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祛厄神 > 正文卷 第二章 与孟长岭一战

正文卷 第二章 与孟长岭一战

    风声在耳边呼啸,杨幼仪紧皱着眉,想不到究竟有什么事情能够惊动师祖。

    如果只是官兵的追捕,无论如何也不会到需要师祖出面的地步。

    艾草……究竟出什么事了?

    杨幼仪忧心忡忡地全力催动飞剑。

    一定、一定不能有事啊——

    --

    感觉到身后急速逼近的压迫感,艾草咬了咬牙,猛地回身张开一个四方形的血色符咒,黑衣人的镰刀在血色中一闪而过,符咒顷刻间碎成血沫,四散飞溅。

    这一击的力道将艾草震飞出去,撞在不远处的一棵老树上,三人合抱的老树咔的一声断成两截,轰隆一声倒在地上。

    “咳……”

    艾草捂着胸口,低头咯血。

    黑衣人拖着镰刀,缓步上前。

    真的……到此为止了啊……

    看着黑衣人举起镰刀,艾草眼前浮现出杨幼仪的脸。

    自从杨家倒台,小姐每天都很悲伤,如今她也要走了,要留下小姐一个人了吗?

    “……”

    “如果……能再见你一面就好了,小姐……”

    艾草不自觉地喃喃出声。

    黑衣人正要劈下的镰刀一顿,面具后的鲜红眸子里有那么一瞬间寂静无声。

    刹那之后,黑衣人轻嗤了一声,不知是在嗤笑什么,她收了镰刀,伸出脚尖轻轻踢了艾草一脚,一个闷闷的女声透过面具传来,“有想见的人就去见吧,告别完,我今晚再去取你性命。”

    什么……!

    艾草愣了一愣,难以置信。

    哪有屠夫临到头了还放猎物回去告别的?

    不是猫抓老鼠想多戏弄一会儿,那就是……另有隐情?

    艾草很快回过神来,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朝黑衣人抱拳道:“前辈杀我可是有什么隐情?前辈不妨告知于我,艾草虽然出声卑微,但也有一些微薄之力,可以请逍遥门师祖为前辈排难!”

    黑衣人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气音里带着些微的笑意,她别过脸,没再看艾草,而是兀自站起身来,“今晚……我自会来。”

    话音未落,人影已经消失在原地。

    没有得到黑衣人的回应,艾草不禁皱眉,但也无法可想,她扶着手旁的一棵树稍事休息,然后迅速辨认了方向,拄着自己的剑,一步一步地走出去。

    小姐……等等她,她这就回家。

    --

    当杨幼仪赶至师祖的气息传来的地方时,逍遥门的剑修第一人孟长岭,正在和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黑衣人激斗。

    窥业、习业、修业、得业,化境,大化境,寻常小门派的祖师终其一生也不一定能达到化境,修炼一途大道万千,可凡人往往一条路都摸不着,但凡能臻至化境,至少算是走对了路。

    大化境之上是什么,杨幼仪并不清楚,那是修炼一途的终点,修炼这条路,无非是炼化天地灵力为己用,如何炼化,炼化之后如何使用,即为道。

    那当这条道走到头会怎么样?

    世间少有人能窥其真谛。

    传说,大道修炼圆满,人将能成圣,与天道同在,不死不灭。

    那圣之上是什么?

    能够与天道比肩……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杨幼仪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连传说都不敢乱说。

    或许根本没有那样的存在,或许天道根本无法超越……

    没人能证明神的存在,也没人能证明这些或许。

    在某些相信浪漫的诗人口中,那样的存在被称之为神。

    无论是神还是圣,在世人眼中,那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凡俗之人所能望见的修炼之途的顶点,就是大化境。

    如今展现在杨幼仪面前的,就是当今修仙界能展现的最高级别的战斗了。

    孟长岭看着黑衣人,眼中隐隐带着赤色,“罗刹女——你可还记得我?”

    黑衣人束手而立,并不答话。

    孟长岭提起一侧嘴角,笑得阴厉,“你不记得我,那你可还记得五百年前被你灭门的长岭孟氏?”

    暗红色的恶鬼面具后传来一声轻笑,“我当是哪里来的阿猫阿狗,原来是当年侥幸逃走的小老鼠……怎么,当初逃走了,现在后悔了?”

    孟长岭手中长剑猛地炸起雪亮的剑光,一时间小半边天地似乎都暗淡了不少。

    “罗——刹——女——”

    孟长岭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从齿缝里挤出这几个字,话语间的刻骨恨意听得杨幼仪有那么一瞬浑身发冷,“我要你死——”

    如虹剑气劈斩而出的那一刻,仿佛替代烈阳成为了穹顶之上照耀万物的光源,杨幼仪根本看不见黑衣人做出了怎样的动作,甚至,光是为了在这余波之中保全自己,她就已经不得不倾尽全力,饶是如此,仍觉得自己像是赤裸着站在朔风中,浑身刺辣地疼。

    杨幼仪闭着眼,用手臂护住胸腹等要害,只感觉眼帘外光线忽的暗了下来,睁开眼,就看见另一道漆黑的灵力正与剑气对峙,黑衣人所在的半边天空像是混沌未开的天地,暗得没有一丝光亮。

    这黑色的……是煞气?

    杨幼仪不敢肯定。

    正道人士修灵力,是夺于天地,讲究的是沟通自然的能力,而魔修则夺于他人,靠吞噬之法修行,夺来的灵力中往往带着原主未尽的血气和怨恨,因而与正道人士手中的纯白灵力有所不同,通常呈现带红的紫黑色。

    黑衣人所用的这力量,像极了煞气,却又似乎有所不同。

    杨幼仪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同,只是觉得这黑色的不像从前所见的煞气那样,充斥着阴邪怨恨的气息,显得更为纯净,倒像是深邃隐秘的辽阔夜空。

    或许这就是大化境的魔修与下等魔修不同的地方?

    杨幼仪不敢胡乱下定论,毕竟这是修业境的她连顶背都还未曾望见的境界。

    自打那纯黑灵力出现,孟师祖的剑光好像没有那么灼目了,波及到她的力量似乎也小了很多,现在杨幼仪可以勉强看见两个对峙的身影了。

    “五百年前,我能屠你满门,五百年后,你又能奈我何?”

    黑衣人步履轻慢地徒步于空中,缓缓向孟长岭走近,她身后的那一片纯黑世界也跟随着她的步伐,一点点吞噬为剑气所照亮的世界。

    她一直走到距离孟长岭的剑锋不到一寸的位置才停了下来,似乎是作为武器的黑色镰刀贴着她的手臂后侧,收在身后。

    直到此刻,黑衣人连武器都还没出,看样子,她似乎料定,孟长岭奈何不了她。

    “我就算死,也要你陪葬——”

    孟长岭双目赤红,厉喝着刺出手中长剑,一瞬之间,剑光暴涨数倍不止,黑衣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胁,连忙后退,但孟长岭对她恨意滔天,宁可燃烧道果祭剑,也要黑衣人死。
新书推荐: 祛厄神 戮皇剑 传名为祖 逆天符皇 诸天福神系统 贫僧法海 一剑名南七 万灵天尊 最终进化之世界树 重生龙珠之异世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