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我们要修仙 > 第九十章 自由

第九十章 自由

    但此情此景已经说明对方已经没有救了,呆下去,自己也会没命,语速急切道:“兄弟,你还有什么话要我带出去的吗?”

    那人还在兀自低声嘶喊,嗓子有些沙哑,“求求你把我带出去就行。”已经被血沾染得黏糊糊的手抓得紧紧得,整个上半身都悬空着,那人低头一看自己的下半身空空荡荡的,突然惊恐大叫道:“我腿呢,我腿呢。。。”喊了几声就没了声音,脑袋耷拉着,已经没了气息,只是抓着叶之凡的手却没有放松。

    这里的动静终于引起了树人的注意,树根盘错,猛然晃动。叶之凡心中说道:“对不起了。”发狠将那人的手指板折,脱出了束缚。那树根下腥臭难闻的白色液体突然激射而出,混杂着血液,叶之凡一矮身,大量白色液体从他头上射出,少量滴落到衣服上,刺啦,衣服化开几个小洞。叶之凡一机灵,撕开衣服抛下。向后跃去,手中的蚍蜉剑在身前舞动,剑花将身前舞得密不透风,那白色腐蚀液体被隔绝在外。

    就听身后,呼啦啦风声大动,源源不断地树根从土中钻出又冲叶之凡落下。

    叶之凡一声大喝,灵气再次涌动,手中皮肤剑再暴涨两尺,双腿抵在地上,不退反进,一时间木屑翻飞,草木飞散。可树人却不知疼痛一般,树根继续如千万条蛇卷曲冲来。

    叶之凡蓦然后退几步,双手握住蚍蜉剑置于身前,更多的灵气还在贯注其中,蚍蜉剑嗡嗡作响,像是远古巨兽苏醒,“飞龙在天”。蚍蜉剑隐隐犹如咆哮的龙头。当时在圣主的拔苗助长下,成为C级时可以发动出完整的招式,可惜目前只能有其一部分的威力。

    蚍蜉剑化为龙头,横冲直撞,霎时间将阻挡的树根纷纷断裂,灵气组成的龙头也渐渐消散。蚍蜉剑又出现了微小的细痕,原本蚍蜉剑就是残破不堪的存在,此时大量的灵气让它不堪承受,每一次过多的使用巨会让它的损伤加重。叶之凡明白却没有办法,蚍蜉剑算得上灵器中的翘楚,却因为自身的不完整,力量上大大打了折扣。

    见此空隙,叶之凡凌空越去,蚍蜉剑折回,又入到它手中,双脚不歇再连点几次,整个身体入陀螺般旋转,剑芒纵横捭阖,那些围拢而来的树根纷纷不能近身。

    树人见树根奈何不了它,那些腐蚀性液体又连连激射而出,“刺啦刺啦”,叶之凡掏出隐形纱衣,连忙裹住,这纱衣光滑细腻极为柔顺,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出的,也不不知道能不能挡住那些腐蚀液体,只是事到此时,只能拿来一试了,那液体喷到纱衣之上,犹如水落到荷叶之上,没有任何反应簌簌落下,滴落到泥地上冒出阵阵青烟,呛人口鼻。

    叶之凡见隐形纱衣真的有效,心中大喜,钱没白花。双手将纱衣一抖,躲在其后,几步冲去。又是如同蔡云清的闪现,霎时已经到了树人那张大脸面前。

    叶之凡一剑指向那张大脸,嘻嘻笑道:“嘿嘿,不要动,不然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耗费了不知道多少时间,你不想你所有的努力都消失吧。”

    树人充满了惊恐,大脸五官地紧张地聚集在一起,大喊道:“不不不,你别划我的脸,一寸也不行,求你了。”树根在四周蓦地停下,微微颤抖起来,看来是真的很紧张。

    “放心,你不动我就不会动。”叶之凡不确定这张脸就是树人的死穴,一手抓着隐形纱衣,一手执着蚍蜉剑,目光却在偷偷四处搜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怪异之处,嘴上却是不停,“你怕死我也怕,求生是每个生物的本能,想必大家心里都有数,要是我感到必死无疑,没有办法下我也会拼尽全力跟你来个鱼死网破。”

    “你可以走,我决不拦你,放心我又不会跑,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树人看叶之凡那满是灵气的蚍蜉剑近在咫尺,心中骇然,活了这么多的岁月,它却从没有碰到如此危险时刻,跟他悠久的年纪想必,他的心里素质却大大不如面前的叶之凡。

    “我怕一转头,我就被你的树根插成糖葫芦。你下面的那些人可都成了你的营养了,我可不想步他们的后尘。”叶之凡左右偷瞄,只觉得这树人皮糙肉厚,这蚍蜉剑一剑下去,估计也只能劈下一些树皮下来。却见树根处一具尸体上手里拿着的一件物事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是一颗手雷,想必是在临死之时准备引爆的,却没有来得及。得拿到手,自己能不能脱身就靠它了。

    “这下面泡着的有两个人是我的朋友,所谓落叶归根,即使尸体破损成这样,我也希望把他们带回去,给他们家人一个交代,这样也不枉我和他们相识一场,他们地下有灵也会安心上路,不会有什么微词。”叶之凡说着一只手还抹着泪,“只怪我无能,没能救得了他们,拿走他们的尸首,也是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这个好说,虽然等了也不知道多少年才来了这几个,你要就拿去吧,哪两个你说。”语气中还颇为舍不得,树底下的树根开始盘绕,尸体在腐蚀液体中浮沉。

    叶之凡一指那个只剩半截的觉醒,然后再指那个手中握着手雷的军人,“就是他们两个。”

    树根将他们卷了起来,慢慢抽了上来,身上的腐蚀液体还滴落在地上,滋滋作响,两具尸体已经呈现出绵软状态。树根还在靠近,叶之凡忙喊道:“放在那就行了,不需要再靠近。”

    “好。”树根慢慢将两具尸体放下,尸体如同两团烂泥一般摊在地上,那颗手雷还握在手中。

    叶之凡突然干嚎一声:“天啊,我们三个昨天还把酒言欢,今天就这样生死两茫茫了,我怎么跟你们的父母交代。”蚍蜉剑还在悬空对着那张大脸,人已经快步奔向地上的两人,刚碰到手中的手雷。地上两人的尸体突然往上一挺,从中竟然刺出两根尖利木刺直往叶之凡而来。果然有计,蚍蜉剑回防已经是来不及了,叶之凡一侧身,躲过一根木刺,另一根擦肩而过的刹那,竟然从中又长出一根尖刺,刺入左肩,顿时鲜血淋漓,疼痛难忍。心念一动,待命的蚍蜉剑直刺树人的眼睛,就听惊雷般的哀嚎,那只眼睛上竟然留下了血。想不到这个树人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连鲜血都和人无异了。

    “我要你死,我要你变成我的肥料,别想再逃。”哀嚎转为怒吼,树叶都被震得簌簌下落,树根又开始距离涌动起来,朝着叶之凡疯狂冲去。

    生死就在此刻之间了,叶之凡一掌将那根木刺劈断,人已经闪现至人脸面前,后面排山倒海的树根已经能感觉到了。扯下手雷拉环,往那兀自张开的嘴里一扔,像是投到了无底洞一般。

    树人猛然惊恐起来,大吼道:“你向我嘴里放了什么,放了什么!”

    叶之凡一踩蚍蜉剑,跳上树杈上,那千百条树根如附骨之蛆紧紧跟上,眼看就要被刺得千疮百孔了,就听得“轰”一声,整个大树都震了一下,树叶树枝噼里啪啦直落。

    那些树根蓦地也愣住了,在空中停了下来。

    就听到凄惨的哀嚎声,“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你知道我变成这样子,付出了多少吗?啊!!!”整个树林都能听到怒吼,仿佛一个沉睡的恶魔苏醒了。

    叶之凡召回蚍蜉剑,往下一看,就见树底位置已经被炸出了一个大洞,咕咕往外喷血,如泉涌一般。树人的嘴巴向下歪斜,一遍狂吼着一边往外流血,一只眼睛已经吓了,看上去尤其恐怖。

    那原本停当在空中的树根又要向前扑去,叶之凡紧握蚍蜉剑,已经做好了殊死准备。猛然身子一歪,整个大树都在向前倾斜,看来根基已经被炸得不稳了。

    “完了,什么都完了,多少年的心血,你这个恶魔。”树人怒吼着,那些树根还待捉住叶之凡,才前行几寸便掉落下来。树根看来是他的命门所在,无法再给这些东西供给力量,也就无法再催动他们了。

    就见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就要展现溜之大吉的本领,只感觉整棵大树都抖动得相当厉害,叶之凡好几次差点摔下去,连忙抓住树杈,牵动左肩伤口让他疼得头上直发冷汗。

    叶之凡觉得自己正在升高,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往下一看,巨树的整个根本都在拔出大地,像是无数的触须在脱离地面奔向阳光一般。

    “看,我可以走了,原来真的走了,我自由了!”树人兴奋起来,似乎已经忘记了原本的痛苦,“我先走出这片树林,看看外面的世界,我要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的存在是为了什么!”这一刻的兴奋让他甚至一度忘记了叶之凡的存在。

    轰隆,轰隆,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声声巨响,如同巨大的机械在运行。矮小的树木被碾压过去,后面拖着长长的痕迹。

    叶之凡望着肉眼可见在枯萎的叶子,叹了一口气,“看来什么也不用做了。”

    树人的速度由开始的疯狂慢慢停滞,直到完全静止,“这就是自由的味道吗?好想再走一走看一看啊,真是种美妙的感觉。”声音不再如之前那般响彻云霄,带着平静的欣喜。

    太阳撒在树人的脸上,那血流满面的大脸之上露出了微笑,“自由真好,这一刻这美妙。”

    之后便再也没有声音,似乎时间都停止了,画面定格在了此刻。树叶已经全部从绿转黄,充满了秋杀之意,树皮也干枯得翘起,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水分。

    “是的,很美。”叶之凡望着头顶苍穹那轮红日喃喃自语道,“其实我们都一样,我们都被困在某处看不见的树林里而已。”叶之凡从树人身上落下,那张巨脸上的眼睛还兀自睁大着望着红日,未受伤的眼睛下滴落着水珠。

    那是眼泪吗?叶之凡望着那些巨大的水珠,顺着已经干裂的皮肤缓缓落下,滴落到尘埃里,也许来年那里就会长出新的树苗。
新书推荐: 霸道天神 收租从天庭众仙开始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好羞羞 夏夜微风略熏 团宠大佬四岁半 呆萌女友闯都市 我要做超级神豪 重生2010 龙岙溪边的日出 我,长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