岭沉默的背影,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

    师祖刚刚的状态好像有点奇怪,像是……走火入魔?

    孟长岭回过头,看见杨幼仪,稍显老态的眉目微微柔和,“是幼仪啊,刚刚就感觉到有熟悉的气息……艾草呢?她没事吗?”

    杨幼仪一愣,“师祖你没有看见艾草吗?艾草今天还没有回来,我感觉到您的气息,以为艾草出事了才过来的。”

    孟长岭皱眉,“我是收到艾草的求救信息才赶过来的,一到这边就遇上罗刹女……”

    罗刹女?

    杨幼仪在脑海里搜索一圈,并没有想起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任何讯息。

    看着孟长岭眼角残存的一点血丝,杨幼仪并没有向他问起这个人。

    看师祖刚刚的反应,应该是很痛苦的回忆吧。

    提到这个名字,孟长岭的神色一肃,语气郑重地对杨幼仪道:“刚刚那个人,一定要小心,假如遇见了,什么都不要管,马上离开,然后想办法联系我。”

    杨幼仪啊了一声,“可是那个人刚刚不是已经被师祖您……”

    “那个人没这么容易就杀死,”孟长岭打断她,眼里闪过一丝阴翳,“我还要去找她,你先去找艾草,我解决了这边的事就去找你们。”

    虽然一头雾水,但杨幼仪没有多问,点了点头。

    “好。”

    告别了孟长岭,杨幼仪又在城里找了几圈,一直到月上柳梢,还是没找到艾草的踪影,没有办法,她打算回家看看,说不定艾草已经回去了,现在正在家里等她。

    回到那个隐藏在密林里的小木屋,一进门,杨幼仪就看见艾草伏在桌上,双眼合着,呼吸均匀绵长,在艾草的身前,是一桌已经凉透的饭菜。

    大概是听到了动静,艾草醒过来,一睁眼看见她,脸上露出和往常一样的温和笑容,“欢迎回来,小姐。”

    杨幼仪只觉得一天的疲惫就此消失,她走过去,在桌上趴下来,脸上露出无奈的笑,“你都去哪里了啊,艾草?我担心死了好吗?”

    艾草目光往下,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路上有点事情耽搁了……我先去把饭菜热一下,小姐等我一下。”

    杨幼仪趴伏在桌上,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说出口的声音都有些迷糊了,“好……”

    等艾草端着饭菜回来,杨幼仪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艾草寻来一块毯子给杨幼仪盖上,自己悄悄在旁边坐下,看着杨幼仪微颤的长睫,目光里多了一些平时没有的东西。

    “啾——”

    只在凌晨出现的洛鸟发出清脆的啾鸣声。

    艾草抬起头,月光透过镂空的窗格洒在木桌上,隐约能看见杨幼仪眼角微红的泪痣。

    这么快,时间就到了啊……

    艾草悄悄起身,退到门口,轻轻将门合上,再一转身,带着红色恶鬼面具的黑衣人就站在面前。

    --

    这个天相……

    白灼仰头,看向阴阳分界的天空。

    是那个女人的救兵赶到了吗?

    看样子战斗还挺激烈的……

    白灼正要加快速度冲破定身符的束缚,忽然,被黑衣人的灵力附着在他身上的定身符,就像是被风吹落的叶子一样,自己摇摇晃晃地落到地上。

    咦……?

    白灼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半边漆黑的异常天相消失,远处发出山崩一样的巨大轰鸣声。

    那个黑衣人死了?

    白灼皱了皱眉,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大化境的修士,就算是个人类,这么容易就会被杀死吗?

    “……”

    得过去看看情况。

    白灼化作人形,御起飞剑,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赶去。

    白灼最终落在一处荒谷,有溪流从此处经过,此时谷底上已经被砸出一片巨大的凹陷,水流漫开,将凹陷填平,原先的溪流成了湖泊,丝丝缕缕鲜红的血从湖泊中心向四周扩散。

    那个黑衣人此刻就漂浮在湖泊中心,周围一片湖水都让血染红,笼罩在黑衣之下的身躯飘荡在血色里,随着水流左右浮动。

    她的面具让流水冲开,露出一张秀丽的面孔。

    眉毛形似平锋,色如远黛,浸在湖水里的唇,薄,且颜色寡淡,黑衣人的模样看起来意外得文静秀气,单看这张脸,让人容易联想到屏风檀香一类雅致清泠的东西。

    真的已经死了吗?

    白灼犹豫了一下,走上前去。

    就见黑衣人的胸口偌大一个血窟窿,还有一道从右肩一直延伸到小腹的巨大裂口,即便是一具尸体,那也是相当残破的一具尸体了。

    白灼还没来得及想些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惊呼:“道友小心!”

    白灼下意识地退开一步。

    孟长岭在距离黑衣人还有几步距离的地方停下,望向水中的那个黑色身影时,眼里透出刻骨的恨意,“道友可别离这个女魔头太近,她没这么容易杀死。”

    白灼看一眼那具残破的身躯,“这样都还没死吗?”

    孟长岭用剑尖指了指黑衣人心脏处的那个血洞,“道友看这里。”

    丝丝缕缕淡黑色的能量从黑衣人的伤口处溢出来,如同蛛丝一样,将黑衣人身体的残缺处慢慢联系起来,白灼惊异地俯身细看,就见那淡黑色的能量一点点构建成半透明的经脉血管、肌肉骨骼,甚至已经能看见一些血液开始在淡黑色能量构建的血管里流淌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

    白灼眉心一蹙,神色惊疑不定。

    孟长岭看了白灼一眼,友好地微笑一下,“道友你是……虎妖族新上任的那位少族长吧?处置罗刹女是整个修仙界的大事,会召开集体会议的,到时候虎妖族应该也会受到邀请,道友不妨直接随我一同去到逍遥门,等会议结束了再离开,也免受奔波劳碌之苦。”

    罗刹女……

    白灼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皱了皱眉,不解。

    既然是整个修仙界都关注的人物,怎么他好像从来都没听说过?
新书推荐: 祛厄神 戮皇剑 传名为祖 逆天符皇 诸天福神系统 贫僧法海 一剑名南七 万灵天尊 最终进化之世界树 重生龙珠之异世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