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赘婿难为 > 正文卷 第27章 可怜之人

正文卷 第27章 可怜之人

    “赵班头,这么晚了,还麻烦你们出来,真是抱歉。”李少瑜不好意思的朝众衙役拱了拱手。

    “李先生不必客气。你作为本市鼎鼎有名的科学家,我们因公事繁忙,一直无缘得见。今日,真好成全了我等对你的瞻仰之情。”赵班头显然是一个性情豪迈的汉子。

    此时,姜云书泡了一大壶茶进来,“真是劳烦各位公爷前来了。半夜三更的,各位都喝杯茶提提神。”

    众衙役忙道,“姜老板客气了!”

    一番客套过后,赵班头直接切入正题,“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姜云书直接用大会议室的电脑大屏幕,调出了车库的监控记录,“麻烦各位公爷看完这段监控记录就知道了。”

    众衙役忙拿出摄像机,纸笔记录情况,还有衙役去给崔小彤验伤。

    衙役们看完了监控记录后,赵班头看向崔小光的目光中,不屑有之,厌恶有之,冷笑道,“崔小光,你这个社会毒瘤,终于落在我赵敬贤手里了。我看这次,人证物证俱在,你那个爱子如命的老妈,如何替你在衙门掩护撒泼!”

    李少瑜和姜云书对视一眼,哪里还不明白,崔小光是衙门里的常客了?

    赵班头向给崔小彤验伤的衙役问道,“小米,崔小姐的伤势如何?”

    小米尴尬道,“头儿,崔小姐喉管损伤严重,有破裂迹象。可见下手之人是想置她于死地,再不送去医院治疗,这辈子变成哑巴都有可能。就算治好了,嗓子也会受到影响。可以定性为杀人未遂。”

    姜云书知道衙役们是按流程来,不敢怨怪。只是崔小彤一激动,喷出一大口血来。被两名衙役控制住的崔小光见了,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十分渗人。

    赵班头忙打电话给医院的救护车,直到救护车到来,吩咐了医生后,才大喊一声,“兄弟们,把人带走!”

    李少瑜忙拦住赵班头,不好意思道,“公爷,刚才我点了崔小光的哑穴,手法特殊,一般人解不开,我替他解开吧。”

    赵班头不在意的挥挥手,“没事,他已经被定性为杀人未遂,能对亲妹妹下这样重的手的人,别对他客气。李先生,别担心,凡事有衙门呢!”

    姜云书暗中拿两万块给赵班头,道,“赵班头,这些小钱,你们拿去买杯茶喝。”

    没想到,赵班头却婉拒了,“姜老板太客气了!保境安民是我等衙役义不容辞的责任。不必这样!”

    李少瑜劝道,“公爷,大半夜的,你们就收下吧。”

    赵班头道,“你们快收起来吧。若真的想感谢我,下次你们卓越电子科技研发出新品,送我一个。好了,走了!”

    姜云书只得作罢,干脆道,“行,没问题!公爷们慢走!”

    李少瑜和姜云书只得随着救护车一起,送崔小彤来到了凌云市第一人民医院。

    托姜云书的关系,医院的耳鼻喉科专家半夜起来为崔小彤诊治。两人心焦的在诊疗室外面等候,姜云书更是满脸疲倦与忧愁。

    李少瑜道,“云书,你累不累?要不,你靠着我的肩膀眯会儿吧。”

    姜云书无奈道,“现在,我哪有心思睡得着?要是小彤成了哑巴,这辈子她该怎么过?”

    李少瑜安慰道,“没事的。这位马医生,已经是整个秃鹫国耳鼻喉科的权威专家了。由他亲自给小彤诊治,一定会没事的。”

    “但愿她吉人自有天相吧!真不知道小彤上辈子是作了什么孽,竟然投生在这样奇葩的人家。”姜云书不禁感慨。

    李少瑜反问道,“奇葩?怎么说?”

    姜云书翻了个白眼,“你不知道,小彤家里小时候虽然是开厂子的。但是,她过得并不好。因为她爸爸经常外遇,小三换个不停。而她的妈妈呢?就把对她爸爸的怨恨转移到了小彤身上,反而溺爱起她哥哥来。”

    李少瑜道,“他们家如此重男轻女?”

    “恐怕只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厉害。她妈妈估计是对丈夫不抱希望,想靠着崔小光吧。只是,崔小光更不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看来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在小彤上凌云书院的时候,他们家工厂就宣告破产倒闭了。”

    李少瑜疑惑道,“那崔小彤如何继续读的南山市商学院?”

    姜云书道,“一直都是我暗中借钱给她,条件就是让她毕业后当我的贴身秘书。”

    “原来如此。其实,你是想用个她能接受的方式帮助她吧。”

    姜云书道,“但是,他们家人更过分,从小彤勤工俭学时起,就一直吸她的血到现在。你别小看小彤,工资加各种奖金一年最起码有三十万的工资,但实际上,现在她卡里估计一万块都不到。”

    李少瑜惊讶道,“全被她家里拿走了?”

    “是啊!我亲自看见一次。她妈妈抓这她的头发,逼她拿钱。小彤给了,她妈妈还骂她白眼狼,没良心不孝顺呢!”

    李少瑜不禁咬牙道,“世上竟然有这样的母亲。那崔小彤就不会拒绝吗?”

    姜云书无奈道,“我也劝过她,她似乎被家里奴役出惯性了,不懂得反抗。真是可悲!”

    李少瑜猜测道,“不,从心理学角度上来说,崔小彤肯定对她的家人抱有期许性的幻想。”

    “什么叫期许性的幻想?”

    “就是,从你的叙述来看呢。崔小彤是个从小就很缺爱的女孩,一直被家里人打压,不认可。她从心里面就拼命挣钱,努力的给家里人钱,就是希望得到家里人的认可与爱。”

    姜云书气结,“难怪叫幻想呢!那是永远也无法达到的事。她爸爸只会欠着嫖资让她去结账,她的妈妈只会道德绑架她,让她不停的拿钱。至于她哥哥,你也看见了,直接就是个人*渣。”

    “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姜云书道,“只要这世间还有重男轻女的现象存在,这样苦命的女子就不会消失。”

    李少瑜笑道,“那你还好啊!独生子女,享尽了父母万千宠爱。”

    姜云书笑笑,“还行吧。所以,我才不想嫁到别人家受气。”

    李少瑜突然间又想起了那个令他不舒服的张杰瑞,“在车库时,我听到崔小光说,崔小彤与那个张杰瑞有勾结?他们怎么会认识?”

    姜云书眼神眯了眯,“怎么不会认识?我们三人都是南山市商学院的同窗。”

    “原来如此。只是张杰瑞不去上国立皇家书院,反而上商学院,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姜云书面无表情道,“估计是他个人兴趣吧,抑或是家族安排。”
新书推荐: 奇门改命师 总裁蜜宠:隐婚娇妻太撩人 豪门奶爸 偏执老婆由我拯救 顾先生的第一宠婚 成了霸总的白月光 异世恋爱大冒险 楚少的宠妻指南 这条大路奔小康 穿成福运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