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残影晓梦 > 梅花一弄,断人肠 第四十二 章 低等的错误

梅花一弄,断人肠 第四十二 章 低等的错误

    “是!”

    殷黎忻无奈地垂下眼眸,回答地很无力,现在这种情况,任何解释她都听不见,想想还是放弃过些时候等她心情平复了再来谈这个事。

    “落儿,我……”

    殷黎忻话还没说出口,沈秋落一记横眉冷对,打断了他所有的话。

    “别这样叫我,我恶心!”

    沈秋落决定了,她再也不会对殷黎忻这个人有半点关系。

    “好,秋落,我们不谈这个问题了,行吗?你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不得不说殷黎忻转移话题的功力是一流,问起她接下来采集的是什么任务。

    “呵,和你有关吗?殷……殷道友”

    沈秋落冷哼一声,她已经决定和他划清界限,也没有什么动不动怒了,从新恢复起冷漠的状态。

    “殷道友?!”

    如此淡漠疏离的称呼不觉刺痛了殷黎忻的心,他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情感难道就这样恍若海市蜃楼般的短暂?

    弹指间的默契,纠缠,幻海中的亲吻,缠绵,难道说划清就划清的么?这女人的心还真是比铁还硬,一点都不容自己半分解释,就判死了刑。

    “时间不多,完成任务要紧,有什么事,我们出去在谈。”

    殷黎忻隐忍,克制,在心里已经默念数千遍,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进了紫府有的是时间解释,不要意气用事,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呵,真是好笑,我的任务与你何干?”

    沈秋落也不想在这上面和他多费唇舌,伸手就朝着殷黎忻索要鲛珠。

    “好,无干,你的任务有鲛珠,可偏偏在我手里,为何要给你?”

    殷黎忻这时也耍起了无赖,心里在别扭地赌气刚刚她对自己的冷漠。

    “好,你不给,我就再回去闯一次机关阁就是,反正鲛珠又不止只是两枚!”

    沈秋落见殷黎忻没有要给自己鲛珠的意思,冷哼一声就要往回走,手臂被他抓住。

    “别去,我给你就是了!”

    笑话,再让她回去闯关,说不定有得闹出什么事情来,算了,反正自己怎么也拿她没办法,给她就是。

    殷黎忻从虚鼎中取出一个锦盒,递给沈秋落的的手里。

    沈秋落接过锦盒,神识扫过一样并无异样,就将这个丢进虚鼎。

    “你做什么,还给我!”

    就在刚刚,殷黎忻突然伸手朝着她袭来,一时间没来的急防备,身上的玉牌竟被他摸了过去。

    “百年朱果?”

    殷黎忻扫了一眼玉牌,很快就读到她的任务,不觉一阵哑然,早知道刚刚就摘几了,省得又得跑回去。

    “百年朱果就在西南方五百里的断崖山上,我上个任务正好路过那边。我们现在就过去。”

    殷黎忻说着将玉牌放入到自己的虚鼎,告诉沈秋落百年朱果的准确位置。

    “呵,你不要做任务吗?不敢劳驾殷道友护送,我们就此别过,请把玉牌还我。”

    经过机关阁的事件,沈秋落实在不想和殷黎忻同行,一副要和他保持距离的样子。

    “无妨,东西已经集齐了,这点时间对我来说无所谓,至于,玉牌,等出了秘境便还你。”

    殷黎昕可没有给沈秋落单独出行的机会,沐祁阳也在秘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见了面,他可不愿把这个独处机会送给那个魔头。

    “不用!”

    沈秋落下意识就要拒绝,却看到他神情有变地看向自己,不准确说是看向自己身后。

    “蹲下!”

    殷黎忻眼明手亮地一把将沈秋落扯进自己的怀里,抱着她一同蹲了下来,打了一个隐决将两个人的身形悄然隐去。

    “你怎么招惹这家伙了?”

    殷黎忻看着盘旋在头上的庞然大物不觉得有些头疼,不是说打不过,而是很麻烦……

    “呵,不就是一支毛,这么久了,还没完没了……”

    沈秋落也挺郁闷,不就是拔它一根毛嘛,还死咬着自己不放。

    “嗯?那毛呢?”

    殷黎忻很快就明白这只火焰鸟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随后问沈秋落怎么处理鸟毛。

    “嗯?这里……”

    沈秋落想了一会从储物里拿出一支湿沥沥的鸟毛,殷黎忻看着嘴角不由得一抽,这丫头,平日看着挺聪慧的一个人,怎就犯了一个这么严重的错误,还好,自己在鲛人那边撞到她,要不然,非得取消资格不可。

    “幸好,还能用!”

    殷黎忻一把将火焰鸟的羽毛抢了过来,用了一个法诀把这跟羽毛烘干……

    “火焰鸟的羽毛,不能长时间浸泡在水里,会失去它的火性,没了火性你这个就是一个普通的羽毛,再说,你就这样把它丢储物袋,难怪那些笨鸟会追着你不放,他们的嗅觉很敏锐的。”

    恢复生机的羽毛散发出耀眼的火焰,差一点就把两人的衣服给燃尽。

    殷黎忻连忙将这跟羽毛收进一个玉质的匣子中,打了一个封印的法诀。

    “行了,它们一会闻不出气味就会离开。”

    殷黎忻处理完羽毛没有要还给她的意思,直接将匣子丢进自自己的虚鼎,果然,闻不到羽毛的气息,火焰鸟很快就离开了。

    “……”

    沈秋落没想到原来处理这些东西有这么多学问,她从来没有独立出来采集过东西,之前这些盒子瓶子都是凌廷羽带着的,想到刚刚差一点就和淘汰擦肩而过,不由得一阵后怕,再也不敢大意这些细微之处了。

    “我们往这边走,一会百年朱果要用玉盒装,这样可以减免它药性的流失。”

    殷黎忻指了指西南处,随后,担心这丫头一会会草率处理,忙提醒她要玉盒。

    百年朱果这东西算是中品灵果,百年养成,百年开花,百年结果,每次结果就那么几个,若是浪费那真是叫可惜。

    “嗯!”

    沈秋落点了下头,玉牌和任务都在他那,打又打不过,算了,这家伙要跟就跟,再说,他身手在这些新人里面是数一数二的拔尖,免费的保镖不用白不用。

    沈秋落默认地让殷黎忻跟着,可他们始终保持在三尺距离。

    西南方向的有一处浓密地愧树林,里面妖气甚重,反正又不是只有一条必经之路,里面也没有需要的东西,殷黎忻提醒沈秋落先离开这里。

    ()

    
新书推荐: 血尊传说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魔起心源 召唤万界之绝世帝皇 天机运算器 泪灼剑 我有一棵神话树 一剑断一念 我能连线穿越者 我的绝世女帝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