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半水青烟半水寒 > 正文卷 第九十一章 朋友的情义

正文卷 第九十一章 朋友的情义

    在高允府前蹲守了几日,才终于让我等到了单独接近高允的机会。

    一日入夜,高允一个人醉醺醺地从外面回来,偏偏倒倒,几个踉跄,几欲跌倒。

    我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扶稳,低声道:“高大人,您当心啊。”

    高允听着声音耳熟,不由得抬起头来向我张望。

    待看清我的脸,他吃了一惊,仿佛酒也醒了大半,含混道:“东,东方拙,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我不动声色,按住他的手道:“高大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让小的,带您去醒醒酒如何?”

    说罢,我连拖带扯地,将高允拉入一侧偏僻小巷。

    直到四下无人之时,我才将高允松开来。

    高允终于清醒了,他细细将周遭打量了一圈,才拉住我,有些着急道:“东方兄,你是疯魔了吗?你不是已经远走高飞了吗?现在又回来作甚?你这是自投罗网啊!”

    我苦笑了一下:“远走高飞?谈何容易。没有身份,走投无路,留着条命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高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你既然知道是这个结局,当初就不该知法犯法,做出那样不理智的事情。”

    我急切道:“唐令那厮不是我杀的。”

    高允一呆,不解地道:“不是你杀了人,那你跑什么啊?你这一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我泄了口气道:“当初我也以为是我一剑刺死了唐令,情急之下才决定亡命天涯。但是后来我才知道,唐令在我拔剑之前,就已经中了毒。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自证清白。”

    高允盯着我,沉吟道:“但是你夫人何静和婢女小莲,都证实是你下毒毒死唐令,之后又刺剑泄愤。”

    我心中一凉,喃喃道:“果然是何静陷害我。”

    高允摇摇头,面露难色:“你畏罪潜逃在前,嫂夫人和小莲的证词在后,已经对你不利。前几天小莲又惨死家中,凶器上还有你的名字。这下你杀人灭口已成实证,难有回天之力啊。”

    我一把抓住高允的手,颤抖道:“高兄,高兄,我没有下毒,小莲那贱婢也不是我杀的。我完完全全是被人陷害的。你一定要相信我。你我是多年的好兄弟,你一定要帮我,帮我洗脱罪名啊。”

    高允叹了口气,道:“东方兄,此事要从长计议。不如,我先安排个安全的地方,给你落脚。你我再好好筹谋筹谋?”

    我大喜,拍拍高允的肩膀,松了口气:“高兄,还是你靠得住。兄弟的恩情,我一定铭记在心。”

    高允的恩情,确实足以让我铭记一生。

    他很快给我安排了极安全的地方。

    安全到让我插翅难飞。

    一踏进高允安排的据说安全无比的小屋,我立即被,五花大绑。

    而且正是昔日里,那班称兄道弟的同僚们,亲自将我五花大绑。

    不但将我捆了个结实,还将我的嘴堵了个严实。

    让我连一句感慨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话都说不出来。

    随后,我被扔在了冰冷黑暗的地牢之中。

    奇怪的是,我居然没有悲伤。

    因为我正忙着百思不得其解。

    爱妻背叛,朋友反目。

    这些究竟是为何?

    正在我愁眉不展之时,终于有人来为我解惑。

    高允走进了阴暗的地牢,并悠悠哉哉地,停在了我的牢门前。

    他神态自若,仿佛方才卖友求荣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他就隔着牢门,饶有兴趣地盯着我。

    正如我隔着牢门,也意味深长地瞪着他。

    我俩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许久。

    我终于忍不住戏谑道:“高兄,你亲手将我捉拿归案,立了大功。他日你升官发财,切莫忘了小弟。”

    高允冷笑一声:“升官发财?你太小看我了。”

    我也毫不示弱:“那高兄不如让我高看高看?”

    高允轻哧道:“亲眼看到你身败名裂,才真真让我喜不自胜。”

    我沉吟一下道:“难道这些陷害我的下三滥破事,都是你做的?”

    “哈哈哈。”高允却乐了:“想杀你的人那么多,何时轮得到我动手?”

    我有些不相信:“既不是你陷害我,你为何要设计捉我?”

    高允一笑,却静静盯了着我许久,才缓缓说道:“果然在你的眼里,别人的痛苦,都是不值一提的。”

    我好生不解:“别人的痛苦?高允,你究竟在弄什么玄机?”

    高允脸色一肃道:“你还记得十年前,那个即将接任紫衣捕快的岳峰?”

    “岳峰?”我沉吟了一下,名字有些模糊,但我却断不会忘记。这个人,于我的仕途曾经产生过重要的影响。但他的名字,我却讳莫如深,从不轻易提及。

    高允正色道:“当时,岳峰已在顺天府供职十年有余。他行事果敢,思维缜密,经手的案子无往不利,无一不破。罪恶在他的手中,无不遁形。在汴梁城中,他就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望着高允一脸迷醉的表情,我轻哧一声道:“神?但我听说的却是,岳峰黑白通吃,贪赃枉法。据说他家里火房的地板下,竟铺满了黄金,都是黑道孝敬他的脏钱。”

    我的话,仿佛并没有对高允产生影响。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热切之中:“岳峰夫妻二人,长年寒衣,身无长物。他的老母亲,被风湿折磨多年,却迟迟不去就医,最后手脚变形,不要说行走,连站立都不能。岳峰唯一的小女儿,小小年纪,便要操持家务,八岁时随母亲洗衣时不幸溺死在河中。若说别人贪赃枉法,谋求横财,我尚且相信。但若说岳峰敛财,那真真是荒谬无稽。”

    我不以为然道:“万事皆有表象。伪装成谦谦君子的牛鬼蛇神比比皆是。当年是顺天府的兄弟们,亲自在岳峰的府中,搜出了脏钱和他勾结黑道的证据,怎会有假?”

    高允点点头道:“不错。当年确是顺天府的兄弟们,缉拿岳峰。”高允盯着我,目光有些冷峻:“但是,顺天府又是从何得知,岳峰勾结黑道,收受贼赃?”

    我一滞,神情有些不自然:“这个我如何得知?”

    “你不知?”高允凑到我跟前,有些戏谑道:“岳峰勾结黑道,藏匿贼赃,甚至连贼赃的具体位置,顺天府都一清二楚。其中的原因是,当年有人告密。”

    我的心中没来由地一惊,头上已经渗出汗珠。

    高允没有理会我的不安,仍然缓缓道:“而这个告密者,就是,你。”

    不知怎的,我居然有些支支吾吾起来:“你,你我都是执法者,自然知道,秉公执法是我们的立身之本。我既然知道贪腐之事,不论亲疏,自然只能大义灭亲。”

    “好一个大义灭亲。”高允冷笑起来:“你竟然也没有忘记了,岳峰曾经待你我为亲人。”

    高允顿了顿,似乎回忆起当年之事,有些伤感道:“那时你我,是刚进入顺天府的新丁,举目无亲,满心惶惶。但岳峰大哥,待我们如兄如父。不但悉心教授我们断案之法,还对我们颇为照顾,让你我不受那衣食困顿。更为甚者,如果不是岳大哥相护,你我.可能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可以说,我的这条命,也是岳大哥给的。”

    “我自然感念岳峰之恩。”我有些不悦,冷声道:“但是他自甘堕落,与汴梁的大奸商顾勇勾结。那顾勇,可是当年叱诧风云的人物,横行霸市,欺压良善,自己还豢养了府兵,公然与顺天府叫板。顺天府早将这顾勇视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那你是如何得知,岳大哥与顾勇勾结?”高允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语调仍然不急不徐。

    “我曾经在岳峰家里寄住了两年之久,自然清楚岳峰之事。”我辩解道。

    “不错,彼时你在汴梁城中,举目无亲。岳大哥便将你安置在自己家中,视你如同亲弟。”高允的表情阴晴不定:“你当时对岳大哥,也颇为恭顺。不但鞍前马后,殷勤效力,你更在岳大哥出事前的两个月,亲手帮忙修整了岳大哥家里的火房。”

    “你此话何意?”我大惊道:“你是怀疑我栽赃岳峰?”

    “岳峰火房地板下的黄金是谁人铺设,我并不知情。”高允摇摇头道:“但显而易见的是,岳峰之事过后,你立即从一个小小的蓑衣执事,连升数级,顶替了本来属于岳大哥的紫衣捕快之位。”

    “我升任紫衣,是凭自己的本事。”我冷哼一声:“原来你是嫉妒我能在短短时间内高升,才会如此攀污于我。”

    “攀污?”高允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竟然露出了笑意:“你既然有本事,为何在升任紫衣之后的十年内,毫无作为,再无寸进?就连当年传说勾结岳大哥的顾勇,也在岳大哥革职之后,在你这个紫衣捕快的眼皮子底下,奇迹般地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我脸色一白,涩然道:“仕途之事,本就难以捉摸。”

    “不是难以捉摸。”高允依然挂着笑容:“而是这十年来,你用这些栽赃诋毁的手段,无法再助你更进一步,登上高位。”

    “胡说。”我大怒,噌地站起来,走近高允,瞪着他道:“我几时栽赃?诋毁何人?”

    高允不甘示弱地道:“你表面上友善可亲,实际上冷漠阴沉。当年你构陷岳峰,原因是你垂涎紫衣之位。而岳峰的存在,将是你的巨大障碍。所以你处心积虑,串通顾勇,栽赃岳大哥,并在事成之后,放任顾勇全身而退。这些年来,顺天府的兄弟,但凡有稳重出色,受到赏识的,你就会想方设法,抓住错漏,在府尹大人面前搬弄是非,万般诋毁。十年来,竟无一人,超过你的品阶。府中兄弟,何人没有吃过你的亏?众人称你是笑面虎,当真有冤枉你?”

    我听得冷汗淋漓,却强作镇定道:“你说我串通顾勇,可有证据?”

    高允冷冷道:“我与你同时到顺天府,虽不如你升任紫衣捕快神速,却也按部就班,紫衣数年,现如今也终于熬到了得升灰衣掌事之时。偏巧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被人举报在老家因为购置田产,而伤人滋事。人证物证俱全,抵赖不得。府尹大人大怒,不但将我杖刑惩罚,还夺了我晋升灰衣资格。我心中好生奇怪,这无中生有之事,如何能够坐实?于是我告假归乡,才知道有人冒我之名,在乡下购置田产,却用了巧取豪夺的手段,将那卖主殴打致残。我几经波折,终于揪出这冒名顶替之人。盘问之下才知,这冒名之人,竟是当年顾勇的手下。这冒名之人,虽是胆大,却是个软骨头。他经不住我的一顿拳脚,就如实招供了当年与你一起陷害岳峰,如今又受你所托,在乡下坏我名声之事。”

    我心中懊悔,暗骂顾勇的这个手下成事不足。于是我冷冷地道:“你既已知道,我也多说无益。你待如何?不如说个条件。”

    “条件?”高允嘿嘿一笑:“你可知当年岳峰被你构陷之后,下场如何?他被罢官流放,病死在南方蛮夷之地。而岳大哥家产被查抄,他的夫人和老母亲双双吊死在祖屋之中。你的背信弃义,构陷忠良,结果是岳大哥一家的家破人亡。我今日如果给你开出条件,我有何颜面,面对岳大哥的在天之灵?”

    说到此处,高允已经双目通红,如同野兽嘶吼。

    我却是汗如雨下,全身湿透。我甚至觉得全身如同虚脱一般,双腿一软,竟重重坐到地上。

    看来要让高允放我一马,着实是不现实了。

    我如今被人陷害,也算是得到了报应。

    只是我身陷囹圄,却还不知到底这陷害我之人,究竟是谁,未免让我心中遗憾。

    我摸了摸额上的汗珠,有气无力道:“高兄,我确实是罪有应得。但我心中仍有一事未决,无法心安。倘若你圆我心愿,我甘愿伏法。”

    高允神色一动,问道:“你有何心愿?”

    我轻叹道:“唐令和贱婢小莲之死,我尚不知何人所为。我妻何静,大概是这场局的始作俑者。我只想与她当面对质,她到底因何要陷害于我?”

    
新书推荐: 江湖剑仙传 神庙传说 清冷神君哪里逃 浮生世之愿 洪荒之命运道尊 辟天庭 剑破仙惊 倾绯靛 武修之杀戮吕布 混元神帝