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识君为天下 > 第二章:密林初遇,识君不知君

第二章:密林初遇,识君不知君

    半空中,一道红色的身影立于一条纤细的树枝上,宽大的衣摆在风中肆意扬起,露出衣底的一双紫蟒黑缎长靴。树枝细如指节,他却稳稳地站在上面。

    卫非言看着树影下的少女,双唇轻启,眼角微微上挑,“这就是琴家嫡女琴姝?为何与查到的消息有些不同?倒不像是个世家大小姐。”

    卫非言是得到手下的汇报来这边凑热闹的,顺便捡个人。卫非言此生除了没事挑拨一下各门派间的纷争,最爱做的事便是捡人,尤爱捡奇怪的人,秦楼中不少手下都是他在各处捡到的。

    看着下面的少女,卫非言的心思又活络起来,这琴家大小姐的占卜术听说是家族里最具天赋的,年仅十五便能观天象算人心。

    不过……

    卫非言看着琴姝在下面的动作,这吊坠一般的东西是何物,竟能无风自起?他刚才细细感受了一番,琴姝身上无半分内力,她是如何让这吊坠动起来的?

    为了观察得更细致些,卫非言轻轻飞身而下,落在琴姝原本所在的树上。他从腰间取出一把折扇,正欲轻摇品微风,闲坐看美人,琴姝却已经整理好衣物,向着北方走去。

    卫非言刚扬起几下的手停在空中,她就这样出去吗?她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在追杀她吗?大越对她的悬赏可是已经加到了千两黄金!

    思及琴姝终是要成为自己的人,卫非言上下整理一番自己的衣襟,想要给她来一个谪仙般的出场,从天而降,直接用自己的美色吸引琴姝进他的秦楼。

    然,琴姝是一个行动能力极强的人,在卫非言整理时,她已经朝着灵摆指向的方向出发了。卫非言再看向下方时,人已出现在远处的树身旁。

    “这性子有些急呀?”卫非言手拿折扇,微微摇头,似有些遗憾,“看来确是要在我秦楼好好训练一番。”

    说完,卫非言不做耽搁,立马飞身追了过去,脚尖在树枝间轻点,一息间便到了前方十丈远的树干上,瞬间就追上了琴姝。

    琴姝踩着一双绣花鞋在崎岖不平的林中走得很是费劲,干净的鞋面也沾上了不少的泥灰和青草的汁液,裙摆更是被刮破了许多处,给她的前进添了很大的阻碍。

    现在琴姝无比怀念自己的一身登山装。

    她试着要提起裙摆,可是这样她的双腿便暴露在地面上的荆棘中,这娇嫩的身躯也不知会不会被感染。无奈,她只能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在密林中。

    琴姝眉梢微不可查地皱起,这人怎么会穿着一身裙装出现在无人的山林中?真是越想疑点越多。

    卫非言的轻功在江湖上是数一数二的,什么都不知道的琴姝自是无法察觉到他的靠近。

    日头渐下,周围的光亮也慢慢减淡,茂密的枝叶在地面上印下一道道剪影。仍走在林中,琴姝忽觉眼前的视线被昏暗取代,她抬眼望着头顶的树叶,轻轻叹气,“这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走出去?”

    眼见周围的视线愈加暗淡,卫非言寻了一片较空旷的平地。人先是站在琴姝前方的巨树上,后拿起自己腰间的折扇轻摇着,缓缓从琴姝的眼前降下。一袭红衣在风中更是张扬,伴着下落的身姿猎猎作响。

    琴姝还在和刮住自己裙摆的荆条做斗争,便听见前方传来一阵破风声,似有什么大物件从天上掉下来了。

    层层的绿叶间,一抹红装,清风起,人影至。卫非言本是艳丽无双的相貌,及腰的长发用玉冠束起,散落的发丝张扬而上,红与黑极致地交映在一起。手上一把纯黑折扇,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

    一丝惊艳在琴姝的眼中一闪而过,可也只有那一瞬间。琴姝更在意的是眼前之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还有之前是否一直在跟着她?

    卫非言落在琴姝头顶几丈远的树枝上,足尖轻点,一身红衣缓缓落在树枝上,被枝上的翠绿映得更加荼靡,似开在黄泉的曼珠沙华。

    轻轻一打,折扇收在手心,嘴角的弧度却不见半分变化。昏暗的环境为他的一双美目更添了几分迷离,似醉非醉,夺人心魄。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地面的人。

    绿枝绕红衣,媚眼守佳人,簌簌清风吹起两人的衣袂,一抹灼红似红燃在心头,一袭清影似水沁物无声。

    见琴姝依旧一副清雅绝尘的样子,卫非言眼眸转深,他的这个出场可是无往不利的,为何琴姝除去最先的惊艳便再无它想,平静得好似他只是随处可见的平民一般?

    卫非言眼眸一凝,这位大小姐不似他所见的这般简单!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

    卫非言眼底的深思,下面的琴姝不能看见。虽知此人定非常人,但确是她穿越来遇见的第一人,琴姝思虑过后还是决定开口向他询问一下讯息。

    女子的声音很清,似这林间的风,不带一丝凡尘的烟火,来往都自在。

    卫非言眉尾上挑,遇见这样的大事,却能这样镇定,是本性淡然还是本性薄凉?

    “寻你之人。”折扇再次打开,摇起的清风将卫非言垂下的发丝再次扬出勾人的弧度。他笑着,笑意却未达眼底,一身气势直逼人心。

    卫非言的话,琴姝是半分也不信的。

    她不愿再仰头与上面的卫非言说话,在周围寻了一块岩石,也不顾上面的泥土,径直坐下。

    “为何寻我?”一边问着,琴姝一边将裙摆上挂着的荆条取下,却不去看树上卫非言。

    做为一位塔罗牌占卜师,最基础的素质便是识人。只一眼,琴姝便已经大概看透了卫非言最大的特点,自大,对自己的形象尤为在意。

    因此,要想知道她想要的消息,不将他放在眼里,便能更快攻破他的防心。

    果真,卫非言见琴姝没有再看自己,开始反思自己的出场是否足够华丽。不然,琴姝一个足步出户的大小姐为何对他的魅力无动于衷?

    卫非言眼底的兴致愈发浓,这个人他捡定了!

    “因为你本是我的人。”在卫非言眼中,琴姝迟早要进他的秦楼,只要进了他的楼,便是他的人。

    琴姝抬眸,清润的眼眸不见一丝波动,她仍是不相信卫非言的话。

    琴姝的眼睛很清透,看在卫非言眼中,似把他的心事看穿。卫非言却是无所畏惧,如果诱拐不行的话,他直接上手便是。只是他更想要心甘情愿的,虽然他骗来的比较多。

    再说这琴姝已经无处可去,他的秦楼是她最好的选择,当然如果这大小姐太过愚笨就要另做他说了。不过,他看人的眼光从未错过。

    “你应该也清楚,只要你一走出这片林子,便会面临无止境的追杀。入我秦楼,护你无恙。”卫非言继续进行他的拐人大计。

    似站累了,他将衣袖一挥,高大的身躯在指节大小的树枝上落坐,树枝只轻摇了一下,便又归于平静。

    看着卫非言的动作,琴姝的心间一惊,清润的眼眸终于闪过一丝波动,这个世界不简单。

    追杀?这就是原因吗?琴姝眼底逐渐深沉,柳眉轻蹙,她这具身体到底有着什么秘密?眼前的人应是认识她的,不过,却不见得是善人。

    一直关注着琴姝的卫非言一下子便抓住了她的情绪变化,脸上的笑意放大,艳如女子的容颜更加动人心魄,“如何?”

    卫非言注视着琴姝,等待着她的答案,一脸志在必得的自信。

    两人说话的功夫,日头愈下,整个密林中已经无法看见一丝日光。只有树叶间映射下些许天空的白色,让人知道天色还未完全暗下去。

    一人倚树梢一人坐石旁,一人艳绝一人清绝。

    “我不跟你走。”琴姝抬首,望着树梢风华绝代的人,许久没有饮水的双唇有些干涩,面色却清雅如常。

    天色已经不早了,琴姝知道她不能再和眼前的人耗下去了,这密林可不是过夜的好地方。说罢,琴姝便欲起身,只是身姿未动,便被止住。

    卫非言坐着的树梢微微一动,树叶发出一阵沙沙声,他垂下的眼眸睁开,一股肃杀之气向琴姝袭来。

    琴姝心头一震,从心底生起一片惧意,又被她压下去,这个人果真不简单。

    “为何?”卫非言的笑意依旧在脸上,琴姝却只能感受到一股冷气向她压过来。可是话已出口,绝无收回的道理。

    强压下,琴姝的发丝竟无风自起,黑色的长发在身后飞扬,她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眼前人,不是她可以招惹的。

    “姓名都未提,叫我如何信你?”琴姝面色再次恢复如常,似没有受到卫非言的影响,藏在衣袖里的双手却是紧紧撑着自己身下的石块。

    见琴姝的样子,卫非言眼底的冷意渐淡,“卫非言,字凌之。”

    卫非言手一扬,他身后的树叶晃动着,落下数片翠叶,在空中停驻,“卫凌之”三字在空中尤为显眼。

    琴姝想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那个艳比骄阳的男子和那片翠如碧玉的树林。这是她在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终将在她心间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记。

    清风起兮扬木叶,青丝散兮见绝色。

    “如何?”卫非言的手早已放下,树叶却仍旧停留在半空中,随着他的话片片散落。叶如雨下,人似画中人,若着世间有妖,便是卫非言了吧。

    “我要先去一趟秦城。”那封信的内容琴姝还记在心间,作为唯一个出现的地名,这里面定然蹊跷。

    卫非言蹙眉,秦城?那不正是他秦楼所在的地方吗?足不出户竟也不知天下事?那他们是怎么卦算天下事的?

    卫非言突然对琴姝的身份有了些许的怀疑,秦楼在南朝可是妇孺皆知的天下第一楼!
新书推荐: 大唐疑云录 当废柴王妃成修仙大佬后 皇家相女开衣铺 临死前想杀个神 最强废材冰帝 恃美成宠 富贵骄女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首辅大人有妖气 公主开始了她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